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外卖“包工头” IPO,市值 70 亿,获李彦宏孙正义投资

中国外卖“包工头” IPO,市值 70 亿,获李彦宏孙正义投资
2020年07月11日 20:45 砍柴网

去年,1996 年出生的董敏跟随家人北漂,成为中国数百万名骑手之一。一年多来,他以电驴为骑,跟从手机上一方小小的弹窗指令,每天将起码 60 杯星巴克咖啡,送到大大小小的写字楼里。每单平均只需 26 分钟。

虽然用的是饿了么的平台,但董敏的东家其实是趣活

" 趣活 " 这个名字对大多数人来说很陌生,但很多与你我日常生活交集颇多的工作者:外卖送餐员、网约车司机、保洁家政阿姨、共享单车调配员等等,都可能来自这家公司。

招股书显示,趣活服务的客户有饿了么、美团、滴滴、KFC、必胜客等,截至 2019 年底,其平台月活跃劳动者人数超过 4 万人,是国内最大的劳动力运营解决方案平台。简单来说,这家 2012 年成立的公司更像个劳动力的 " 包工头 "。

这里科普下,当你打开饿了么或美团时,给你送外卖的可能是专送骑手也可能是兼职骑手。专送骑手除了来自饿了么或美团的自建团队,还可能来自趣活等劳动力运营解决方案平台;而兼职骑手则通过饿了么或美团的众包平台服务。此外,还有点我达、UU 跑腿、闪送等兼职众包平台。

8 年过去,趣活扎根少有人知晓的 to B 市场,成长为一家年营收超 20 亿元的公司,并在 7 月 10 日当天登陆纳斯达克

下午 3 点,送完当天最后一单,董敏在饿了么骑士端 APP 点下 " 已送达 ",将电动车停到家里。" 稍微准备了一下 ",董敏乘地铁奔赴 17 公里外的云敲钟现场——他是趣活上市的其中一名敲钟人。

9 点,铜锣一响,趣活正式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截至发稿,趣活股价上涨 109%,为 20.9 美金 / 股,市值 10.72 亿美金(约 70 亿人民币)。

中国外卖小哥 " 包工头 "

下午 4 点前,董敏还不知道敲钟仪式的具体时间,也不清楚为什么自己就成了趣活的敲钟人。他不善言辞,成为骑手前在宁波做销售," 干得很压抑 "。

有朋友向他推荐了蓝骑士这份工作," 就因为门槛低、自由、收入相对稳定 ",董敏成了名全职蓝骑士——熟人拉熟人,这是趣活上绝大部分骑手的来源。趣活招股书显示,平台上 74% 的劳动者由之前的劳动者介绍而来。

这使得趣活不需要像其他劳动力方案解决平台那样,在 58 同城等招聘网站上发布正式招聘信息。除了熟人介绍,趣活还会在小哥的外卖箱印上应聘方式。

微博上关于趣活招聘骑手的最近一条信息来自 2015 年,也是一则帮 " 哥们 " 招聘的启事。

像董敏这样的骑手,趣活一共有 4 万名,覆盖 26 个省,73 座城市。

作为 " 劳动力运营解决方案平台 ",趣活的角色,相当于平台和消费者连接的桥梁。帮饿了么、美团等平台调配劳动力,并将平台的服务和商品传递给用户。

虽然 4 万人的规模不算大,和 " 兼职众包跑腿平台 "" 点我达 "300 多万骑手的数字差距很大。但两者是完全不同的概念。

董敏是一名饿了么专送骑手,每天工作稳定,朝 7 晚 5。

早上,骑手们在站点内列队开会,由趣活的片区站长统计人数、调度考勤。送餐的行动路线就交给饿了么的智能调度平台。人是趣活的人,穿的是饿了么的蓝骑士服。

每个月,董敏能拿到一笔万元左右的工资,由底薪 + 以单子数量结算的佣金构成。另外,趣活会给骑手们上二险一金(意外险和雇主险)。董敏说,到手的钱跟平台自有的骑手没什么差别。

兼职骑手就不太一样,有一份工作,但收入不高,打些零工补贴家用。他们可以下载任意一个跑腿 APP,进行人脸识别、上传健康证后,就可以 24 小时接单。人在哪里,附近的单子就会弹出来。跑完一单就会有一单佣金,由距离决定佣金高低,工资日结。

饿了么的相关负责人对「电商在线」表示,目前饿了么的众包骑手和专送骑手使用的是不同 APP,订单系统自动识别骑士身份。而商家则在使用配送服务,可以指定选择专送或众包骑手。

赚的是辛苦钱

趣活的诞生,是物流行业老兵们扎根行业,发现机会的产物。

2012 年,正值国内到家 O2O 业务的风口。此时,饿了么已成立 3 年,订餐平台美餐网和开吃吧出生一年,但阿里淘点点(如今的口碑)、美团和百度都还未入局外卖领域。场景热闹又混乱。

就职于 DHL 国际物流公司的三位创始人俞阳、杨树轶和巴朕对物流行业内的各种商业模式进行考察后,认为餐饮外卖、生鲜电商会是电商领域的新热点,只是国内还没有出现配套物流的企业。

于是,他们共同成立趣活,一年后推出 " 趣活美食送 " 的服务。从名字就能看出,这公司一开始就直奔餐饮外卖而去。几年间,趣活已经成为一家 " 相当能打 " 的公司:招股书显示,就订单数量和营收来看,超过接下来三名市场参与者的总和。2019 年,其营收达到 20.56 亿元。

但成立 8 年,趣活还是亏损状态:2017 年、2018 年、2019 年净亏损分别为 1397 万元、4429 万元、1345 万元。

当前的亏损并不是看一家公司增长潜力的最关键因素,目前趣活最大的问题,在于相对单一的业务结构,以及外卖业务的低毛利。

2017 年之后,趣活增加了网约车司机、共享单车运维专员、家政保洁人员等人员种类,但骑手依旧贡献了绝大部分营收。2019 年,趣活营收 20.6 亿元,其中即时餐饮配送业务占比 98.6%。可以将目前的趣活简单理解为一家骑手外包公司。

不过,趣活的业务很可能跟随外卖平台业务的多元化变得更多样。美团的 " 无边界业务 ",以及 7 月 10 日宣布正式升级后的饿了么,都在开展除了餐饮外卖之外更多业务。

但外卖始终是个低毛利的劳动密集型行业——这个行业的成本很难随着规模扩大而迅速降下来。订单增加,骑手需要相应增加,管理费用和人力成本都会水涨船高。

2019 年,趣活支付给骑手和管理人员的服务费占比达到 84.5%。

同样由骑手组成的上市公司达达,在今年 6 月上市的招股书中披露:它在过去三年亏损累计 52 亿元,而占据成本 95% 左右的就是给骑手付的 " 报酬和激励 "。

「电商在线」按照趣活披露的月均订单量粗略计算,大致算出 2019 年的年订单量为 3.5 亿笔,结合其 2019 年实现的毛利润 1.6 亿元,可以得出,目前骑手每送出一单,趣活才挣 4.5 毛钱。

组建一支骑手团队的高成本,正是美团、饿了么等将外卖业务外包给趣活等第三方平台原因。趣活披露的数据显示,2018 年,即时餐饮配送业务客户每单能节约 40% 的运营成本。

美团的外卖业务向来以 " 低毛利 " 出名,2019 年第四季度,其外卖业务毛利率仅 17.7%,而对营收占比不高的到店及酒旅,毛利率高达 88%。但美团依旧花大钱养着一批骑手,无非是在激烈竞争下,守着护城河的举动。

李彦宏孙正义青睐 " 灵活用工 "

趣活选择在这个时候 IPO,多少有特殊时期的推动。在招股书中,它强调自己是一种灵活用工的工作方式。

疫情期间各个社会环节的停摆,让外卖骑手成了当中为数不少还能 " 动起来 " 的环节。疫情后,尚未回归的工作岗位和不少人所剩无几的存款,也让骑手等灵活用工方式成为很多人过渡时期的选择。

7 月 10 日饿了么升级发布会上,饿了么 CEO 昆阳表示,仅疫情期间,注册蓝骑士数量累计增加 120 万人。因为订单数量增加,兼职骑士平均每月多挣 2900 元补贴家用。

美国曾经历过的繁荣也常被用来比照当下中国灵活用工行业的发展。

100 多年前,美国 Samuel Workman 公司首创了人才租赁模式。随后数十年,企业调用或租借劳动力的模式出现在各个垂直领域:譬如成立于 1969 年的外包公司 C&A Industries 目前是全美最大的医护人员外包公司,以及针对技术、财会领域的员工外包公司 Kforce,还有专门针对女性劳动人群的公司 The Mom Project。

不过行业历史悠久又成熟细分的美国老大哥,并没有发展出外卖骑手的外包公司。占据美国外卖市场最大份额的 Grubhub,一开始只是个撮合商家和用户的平台,由商家自行配送,Grubhub 从平台交易中抽取佣金。疫情期间表现十分亮眼的外送平台 DoorDash 和 Postmates 则是自建配送人员队伍。

行业是光明的,趣活也是特殊的。在一众兼职外卖平台中,点我达被阿里收购,达达和京东绑定在一块,美团众包则属于美团,每个人都有一条大腿。而趣活似乎还没有到 " 选边站 " 的地步,它为两个打得激烈的外卖平台同时提供服务,背后的最大机构投资方是持股 12.24% 的百度,软银中国和锴明资本分别持股 11.67% 和 7.44%。

在中国互联网史中,外卖一定是征战最为激烈的领域之一。

曾经与饿了么在校园市场厮杀的 " 开吃吧 " 成立于 2011 年,在 2015 年被后来者 " 外卖超人 " 收购。同时期成立的美餐网虽然还活着,但知道它的人为数不多。就连曾经作为 " 外卖四巨头 " 之一的百度外卖,也于 2017 年被饿了么并购。

外卖公司们分合激斗,如今大家只知饿了么和美团。

2015 年接受媒体采访时,俞阳说," 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不一定等得到螃蟹熟的那一刻。"

吃到熟螃蟹的人,或许也并不一定是蒸螃蟹的人。

骑手平台起家的达达,因为野心外露做起外卖平台,激怒大客户美团和饿了么。而后达达转投京东门下,避开外卖红海,如今成了第一个独立上市的即时物流和同城零售平台。

趣活没有直接杀入外卖行业,而是作为后方输送弹药的人,伴随外卖行业起步,也吃到了外卖行业的红利。

但目前,整个外包骑手市场以地域划分,极其分散。趣活目前的订单量和营收,占据市场份额第一,但占有率分别为 3.8% 和 4.2%;4 万活跃劳动者相比饿了么和美团的百万骑手大军,也只是个位数。

行业尚未出现集中的巨头,说明它依旧处在发展初期。第一家骑手包工头上市,之后的市场格局将如何变化呢?

来源:电商在线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