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权收入暴增,阅文为何却高兴不起来?

版权收入暴增,阅文为何却高兴不起来?
2020年03月30日 23:32 网络大电影

作者 | 赵天成

作为网文行业的龙头老大,阅文集团正面临着内忧外患、进退失据的两难境地。

3月17日,阅文集团公布了2019全年业绩报告,正式交出了2019“成绩单”。报告显示,阅文集团2019年实现营业收入83.5亿元,同比增长65.7%;实现净利润11.12亿元,同比增长21.9%。

虽然增速放缓,但不得不说,这样的财务报表并不算难看,尤其在整个行业并不景气的2019年。

不过,漂亮的财务数据下面,其实埋藏着平台付费用户数连年下跌、旗下新丽传媒连续两年未完成业绩对赌、主营在线业务面临失守等多重隐忧。

5岁的阅文集团如今走到了十字路口,抛开市值缩水2/3不说,就连一直引以为傲的“付费阅读”商业模式也面临着巨大的挑战。

付费用户数连续3年下跌,核心业务被边缘化

2019年之前,在线阅读一直是阅文集团最重要的收入来源,占总收入比重均在80%左右。

但2019年阅文集团在线业务实现营收37.1亿元,占比从2018年的76%降到了44.5%。“付费阅读”这个核心引擎,似乎正在变得边缘化。

更要命的是,阅文集团的付费用户数已经连续3年下跌。

2017年阅文平均每月付费用户为1100万,2018年降至1080万,而2019年则进一步降到了980万。

阅文旗下拥有起点中文网、创世中文网、云起书院、红袖添香、潇湘书院、起点女生网、小说阅读网、言情小说吧、QQ阅读等十余家小说网站和天方听书网、懒人听书、阅文听书三家听书网站。

拥有这么多小说网站,作家数量高达810万人,却只有980万付费用户。

不得不令人感慨,作家的数量已经快赶上付费用户的数量,写书的快比花钱看书的人都要多了。这对于一直推行付费阅读模式的阅文集团来说,绝对不是一个很好的信号。

一直以来,阅文凭借一手建立的付费模式,收割行业红利这么多年,稳坐网文市场第一的位置。可是如今付费阅读流量见顶,付费用户连年下滑,作家增长数量、作品增长数量和付费用户增长速度,严重不成正比。

阅文集团引以为傲的“付费模式”面临严峻挑战,未来网文行业格局还存在着较大的变数。

版权收入暴增,但阅文却高兴不起来

虽然在线业务萎靡不振,但2019年阅文集团的版权运营收入却同比激增341%,在总营收中的占比也从2018年的19.9%,上升到了53%。

按照阅文集团的说法,版权运营大幅增长主要是由于合并新丽传媒全年的收入,以及与公司版权相关的自营网络游戏及联合投资的影视剧的收入增加。

也就是说,版权收入大增,主要源于新丽传媒收入和IP版权售卖。但这两块业务同样并不顺利,很难稳定而且持续。

1、新丽传媒连续两年未完成对赌业绩

事实上,新丽传媒这两年的发展颇为坎坷。先是吴秀波出轨事件,导致其电视剧《渴望生活》和电影《情圣2》播映延期,接着又碰到“限古令”,新丽传媒众多古装待播剧上线受阻。一连串的黑天鹅事件,让新丽传媒元气大伤。

2018年阅文集团收购新丽传媒时,新丽传媒曾作出业绩承诺:2018至2020年净利润分别不低于5亿元、7亿元和9亿元,若上述业绩不达标,阅文集团支付给卖方的对价将相应扣减。

如今,新丽传媒已经连续两年未完成业绩对赌。2018年新丽传媒实际完成的净利润为3.24亿元,比预期少了1.76亿元。

2019年算是新丽传媒的丰收年,不仅成功推出了《庆余年》《精英律师》《惊蛰》《芝麻胡同》等多部剧集,而且《诛仙1》《一吻定情》《素人特工》《宠爱》《误杀》《我和我的祖国》等主投或者参投的多部电影上映,但即便这样,净利润也只有5.378亿元,距离7亿元的对赌业绩仍缺1.622亿元。

2020年开年,跟新丽传媒紧密合作的顶级艺人肖战成为众矢之的,引发了整个娱乐圈的震动,肖战所代言的品牌,以及电视剧、电影,都受到了不同程度打击。

虽然新丽传媒在接受采访时公开跟肖战撇清关系,声明“肖战与新丽传媒没有影视约,我们没有义务回应有关肖战事件的问题,肖战跟我们公司没有任何关系。” 但这必然会影响新丽传媒和肖战的下一步合作。

再加上今年新冠肺炎疫情的蔓延,这让整个行业都充满了不确定性,新丽传媒要想完成9亿的对赌业绩,可以说难上加难。

2、IP频频扑街,新IP青黄不接

版权收入“大增”,还有一个原因是来自于版权售卖。

阅文集团的版权运营主要包括自主开发、版权售卖和联合投资。2019年阅文集团约有160部文学作品的改编权被授予第三方。

160部卖出改编权,确实已经不少,但相对1220万部的庞大作品库来说,并不算多。

事实上,并不是所有的IP都具有改编价值,阅文售卖的大IP,大多为大IP老IP,比如《庆余年》风靡于2008年,《斗破苍穹》连载于2009年,《黄金瞳》连载于2010年,《全职高手》《武动乾坤》首发了2011年,《大主宰》首发于2013年。

近两年,大IP改编影视剧频频扑街,已经让版权价值大打折扣。再加上大IP的资源本就有限,而新IP的孵化又呈现出了青黄不接的势态。

所以,虽然短期财报可喜,但阅文面临的情况已经不容乐观。这或许也是阅文集团一直在积极谋求转型的原因之一。

阅文集团能否守住“付费阅读”的护城河?

长期以来,阅文统治的网络文学市场都主打付费阅读,这也是起点中文网一直以来引以为傲的网络文学商业模式的基础。但是现在,一切都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一方面,抖音快手崛起,王者吃鸡正热,网文用户被分流到了其他娱乐产品。另一方面,免费网文平台崛起壮大,对付费阅读市场构成了分流。

尤其巨头们的纷纷加入,字节跳动的番茄小说、趣头条的米读小说、WIFI万能钥匙的连尚读书,还有百度入股的七猫免费小说陆续问世,让免费阅读呈现出了急速上升的趋势,而且其趋势已经不可逆转。

这些“免费阅读”新玩家对于阅文集团的影响,已经不仅仅是用户和流量之争,而是“免费”和“付费”的商业模式之争,已经对“付费阅读”这种维持了17年的商业模式造成了很大的冲击。

事实上,面对声势浩大的“免费”热潮,阅文集团也并没有坐以待毙。

2019年,阅文集团开始在腾讯手机QQ及QQ浏览器上分发免费阅读内容,并推出了同样是免费阅读的“飞读”。

但是,阅文推行免费阅读,本质上是一种无奈的市场防御策略,并非长久之计。飞读的目的是为了狙击其他免费阅读平台,但同时也跟其他免费阅读APP一起颠覆着阅文自身一直以来推行的“付费模式”。所以不管飞读成功与否,阅文都很难高兴得起来。

就连阅文集团联席CEO吴文辉都承认,网络文学“下半场”,免费与付费阅读将同时存在。

对于阅文集团来说,最理想的状况或许就是,免费用户和付费用户两条赛道能够聚合,并驾齐驱,用付费阅读来做免费阅读的补充,用免费阅读来提升用户规模,同时刺激付费阅读的消费,甚至衍生出更丰富的内容形式和新的盈收空间。

但是,一边要推行免费阅读,一边还要守护VIP付费模式,阅文要想破局并不容易,其中的两难可想而知。而在这个过程中,付费用户的流失已经不可避免。

对于市场而言,阅文集团更大想象力当然不止于在线阅读。但是通过在线阅读孵化“优质内容”一直是阅文的核心业务,而“付费阅读”的商业模式是这一切的基础。

一旦“付费阅读”的护城河失守,阅文集团花费了十几年时间构建起来的网文生态将变成鸡肋,这将逼迫阅文不得不重新回到起跑线,跟其他免费阅读平台去争抢跑道。

而“飞读”,其实就是阅文在守住“付费阅读”护城河的情况下,派出去争夺免费赛道的一名新选手。

虽然目前免费阅读还处于成长期,阅文集团也毫无疑问依然是网文界的扛把子,但“免费模式”的突袭,又开启了新一轮“网文大战”,而且对阅文固有的“付费模式”造成了极大的破坏性。

也许未来,免费和付费两种模式将长期共存。但是此刻,作为阅读市场的变革力量,“免费阅读”这条赛道玩家众多,竞争激烈,道阻且长,“飞读”想跑第一并不容易。

付费阅读失去的,阅文能不能靠“飞读”通过免费模式找补回来,一切才刚刚开始,未来还充满变数。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