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物门槛大幅放宽,北京市内免税店难破额度货源双难题

购物门槛大幅放宽,北京市内免税店难破额度货源双难题
2020年07月07日 22:40 北京商报

最近在各种种草、攻略平台上,“中出服市内免税店”引发不少博主讨论,一些网友甚至争相表示想去北京的市内免税店打卡、拔草。就此,北京商报记者前往现场调查后发现,近期这家免税店之所以突然“爆红”,与国人市内免税店大幅放宽的免税品购物门槛密切相关。据悉,原本消费者要在180天内有中国内地出入境记录才能购物的标准,已经调整为自去年8月1日至今年6月1日期间回国旅客、有未使用的出入境记录均可在今年12月31日前到店购物。但同时,一次出入境记录只能购买5000元免税品等购物政策仍未改变。就此,北京商报记者独家获悉,近期相关企业正在积极争取该额度进一步提升。不过对此,专家却表示,这一政策“天花板”的调整还需谨慎研究,以免市内免税店对现有实体商业销售形成冲击,而且当前仍有不少国际品牌在进入市内免税店上较谨慎,如何拓展货源,平衡同一区域同一品牌免税、完税销售,也是摆在京城市内免税店经营者面前的一大难题。

01

免税购物“有效期”延长4个月

“北京中服市内免税店过期的出入境记录也能使用了。”近日,网上刮起了一股免税品购买热潮。然而,这波榜上有名的不是热销单品,而是一家免税店。

公开信息显示,北京中服免税店位于惠新东街,迄今为止已有30多年的历史,是目前北京惟一向国人开放的市内免税店。北京商报记者前往店内发现,虽然正值工作日,但来此处购物的消费者仍然不少,在经过了测温、登记等一系列程序后,多位消费者都拿着自己的“种草名单”选购商品,有的人甚至拎着纸箱前来购物。

店内员工介绍,受疫情影响,北京国人市内免税店的购物门槛已较此前放宽了不少。“从去年8月起,未使用过的出入境记录均可来店消费,而此前只有在180天内有出入境记录的才有购物资格。”上述店员称。

与此同时,“迁址”进入倒计时的北京中出服市内免税店提前实施的店庆折扣,还着实为其“圈”了一波粉。

实地走访及过比对后北京商报记者发现,中出服免税店折扣后的部分商品价格只有专柜价格的一半,甚至比机场免税店售价更低。

以黛珂150ml的“紫苏水”为例,在中出服免税店,该商品折后为182元/瓶,在附近区域的商场专柜上,同款产品售价为300元/瓶,而中免集团官网则显示,在部分机场,这一产品的售价为260元/瓶。此外,菲洛嘉“柔润亮泽”面膜也类似,同样是50ml的两瓶套装,在中出服免税店折后价为358元/套,中免集团官网显示机场免税店售价为500元/套,而该品牌的电商平台官方旗舰店售价也普遍为400元左右/瓶(两瓶合700-800元)。

对此,北商研究院特邀专家、北京商业经济学会常务副会长赖阳提出,受疫情影响,出境游业务停滞,有市内免税购物资格的人群数量大幅缩减,势必会为免税店带来不小的经营。现金流吃紧的同时,保质期固定化妆品等储备货物再长期积压,更会令经营方“雪上加霜”。在此背景下,政策层面大幅放宽购买人群限制,配合较大折扣促销活动,尽管单件产品利润会有所下降,但如果销售总量提升明显,企业就能够获得‘救急’的现金流,以盘活下一步运营。”

02

三足鼎立的北京市内免税业

“其实,直到近期王府井拿下内地第8张免税拍照后,北京的市内免税店这个市场才开始被更多人所熟知。”有知情人士告诉北京商报记者,根据王府井的商业布局来看,未来该企业在免税业上的经营重点应该与中出服类似,是面向国人的北京市内免税店,而也正因为王府井的入局,北京市内免税业三足鼎立的格局已初步形成。

对于本次成为“网红”的中出服市内免税店,该知情人士坦言,此前该品牌一直十分低调且经营规模相对有限。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国际市场研究部副主任白明介绍,其实北京的中出服免税店也曾在圈里“火”过一段时间。“早前该店经营电器等‘大件’产品较多,但随着国产电器质量及性价比的提升,免税电器的‘生意’也就逐步降温了。”他进一步分析称,此后北京中服免税店也做过留学人员、归国人员及外交人员的物资供货端,但受众群体范围始终还是比较窄。

在上述知情人士看了,北京中出服这一次不仅拿到了扶持政策,而且促销活动一度“出圈”,很可能是其准备为即将开业的前门新店提前攒流量,“目前,王府井的免税经营范围、形式还都没有最终定论,中出服仍是国内惟一可面向国人销售的市内免税店,此时中出服如果能依靠折扣提前圈一波粉,将可占据更多市场主动。”

其实,同样对北京市内免税店这个潜在大蛋糕抱有野心的,还有目前国内免税业拥有绝对市场份额优势的中免集团。去年5月底,中免北京市内免税店在蓝色港湾正式开业。然而,开业后该店却始终没有引发消费者太多关注,究其原因,一些点评网站上有消费者直言,由于这家店只面向境外人士出境前购买,对于大多数国人来说,这里只是一个试试产品的“展示大厅”。而中免集团客服告诉北京商报记者,该店自从今年1-2月因疫情闭店后,曾尝试过重新开业,不过不久后就再次暂停营业了,直至目前再开业时间仍未确定。而记者近期在走访该店时也发现,目前店外已拉上了栅栏贴了停业提示,个别消费者来到店外张望了一会也只能无奈地返回。“对于中免来说,蓝色港湾市内免税店的‘占地盘’意义可能更大。”上述知情人士直言,马上要离境的境外消费者,专程来此购物再去指定提货点提货似乎有些大费周章,中免市内免税店也不可能长期把主要客群只锁定在这一有限的人群身上,如果未来其能够申请将市内免税店经营范围扩容至国人,提前“储备”下蓝色港湾这家店意义就会更充分地显现出来。

03

销售额与品牌入驻相互制约

大力度的打折促销,对于任何一种业态来说都不是长久之计;而购物门槛的放宽目前也只延长至今年底。对于北京的市内免税店来说,真正的考验还在后面……

在北京中出服免税店内忙着找人拼单购物的刘女士(化名)告诉北京商报记者,自己盘算了半天,仅凭一人之力也很难买满5000元的额度。刘女士表示,来到店里她才发现,这家免税店内销售的品牌种类着实较少,热门的大牌化妆品、箱包、小家电等屈指可数,即使店内已有的牌子可选的款式也不多。其实,在免税店现场,和刘女士拥有类似想法的消费者不在少数,北京商报记者多次听到现场消费者咨询柜台工作人员几个热门品牌或产品,但均被告知并未进驻。

对此,白明分析称,此前北京长期只有这么一家市内免税店,门店竞争压力比较小,店内的规模及品种也都不多。“加之此前门店免税品价格优势并不明显、消费额度又只有5000元,吸引到的客流量有限,看不到销量,很多大品牌自然不愿意进驻。”白明坦言,长此以往这里就形成了一个并不良性的经营状态,免税店不敢轻易大量进货来占压资金,品牌数量就更难扩张了。

同时,也有专家提出,部分品牌不愿入驻免税店,也有不愿与同城商场专柜形成竞争关系的原因。前文所述知情人士就表示,确实有一些国际知名品牌在洽谈进入我国市内免税店时不够积极,就是因为担心其将对同区域的完税销售形成冲击。就此,赖阳却提出,拥有购买免税品资质的人与购买完税品的一般消费者数量是根本不能同日而语的,担心市内免税店销售会冲击其他实体商业未免有些“杞人忧天”。

值得注意的是,在多位专家看来,真正决定北京市内免税店发展方向和规模的,还是5000元这一消费额度“天花板”。知情人士告诉北京商报记者,部分有意进驻市内免税店的品牌也曾表示,即使免税销售会对其同区域完税销售造成一定影响,但如果免税销售的“流量”能达到一定规模,免税+完税整体盘子做大,品牌同样会愿意争取在免税店中设柜的机会,然而,从目前的情况来看,5000元的体量确实对这些有顾虑的品牌难以形成太大“诱惑”。

在白明看来,总额度受限,免税店也可以通过调整商业模式来“过度”。“可以在遵循相关免税品的规定下将套装产品打开销售,以手机为例,免税店可单独销售售价在5000元以内的裸机,其余配件按照完税价格销售,就能用免税商品来拉动销量。”他进一步分析指出,短期折扣吸引的客流量并不固定,想要实现长久的良性发展,还是要丰富自身产品种类,降低运营成本,更多让利消费者。只有消费者数量、销量提升了,免税店的经营范围和规模才能扩大。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