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德良: 数据是信息化迈向智能化的要素

刘德良: 数据是信息化迈向智能化的要素
2019年07月04日 14:19 北京商报

随着近两年过热的资本席卷文化市场后,文化市场终于出现了不良反应。2018年,“寒冬”成为文娱行业中出镜率很高的关键词。A股大门紧闭,演员、导演、编剧、影视公司被有关部门追缴谈话,霍尔果斯大撤退,总局影视剧备案数量下滑,越来越多的文化企业纷纷关门……

究竟文化产业发展进入怎样的阶段?该如何帮助文化产业走出困境?新元智库及麻辣娱投创始人刘德良表示,当前文化产业正处于快速发展周期尾声,资本遇冷是自然而然,只有经历了这个过程才能再次高速增长。

那么大数据的应用究竟能给文化产业带来什么?是否可以帮助文化产业走出困境?刘德良认为:“文化产业的数据应用主要分布在消费端、企业端、政府三个层面,但是整体运用体系还未打通,这是个漫长的过程。”

作为文化产业提供服务的知识服务商,包括新元智库、麻辣娱投自媒体、麻辣派学院,都是服务于行业人群,帮助行业人群更好地掌握行业发展状况和趋势,将行业里技能知识和成功案例通过教程、文章传递给用户。并且新开发的文化产业投融资分析系统,能够运用技术把数据聚合,实现智能化运用,更好地为文化产业投融资、文化产业相关政策制定服务。

新元智库及麻辣娱投创始人 刘德良

文化产业遇冷是自然产业规律

《数据》:文化产业发展处于什么阶段,什么样的现状?

刘德良:目前文化产业处于一个快速发展周期的尾声,属于两个发展周期的交替期,所以文化产业融资困难、遇到资本寒冬是自然而然的。目前文化产业企业融资难是自然产业规律,需要关注的核心点有两个,一个是技术的应用速度,例如AI、5G等技术商业化实践;二是寻求文化产业新的商业模式,比如能不能推动新的内容平台,因为文化产业发展得益于技术推动下平台的兴起,平台对于内容有大量需求,从而刺激内容生产。

并且,文化金融市场的调整会使一些不具备竞争优势的企业出局,包括网络文学、短视频、动漫、影视、游戏等各个领域都会提出“去产能”的概念,拥有优质内容的企业会留下,内容不够优质、经验不足的企业就会退出。从产业发展角度来看是必然过程,只有经历了这个过程,产业才具备了再次高速增长的可能性,从企业的角度来看可能会面临倒闭破产、大量从业人员失业的情况,在新的发展阶段中才能够找到新的机会。

《数据》:文化产业本身存在哪些痛点?

刘德良:本身存在三个问题。第一个是内容生产问题,产能、效率、成本以及内容品质之间的平衡关系。产品内容生产成本虽然在互联网工具的作用下降低了,但是效率和成本依然是横在内容创作者前面的鸿沟,为了节省成本提高效率,内容生产者只能增加产量,当产量提高则会出现大量同质化、低质量内容。第二个问题是虽然内容分发能力在不断提升,但是依旧会遇到流量瓶颈。目前用户上网总时长增长平缓,内容分发能力无法进一步提高,只有等到新技术、新平台出现以后,内容分发能力才有所提高,同时将反馈传递给内容生产者,进而生产大量内容。第三个问题就是受到内容生产和内容分发问题限制,文化企业发展体量有限,企业规模有限,经营的可持续性和稳定性相对较差。

对于文化产业如何能进一步吸引资金,其实是个去伪存真、去除杂质的过程,在去产能的洗牌过程中使文化产业发展更健康、更良性。在风波度过之后,又迎来了新的技术和平台推动,拥有优质内容品质,以及商业模式实现提升的企业自然能吸引到资本。并且和目前国内消费升级的背景相结合来看,文化消费的整体需求还处于快速增长阶段,所以文化产业在未来一段时间内仍然会具有高关注度。

文化产业大数据还未形成体系

《数据》:数据是如何被运用到文化产业中的?

刘德良:第一步是数据采集,第二步是数据加工处理,第三步是数据聚合,第四步是数据分析,第五步是生成相关数据成果。通过文化产业投融资数据的采集处理,能够解决几个问题:第一个是帮助政府决策,政府把文化金融作为推动文化产业发展的重要手段,就必须有相关数据进行监测,能够掌握文化金融发展态势,才能制定相关政策,了解动态信息。第二个为企业提供文化产业投融资的方向性引导,能够使企业了解市场状况。第三个是为投资机构提供文化产业投融资的状况和态势,让投资机构能够更好地选择目标,同时也能使金融机构参考数据报告,为文化产业提供更多金融产品。

《数据》:数据对于文化产业的作用?

刘德良:目前文化产业的大数据可以分为三个层次,第一个是基于互联网、面对消费端用户核心数据,类似于爱奇艺、腾讯、优酷等互联网平台,积累了大量来自于消费端的一线数据。第二个层面是企业经营活动层次的大数据运用,比如说目前正在应用的猫眼、淘票票等专业平台,面向企业生产经营的数据,比如电影票房、收视率、点击量等,但是这些数据不够完整也还没有构成体系。第三个层次是政府决策层面数据应用,但是目前整个数据体系还未打通,还不能很好地与产业数据整合,这是漫长的过程。

那么对于未来大数据的发展态势,目前来看,其实这已经是一个ABC时代,数据是支撑AI和云计算的中间体、支撑点,例如目前流行的智慧城市、智能交通、智能制造等,所以数据更像是生产要素,是信息化迈向智能化的生产要素。目前我们正处于信息化社会,所以未来在数据等核心技术的推动下,信息化社会将进入智能化社会。

《数据》:对于文化产业来说,大数据的运用还存在哪些痛点?

刘德良:现在看来,还没有形成文化产业大数据体系,比如政府部门数据、企业的数据、消费者的数据还未真正打通,电影平台就只有单家电影平台数据,视频平台只有单家视频平台数据,比如腾讯视频没有优酷视频的数据,对于企业经营活动来说,虽然拥有的数据有一定参考价值,但是不能真正用于决策。政府需要市场数据,市场也需要政府数据,但其实整个数据体系还未打通。另一方面,能够基于大数据为企业生产经营活动而提供的专业性服务还比较缺乏,目前只有针对电影前期制作环节会运用到大数据,但是这些企业的发展都属于早期,应用价值还未充分体现,对于文化产业来说,大数据的运用还不是那么广泛。

从企业经营活动发展角度来看,目前数据市场化主要还是因为市场兴趣,例如电影数据专业版平台等,但是这些专业版本身还需要进一步扩充数据来源,进一步研究数据如何与人们的需求能够进行更好的匹配。数据的应用应该是一个长期过程,包括企业内容生产创作、内容分发、商业变现、与消费品牌的商业合作等每一个领域都需要数据的支撑。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