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康威视:行于坚守,成于创新

海康威视:行于坚守,成于创新
2019年11月15日 09:55 雷锋网

雷锋网按:2019深圳安博会上,相比部分竞争对手铺天盖地的音量,海康威视则很低调,没有任何发布会、也没有一块广告牌。

今天的安防行业,不怎么太平。

外有政治介入、内有新生崛起。

战争、生死、淌血、危亡,各类字眼的出现侵扰了大多从业者的敏感神经。 

于炮火声中,几近快要溢满的弹雾闷得赛道内的多数玩家有些喘不过气来。

而海康威视,继续选择沉稳、选择内敛、选择大辩而不言。

2019深圳安博会上,相比部分竞争对手铺天盖地的阵势,海康威视则低调了许多,没有任何发布会、也没有一块广告牌。 

当然,他们还是给雷锋网AI掘金志安排了一次访问,受访人是海康威视高级副总裁徐习明。

在这次对话中,徐习明与雷锋网聊到最多的关键词还是坚守和创新。

海康威视过去的壁垒是什么?海康威视新增的壁垒又是什么? 

至于炮火攻击、江湖纷扰,徐习明看得很淡。 

他说,从一个默默无闻的创业公司到全球第一的安防企业,海康威视成立十八年来,一直都在接受来自各方的不断挑战。

对海康威视而言,从来就没有所谓的舒适区。

不能哭、不能喊,只能“结硬寨,打呆仗”,一点一点积累、创新,以客户为中心不断探索新的边界与高度。 

当然,创新是一种选择、是一种勇气、也是一种智慧。创新并不是盲目的抛弃传统,一味的标新立异,而是有辨别的继承,有选择的求变。

以下是包括雷锋网在内的两家媒体与徐习明的对话内容:

如果让你用三个词来总结一下海康威视的基因,会是什么?

徐习明:第一是创新;第二是务实;第三是低调。                                        

谈到低调,今年安博会上,部分玩家的音量很大,相比之下的海康威视,低调得的确有些可怕,没有一场发布会,没看到一块广告牌,在信息媒介如此发达的今天,未来会不会做出一些转变?

徐习明:海康成立十八年来,不太看音量,而是用数据去说话、让市场来证明。

另外在今年安博会上也可以发现,大多数创业公司已经不单单在谈算法而是将技术产品化了,你现在是怎么看待众多AI公司在安防市场的产品化落地?

徐习明:这是一个比较复杂的行业,目前还没看到哪个公司在资本的驱动下野火燎原。

昨天我与一个头部汽车企业的 CIO 聊天,他问我,“为什么海康威视总是要设置两个项目经理?”我说因为视频物联这门生意跟传统 IT 不太一样。

传统 IT 项目只需一个项目经理就能搞定,但我们现在做数字化转型的时候,既有传统的信息化工作要做,比如用户的沟通、变革管理、项目计划、研发,又有像交货、调试、安装、数据采样等等一大堆复杂的工作。

比如,人脸门禁前年就出来了,但这里还有成本的问题、有安装的问题、有服务的问题。所以最后的竞争还是看谁能够真正为用户创造价值,谁能拥有最好的性价比。

物联网行业比 IT 行业落地更难,整个过程中,你要考虑的因素、要做的事情更多,而且容错性更小。

从 IT 到 AIoT,交付难度比以前上升了很多。

安博会上部分厂商推出的 AI 摄像头,感觉和海康的一些产品有些重叠之处。海康的主要产品,比如雷视一体机,仿制难度大不大?技术门槛高不高?

徐习明:仿制难度高不高是友商看的,并不是我们说的。

我觉得公司还是要不断的创新,只要一个公司有不断的创新能力,它就不畏惧竞争。

海康有一点非常好的基因,就是鼓励创新。只要有持续的不断的创新能力,哪怕十年后我们不做摄像机,公司照样会活得很好。

自2016年9月加入海康威视,三年多时间来,你对这家公司或者说对安防这个产业的看法,有没有发生一些转变?

徐习明:安防已经不是过去的安防,数字化转型是其中很重要的一个方面,在这块,海康未来也可以做更多的事情。

数字化转型与信息化转型有什么不同?在数字化转型过程中,海康威视扮演什么角色?技术储备有哪些?

徐习明:“数字化转型”跟“信息化转型”是不一样的,信息化可能是数字化的一部分。

信息化更多依靠的是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而数字化是要把物联网和人工智能引入进去。

以一个企业为例,数字化转型的第一步就是要信息化,指的是将业务流程和交易数字化;

第二步要数字化,指的是设备的数字化,从应用系统上来讲,就是MES、工业物联网。

在这个过程中,海康威视能为数字化“提供眼睛”,包括视觉的眼睛,以及其他非视觉波长的眼睛,比如说热成像,雷视一体机。

第三步,要进行场景的数字化,对作业、行为、环境、人、车等进行数字化。

在场景数字化这里,海康威视能为企业提供平台,我们希望通过这三方面的数字化来构建一个完整的数字孪生,来帮助用户洞察中间的规律。

我们希望在海康的平台上,为用户主要解决四件事情:第一拉近管理距离;第二提升管理效率;第三规范作业行为;第四防范安全风险。

过去几年,包括阿里等诸多厂商都在谈数字化转型,譬如利用城市大脑帮助机场做调度、帮助工厂降本增效,请问海康威视做的事情跟他们有什么不同?

徐习明:我们边界有限,主要做场景物联。

我把企业的数字化分成三部分:

第一是信息化。传统信息化方面,阿里做了很多事情,尤其是把交易处理这部分云化。

第二是设备物联。这里面就涉及 MES 和工业物联网。

第三是场景物联。

场景物联里海康会做几件事情:第一,物联网的传感器连接;第二,物联网的传感器的感知,即 AIoT;第三,在这个基础上,做数据汇聚,即物信融合。第四,数据孪生洞察,我们提供一些自己的技术和产品。

那么在数字底座和在云化方面,今后海康威视是自己继续花费更大力气深耕,还是选择更多地与其他的云厂商合作?

徐习明:用户的架构和体系选择,决定权在用户,不在厂商。

厂商只能在立足自己的优势和能力的基础上,提供解决方案,让用户选择。用户是不是要选择数字底座,也是用户说了算。

数字底座这个概念是厂商提出来的。用户可以选,也可以不选。就像今天场景物联这个概念是我提出来的,用户可以选择,也可以不选。

而我们更看重的是我们做的事情给用户提供的价值。就是我能不能帮他拉近管理距离,能不能帮他提升管理效率,能不能帮他规范作业、行为,这是我们关注的。

我们还是以用户需求为导向来进行调整。

在AI应用这块,有听到一些行业人士抱怨, AI 智能化落地的速度和质量好像没有预期的那么好,你怎么看这个问题?

徐习明: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要推出 AI 开放平台。因为很多场景是碎片化的,我们希望用 AI 开放平台赋能整个行业。

目前海康 AI 开放平台的合作伙伴很多,总数已经快达到一千个了。

现阶段,谈论开放平台的 AIoT 企业也有很多,海康威视的 AI 开放平台有什么特点?

徐习明:我们主要有三点。

第一,我们的算法是直接到端的,可以直接部署到一个摄像机,或者到一个硬盘录像机,这个和许多厂商的开放平台不同。

第二,只要是海康的设备,在平台上训练和部署都是不收费的,我们希望能够让 AI 普惠。

第三,我们提供组件,帮助合作伙伴打通应用。

对于海康威视AI开放平台的后续发展,你有信心吗?

徐习明:当然,这是我们今年 EBG 业绩增长的重要引擎。AIoT 一定是要扎扎实实去落地的一个业务。

也就是说你觉得现在还有很多不扎实的地方?

徐习明:打个比方,就说工厂早上的人脸门禁考勤系统,也许 A 工厂可以,B 工厂就不一定行。A 工厂可能搭个棚,光照条件就很好,但是 B 工厂严重逆光,C 工厂早上人多得不得了,D 工厂可能在研究院,是高保密区,F 工厂又有外籍员工,N 工厂是个煤矿,从井里上来兄弟们的脸都是黑的。那这些问题都怎么弄?

有些碎片化是必须要通过服务、应用、系统设计去解决的,但有些碎片化就是要通过像 AI 开放平台这种泛在的技术去解决。

这里面绝对不是一个单点,不只是算法。设备、服务、安装、应用都要结合在一起。

AI Cloud提出已经两年了,有没有具体的落地项目出来?

徐习明:在2017安博会上,海康威视正式发布Hikvision AI Cloud理念,倡导在物联网行业践行由边缘节点、边缘域和云中心构成的“云边融合”计算架构,实现从端到中心的“边缘计算+云计算”,真正做到让感知理解更有效、更精准;图像目标细节传输更高效,网络压力得到释放;数据分级应用更灵活,业务响应更敏捷。

在云边融合的计算架构指导下,海康威视于2018年推出“两池一库四平台”。

2019年“智涌钱塘”峰会上,海康威视进一步提出AI Cloud物信融合理念,在“云边融合”的计算架构基础上,拓展物联网数据与信息网数据融合的数据架构,构建向跨网融合、纵向跨层汇聚、双网三类应用、保障数据安全的物信融合数据平台,不断夯实在AI智能、大数据、应用领域的布局,通过技术创新和产品创新持续引领市场。

截至2019年10月,基于Hikvision AI Cloud的平台及应用已经覆盖全国24个省区、近百个城市,为公共安全、应急指挥、民生服务、城市运营、交通管理等领域提供智能物联网解决方案。

三季度的财报显示,海康威视的研发费用增速是快过营收的,这对你主管的事业群有什么影响?销售压力会很大吗?

徐习明:研发费用的增长是为了匹配公司销售规模的增长。

过去两年海康实行“业务下沉”策略,我们把省级分公司打造成省级业务中心,推进资源前移,业务的决策重心从总部向省级业务中心迁移。

迁移过程中,所有省级业务中心的研发、营销人员都在增长,资源再下沉到二级地市分公司。

在经历了一个大的投入周期以后,接下来我们会进入相对比较平稳的人员投入周期。

从销售的压力来讲,我们一直有,无论是好的时候还是坏的时候,总要完成目标。

从我们角度来讲,我们还是喜欢踏踏实实的销售业绩。

2020 年,海康在硬件端跟软件端投入的兵力会有变化吗?

徐习明:公司具体投入的变化要看市场的变化。

我们要推动行业落地应用,关键还是要赋能应用合作伙伴。比如说我们在统一架构里面开发了一个组件,专门帮助用户来管理 AI 开放平台上面训练的模型、版本下发,然后再把组件和应用软件结合,对误报漏报进行记录,再做增强学习。这种方式能够赋能各行各业,帮助合作伙伴具备更多能力。

之前海康说如果有需要会自己做芯片。现在这项工作已经开展起来了吗?第一款产品可能是哪个环节的芯片?

徐习明:具体的要看后面的披露,谢谢。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