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人节众生相:鲜花涨价、线上蹦迪、酒店征用

情人节众生相:鲜花涨价、线上蹦迪、酒店征用
2020年02月15日 21:10 创业最前线

原创出品|「创业最前线」旗下「子弹财经」

作者  |  谢媛媛

责编  |  杨博丞

吃饭、看电影、逛商场,曾经在情人节中的必备项如今只能“家里蹲”。

疫情来袭,情人依在,节日远去。花店、电影院、商场、餐饮店等场所早已闭门谢客,情侣们似乎被“抛弃”了。而在这背后,是疫情之下情侣与各行各业的互相“隔离”。

往常,这些商家们在2月14日当天的收益均不菲,但今年他们备受打击。例如,鲜花行业在多种因素的影响下,订单量暴跌,并导致供货源头销量巨降,很多商家也在这次情人节失去了提高收入的机会。

这只是冰山一角。一纸禁令让酒吧不得不关门歇业,而在市场中坚挺的酒店也没能通过情人节拉动房间预订量,大部分情侣则通过“云见面”共度节日。

这是最没有氛围的情人节。

1、价格突涨的鲜花

与大部分行业的不同之处在于,鲜花产业十分依赖自己的“专属节日”。圣诞、元旦、情人节、妇女节、清明节和母亲节等上半年的节日是鲜花销量最好的时候,尤其是情人节,但今年这一惯例被打破了。

花加CEO王珂告诉「子弹财经」,情人节在整个一季度的销售中占了较重的位置,而突来的疫情在整个季度的销售上带来了不小的压力。“预估损失在千万元左右。”

作为国内较大的鲜花电商平台,花加在今年情人节的收入大不如以往,物流和复工成为阻碍业务发展的重要原因。

尽管花加拥有自己的花田,但在疫情之下,居家隔离让很多员工难以到岗,这也导致了在产能上的严重不足。“除了主动关闭的武汉仓,7个恒温智能仓储生产库只有3个可以部分复工,我们不得不提前结束销售,导致订单受到了很大的影响。”王珂无奈地说道。

然而,疫情所带来的影响并非产能不足那样简单,物流配送也是鲜花平台所面临的一大难题。由于疫情严重的地区受到运输管制,采购原材料变得困难起来。王珂告诉「子弹财经」,原来一辆车一条运输线可以解决的问题,现在不得不多车多线流转,这极大地增加了成本。

除了像花加这样的鲜花平台外,一些线下花店也出现了同样的问题。

“今年对于鲜花行业的损失都很大,我也推掉了很多订单。”左溢冉在北京经营着一家花店,她告诉「子弹财经」,虽然还有订单,但因为人手不足地问题导致部分订单无法接单。

“因为很多在外地的花艺师回不来,订单根本接不过来。”在和左溢冉访谈的过程中,她仍在忙碌,房间不断传来包装纸的响声,“我真的太忙了。”

在左溢冉看来,消费者需求下降确实是其中一个因素,但花店销量下滑的主要原因还是在于用工荒和运力不足,另外还有物流配送问题。

“员工回不来,10个人才能完成的事情现在只有5个人做,忙不过来就只能少接单。这导致情人节鲜花销量只有去年的5成。另外,今年我们都是通过顺丰同城和达达闪送给客户送花。但现在快递员回来的也少,今天哪个都叫不来,最后还是我朋友开车帮我送的。”左溢冉对「子弹财经」说。

由于人手不够,花店打包效率和配送效率一度延后,同时这也导致鲜花供应的价格一路飙升。

左溢冉告诉「子弹财经」,“其实今年情人节花束的价格并不低,很多同行卖的价格还是非常高的。”

和其它花店一样,左溢冉的进货渠道同样是位于云南的斗南花卉市场,该地区是中国乃至整个亚洲最大的鲜切花交易市场,但今年斗南花卉市场产品价格整体下降了三分之二。

斗南花卉市场工作人员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最便宜的玫瑰花甚至只卖7、8分钱一支,鲜花需求量只有往年的30%—40%。”

左溢冉觉得,花店老板们的订单无法消化,所以不会进太多产品,这是云南鲜花价格下降的根本原因。

在目前这个阶段,救花农就相当于自救。“基于过往5年建立的供应链优势,我们也在各方积极沟通生产和物流的配合,最大限度帮助云南市场和农户。”王珂说。

2、转战线上的酒吧

买花并非情侣们庆祝节日唯一的形式,但在这个特殊时期,大部分消费者和消费场所处于双向“取关”的状态。大部分娱乐场所接到通知纷纷开启关店潮,很多情侣们也趋向于“云见面”。

魔都上海无疑是娱乐的天堂。无论是朋友聚会,还是庆祝节日,这里总是灯红酒绿。

王可可是位土生土长的上海女孩,往年情人节她都会约上身边的朋友们相聚酒吧,但今年却很是例外。

王可可告诉「子弹财经」,“上海的酒吧都关门了,疫情来了我哪儿都不敢去。我只能宅在家和男朋友开视频了。”作为不怎么关注新闻的“潮流女王”,王可可得知酒吧停止营业的消息还是朋友李宗辉告诉她的。

李宗辉在本地的一家酒吧工作。正式通知下来前,店里的老板便告诉员工们可能要关店了。“不关店也不会有多少人来,毕竟命最重要,不过要说损失,那也真是损失了不少。”

李宗辉告诉「子弹财经」,每个节假日酒吧的客流量都会暴增,但唯独今年的客流量创下历史新低。“你别看我们这个酒吧吵吵闹闹,但是到了情人节来的情侣也不少,每到这种节日,客流量都要比平时高出50%。”

不仅如此,根据李宗辉的说法,每到这种吸金日,店里的DJ都会搞一些收费的活动。“情人节的情侣们更容易消费,女孩子要什么男朋友总不能不给吧。”

而这已经是昔日光景。

为防止疫情扩散,许多省市宣布临时关停酒吧、歌厅、KTV、网吧等娱乐场所。一纸禁令让娱乐产业陷入艰难境地,李宗辉所在酒吧也受到严重影响。

根据中国产业研究院数据,2018年国内酒吧数量已经突破6万家,预计解决了近千万人的就业问题,行业市场规模达到451亿元。

如今,酒店大范围停业,疫情不知何时才能结束,这令许多酒店员工朝不保夕。

李宗辉感到一丝担忧,不过他最大的愿望是不被裁下去。“我不知道在家待业的这段时间老板会不会给我发工资,自从1月底关店就一直没消息,只说让我们等。我现在也不想计较这些了,能不被裁就不错了。”

线下娱乐业突然陷入停滞状态,从事线上业务的平台则在抓紧推出相关活动。

日前,支付宝发布一篇名为《今晚12点,在线蹦迪》的文章,快手则与太合音乐集团宣布推出“云趴”音乐周,将音乐派对“搬”至线上。

该产品一经推出,酷爱轰趴娱乐的王可可立马参与进来,“反正也没什么事情可做,还不如干点什么,不至于那么无聊。”不过这种娱乐活动十分强调体验。“疫情过去了还是会回归线下,现在只是形势所迫。”王可可说。

3、被征用的酒店

试图通过情人节“暴富”的酒店产业,今年却意外地扑了个空,这让长期在酒店工作的范德娜在今年度过了一个轻松的情人节。

“以往情人节预订酒店的人数太多,很多情侣是抢不到房间的,但今年情人节几乎没什么人。”范德娜无奈地说。

范德娜是河南一家三星级酒店前台,即便疫情导致酒店生意冷清,但她从大年初二就开始上班了。“老板以为情人节能好一点,毕竟年轻人为了爱情不顾一切,结果自己打脸了。”范德娜打趣道。

范德娜工作的酒店共有107间房,以往到了情人节几乎爆满。为了合理利用有限资源,实现利益最大化,每到这一天,酒店都会单独设置情侣钟点房,唯独今年没有。

“今年情人节只有普通客房,这都住不满。也会有一两对情侣来,但大部分都不敢出来乱跑了。”疫情的影响下,酒店入住率一直呈下降趋势。“疫情前几天的话,每天房间维持在50间左右,现在也就20间左右。”范德娜对「子弹财经」说。

特殊时期的冷清也导致了酒店员工的抱怨。范德娜觉得,反正也没有客人,酒店还不如给大家放假。“根本没什么收入,在这边苦熬还危险,不如回家了。”

但在范德娜的老板郭易看来,20间租出去的房间多少能为酒店分摊一点装修费。“我们酒店是自营酒店,除了人员支出也没有什么大的成本了。况且现在营业的寥寥无几,就算是疫情也总有需要住宿的人,要是能像隔壁被征用就好了。”

郭易指的隔壁正是林雪芙工作的酒店。随着疫情防控的加强,很多酒店被国家征用,用来收治疑似病例或观察密切接触者。

“相比其他酒店,我们运气确实是好。其他酒店都忧愁没客人,我们是有客人也不会接待,我们这里住的都是医生。”林雪芙对「子弹财经」说。

但从到店的人次来看,林雪芙的酒店基本没有情侣过问。“以往肯定不是这个数量,今年人少多了。”

疫情下,很多情侣觉得,不是自己主动放弃了情人节,而是在管制趋严的大环境下,不得不留在家里。

两年没见到男朋友的吴心也很郁闷,“他终于从外地的公司调回来了,本来想今年过节聚一聚,但因为彼此都跟父母在一起生活,就打算直接住外边。结果我这两天感冒了,住酒店需要测量体温,这个念头就打消了。”

小结

今年的情人节无疑是过往最为冷清的情人节,街道上不再充斥着情侣,而是消毒水的味道。

在三四线的小城市中,大部分花店闭门,整座城市失去了花香。电影院、酒吧、KTV也进入了漫长的“休假期”,原定2月14日上映的《小妇人》、《我在时间尽头等你》、《抵达之谜》等电影也纷纷撤档,以往为情人节专门准备各大活动也被取消。

虽然今年没能过成情人节,但面对疫情,很多情侣以及这些从业者们都透露出了理解和支持。大家相信,这场疫情终将被战胜,而属于他们的春天也终将到来。

文中配图均来自:摄图网,基于VRF授权。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