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提40亿元融资欲扩版图? 别急,“叮咚”的麻烦或不止缺钱

喜提40亿元融资欲扩版图? 别急,“叮咚”的麻烦或不止缺钱
2021年04月17日 05:22 大众证券报

在每日优鲜向SEC(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递交招股说明书的消息不胫而走后不久,叮咚买菜也于4月6日官宣“喜提超40亿元D轮融资”。本轮融资资金将用于新区域拓展、供应链投入及团队建设。此前,叮咚买菜已先后历经8轮融资,投资方中不乏红杉资本、高榕资本、CMC资本等知名机构。

备受优质资本青睐固然是美事,但在资本浪潮汹涌裹挟下疯狂向前的“叮咚”,在按响更大的资本市场大门门铃前,却暴露出自身越来越多的“瑕疵”。

签订承诺当日又遭投诉

4月13日,上海壹佰米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叮咚买菜)签订了依法合规经营承诺书,作出“不销售不符合保障人体健康的商品,建立并执行严格的食品安全管理制度;不发布违法广告,不对商品作引人误解的虚假宣传。”等承诺,成为首批签订《依法合规经营承诺》的互联网平台企业。

但就在几天前,叮咚买菜刚在食品安全问题上“翻车”。4月9日,杭州的包女士通过叮咚买菜购买了一袋单价10.3元的鲜冻螺蛳肉。收到商品解冻后,令人作呕的事情发生了——螺蛳肉里居然有十多条白虫。包女士直言,难以相信半个月前生产的这袋螺蛳肉竟变质到如此地步,“感觉这辈子都不太可能去吃螺蛳这种东西了!”

除了商品质量遭受质疑,叮咚买菜也因“虚假宣传”饱受诟病。在叮咚买菜签订《依法合规经营承诺》的同一天,仍有网友投诉叮咚买菜的拉新活动涉及虚假宣传。据其提供的活动页面截图显示,在邀请好友注册叮咚买菜帐号并实付一笔满25元的订单后,邀请人可以获得一张满59-40元的优惠劵。但在该网友邀请好友注册并成功下单后,叮咚买菜拒不发货甚至取消其好友的订单。客服给出的理由是“系统自动封禁账户,该问题无法解决。”

在承诺的事情上接连栽跟头,叮咚买菜2019年喊出的那句“让美好的食材像自来水一样触手可得”的豪言,如今看来更像是“笑语”。

难以为继的“优质”服务

2017年5月,“叮咚小区”更名为“叮咚买菜”,正式开启了生鲜电商之路。叮咚买菜算不上“前置仓+到家服务”模式的缔造者,之所以能迅速发展并受到资本青睐,主要是在服务层面略胜一筹——“最快29分钟新鲜到家”、“7+1品控流程”、“活鱼活虾送到家”等宣传,足见其对服务品质的自信。

然而种种迹象表明,叮咚买菜对“提供优质服务”这一核心竞争力的掌控正在失衡。

有媒体此前爆料,在黑猫投诉平台上,截至3月11日,针对叮咚买菜的投诉量有530多条。时隔一个月,记者以“叮咚买菜”为关键词在该平台进行搜索,相关投诉量已增至643条。投诉用户主要集中在上海市、江苏省和浙江省。“缺斤少两”、“配送超时”是投诉比较集中的问题。在2021年春节期间,叮咚买菜此前承诺最快29分钟送达的订单延长到要1个多小时才能送达,许多用户对此心生怨言。

在网络消费纠纷调解平台电诉宝上,叮咚买菜也因“服务与承诺不符”、“质量不过关”等原因,自2020年至今长期处于生鲜电商投诉榜第四位。也正是在这一时期,叮咚买菜加速了扩张的脚步。2020年1月至2021年1月,叮咚买菜前置仓数量从500多个增至近1000个,翻了一倍。但扩张提速的背后,是叮咚买菜宣传的“优质”服务难以为继的尴尬。

团队不是“自建”?

叮咚买菜转型之初,凭借自营网格仓、自建配送团队的方式开疆拓土。彼时,创始人梁昌霖掷下一句“我觉得正规军更加有战斗力”,为叮咚买菜定下了严控组织管理的基调。

在4月6日宣布的新一轮融资中,叮咚买菜更是高调宣称资金的一部分将用于团队建设。但“不忘初衷”背后,却是叮咚买菜曾身陷“合同纠纷”的事实。

2019年7月,陆续有叮咚买菜的配送员收到来自合肥胜世嘉德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胜世嘉德”)的微信消息,要求他们更换劳务合同并强调“配送员的个人信息由叮咚买菜提供”。此后不到一周的时间里,安徽衡欧服务外包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衡欧”)近700名配送员的“东家”全部变更。很快,叮咚买菜以衡欧没有劳动力来履行合同为由,终止了双方合作。

衡欧随后以“叮咚买菜与盛世嘉德恶意串通,通过不正当竞争方式挖人”为由,向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诉请法院判令上海壹佰米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支付违约金701.44万元、支付2019年7月的服务费46.59万元。2020年1月13日,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出具《民事判决书》,以衡欧证据不足为由驳回其诉讼请求。

几乎同一时间,上海雪飞劳务派遣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雪飞”)也遭遇了短时间内大量配送员“更换门庭”的变故,致使没有收到叮咚买菜2019年6月至8月的服务费共计143.58万元。雪飞随即向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2019年10月8日,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出具《民事裁定书》,裁定冻结上海壹佰米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银行存款143.58万元或查封、扣押其相应价值财产。

值得注意的是,在上述两案法庭答辩过程中,叮咚买菜多次强调“所有人员招聘管理都由外包公司负责,自己并未参与”。那么,叮咚买菜的团队还能算得上“自建”吗?

还能留在赛道上吗?

接二连三爆出的组织管理问题,只是叮咚买菜面临难题的冰山一角。在巨额融资背后,折射出的是叮咚买菜长期无法盈利的尴尬。

方正证券于2020年8月做出统计:全国4000家生鲜电商入局者,只有1%盈利,淘汰率超九成。资本市场对此看得透彻,参与投资叮咚买菜的红杉资本、DST Global、启明创投此前已投资了十荟团、兴盛优选、永辉彩食鲜等多家生鲜电商。

资本方可以有备无患,但叮咚买菜唯有放手一搏,烧钱扩张或许是最直接有效的方法:但监管层正释放出遏制无序扩张的信号。3月3日,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对多多买菜、美团优选等五家社区团购企业不正当价格行为作出650万元罚款的行政处罚。

拼至眼红的生鲜电商领域,阿里、京东、美团这些超级巨头悉数进入赛道,依靠资金攻城略地抢夺流量、市场。在拿到40亿元融资后,叮咚买菜掌门人梁昌霖终于迎来短暂的喘息机会。在选择是抢占下沉市场还是继续加码一二线城市之前,如何解决叮咚买菜身上的“瑕疵”或许是此刻最值得他考虑的问题。毕竟,在备受资本关注的生鲜电商领域,稍有不慎就可能被挤出赛道。

记者 苏城 实习生 陈陟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