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开发商吐苦水 苹果谷歌辩白“过路费”

App开发商吐苦水 苹果谷歌辩白“过路费”
2021年04月23日 00:10 北京商报

天下苦“苹果税”久矣。在4月21日的听证会上,App开发商们肆无忌惮地吐槽了30%的“过路费”,即便苹果和谷歌再三辩驳,但仍然架不住来自官方和民间的双重夹击。虽然自推出以来,30%的抽成比例已经是心照不宣的传统,而苹果和谷歌也没有让步的意愿,但当反垄断的大锤同步降临时,二者多少还是需要警惕起来。

群起而攻之

当地时间4月21日下午2点30分,美国参议院竞争政策、反垄断及消费者权利小组委员会召集包括苹果、谷歌等在内的公司高管召开反垄断听证会,就苹果和谷歌旗下应用商店是否滥用其市场支配地位、损害规模较小竞争对手的利益进行质询。

对于苹果和谷歌而言,此次听证会显然是来者不善。此次听证会是美国国会对科技公司数字市场影响力展开更多审查的一部分,而主持此次听证会的是美国参议院商务委员会参议员阿米·克罗布彻,后者试图利用听证会为自己在2月提出的法案争取更多支持。

在听证会上,谷歌和苹果遭到了围攻,因为除了国会议员之外,流媒体音乐服务商Spotify、约会软件Tinder所属公司Match Group以及智能设备开发商Tile也参加了本次听证会。“被告”方面,则是谷歌政府事务和公共政策高级总监威尔逊·怀特以及苹果公司首席合规官凯尔·安德尔。

“我们都很害怕苹果和谷歌”,Match首席法务官Jared Sine表示,谷歌和苹果公司抽取了平台数字交易收入30%的佣金,这提高了消费者支付的价格。据他透露,Match每年向应用商店支付近5亿美元的费用,这也成为该公司运营的最大一笔支出。

这不是夸张,据Sine称,在听证会前夕,谷歌曾联系过Match Group,要求对他们的证词进行解释。

这一说法惹怒了参议员,Richard Blumenthal称苹果和谷歌的行为“显然不可原谅”。听完Sine的证词,他向克罗布彻表示,谷歌这个举动属于恐吓事件,应由参议院进行调查,克罗布彻则表示会有这个计划。

与Match类似,Spotify也控诉了苹果的“罪行”。Spotify首席法律官Horacio Gutierrez称,试图绕过苹果应用内购买(比如让用户直接在网站上付款),寻找替代方案的公司,很快就会发现自己站在了劣势地位。

总体而言,App开发者们一致认为,苹果App Store和Google Play强制规定的收入分成政策是不正当竞争行为。

对于这一点,克罗布彻也表示了赞成,称苹果和谷歌使用其市场支配地位“排斥或压制竞品应用”,“收取了影响竞争的过高费用”。

巨头的反击

面对开发者的吐槽和参议员的指责,谷歌和苹果自然不会坐以待毙。

对于费用的问题,苹果和谷歌高管辩称,他们对应用商店的严格控制以及收入分成政策都是必要的安全措施,目的是帮助避免消费者受到恶意应用和行为的侵害。

“我们现在拥有一个市场,上面有170万个应用程序,”安德尔说,“其中84%不付任何钱。”在事先提交的证词中,安德尔还指出,App Store是公司最重要的创新之一,真正的成功之处在于真正革新了软件发行,为软件开发者创造自行开发和推广应用的机会。

至于对Match的威胁,威尔逊·怀特说,“我们永远不会威胁我们的合作伙伴,因为谷歌需要应用开发者使用其应用商店,以使其获得成功”。

除此之外,安德尔和怀特还解释了为什么针对这些服务公司的收费不适用于Uber以及亚马逊等销售实体商品的应用程序,不过,这番辩解似乎并未能得到参议员们的认可。在参议员乔希·豪利提问后,安德尔也不肯承诺所有的费用都用于安全问题。

苹果和谷歌的不妥协也在情理之中,毕竟来自应用商店的收入不可小觑。以苹果为例,去年6月,第三方调研机构Analysis Group公布的一份报告显示,去年通过App Store在全球促成的交易额达到5190亿美元,根据苹果的分成规则,这5190亿美元中的85%归第三方开发者和一些企业所有。这意味着,剩下的数百亿美元都进了苹果的口袋。

还会让步吗

在此次听证会之前,苹果和谷歌早就饱受诟病。比如去年苹果和《堡垒之夜》开发商Epic Games的世纪大战,就已经将应用商店的抽成问题推上了风口浪尖。

当时,苹果做出了一些妥协。去年11月18日,苹果宣布,面向App开发者收取的30%手续费将实行中小企业方面的特殊规定。自2021年1月起,对中小企业的抽成比例从30%下调至15%。

至于何为中小企业,苹果的定义是,2020年App合计销售额(扣除苹果税之后)不足100万美元的公司。另外,在2021年开启新的App销售业务的公司也将获得这一下调比例。据了解,此举可以惠及的公司约有2800万家。

谷歌也做出了类似的让步,根据新的规定,Google Play将降低应用抽成,开发者(无论规模大小)每年首100万美元收入只抽成 15%。谷歌称,通过这项变更,全球有99%通过 Google Play 销售数字商品和服务的开发者将减少50%的佣金。

在调皮电商创始人冯华魁看来,调整抽成机制的影响是有的,但是并不大,毕竟中小型的企业数量虽然大,但是收入占比比较小,估计就是几亿美元左右。

的确,对于苹果和谷歌而言,这一让步或许并非“割肉”。根据第三方统计机构Sensor Tower的统计数据,2019年App Store和Google Play商店中,收入最高的1%的应用程序开发者产生了93%的收入。也就是说,苹果口中的“中小企业”带来的收入只是很小一部分。

另外,据Sensor Tower估计,如果按2020年的收入规模来计算,谷歌若全面实施调整后的抽成机制,那么将损失5.87亿美元,约占Google Play 116亿美元收入的5%。换成苹果,则将损失5.95亿美元,仅约占2020年App Store营收217亿美元的2.7%。

这显然不能让App开发者们满意,Epic Games的CEO就在推特发文批判谷歌和苹果“自私自利”,称“这是苹果公司的精明之举,意在平息开发者的不满”。

冯华魁坦言,虽然苹果和谷歌做出了让步,但其实是针对外界的呼声,表明了一个姿态,打出同情牌。大企业还是不满意的,因此无论是其他利益博弈还是政府监管,这一关其实还没有过。

在各方不满声下,挑战自然不会就此而已。3月初,美国亚利桑那州众议院以31票对29票通过了一项法案,该法案要求应用商店允许应用程序开发者使用自己的支付处理软件,避免苹果和谷歌收取的费用。这只是开始,佐治亚州和明尼苏达州也有意考虑类似的立法。

就抽成引发的不满以及会否有进一步的举措等问题,北京商报记者联系了苹果和谷歌方面,但截至发稿还未收到具体回复。

北京商报记者 陶凤 汤艺甜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