线下创业的2020:动荡与调整,死亡与新生

线下创业的2020:动荡与调整,死亡与新生
2021年01月06日 20:10 创业最前线

出品 | 创业最前线

作者 | 付艳翠、李小反

编辑 | 冯羽

商业世界向来崇尚丛林法则,倒闭与破产更像是司空见惯的“新陈代谢”。但在2020年,疫情又为这场“代谢”按下了加速键。

前一年还顺风顺水的线下教育、出境游、共享办公等行业,在2020年初情况急转直下。无独有偶,大环境遇冷,线下机构的融资也变得艰难,大多数行业都经历着动荡与调整,裁员、跑路、倒闭等字眼不断刺激着大家的神经。

早在去年年初,北大、清华两所高校曾对近千家中小企业做过一次调研,其结果显示,疫情影响下,85%的企业可能最多维持3个月。

毫无疑问,疫情之下,想要突出重围的创业人们要面临更大的挑战。

出境旅游成为国内唯一一个还没有复工的行业;截止去年10月,迟迟开不了门的线下培训机构,注销数量多达13.6万家;共享办公企业的倒闭,也成为寻常事……

就连自救也是收效甚微。

有出境游企业在线上卖生活用品,月营收从4000万骤降至100万,还要庆幸“苍蝇再小也是肉”;有旅游平台重点发力线上相亲交友业务;还有教育公司老板转身成为线上主播。在2020年,很多行业都在纷纷上演着一场场魔幻现实大戏。

幸运的是,各行各业总有那么一群创业人始终坚守。2021已来,于这些创业人们来说,度过这次“战争”,才算经历过战火,届时将成就一个个无坚不摧的战士。

1、线下生意入冬

诞生于1923年,已有97年历史的国内旅游业,或许从未遇到过这样的危机。

在接连错过了春节、五一、十一黄金期后,旅游业进入“艰难”模式。企查查数据显示,仅半年时间,就有4.9万家旅游相关企业注销、吊销,陷入倒闭境地。

但好日子似乎就在昨天。

过去的十几年时间,人们在满足温饱之余,将旅游当成了追求生活品质、释放压力的重要途径。以出境游为例,2019年,我国出境游人数达1.55亿人次,且出境游客境外消费超过1338亿美元,增速超过2%。

2020年春节前,出境游品牌“6人游”的团队还正准备享受春节黄金期带来的红利。彼时,6人游平均月收入4000万,这个春节更是爆单到7000万。但没来得及庆祝,疫情“黑天鹅”就让公司的欢喜氛围戛然而止。

“疫情发生后的整整两个月时间里,团队天天都在忙着计算应该退给客户多少钱,供应商应该给我们多少钱。”春节前忙着收钱,春节后忙着退钱。创始人贾建强甚至没来得及沮丧,“因为太忙了。”

忙碌过后,贾建强终于感受到市场的残酷。他身边开始有大量企业倒闭,覆盖了旅游业上、中、下游,很多公司创始人被限制消费,甚至变成被执行人。一时间,行业变得凄惨无比。

直到今天,出境游已经成为国内唯一一个还没有复工的行业。

“太难了。”不仅是出境游,需要在线下运营的赛道,都在“苦度寒冬”,线下教育、共享办公等行业无一不是如此。

迟迟开不了门的线下培训机构,出现大批倒闭、跑路、重组等现象。天眼查数据显示,截止去年10月,教育相关企业的注销数量多达13.6万家。

在这之前,线下教育还在一路高歌猛进,比如2018年初成立的口才教育品牌言小咖。

2018年9月,言小咖在上海第一个1000平方米的校区正式运营,仅一年时间,就招生500人。2019年9月,发展不错的言小咖决定在原建址扩张,将面积翻一倍。但好不容易扩建完成,刚刚准备大展拳脚的创始人杨垒就被迎面泼了一盆冷水。

彼时,陷入绝望的还有武汉创业者臧小磊。

臧小磊在2015年创立了线下儿童素质教育品牌童豆小镇。在疫情之前,公司已经走过了危险期,实现了盈亏平衡。春节前,他刚与四五家基金约好,节后就来公司调研商谈新一轮融资。

而武汉爆发的疫情,让童豆小镇业务彻底停摆。童豆小镇线下有12个校区,每月开支近150万元。巨大的压力瞬间向臧小磊袭来。

同样,2014年在国内兴起的共享办公行业也没逃过疫情冲击。从受资本热捧到陷入寒冬,企业的生存状态在今年尤为惨淡。

“尤其是二、三季度特别明显,我们公司在招聘时,应聘员工中有十分之三的离职原因是前一家公司倒闭。”共享办公创业者刘伟(化名)明显感觉到,项目倒闭已经成为行业普遍现象。在此前,应聘者对前家公司倒闭还会以项目调整作为借口,现在,他们会直言项目已经倒闭。

相关数据显示,2015年国内共享办公数量已达到2630家;到2018年开始,“双创时代”的红利消失、浪潮退却;再到2020年,企业倒闭、裁员、租户维权的消息不绝于耳。

一片狼藉的线下生意,不禁让人唏嘘。

2、微弱的生机

疫情之下,越来越多的企业开展自救行动,但大浪淘沙,想要活下去并不容易。

出境游创业者们在2020年曾采取了各种措施——裁员、降薪、变卖实体资产、业务向国内靠拢等,但收效甚微。

贾建强向「创业最前线」透露,为了方便用户的旅游生活,6人游网站原本有“严选”版块,主要售卖旅行箱、插头、打包带等旅游相关产品。但从去年3月开始,疫情还没有好转,为了增加收入,贾建强不得不增加了绘本、酒店套餐、京郊民宿等生活用品和旅游类相关产品。

“其实收效甚微,商城一个月的营业额只有100万左右,与原来一月4000万收入相比,千差万别。”但如今的100万收入也很珍贵,贾建强无奈道,“苍蝇再小也是肉,总比没有好。”

压力很大,但6人游坚持没有裁员,因为贾建强深知公司难,员工也难,要做的事情是快速恢复收入,保障员工生活。除了商城之外,6人游调用产品技术团队为朋友公司开发项目,开拓了护肤品品牌的直播零售业务,快速消化团队成本,“确保公司在疫情恢复前能够维持1-2年。”贾建强表示。

7月14日,国内跨省游放开后,贾建强也马不停蹄地上线了国内游业务。过去几年,6人游积累了一批高端客户,境内游开放后,贾建强开始帮用户做定制服务。

“我们以往一年的推广费用就要1500万,现在已经把所有的推广费都停掉了,完全基于老客户服务。”虽然国内有部分市场,但对6人游来说,影响还是不小。贾建强表示,“国内毕竟客单价低,如今航班机票处于便宜阶段,曾经境外游往返机票都要6000元,现在国内往返机票也才1000元左右。”

加上旅游业本身就是特殊行业,黄金周之后客人会骤减。因此,公司还是处于微亏状态。

“但只要企业别死,就是胜利。”贾建强坦言。

事实上,6人游的艰难处境并不是孤例。

主打周末活动旅游的互助网创始人刘柏龙告诉「创业最前线」,如今旅游业的日子过得艰难,他也不得不为了节流,劝退了公司三分之一的员工。

与此同时,他身边也有不少曾在各大旅行社工作的朋友,开始做微商赚钱。

“基本什么都卖,但根本不赚钱。”刘柏龙透露,大部分人三、五天才能卖出一单,一单只能赚几块钱,一个月能赚1000元的都是少数。

此外,他身边认识的不少旅游从业者,不得不转行卖保险、送外卖和做房地产销售。

刘柏龙认识一位出境游创业者,2019年曾拿到过一笔融资,公司有100多人的团队。现在公司生存不下去,已经裁到五、六个人。“前段时间听说他们要通过做视频社交自救,但做了一个多月,现在也没什么动静了。”

12月27日,随着疫情反复,北京文旅局宣布,元旦、春节期间将严控进出京旅游。因为零星出现的病例,旅游业也不得不再次谨慎对待。

没有被疫情“杀死”的旅游业,恐怕还需要再熬过一段艰难日子。

3、靠“跨界”活命

除了在本赛道中尝试自救,更多的创业者不得不尝试跨界,只为撑下去。

因为位于武汉,童豆小镇又是敏感的线下儿童教育业务,所以,臧小磊线下业务的开业只能慎之又慎。

“真的是重伤,太不容易了。”臧小磊回忆道,从去年7月初,他们就开始准备在线下复工,对老师进行防疫培训,按照要求标准对场地、设备消毒杀菌。直到去年8月,在停摆了7个半月后,童豆小镇的线下业务才终于开业。

谈到能够活下来的“秘诀”,臧小磊至今庆幸当时上线了线上业务。

去年3月,抖音日活超过4个亿,快手日活超过3个亿,“短视频+直播”飞速增长。看到线上红利后,童豆教育顺势推出童豆传媒业务,专注于教育行业打造网红教育达人的MCN。

虽然角色从一个教育公司老板变成主播,对臧小磊来说有些许陌生,但总算成功救了公司一命。如今,童豆传媒旗下已经有每天卖货金额在20万-100万左右的签约主播。

此外,线下教育也在有条不紊的恢复中。臧小磊表示,公司现在的销客已经100%恢复,新增用户也已经恢复到此前同期的70%-80%。

疫情期间,言小咖也火速拿出应对措施。

去年大年初七,杨垒紧急跟另外两位创始人到公司开会,规划可能遇到的情况。那段时间,他们时刻在关注着湖北省和上海市的疾控中心,通过其公布的疑似病例和确诊病例进行登记、做曲线图、病例走势,判断疫情恢复需要多长时间。

杨垒在做好最坏的准备后,第一时间稳定了军心。对外,联系家长,将课程转移到线上,针对有退费顾虑的家长,积极做登记退费处理。对内,向员工承诺公司不会欠薪,如果员工有需要,甚至可以提前预支工资。

一顿自救操作后,3月初,言小咖已经有50%的学生在线上上课。家长们也重拾了信心,“之前登记退款的有30-40个人,但实际退费人数并不多。”

6月上海市规定线下机构可以开课后,从6月至9月,言小咖的报名人数比去年同期有不错的增长,虽然在10-11月因为上海浦东的病例导致报名人数下滑,但显然,公司已经熬过了这场寒冬。

不仅如此,言小咖已经开始在线上开展新活动进行回血。比如,它与腾讯视频合作了一档《小咖的诞生》综艺节目,与其他教育机构一起,做教育主题共享生源,达到吸引用户的目的。

面对旅游业的窘境,上述互助网创业人刘柏龙也在积极求变,并利用原来的旅游用户,积极布局了单身业务。

去年3月,看到旅游业迟迟不能恢复,刘柏龙加大力度拓展线上同城交友、线上脱单业务。比如在上海组织同城的单身用户参加线上活动等。公司此前200多万用户中,已经有20多万人参加。

“可以说,公司就是靠单身业务才一点点恢复过来的。”刘柏龙透露,其2020年上半年的总营收,已经达到2019年同期的一半。

一切都在转好。

4、冬天之后

大浪淘沙终得金,千锤百炼始成钢。

行业被强行按下暂停键,创业人虽然迷茫,但乐观地看,各个城市、各种业态的发展结构经历巨变,也不失为重新审视行业和公司的契机。

以旅游行业为例,刘柏龙明显感觉到,用户的决策方式正在朝碎片化方向改变。比如,从前是想要旅游的人群通过马蜂窝等平台,主动了解旅游目的地。如今,用户往往会通过小红书、抖音等被动种草的方式触动旅游动机。

同时,为了安全考虑,旅游行业更倾向于将人数控制在30人以下的小团游和自驾游。且相比此前远距离如西藏、云南、新疆以及境外等旅游目的地,消费者更倾向于周边就能解决的短途游。

此外,刘柏龙发现,私域流量的应用,将成为各行各业的趋势。据悉,自助游平台有十几个客服微信号,每个号都有5000个用户,建有几百个用户群。“通过私域流量的推广运营,比公众号的转化效果还好。”

贾建强也发现,疫情后,消费者对旅行品质的要求开始变高。今年五星级酒店或者五星以上的度假村、高端民宿的需求很旺盛。他表示,大家都将安全卫生放在第一位,在京郊旅游时,住个院子要花费2000-3000元,用户也能接受。

线下品牌的线上化、以及提高对用户的服务意识,考验的都是企业们的内功。

教育往线上转移自不必说。

根据《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截止2020年3月,国内在线教育用户规模已达4.23亿人次,占据了全国网民数量的46.8%,较去年6月增长1.91亿,增幅高达82%。在资本市场,2020年1月-12月,在线教育行业领域可查的融资就有91起,总额约512亿元。

刘伟则认为,通过疫情,共享办公企业或许也到了找寻新玩法的关键时刻。

共享办公诞生初期,客户群体以初创公司为主。但初创企业的业务本身就存在着巨大的不确定性。因此,以单个工位进行租赁的共享办公,刚好可以针对性地改善商业办公室租赁市场灵活度不足的问题,并从房租、交通、其他增值服务上,为创业企业减轻压力。

值得注意的是,共享办公企业又是一个特殊的“二房东”模式,上有收租的大业主,下有艰难的创业公司客户。一旦招商情况跟不上,就很容易遭遇资金链断裂的风险。

因此,刘伟认为,将本来服务的对象,从创业者转变成政府平台,或许是解决问题的方式。

刘伟告诉「创业最前线」,在今年年初,他们给某地政府的共享空间做招商服务。虽然空间是2019年年底装修完毕、2020年1月开始试运营,但因为有地方政府给出的扶持计划,因此招收高新技术企业的过程非常顺利。“现在,我们的入驻率已经达到70%。”

可能商业世界就是如此,前方的荆棘或许拖慢了脚步,但也促使从业者们不断自我进化。经此一役,有部分企业或许就能抓住机遇、弯道超车。不可否认的是,线下机构的竞争也将更加激烈,一场优胜劣汰的风暴仍在持续进行。

*文中配图来自摄图网,基于VRF协议。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