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 天解封后, 武汉如何成为互联网第四极?

76 天解封后, 武汉如何成为互联网第四极?
2020年04月10日 19:29 砍柴网

" 愿你出走半生,归来仍是少年。"

2018 年 4 月,雷军在梦开始的地方,将小米手机发布会落地到了武汉大学校园。此前,雷军宣布将在武汉建立小米第二总部,占地面积超过 2.8 万平方米,总计将投资 230 亿元。" 以万人规模来规划和思考,把武汉建成小米的超大研发总部和人工智能时代的技术高地。"

彼时的武汉,以 " 中国光谷 " 为代表,飞速发展成为诸多互联网企业第二总部聚集地,在线教育领域在全国排到前三,电竞领域甚至可以排在全国第二——仅仅是中国光谷,互联网从业人员就超过 10 万,在与成都、西安等城市争夺中国互联网第四极中未落下风。

2019 年 12 月 18 日,位于光谷管委会旁的小米武汉总部大楼开园。一个多月后,疫情突如其来,武汉这个城市,在 1 月 23 日按下了 " 暂停键 "。

2020 年 4 月 8 日,在给坚守以希望,还牺牲以光荣,人类编年史上壮丽的 76 天之后,武汉迎来了解封时刻。

伴随解封,武汉大中小企业也陆续迎来了复工复产。一个更重要问题摆在眼前:疫情对武汉科技互联网产业是否有后遗症?又该如何快马加鞭,追赶互联网第一梯队城市?在北上广深之外,与成都、西安等地的竞争中,真正成为中国互联网第四极?

复工中的武汉互联网

▲光谷未来科技城

复工,意味着心安,更意味着这块规划面积达 518 平方公里,容纳数百所国家级高校和科研机构,高新技术产业高达 2770 家,企业在 2018 年全年收入超过 1.2 万亿的高新区,开始恢复往日生机。

" 从今天起,我们将以 AB 班形式线下复工,即 A 组每周一三五上班,B 组每周二四上班。"4 月 8 日,多位在武汉总部的斗鱼员工透露称。

作为 " 中国光谷 " 走出的 " 直播独角兽 ",目前斗鱼在全国大概有 2200 多人,武汉光谷总部有 1500 人,分布在光谷新发展国际中心、光谷软件园 F1、F3 三个办公地—— AB 组复工机制下,武汉斗鱼大概每天有 750 名员工到岗。

上述斗鱼员工称,虽不能像以前那样聚餐和交流,但 2 个多月没见面,第一天复工即便带着口罩、眼神交流也倍感亲切。

" 其实我们各部门 2 月初就已开始线上办公,确保平台正常运转,并直播了火神山、雷神山的整个建设过程。" 上述斗鱼员工称,目前虽已复工,生活也基本恢复正常,但大家的共同意识是,仍然不敢放松警惕,复工疫情防控还会继续严格执行。

" 武汉本地斗鱼员工没有受到疫情感染,但心理压力其实同样很大,线下复工,让大家真正心安,也能更好调整工作状态。" 上述员工表示。

光谷另一家主要提供网络安全解决方案和服务的信息互联网企业中层人士也说,企业在 4 月 8 日分批复工,复工前几天公司就进行了全面消杀工作。不过即便分批复工,每位员工上班期间也必须佩戴口罩,办工时间也有所缩短,与园区其他公司错峰上下班。

为了这一天,诸多企业早就望眼欲穿。

比如依迅,一家北斗应用服务提供商 , 刚在 1 月 16 日完成新园区乔迁之喜," 疫情突袭之下,一夜之间感觉到生命是那么的渺小与脆弱。" 用该公司董事长、CEO 付诚的说法,从 3 月初开始,他就一直为公司复工奔波,在 3 月中旬初步解决复工问题后,自己就带领少数核心员工吃住在公司,进行复产工作了。

除立足于武汉本土的互联网,将 " 第二总部 " 设立在武汉的互联网企业,也早就加快复工流程。

比如小红书。" 小红书武汉办公室,4 月 7 日通知正式复工,各部门都已为顺利复工做好了充足的准备。"4 月 8 日,小红书总部一位相关人士表示。小红书此前在武汉设立了自有品牌 " 有光 REDelight" 总部,并计划在武汉设立小红书线下店的全球零售总部——上述均为小红书战略性业务。

还比如小米,复工日它在武汉总部贴出了这样一张海报—— " 春暖花开,欢迎回来!" 在 4 月 8 日武汉解封之前,已有武汉本地近百名小米员工,来此现场办公。此前 3 月 19 日,小米总裁王翔称,小米武汉总部近 2000 名员工零感染,远程办公复工率达 94% 以上。

▲ 3 月 26 日,小米武汉总部消杀工作

来自武汉光谷管委会的消息同样显示,其从 3 月初开始,就逐渐简化流程,对互联网企业在光谷的全面复工复产,加速审批,应批尽批,到 3 月底已经批复了 1200 家,约有 200 多家互联网企业错峰复工。

相比互联网企业,更早扛起全面复工大旗的,是 " 中国光谷 " 的高精尖制造企业——作为武汉甚至中国走向世界科技场的重要名片,武汉光谷的光纤光缆生产规模全球第一,在 " 芯片 - 显示 - 智能终端 " 领域,光谷也即将拥有一个万亿产业集群,牵动着全球半导体产业的神经。

3 月底,联想方面就称,其高峰容纳 1 万名员工的联想武汉产业基地,已实现万人到岗,全面复工,预计 4 月初能够达到满产——武汉是联想制造的大本营之一,武汉产业基地是联想全球目前最大、最先进的自有工厂。

此外,天马、富士康、京东方新思科技(全球重要的 EDA 电子设计自动化厂商)等作为武汉高新区龙头企业,从 3 月开始也已有序复工。华星光电的武汉主力工厂因此也一直处于运转状态,在春节长假、疫情期间都未停工。

相关数据显示,疫情期间,上述多家企业订单不减。市场分析人士认为,伴随武汉的解封,部分生产材料供应延期、物流不畅、员工不足等问题,有望得到缓解,将从 4 月中旬开始迎来产量爬坡期,恢复疫情前的产能水平。

" 第二总部计划 " 未变

▲ 4 月 8 日上午,光谷有轨电车驶入站台

伴随武汉的解封,无论从哪个维度看,科技引擎推动的节奏,其实都远比预想得更快。

对武汉光谷当地一些人士来说,些许担心的,是 " 第二总部 " 落地于此的近 90 家互联网企业中,会不会有企业打退堂鼓。

" 第二总部 " 是近年来出现的新名词,武汉光谷作为 " 第二总部 " 风潮,是小米创始人雷军带动起来的—— 2017 年,在雷帝触网创始人雷建平的撮合下," 百万校友资智回汉 " 的武汉政府找到了雷军,并与武汉大学毕业,有着浓厚故乡情结的雷军一拍即合,当年,雷军就带着小米、金山、顺为计划在武汉全面建设第二总部。

此后,海康威视、奇虎 360、小红书、科大讯飞、火花思维、尚德机构流利说、猿辅导、跟谁学、滴滴、旷视科技(Face++)等为代表的近 90 家知名企业,先后将 " 第二总部 " 或研发中心落户光谷,涵盖共享经济、人工智能、在线教育、网络安全、新零售等多个领域。其中,在线教育企业数量位列首位。

这与武汉密集的高校资源,相对便宜的人力成本密切相关。2019 年初,尚德机构首席战略官吕露曾直言不讳的表示,他们曾在成都、重庆、长沙、武汉 4 个城市之间反复比选,最后选择武汉," 一是冲着不可比拟的人才储备,二是交通优势,三是光谷政府懂产业、也懂企业。"

疫情过后,光谷对互联网企业是否仍有吸引力?

从 " 极点商业评论(jdsy2020)" 了解来看,当地一些人士的担心,几乎是多余的。多家将 " 第二总部 " 落户于武汉的互联网企业就明确表示:计划没有任何变化。

小红书一位官方人士私下表示:对小红书当初制定的发展规划,完全没有任何影响。他表示,小红书武汉光谷第二总部已设立品牌商家运营团队、云服务团队、质检培训团队等职能部门,人数快突破 1000 人。

" 疫情带来的困难不是没有,但都是暂时的。" 他打了一个形象的比喻:就像弹簧,压缩的越厉害,弹起来越高。

目前来看,诸多互联网企业对武汉的关注,相比疫情之前更为加强——腾讯阿里京东、抖音等互联网企业,都宣布了针对武汉企业的最新措施。

4 月 7 日,腾讯宣布继续加大在湖北的投入,并公布了一揽子投资计划,在数字政府、智慧教育、智慧出行、人工智能以及安全等方面与武汉深度合作,全方位助力武汉数字产业的建设与发展。

这一系列计划背后,都需要大量的人力投入,但腾讯承诺,未来 3 年内,腾讯在湖北的员工规模将达到现在的 4 倍。

▲腾讯武汉研发中心

去年 9 月,武汉市与腾讯签署合作协议,共推腾讯(武汉)数字产业总部落地。更早之前,位于庙山高新技术产业园汤逊湖畔的腾讯武汉研发中心,于 2018 年正式启用,成为继深圳、北京之后又一新建研发中心。

京东集团方面则在 4 月 8 日宣布,将在未来三年向湖北投资超过 60 亿元,从新基建、产业扶持、扶贫助农三大领域入手,推出一系列支持举措,全方位助力湖北经济恢复及当地中小企业发展。

2017 年就进入武汉的猿辅导,则表示今年要提供大量岗位——其联合创始人帅科接受央视《新闻联播》采访时表示:" 武汉公司共计提供了 5000 个就业岗位。"

目前小米尚未公布疫情之后的计划,但早在 2018 年 8 月,小米人工智能业务部迁至武汉时,雷军就许诺,公司对搬迁到武汉给予 3 倍支持,在北京招 1 人,对应在武汉可以招 3 人。

如何争夺互联网第四极

不过,对立志争夺中国互联网第四极的武汉来说,这并不代表,就已稳操胜券——过去几年,随着武汉、成都、南京、天津、杭州等地被冠以 " 新一线城市 " 之名,他们在成为中国互联网第四极上,开始了新一轮争夺战。

与其它城市相比,武汉在中国互联网产业领域,出来的大佬都鼎鼎有名。雷军、周鸿祎,均是湖北人;张小龙、陈一舟等大批互联网精英,皆曾在武汉求学。

根据此前资料,过去几年来,伴随武汉双创计划的提出,除上述诸多互联网企业将第二总部或研发中心落户武汉,还走出了斗鱼、安翰光电、斑马快跑、卷皮网、直播优选等独角兽企业,使武汉在全国各城市中独角兽数量排名前列,仅次于北上杭深。

其实,客观而言,相比 " 第二总部 " 的聚集扎堆,湖北本土互联网的生态仍显薄弱,还没有一家企业取得类似 BAT 的地位,更重要的是缺乏一个盈利生态——以上述几家独角兽为例,最为知名的斗鱼,一直缺乏强劲的增长点,游戏直播领域这个战场目前增添了 B 站、快手两个新对手,最新消息斗鱼要赶上直播电商末班车,但面对快手、抖音、淘宝目前还缺乏竞争力。

另一些曾经的独角兽也境况不佳。导购平价电商网站卷皮网,已泯然众人矣:2019 年只有一条新闻,和投诉相关;2018 年也只有区区几条,大多也和投诉相关。从曝光量来看,该网站目前基本上没有多少竞争力。

2019 年 4 月初,一度估值 50 亿元的第三方出行服务商斑马快跑,由于未履行法院裁定,被列入失信企业名单。创始人李佳通过微博发出公开信,解释称公司 1 年内经历了三次融资,均中途天折——疫情之后,基本上停摆两个月的斑马快跑,2020 年最大的问题恐怕是如何活下去。

从本土独角兽发展而言,在中国互联网第四极竞争上,武汉其实目前并不占优势。杭州有阿里自不必说,成都也有准时达、新潮传媒、1919 酒类直供、驹马物流等各行业独角兽。

更重要的是,疫情对当地经济发展目前难以判断——从 2012 年到 2019 年,武汉全国 GDP 排名均入围前十大城市,但疫情来袭后,自古就有 " 九省通衢 " 之称的武汉经济发展,增添了诸多不确定性。

有关人士指出,在武汉封城的两个月中,众多企业面临缺资金、缺渠道、缺技术、缺订单等问题,中小微企业首当其冲。但即便复工,要很快实现全面复工复产,依然还存在很多困难。

" 首先是,目前很多企业还是分批次复工,疫情防控仍是首位。更重要的是,一场疫情让大家生活发生了急剧变化,基本上所有业务都被迫取消了。"4 月 8 日,憋着一口气,原本准备在 2020 年大干一场的某小型互联网企业创始人张南(化名)说。

现在,尽管张南的公司已初步复工,并没因为冲击而放弃自己的梦想和追逐。但是,目前也只是保持一个复工状态,还要面对不确定的市场,以及部分员工的心理焦虑问题。

其实疫情之后,氛围在变、环境在变、社会对创业认知也在变。" 武汉这个城市的数字化,会快速加码,本地生活服务、到家服务、在线办公等服务可能会迎来大发展。" 当地一位创业人士说,这是他看到的武汉未来互联网创业方向,不过需要当地政府的扶持和市场活力的整体提升。

实际上,目前相比其他城市,武汉最大优势仍是人才储备,其拥有武汉大学、华中科技大学等一流学府——相关数据显示,武汉拥有 130 万在校大学生,大部分在光谷。从发展互联网行业来看,这有利于大量本地毕业生和人才留存。

这正是当地政府当初大量引进 " 第二总部 " 的 " 野心 "。此前,武汉光谷互联网 + 办公室负责人就表示," 第二企业 " 并非终极目标,而是希望通过引入这些企业,为武汉带来、并培养人才后创立武汉自己的互联网企业。

" 在全国任何一个地方问,小米是哪里的?只会说小米是北京的。可是,小米在武汉已有一千多人,以后可能有一万人,一万人中如果出一个小雷军,这就是我们武汉自己本土孵化出来的企业。" 上述负责人说。

但对解封之后的武汉光谷、相关部门而言,要面对一个挑战——如何在目前经济大环境下,吸引更多的年轻人、中高端人才回归武汉,去进行互联网创业?又如何创业?

有当地产业园的负责人就说,愿意拿出最好的地段、最好的写字楼、最优惠的政策,最优质的服务,等待企业和创业者的到来——以此来看,对解封后的光谷政策、产业环境,人们有理由有不少期许。

无论如何,所有人都坚信,随着武汉 76 天之后的解封,一切都会慢慢变好。

如同当地一家 " 第二总部 " 负责人所说:" 过去几年,光谷发展一直飞速发展。我们相信,当疫情的挑战过去之后,光谷一定可以再次突飞猛进,成为名副其实的中国互联网‘第四极’。"

▲武汉复工的制造企业

来源:极点商业评论 刀疤姐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