荔枝亏损扩大的背后,业务模式堪忧

荔枝亏损扩大的背后,业务模式堪忧
2020年05月26日 23:36 砍柴网

来源 / 财经江湖

2020年伴随着疫情的到来,对各行各业都带来了巨大的影响,但催生着“宅经济”的发展,许多线上行业也得以迅速发展。

2020年5月22日,荔枝FM公布了2020年第一季度财报,受疫情影响,在线音频行业得到增长,荔枝也不例外。财报显示,2020年一季度,荔枝月活跃用户增长至5450万,付费用户达到45.03万,同比增长60%,付费用户和月活跃用户数双双创历史新高。

整体来看,荔枝2020年第一季度净营收为3.703亿元人民币(约合5230万美元),与去年同期的2.616亿元相比增长42%,上一季度为3.653亿元。荔枝第一季度净营收超出公司此前业绩指引区间的上限。但亏损也在继续扩大,第一季度荔枝净亏损为4820万元人民币(约合680万美元),与去年同期的净亏损1140万元相比扩大3.22倍,而上一季度的净亏损为2900万元。

盈利模式较为单一,自身造血能力弱

目前音频产业主要包括两种运营模式:一种是以荔枝为代表的UGC(用户产生内容),另一种是以喜马拉雅为代表的PGC(专业机构产生内容)。荔枝自始至终坚持了“UGC”内容创作模式,推广了网络音频直播,主播与平台共享用户的打赏赞助,实现粉丝经济的变现。

荔枝FM作为国内UGC音频社区和互动音频娱乐平台,显然商业模式让业务更具有成本效益,庞大的播客用户群可以将流量引向平台的音频娱乐活动,从而降低用户获取成本。但这样的好处是,平台不需要为内容的生产支付高昂的费用,又可以获取流量,用户粘性也相对较好。

正是由于用户成本较低,所以用户变现也不会很高,与其它在线音频平台相比,其平台上的大部分内容都是免费试听的,仅有2%的用户会为内容或者广告付费。

荔枝自2016年起开通了“直播功能”,直播模式的开启,给荔枝带来了极大的用户数和营收,但是也带来巨大的发展局限。用户购买的虚拟物给荔枝带来了主要的收入,但是在播客、广告业务占比却很少。

2020年第一季度荔枝音频娱乐营收达3.664亿元,而播客、广告和其它营收仅为380万元,业务模式非常单一。这就意味着,荔枝的营业收入与平台的用户规模高度绑定,一旦荔枝平台的用户进入缓慢增长阶段,公司的营收就会面临增长停滞的风险。

财经江湖认为,与其它在线音频平台模式上相比,荔枝FM创新是一大新的突破口,但模式的可行性需要市场效应的验证,荔枝选择了UGC模式,但是这种模式对于激发用户的付费意愿还存在诸多的不确定性。

因此看来,目前在“宅经济”的背景下,荔枝FM的处境也是较为不利,如何真正的做到可持续和突破,能够让用户模式更多的变现,成为了荔枝目前所需考虑的问题。

业务模式单一,在线音频竞争大

如今,在线音频市场早已形成了喜马拉雅、荔枝、蜻蜓FM三足鼎立的局面。

荔枝虽然是行业内第一个采用直播模式的,但其技术门槛并不高且很容易被模仿。不仅直接竞争对手喜马拉雅和蜻蜓FM开发了直播模块,就连网易云音乐也依托强大的流量优势进军这一领域。

荔枝不仅竞争压力大,而且屡踩红线。在2019年荔枝曾有两次被迫下架,第一次是在6月至7月,由于荔枝存在着擦边球等内容,在各大应用商店中荔枝APP下架一个月左右;第二次荔枝违反了苹果的软件政策,又在苹果应用商店中下架将近一个月。

对于同行业及其它行业的迸发,业务模式单一的荔枝显得稍显逊色,强大的市场竞争下需要加强多方位的创想,单一的模式只会慢慢影响市场核心竞争力。

财经江湖认为,在多变的市场竞争下,一成不变的商业模式难以完胜,让人不禁荔枝FM堪忧,其实我们也不难看出,荔枝的局限性还是比较狭窄,如何让用户变现,会成为目前荔枝遇到的一大难题。

在众多竞争对手的不断创新下,荔枝的市场份额也不断被取代,其UGC对用户的依赖性过高,低成本的用户成本能否带来高利润回报,从其连续的亏损中也不难看出模式堪忧。市场的多样化与竞争对手的不断创新,荔枝能否站稳脚步,答案已然分晓。

财经江湖,混迹在财经江湖的从业者,做财经评论的领跑者!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