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皓衣行》剧组发声抵制「代拍」,疫情下的窥私生意反而愈演愈烈

《皓衣行》剧组发声抵制「代拍」,疫情下的窥私生意反而愈演愈烈
2020年04月30日 11:25 砍柴网

来源 / 镜像娱乐

开拍不足一周,《皓衣行》就被“盯”上了。

为了拍到“绝美路透”,潜入拍摄现场的炮姐们出动了吊车、挖掘机。

4月29日上午,@皓衣行官微发声抵制代拍,指责大量代拍及私生闯入严重影响了剧组拍摄进度。下午时分,有消息传出拍摄片场的代拍们因“窃取商业机密”被警察带走。

疫情尚未结束,各行各业陆续复工,明星艺人也逐步恢复工作。和明星们同步开始“营业”的,还有饭圈代拍。

4月21日,时代少年团半公开行程遭粉丝围堵,拍摄场地外聚集了数十人。从出门到上车不过几步路的距离,带着口罩的偶像脚步匆匆,而“粉丝”们冒着聚众的风险围车、扒车窗,种种疯狂行径都只为能拍下“新鲜”的偶像。

也正是这群第一批复工的代拍中,有人开出了“1000元一张图”的天价。

代拍,奔波在追星最前线,有偿为站子或大粉供图,拍出的照片转发可以过百上千,却从来不被粉丝承认是饭圈的一员。

然而,无论粉丝如何看待,处在饭圈鄙视链末端的代拍,一定程度上延伸了粉丝经济的边界,已是粉丝经济产业链上的重要一环。

代拍利益链

牵扯出“一站式”粉丝经济

代拍是粉丝经济发展到一定阶段的产物。

在养成式追星的氛围下,内娱先后诞生了一大批为偶像应援的粉丝站。区别于明星后援会,这些站子规模较小,往往由1~3人自发创建并管理。个站的内容主要是发布偶像的照片,也会不定期组织应援活动。

对于个站而言,美图就是“核心竞争力”,高质量、未公开的偶像照片能帮助站子迅速涨粉,成为在特定粉丝圈子中有影响力的大站,随后迈向商业变现:发售实体PB(写真集)、定制周边盈利。

为了保证更新频率和独家照片,运营站子的站姐会奔赴前线跟拍偶像。起初,站姐们跟不到的行程会拜托在场的朋友代为拍摄,后来,代拍愈发常见,有偿为不能到场的站姐拍图,逐渐演变为一项饭圈“职业”,出现了专业代拍,代拍范围和地点也随之扩大,从偶像到演员,从机场到活动现场。

代拍成了一门规模不小的“生意”。微博的“卖图代拍”、“饭圈摄影”两个超话成为了联结买方与卖方的大本营,“卖图代拍”聚集了5406个粉丝,阅读量超过1300万,“饭圈摄影”阅读量也已超过891万。微信上各种代拍群层出不穷,而标注着“dp群禁截图”的群里,也充斥着形形色色的周边生意:微博/抖音涨粉业务、明星隐私爆料、剧组信息、应援设计、文案撰写……而发布这些信息的人往往备注“嘴严、脾气好、记性差”,似乎默认这就是职业守则。

花一块钱,就能进入5个这样的追星女孩“万能群”。

代拍一般分两种,一种是提前交定金预约,活动现场就能快速返图,价格较高,许多站姐会有固定合作的代拍;另一种是打包出售旧图,一张图大约在5~50元,根据数量、质量、艺人流量上下浮动,批量购买比单张便宜得多。

对于站姐而言,追一次活动一般需要路费、住宿费、交通费,严控粉丝进场的活动还要高价买黄牛票,成本高昂,而代拍明码标价,组图不超过千元,更加划算。例如,2019年,NINE PERCENT的品牌站台活动代拍价格是9张500元。

一位站姐透露,运营个站需要“人均微信100+代拍群”,代拍群的存在让站姐实现了“云开站”,无需花费过多精力,只要资金充足,通过线上交易就能从获取艺人身份证、机票信息到刷关、代拍、收图、出图、修图,最后发布,“一站式配齐”。

疫情+选秀

将“代拍”推向高潮

4月21日站姐出价的1000元一张图,代表着目前代拍业内的最高水平。

而这个“天价”并不意味着图片质量有多高,开价高在于其独家性和稀有程度。

疫情期间,剧组停工、综艺“云录制”,行业按下暂停键,明星也大幅度降低曝光,但粉丝的思念只增不减,代拍行业因此更加火热。相较往常,代拍价格明显上涨。

4月21日活动当天,时代少年团组合成员的粉丝站都发布了艺人上下班图,其中几张不同成员的照片均为同一角度、同一色调,大概率出自同一位代拍。

这几张代拍冒着生命危险拍摄的独家图片,虽然质量并不算上乘,甚至存在虚焦、过曝等现象,但还是收获了四位数的转发、点赞数。能在短短几秒内拍到正脸,已经能满足大多数站姐的需求了。为了抢到照片,站姐不惜哄抬物价,打出“1000内收一张”、“2000内收”的高价。

值得一提的是,时代峰峻明令禁止粉丝个站出售带有旗下艺人照片的PB,因此高价收图的站姐,不能靠这些独家图片出PB“回血”,完全是“为爱发电”,出于个人需要。

而预订“今夏爆款”的《皓衣行》“飞云系”CP,则让代拍们看到了“喜提海景房”的好机会。参照“博君一肖”CP站的收益,一套PB特典含邮费需170元,销量保密,但公开可查询的订单有4387份,发售一次性收入约75万元。

图源见水印

“云追星”、代拍虽然不是疫情期的产物,但确实在疫情+选秀的时间重叠下如火如荼。

2018年,国内两档选秀综艺的爆红催熟了代拍行业。此后,选秀节目的人气选手都曾在机场、活动现场流出代拍图。无论是严禁携带相机进入的公演现场,还是限制人数的媒体专访,都有“神通广大”的站姐能在第一时间出图。

1月初,2020年第一档选秀节目进入录制阶段,代拍们瞄准机会、蹲点长隆,即便节目禁止拍摄的情况下,依然有大量选手上下班图流出。

随着另一档选秀节目进入预热待播阶段,代拍也开始“押注”人气选手,自2019年末开始跟拍、握有人气选手刘梦大量图包的一位代拍S,拒绝透露具体价格,只是直言“贵”。

饭圈“周边业务”

逐渐呈现内娱特色

在韩国,粉丝最看重偶像回归期的应援,希望让偶像拿下打歌节目的一位。而韩国打歌节目通常根据专辑销量、MV油管播放量、音源、投票进行统计排名。在打歌节目录制地的楼下,也聚集着大量带有专业摄影设备的粉丝。

从日韩舶来的偶像文化、粉丝经济,逐渐向内娱特色化的方向发展。

打榜、投票与内娱无异,而国内代拍的发展已经领先韩娱。韩国站姐普遍先发布预览图,即直接拍摄相机屏幕,部分照片会直接放在PB里发售,很少像国内站姐一样“高清直出”。能保证即时出图,且都是精修,代拍的产业化功不可没。

同时,两边都存在非理性代拍情况,但国内近几年愈加严重。

邓超元抵达上海虹桥机场时,由于聚集的粉丝太多,现场秩序太差,#虹桥机场玻璃被粉丝挤碎#登上热搜;王晨艺也曾在个人微博公开指责粉丝、代拍围堵扰乱公共秩序:“很感谢你们愿意来拍我,但还是那个问题,每个人都有义务去维持公共秩序。不是因为你要拍照,全世界都要为你让道。”

屏幕前的真粉丝们一边感叹偶像“实红”,疯狂转发上下班图增添热度,一边苛责代拍的恶行,认为是只图利益的代拍在偶像面前胡作非为,扰乱了现场秩序。荒谬之处在于,站姐和代拍的边界,非常模糊。

“站姐肯定是要比代拍多的。代拍和站姐不好区分,看疯狂程度吧,代拍爱钱但惜命。”回想起4月21日的拥堵情况,在场的一位男代拍用了“一言难尽”四个字。

职业代拍与站姐“顺手代拍”是两回事。如粉丝所言,“职业代拍没有心”,拍照只为赚钱,而兼职代拍的粉丝,相较之下业务能力,更强一些,代拍也基本是为了“赚个奶茶钱”。最近在接国内某选秀综艺节目代拍业务的一位微博千粉博主就直接表明:“给钱都是我宝贝,带着感情去拍。带话带礼物带信都可,现场表演哭戏都可以。”

进一步是圈内追捧的前线炮姐,退一步是被粉丝排挤、边缘化的代拍,摇摆之间,粉丝经济的边界也不断被拓展。国内千亿级偶像经济市场内,代拍兴起了,下一个会是代修吗?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