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被日本人打残到万亿芯片霸主,英特尔全靠这笔6万元的买卖

从被日本人打残到万亿芯片霸主,英特尔全靠这笔6万元的买卖
2021年01月25日 18:06 华商韬略

文| 华商韬略 斯钦

  “日本人太可怕了!整栋大楼的人都在研究存储器。在研究16K存储器的楼上,是研究64K存储器的人;在楼上,则是研究256K的人。”

  1976年,由日本通产省牵头,凭借官方主导的产学研一体化模式,仅不到十年,日本就掌握了全球存储芯片的市场主导权。

上个世纪80年代,咄咄逼人的日本存储器产业,让英特尔公司遭遇空前的危机。

 据说当时一个日本销售员的备忘录上,会写这样一段话:

“定价永远要比英特尔、AMD低10%。如果他们重新开价,你们就再降10%,坚持最低就是胜利。”

  日企的价格战,让英特尔存储芯片的市场占有率一路暴跌到了20%以下。1984年,英特尔业绩出现溃堤般的全面下滑。

生存还是毁灭,对于当时的英特尔来说,确实是个问题。

  1985年的一天,当英特尔高层正意志消沉地坐在一起开会时,时任英特尔总裁的安迪·葛洛夫问戈登·摩尔:

  “如果我们被踢出董事会,他们找个新的首席执行官,你认为他会采取什么行动?”

  戈登回答:“他会放弃存储器的生意。”

  此时,安迪·葛洛夫说:“既然这样,你我为什么不自己动手?”

  于是,安迪·葛洛夫花了几个月的时间说服英特尔的管理层,放弃存储器业务。以壮士断腕的勇气,推动了英特尔的业务转型,改组整个公司,全面拥抱新业务。

值得一提的是,拯救英特尔并让公司名声大振的微处理器业务,当初还是源自一笔日本企业的生意。

因设计4004芯片,霍夫被《经济学人》评为“第二次大战以来最有影响力的7位科学家之一”。

  上世纪60年代,日本商事找英特尔设计芯片,设计师霍夫交出了4004微处理器。但由于制造工艺的问题,迟迟无法交货。此后,日本商事因为之前订单价格不划算,打算放弃这个微处理的所有权。

另一边,设计者霍夫早已意识到这个产品的未来价值,便建议英特尔公司以60000美元代价换回微处理器设计的所有权。

  当时,日本商事正在和竞争对手陷入价格苦战,6万美元这是一笔不小的数字,几乎可以改变战局。不假思索后,愚蠢的商事公司就同意了英特尔的请求,放弃它对4004型芯片的独享权。

有人说,这是美国人对日本来了一次科技版的“偷袭珍珠港”。

随着80年代个人电脑的兴起,英特尔的微处理器业务得以实现乘势起飞,成为芯片霸主。

  如今没人记得日本商事,但全世界都知道英特尔。

安迪·葛洛夫曾说:“糟糕的公司会在危机中倒下,优秀的公司会从危机中挺过来,伟大的公司会从危机中变得更强。”

  当下有不少公司,都在危机中变得更加强大。

1月21日,“真快乐”APP抢先版正式运营暨国美零售集团战略发布会在北京召开。其中,如何解读“新国美”是这次发布会的核心议题之一。

  时代的发展,总会涌现新的赛道和机会。能否把握着如今社交电商的风口,接下来就要看国美的了。

也许国美,也会上演如英特尔般的逆袭。

  2020年各行各业都发生了巨大的转变,对于零售尤甚,我们终于知道:又一个节点来了。

  供应链管理能力、品牌资产等方面积淀,足以让国美成为新时代不可忽视的角色。

“真快乐”App的出现,显示国美已经抓住先机,又要踏上新节点,开启一个新时代了。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