2月被罚4次!高德居然是无证经营,还被称“司机公敌”

2月被罚4次!高德居然是无证经营,还被称“司机公敌”
2023年12月01日 19:12 深蓝财经

撰文 | 吴瑞馨

很意外,“滴滴崩了”引发的全网怒火烧到了高德身上。

按理来说,滴滴崩了,其他网约车平台正好收拢客源,接住这泼天的富贵,可高德,怎反而被骂了呢?

有网友表示,滴滴崩溃后,原本打车更便宜的高德,突然趁机加价,“平时8元,早上加价到18元”。而且,不少用户发现打车排队过长,有用户表示“早上用高德打车排队四十几个,平时就一两个”。

这次加价事件背后,高德打车今年以来频频因为无证变相从事网约车经营活动被多地处罚。此外,高德打车不仅因接入的网约车平台方司机质量良莠不齐,责权不清,互相推诿责任,多次被乘客投诉;还因为让众多小网约车平台“互相内卷低价”而沦为“司机公敌”。

1

高德打车“无证经营”

两个月被四地处罚

高德打车是高德软件有限公司(下称“高德”)在2017年推出的聚合打车服务,依托高德地图平均1.5亿的日活,在滴滴被下架整改的18个月窗口期内,通过一系列低价补贴活动,迅速崛起成为第二大打车平台

2014年,高德被阿里全资收购,目前是阿里“本地生活服务”旗下的出行品牌。2022年9月,高德的网约车业务就已经正式进入盈利期,2023财年,阿里本地生活服务收入501.12亿元,占阿里巴巴总营收的6%,同比增长12.3%,其中,少不了高德的贡献。目前,高德占据中国网约车近30%份额。

但另一方面,今年以来,一直自居是“信息服务平台”的高德打车却频频因为无证变相从事网约车经营活动,被多地警告或处罚。

仅近两个多月来,就又有四地对高德打车给出警告或开具罚单:

9月25日,安徽省铜陵市罚款1万元;

9月25日,福建省福州市罚款1万元;

11月13日,宁夏银川市罚款1万元;

11月15日,福建省三明市公告警示。

频率之高,相当于每个月都会领上一张罚单。

此外,今年上半年,高德还被云南昆明市出租汽车管理局、以及江西省上饶、赣州、宜春、景德镇等地交通运输执法部门也已经开出了违法行为通知书或处罚决定书。

而这些被处罚的主体是一家叫北京易行出行旅游有限公司,是高德打车聚合平台的运营服务公司。据天眼查显示,易行出行是高德全资子公司。

问题出在哪?一直以来,高德打车自诩为聚合平台,并没有像滴滴等出行平台一样获取网约车平台行政许可,也没有承担运人责任、作为运输单位对应的企业安全生产主体责任和其他经营者责任。

但在今年以来,多地开始将聚合平台作为网约车来管理。如今年2月昆明市出租汽车管理局对高德打车的处罚中就明确提到了几点:

一、“高德打车”提供的服务已超过单纯的信息撮合范畴,其通过控制运价与平台内聚合的网约车平台身份相同,表现为互联依附性

二、“高德打车”与一般的网约车平台在整合人车资源、乘客信息方面,性质是一样的,两者之间只存在直接整合和间接整合的区别。

三 、“高德打车”依托Saas系统在昆明市聚合了多家网约车平台,各网约车平台线下招募驾驶员和发展车辆,并将驾驶员和车辆信息通过SaaS系统介入“高德打车”,从而使“高德打车”实质掌握了驾驶员和车辆的基础信息、实时位置,形成了自身的“运力池”。高德打车”是运输价格的制定者,是服务品牌的实控者,是实际运力的控制者,是乘客费用的收取者和分配者,其实质就是一个大号的网约车平台

今年9月5日,河北定州发布《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将网约车聚合平台公司纳入网约车平台公司进行管理,成为全国首个将网约车聚合平台纳入网约车经营者范畴进行管理的地方政策。

从目前形势来看,未来可能更多地方将正式把网约车聚合平台纳入网约车经营者范畴进行管理。

而最近刚收到三地罚款、一地公告警示的高德打车,目前还在针对这些罚单都在申请行政复议。

2

投诉量远超同行

层层嵌套责权难厘清

在黑猫投诉[投诉入口]平台上,高德打车相关的投诉共有8443条,其中大部分是针对打车服务的投诉,遥遥领先由于同梯队的曹操出行(5955条投诉),美团打车(1813条投诉)等聚合打车平台。这也间接说明,高德打车聚合平台在运营管理方面存在不少漏洞

今年3·15期间,长江商报就曾报道过高德打车的消费投诉量远超同行的情况。报道称,不少用户向其反映,在高德打车上叫车,出现过被绕路多收取费用,甚至收取额外费用的经历。

据网约车监管信息交互系统统计数据显示,今年2月,高德打车以70.5%的订单合规率排在第三。此外,网约车平台的合规率普遍高于聚合平台,合规率普遍在80%以上。

去年,郑州一位女大学生通过高德打车乘坐“有象约车”遭遇交通事故去世。事后调查发现,涉事网约车均被发现系无证运营,而高德打车和有象约车还互相推诿责任。

可见,高德打车承诺的所谓“敢坐敢赔”,在实际纠纷发生后,并不能在网约车平台48小时内未处理完毕时,先行给乘客赔付。因为聚合模式下层层嵌套,责任难以厘清,类似去年郑州女大学生高德打车,互相推诿的情况依然存在。

3

卷起价格战沦为“司机公敌”

实惠背后有自己的利益算盘

事实上,不仅广大乘客们对高德打车不满,司机们更是一度将之视为“公敌”。

据悉,高德打车作为一个聚合平台,接入了出租车、滴滴出行、T3出行、曹操出行、首汽约车、阳光出行、妥妥E行、携华出行、365出行、及时用车等众多外部网约车平台。

在高德打车采取的是“高性价比”路线。高德会在用户打车时,按照各个平台的价格,从低到高依次排序,对消费者来说,虽然能第一眼找到最经济实惠的网约车平台,但对各网约车平台来说,这却带动了各平台间的价格内卷,司机们实际到手的每单价钱更少了。

在网上各大社交平台上都能看到网约车司机们的吐槽,其中一个被司机们重点提到的就是:抽成高

是的,看似不参与抽成的高德打车,其实也是要抽成的。抽成究竟有多高?根据数科社,高德聚合下的打车平台抽成在16%-25%之间,由于平台议价能力的不同,有的会加收信息服务费。

高德打车抽完之后,网约车平台还要抽,如果车是租的,司机还要给租赁公司租金,最终实际到手的,已经寥寥无几。

为了保证收益,他们只能延长每天高负荷的工作时间。此外,还有司机反映,高德打车经常会派不合理的订单,还不能取消。司机为了自己的合法权益取消,还会被扣钱。另一边,因为其门槛低,大量无证司机涌入,无序竞争导致网约车环境更加内卷,同时也让平台口碑受到影响。

平台打架,但承担最终结果的还是广大的网约车司机们。无数司机在社交平台上大骂高德打车“缺德”。

在不满情绪的驱使下,有深圳网约车司机写了一封控诉信,直指司机生存困难,高德等平台抽成高。

其实,在看似高德为消费者着想的背后,高德打车有自己的利益小算盘:接入的网约车平台中,有不少都和高德、阿里有着深层次的利益关系

据野马财经梳理,高德打车的SaaS系统服务商约约出行、白龙马和未来出行,其核心管理人员或股东均为同一拨人,且都有着高德背景。而高德打车接入网约车平台中,有不少或是与阿里存在股权质押关系,或是阿里参与了投资。这其中正好就囊括了被《财经》等媒体称为高德打车的“四大金刚”的妥妥E行、携华出行、365出行、及时用车。

举个例子,被媒体誉为高德打车“四大金刚”之一的携华出行,其第二大股东为高行(天津)管理咨询有限公司,而据天眼查显示,高行咨询的法人代表周海晶,不仅是高德地图副总裁,同时还担任高德打车运营主体易行出行法人。

4

结语:

高德打车凭借聚合平台的身份,在滴滴被下架整改的窗口期迅猛发展,很快成为行业第二,但随着市场份额的扩大,其运营管理上的漏洞也越来越突出。

如今,随着多地对高德打车给出处罚,意味着聚合平台在全国范围内被正式纳入网约车管理的日子也不远了。野蛮生长即将迎来结束,未来如何在合规范围内继续实现盈利,是高德打车目前需要重点思考的事。而不是垂死挣扎,针对各地的罚单申请行政复议。

参考资料:

1.《高德打车聚合模式管理漏洞六年难解 消费投诉5675条远超同业合规率仅70.5%》 长江商报

2.《高德打车的“幌”言》 野马财经

3.《司机怒火烧向高德打车》  功夫财经

4.《聚合平台首度纳入网约车管理,是大势所趋吗?》 财经E法

财经自媒体联盟更多自媒体作者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