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益分配是大数据商业化的根本

利益分配是大数据商业化的根本
2019年10月22日 05:19 北京商报

赋能城市交通关键是数据量足够城市交通大数据能够赋能城市交通这一点是毫无疑问的,已经成为共识。

在赋能城市交通之外,城市交通大数据的价值挖掘还有很多想象空间。因为大数据根本上解决的是信息互通问题,所以在挖掘大数据价值之前必须有足够量,以及足够多维度的数据。国家信息中心中国智慧城市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王威表示,解决数据共享问题是大数据发展必经的阶段,需要数据确权,需要法律保障,为利益分配定了调,也是大数据价值商业化开发的前提。

赋能城市交通关键是数据量足够

城市交通大数据能够赋能城市交通这一点是毫无疑问的,已经成为共识。在王威看来,交通问题既是一个社会治理问题,也是一个城市民生服务的问题。要管理好这个城市,让城市的交通更加顺畅、更加合理,同时要对老百姓做好服务。

大数据重要的是解决信息对称问题,王威表示,无论是从治理的角度来讲,还是从服务的角度来讲,中间都存在一个管理者和被管理者,或者说服务发起方和被服务者之间的信息对称问题,这就是交通大数据原始要解决的问题。换句话说就是作为城市的管理者,应该时时知道现在城市里面的交通到底是什么样子的,什么人在走、走多快,走多慢,有多少辆车,有哪些设施可用,有哪些路通行,哪些路在修等等。

王威认为,大数据就是从多个维度去传递信息,消弭管理者与被管理者之间的信息不对称,让双方的信息交流更加地顺畅。具体来说比如每天能看到的交通流量诱导,公交的实时播报等各种各样的交通信息服务。王威表示,这一点无非就是尽可能多地采集各种各样的信息,服务于管理者和被管理者。

第二个层面就是交通预测。在这一点上,王威强调,如果想要利用人工智能的方法推动交通管理,提升交通服务,就要积累大量的交通数据资源,要拥有一个很庞大的交通数据量。在王威看来,运用智能化的手段诱导我们的交通流量,智能化地推荐各种各样的交通出行方式,比如遇到演唱会等大型活动时,智能化地给出交通推荐方案,背后都需要非常庞大的数据量做支撑。

第三个层面是未来的交通。王威提到,交通规划作为一个专门的学科,以往的规划更多的是基于个人主观认知,加上逻辑分析做判断进行设计,在现代信息技术下,累积到的大量数据,完全可以给城市交通规划,包括道路桥梁以及各种各样的停车安排等,更加合理的参考素材,辅助规划师的决策。

此外,王威还提到,大数据可以进行虚拟仿真,做出大量应急事件的模拟,可以提前锻炼应对突发事件或者应急事件的能力,“这些技术现在都是有的,背后的核心是数据,主要是有没有足够量的数据”。王威认为大数据应用的关键是有没有足够量的数据,“如果没有一定量的数据,前段的算法再好也没有什么意义”,当优质的算法与足够量的数据结合,一定能赋能城市交通,“这是毫无疑问的”,王威说道。

交通大数据其实就是人和物的流动

一个城市里,每天不断在流动的实体无非人和物,这二者的流动绝大部分也是要凭借交通方式实现。王威表示,交通数据是一个非常好看的城市的维度和途径。挖掘城市交通数据,能够看到城市很多方面的信息,比如职业、就业,还有一些事件以及商业化的现状、问题,都可以通过人和物的流动分析得出。

关于城市交通大数据的价值挖掘,王威表示可以从两个方面理解,第一个层面是从政府管理和城市治理角度理解,以北京为例,已经开始用地铁刷卡数据分析职住平衡情况;又比如在深圳等城市,会通过交通数据情况分析地方经济活力,王威提到,虽然交通数据只是一个方面,但却能够从人和物的流动情况上,清晰地感知到一个地区商业活动的密集程度,进而辅助判断某个地区的经济活力情况,“虽然这只是一个层面,但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层面,是体现产业发展现状一个非常重要的参考”,王威强调道。

从社会治理的角度来说,如果人口流动有不一样的情况,那么肯定有意外情况发生,这个时候透过数据就能发现一些问题,相应的就能对社会管理和社会服务起到一些警示作用,避免一些社会治理事件的发生。

在大数据价值挖掘上,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企业看到商机并进行探索化的尝试。“据我所知,目前有很多城市,已经有一些大数据企业崛起,专门为政府提供相关的数据服务”,王威介绍到,除了运用数据为政府提供服务,服务于交通本身,目前,交通大数据还被应用为商业体提供服务,比如应用到便利店、菜场、电影院或者综合性商场的扩点布局上。

此外,“信息服务创造价值”作为投资机构衡量企业的重要参考之一,已经开始升级为关注预测性的数据服务,包括更多的商业化尝试,王威认为,这两点都是下一步数据经济发展非常重要的方面。

无论是服务自身,还是跨行服务,“总之,交通大数据商业化的价值挖掘还是有很大想象空间的”,王威表示。

只有多维度数据才能叫大数据

“从我的理解来讲,多维度描述一个物体的数据,才能叫大数据”,在谈到交通大数据商业化应用的制约因素时,王威首先提到了大数据多维度的特点,在他看来,大数据应用,单一维度的数据,数据量再大也是没有意义的。

从大数据多维度的角度来说,大数据商业价值挖掘目前就面临着数据被割裂、数据碎片化的问题。数据确权模糊不清一定程度上制约着我国大数据产业的发展,王威认为,“从全球来看,我国大数据产业的发展并不慢”,数据确权问题没有解决不代表我国大数据产业发展缓慢,王威强调,这只是大数据发展到当下阶段需要经历的过程。

在解决当下阶段面临的问题时,王威表示,首先需要从政府层面,在充分保障数据安全和个人隐私的前提下,推动数据的融合与交互,拿到更多维度的数据,实现数据之间的互联互通、数据共享,进而做到更好的数据服务。

类似城市交通大数据这些与城市公共服务相关的数据,王威提到,中间还存在政府与企业管理应用的界限问题。王威讲述了当下存在的一种情况,企业受政府委托拿到数据进行相应的分析,或者做出了某款产品,“产品做出来之后,政府再想要用的时候反而要不到了,企业说这是我的商业机密”,在王威看来,这就有点本末倒置了,也不是鼓励政府数据共享应该有的局面。

城市公共交通产生的数据,肩负着一定的公共服务责任,政府机构委托大数据公司搜集数据,是因为政府有掌握公共服务现状的职责,大数据公司在其中扮演的更多是辅助服务的角色,并不代表大数据公司就有权把这些数据据为己有,当成其自己的商业机密,王威用了房主与出租方的比喻来形容,“你可以出租房子赚钱,但不能因此认为房子也是你的,这是不对的”,王威认为,就是因为有这些现实的问题,导致现阶段数据拥有方反而不敢开放数据了。说到底,政府与社会资本关于数据采集还没有找到一个合理的分配模式。

此外,王威还提到,关于政府对企业数据开放的事情,目前也面临着一定的问题。通过智慧城市建设,目前在城市管理者手中掌握了大量的城市数据,但现阶段,政府机构内部都在做数据资源整合,比如公安、城管、环保等各个层面采集到的数据,都能用在交通上,但现在还需要政府机构通过某种方式融合才能真正发挥作用。

只有当政府内部把数据打通和共享实现了,对社会资本开放数据才有基础,当然,具体如何开放还需要摸索。如何汇聚数据,之后进行脱敏,包括处理之后的公布方法,甚至于社会资本利用之后,如何回馈,这些都还不清晰。王威表示,这些都是需要去做的事情。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