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年轻人的2014

三个年轻人的2014
2019年12月05日 11:50 创业最前线

作者 | 林丹

出品 | 创业最前线

杂乱无章。

谁会用这样一个名字作为创业品牌?答案是,年轻人。

二十年前,当父辈们选择创业,首先要小心翼翼地取一个寓意吉祥的名字——X易、腾X,都是规规矩矩的好名字。偶有出格一些的,也不过是和“四十大盗”齐名。

二十年后,情随事迁。2019年,一篇名为《总有人会看懂你发的朋友圈》让「杂乱无章」收获了超过300万的阅读量和10万加的“在看”。

这一切的起点,都源于5年前,中文系大二在读的张荆棘不经意地走上了一条名为“杂乱无章”的路。

从一个小镇青年,到两个百万级大号的主理人,20岁出头的年纪管理30人的公司,数不清的10W+文章和漫画刷屏朋友圈——张荆棘比同龄人更快更彻底地颠覆了人生轨迹,走向人生巅峰。

“假如没有微信,以上这一切都不太可能发生。”

时代改写了财富创造公式

和二十年前相比,在今天,创业的门槛与形式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资本、人脉、商业模式,这是在传统市场中创业雷打不动的三要素。然而,互联网的发展让曾经的金科玉律失效,一台电脑、一个洞察,也许还要加上一点勇气——欢迎来到“智力创业时代”。

微信公众号是智力创业时代最典型和最友好的创业工具。对于张荆棘这样有想法的年轻人来说,创业曾是一件包含矛盾的事情,缺乏资源和资本是他们的“硬伤”。国家为了支持年轻人的想法,自2011年开始推行了大学生自主创业优惠政策,用税收减免政策鼓励高校毕业生自主创业,以创业带动就业。

而微信公众号则将需重资本投入的创业这件事,拉低到近乎零成本。回到2014年,张荆棘手举身份证,请室友帮忙拍了几张照片,然后选了最帅的一张,上传到微信公众平台做认证。在平台名称那一栏,他写下了“杂乱无章”四个字,创业之路就算开始了。

相同的“动作”,每天都在微信公众平台上发生。同样是2014年,同样是大学开始创业,深圳微时光的小草爷爷,瞒着天性保守的家里人,偷偷开始了创业之路。创业已不再是一件高风险的事情,他想解释,又按下了这个念头,还是先闯出点名堂再说。

今年,小草刚过27岁,已经拥有70人的团队和500万粉丝的自媒体矩阵了,家人不再反对他打拼,但仍然怀着担忧的情绪,怕他太累,也怕他压力太大。

但是对于小草来说,相比体力上的消耗,开始脱落的头发倒是更令他担忧。毕竟,微信所改变的不仅是从重到轻的资本投入,也代表着从体力和资源密集型产业向智力产业的转变。输出长期稳定的优质内容,成了每个内容创业者的核心竞争力。

与此同时,让内容创业者能够更加专注于创作,排版设计一站式服务的创客贴也经由一位年轻人之手被创造出来。

2014年,当越来越多的“张荆棘”“小草”在微信生态中涌现,济南大学计算机的大四学生王宝臣独辟蹊径,选择成为内容创业者的服务者。他开发了一款名为“创客贴”的低门槛的在线设计工具平台,并致力于将其打造为“新媒体人的运营神器”。三个从原点出发的年轻人,这也许是2014这年留下的故事,但一切却不仅止步于此。

青年“野望”

当年轻人成为互联网主力,信息代谢高度提速后,当代年轻人形成了一种属于他们自己的话语场。似乎只有同为年轻人的创业者才能去消化和理解,来自同龄人的需求。

张荆棘坦言最初创业就是为了赚钱,出身于广东东莞的一个经商家庭,他天生带着对商业世界的好奇。当观察到其他人做公众号一个月能挣几千块之后,张荆棘决心自己做一个营销类帐号,但是因为获取消息的能力低于自己的写作能力,几经纠结之后,他开始写起了年轻人的故事与情绪。

“我想建造一片年轻人的自留之地”,他对「创业最前线」说道,“我自己就是个年轻人,所以想写一些年轻人真正想表达的东西。”

于是他写校园生活与爱情,写喜怒哀乐,谈上大学的意义,给网友支招如何和女朋友相处…兢兢业业坚持了半年,他拥有了500个粉丝。

半年500个粉丝,两年没有变现。这是张荆棘在那个当下所面临的真实情况,后来,当被问到对新内容创业者的建议时,他通常会笑笑说,如果你能接受两年都无法挣钱的可能性,甚至比两年更长…

为了坚持写公众号,张荆棘也和家里人有过争执。2016年除夕,从吃完中饭一直写到下午饭点,在等待了10分钟后,张荆棘的父亲终于按捺不住爆发:“你写那么多,有用吗?”张荆棘认真地回答:“没有它,我就一点用都没有。”

就是这个除夕还在写稿,面对冲突依然坚定立场的年轻人,在随后的两年时间里,一篇一篇的原创内容产出,累计到了百万量级粉丝。粉丝大多是年轻人,张荆棘关注当下年轻人的故事与状态,并通过日常的观察和探索对年轻人进行解码。

同样是关注年轻群体的内容公众号“我要what you need”“Know your self”等成了张荆棘心中的“竞品”。“我们算是亦敌亦友,我会学习这些账号做得好的地方,比如选题和活动策划等,不断改进‘杂乱无章’。”

2017年,「杂乱无章」第一次在微信上销售联名托特包,转化效果好到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前500个托特包在一小时内就售罄,那篇推文10万阅读量,最后带来近30万元的转化。

在2018年,业内突然刮起了“条漫”大风。这种以漫画展示内容的方式屡屡刷屏朋友圈,随后张荆棘和团队孵化出了“不会画出版社”,这个账号也屡出10w+的漫画,粉丝超过百万人——基于平台的机遇与足够优秀的内容实力,他们创造了“二次胜利”。

小草爷爷的深圳微时光和其余的账号矩阵几乎“包圆”了深圳本地的吃喝玩乐。在过去几年中,他和团队小伙伴们经历过多次内容的调整,目前将内容团队划分为漫画组、实采组和创意组,分别负责不同的内容模块。

尽管已经在深圳本地占据了头部,但是小草的“胃口”并未显得满足。在他的想法中,目前的内容质量还远远没有达到预期,“我想做的还是基于深圳本地,把新媒体三个字真正发挥到极致,打造成一张深圳名片。”这是一个青年创业者的“野望”。

他随身携带纸质笔记本和笔,和人聊嗨了,密密麻麻在本子上做笔记。被问到为什么不用电脑或者手机记录,他苦恼地说,“手机不是没电就是正在充电…”

为了研究好内容,小草倒是买了一个iPad。日常工作时看到一些10W+的好文章,他没有时间细看,就点个收藏,晚上再从收藏列表里翻出来,挨个儿分析。于是,每天在办公室里,都能看到他拿着iPad点收藏的样子。

然而回到家里,更令他在意的还是三只猫主子。隔三差五,他会在朋友圈晒晒“猫饭”和猫の小窝。在他的创业初心里,努力拼搏的意义,除了深圳名片以外,也许还有一条——给家里猫主子加个罐头。

相对于内容创业者,王宝臣针对内容创业者的创业方向有着更具有针对性的商业需求。他打造的创客贴可以提供公众号封面图、logo、二维码设计、配图等,还根据用户的行业用图风格提供不同的内容推荐和热点,便于用户做热点营销。

“我们当时看到无数人和企业通过微信沟通,公众号是他们展示内容和服务的重要场景。针对这个用户需求,我们想要提供更好的设计工具,它能够快速地应用于微信的各个交互场景中。因为设计的本质,就是很友好地传递各类信息。”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创客贴有一些像是“因微信而生”。2018年,微信公众平台后台改版,强化了视觉内容对用户的吸引力,运营者们因此对图片的使用有了更加强烈的需求。改版后,创可贴上营销类图片和封面类图片的使用量产生激增,对banner图创建的数量提升了超过30%。

对于微信生态的关注,王宝臣一步也没有落下。“朋友圈里新增了视频功能,我们就提供视频编辑能力;微信小程序出来了,我们就开发了小程序,让用户使用起来更加便捷。”可以说,创客贴的每一次跌打,都暗含着微信生态的变化。

显然,和过去的任何一代年轻人相比,我们这一代青年的创造力和学习能力毫不逊色。最幸运的是,在当下这个时代,创业不再是投入金钱和回收利益的游戏,而是投入一个idea,结出许多意外的果子。

这些果子里,有财富自由的欣喜、有偶遇同道中人的慰藉、有不断输出内容的成就感、有实现“野望”的痛快。

最好的创业生态

在「创业最前线」的采访过程中,三位年轻人不约而同地感叹时代与互联网,为更多人带来了出人头地的机会。

张荆棘感叹,如果放在从前,我这样普通的人是没有机会出头的。可就是因为微信带来了许多新机会,让我们都能够充分展示自己。

据《微信就业影响力报告》显示,自2014年以来微信带动就业机会规模翻了一番,平均每年新增就业机会超200万个。2018年,微信带动就业机会达2235万个,五年年均增长22%,其中,带动直接就业机会527万个,小程序带动就业机会182万个。

而微信中的公众平台、小程序、微信支付等众多成熟的工具,能够为创业者带来闭环体验,通过打好组合拳,来发挥最大商业价值。

尽管当前短视频平台、直播平台上的创业者层出不穷,但是“去中心化”运营的微信,依然是创业最好的生态。

没有官方的过度干预,在微信生态中,大家是真·凭本事吃饭。

小草爷爷说,“微信生态目前远远优于其它生态,它带来了更多可能性和新机会。微信也一直秉承克制的属性,它营造的良性循环的氛围,使我对微信的认同感一直很强。”

对此,张荆棘也表示有同感,“微信其实像一个好裁判,它会制定出很多适合内容生存的好规则——它通过不偏向自己而最终偏向自己。”

26岁的王宝臣依然视微信为生命中的“重要变量”:“说实话,我们与微信是共生共成长的状态,微信提供了健全的生态环境,帮助我们垂直类型的创业公司拥有了更多的机会。”

在智力创业时代下,“旧神已死,新神将立”。文中题图来自:摄图网,基于VRF协议。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