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困扰着所有人的、暗戳戳的“就业歧视”

那些困扰着所有人的、暗戳戳的“就业歧视”
2024年03月03日 15:00 虎嗅APP

出品|虎嗅ESG组

作者|胡巍

头图|视觉中国

本文是#ESG进步观察#系列第072篇文章

本次观察关键词:就业,歧视

小杨,将满30岁,女,单身;老杨,已满37岁,男,已婚。在过去的半年,他们投了无数份求职简历,大多石沉大海,也有的功亏一篑。

错过了金九银十,他们希望转机出现在这个春天。

对于大学生,春招可能是毕业前最后一次好机会。对于小杨、老杨,半年的求职经历让他们身心疲惫,春招也可能是他们最后一搏。

“再不行,就只能创业了。”小杨说的创业,可能只是买台车去开滴滴,尽管驾龄一年的要求她也没达到。作为女性,开滴滴的想法有时让一些人意外。“我说吧,这就是性别歧视。”

对于求职不顺的人,或多或少都觉得自己受到过歧视。老杨所面对的可能是年龄偏大,他夸口说:“31岁那年,总共投了3份简历,每一份都拿到了录取通知。”

被人歧视,也歧视别人

“我们充分尊重和维护员工权益,坚决杜绝针对性别、地域、年龄、种族、宗教和孕残等任何形式的歧视、骚扰或威胁行为,同时严格实行所有正式员工同工同酬规定。”这是京东去年ESG(环境、社会责任、治理)报告中的一段话。如果搜集更多,会发现几乎所有上市公司的ESG报告中都有这么一段,有的甚至每个字都一样。

“ESG是一种世界通用语言,这是固定套路,他们必须这么说。”一位学者评价。

但把年龄作为招聘标准,很多企业却毫不避讳。以京东官网2月21日发布的招聘广告为例,在吉林、陕西、黑龙江等多地招聘的客户经理岗位,均提出了年龄要求。有意思的是,一模一样的岗位职责,在陕西和吉林要求35岁以下,在黑龙江却要求40岁以下。如果再仔细查阅更多招聘岗位,工作地点在北京的很少会标注年龄要求。

企业招聘广告截图显示:同一天公布的同一岗位,仅仅工作地点不同,在年龄限制方面就出现了不同。

“所以如何判断年龄与工作能力的关联呢?年龄是可靠的标尺吗?”老杨说,“即便没有标注年龄,有没有可能仅仅是没有标注而已?”

有可能!一家国企的高管私下告诉虎嗅,其在拿到面试者简历前,手下已把年龄35岁以上的求职者简历初筛掉了,尽管招聘广告没有提年龄限制。

“‘同工同酬’也是做不到的。”老杨至少应聘过两家互联网大厂,成功通过数轮笔试、面试,却在薪资谈判这最后一关被卡住。“很多大厂薪资都是在你过去半年或一年的平均月收入基础上增加30%,所以同一个岗位,不同人的薪资是不同的。如果你从三四线城市来北京求职,就会很不利,而且很多企业不许员工互相打听薪水。”

老杨身上还有个罕见特征,他曾经的工作可以获得灰色收入,“但如果收受红包、礼品,工作质量就会大打折扣”。为了做好工作,也怀着一点理想主义情怀,老杨在过去的十年一直忍受清贫,这也使他的一些工作成果受到业界高度评价。

但跨行业求职时,银行流水账单让他羞愧。“有一份工作,即使在我原有收入基础上加多100%,也没有达到招聘广告中开出的最低工资。人力部门甚至觉得我能力低下,尽管我已经完全通过了业务部门的笔试、面试。可我是为了保证工作质量才不去收红包的,过去就有人觉得我是怪胎,现在又成了求职的短板。”

不到30岁的小杨也怀疑自己受到了年龄歧视,被贴上“大龄单身女青年”的标签。在面试中,她几乎总被问到婚姻状况,在回答“未婚”以后又被问到有没有男朋友。她一度不知道怎么回答,因为网上一些人建议答“有”,另一些人则建议答“无”。

一位猎头告诉虎嗅,女性的年龄和婚恋状况的确是招聘方会关注的。“企业可不想你一入职就休婚假,更不希望你马上休产假。但如果你已婚已育,最好是孩子都上高中了,那优势就很大。”

小杨找到了终极解决方案,声称自己是丁克。“说着说着我自己都信了。”

但还有一个问题不能靠撒谎解决,北京很多事业单位在面向社会招聘时,注明需要北京户口。“怎么,北京户口也是一种能力?有北京户口就能上清华北大?”名校毕业的小杨很不服气。

但她自己也在歧视别人——学历歧视。

歧视浪费人力资源

除了年龄、性别、户口、薪资、学历,还有相貌、性取向、残疾、城乡等等,在国内就业市场,似乎总有一款歧视适合你。

一个人的某些特征与工作不相关,不影响工作绩效,却被区别对待,就可以认为是受到了歧视。”北京师范大学经济与工商管理学院副教授、人力资源管理系主任许志星说,“例如年龄和性别等因素,可能不影响工作效率,甚至有时还提高效率,仅仅因为偏见,就把人才淘汰了,造成了人力资源的极大浪费。”

文菲(化名)是一家外资猎头公司的资深顾问,其公司的服务对象也几乎全是外企。她认为,年龄不是一把准确的尺子,“我们确实会关注工作经验,而年龄大的人反而可能更丰富。”

至晚在清末民初,中国社会就有一种“青年崇拜”。鲁迅虽然关心并帮助了很多年轻人,却对青年崇拜保持警惕。可惜他的观念不像梁启超的《少年中国说》那样流行。

一位退休的外企高管认为,人们误会了年轻的概念。“不是年轻人设计了更新的产品,而是新产品更容易被他们接受,因而销量很好。年轻人未必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但年轻过的中年或老年人能意识到自己曾想得到什么。”

的确有事例可以支持这种说法:第一代iPhone手机上市时,乔布斯已经52岁,但智能手机的第一批用户主要是年轻人,很多果粉可能只有22岁。再比如,一个时尚优雅的年轻女士,其所青睐的某款奢侈品,很可能是卡尔·拉格斐在他80岁那年设计的。

2018年5月3日,法国巴黎,卡尔·拉格斐亮相香奈儿 2018/19早春度假系列发布会。

消费主义的特征之一是,产品可能不是为了满足某种既有需求,而是这个产品被生产出来后,人们产生的这种需求。在消费主义时代,一些深谙人性的中老年人,可能很擅长抓住使人上瘾的G点。

文菲还告诉虎嗅,性别歧视也是没道理的。“女性在职场上可能有特定优势,比如沟通、语言能力。她们有某种亲和力,人们对女性的防范心理可能没那么重。”

她介绍,一些客户在看完简历后,会特意问猎头公司还有没有更多女性候选人。“尤其是欧洲企业,他们对管理层的女性比例有要求,希望至少能够超过一个最低比例。”这种情况可能与女性特质有关,也可能与欧洲的社会思潮,或者法律要求有关。

许志星指出:“生育人口让全社会都受益,但女性却承担了更多责任。有些企业不愿聘用女性,一个原因是必须给她们放产假。但如果让男性承担同样的养育责任,规定他们也必须休产假,企业是不是会减少对女性的歧视呢?让企业承担一部分责任,政府又补贴一下企业,成本摊薄给全社会,负担就不那么明显了。”

歧视女性更可能是一种短视行为。文菲表示,猎头和他们服务的外企都深知人才难得。“带薪产假始终是一时的,对于企业,付出一点时间和薪资成本是值得的。”

歧视不会轻易退场

“歧视既可能是企业的被动选择,也可能是主动选择,前者是政策导致的,后者受市场因素的影响。”北京师范大学经济与工商管理学院副教授、经济系主任许敏波说。

在他看来,政策导致的歧视最不应该出现。“过去一些城市为了提高本市居民就业率,要求企业必须招聘多少本地户籍人士。其实企业也不愿意,有可能提高用工成本,但没办法。这类歧视违背经济规律,只要废除政策就好。”

许敏波告诉虎嗅,如果歧视是企业的自主选择,某种意义上符合经济规律,因而很难清除

例如学历歧视——虽然学历不等于能力,但在统计概率上,学历更高、毕业院校知名度更高,的确更可能胜任某些岗位。“通过筛选学历,企业可能降低人才选拔的成本。”

再比如相貌歧视。许敏波指出:“空姐招聘偏好外貌条件更好的人,严格意义上讲,是一种偏好性歧视。但在一个竞争性行业,有可能提高航司的市场竞争力。”

女性容易成为性别和相貌歧视的双重受害者。尤其中国社会不太强调政治正确,“颜值即正义”这样的流行语可以公开传播。其对经济的促进作用,可能是推动了医美产业的做大做强,但负面作用是导致劳动力市场上的资源错配。

许志星说:“从近年情况看,空姐的外在形象已经不像二十年前那么突出了,而是越来越注重服务技能。说不定再过一些年,我们也能看到像欧洲航班上那样年龄偏大、相貌普通,但作业更加熟练的空姐。”

他进一步解释:“劳动力市场也是市场。二三十年前,在劳动力供过于求的情况下,雇主的选择空间很大。反过来,在今天老龄化、少子化的背景下,人力资源的价值越来越高,那些不影响工作绩效的标签会被撕掉,歧视也就越来越少。”

国内某人力资源公司招聘广告截图显示,其为一家司法机关招聘文员时,要求年龄在22至35岁之间,且五官端正,但岗位职责并不涉及提供窗口服务,很难看出年龄、相貌与工作存在关联。

可市场失灵怎么办?爱美是人的天性,即便文菲也承认,“长相好的人会吃香”。但多少可以做些努力,她所供职的外资猎头公司引入了一种西方经验,简历上不贴照片——这在很多欧洲国家是惯例,就像中国有贴照片的惯例。

很多人怀疑这只会浮于表面,就像上市公司不会履行他们反年龄歧视的承诺,就像法律也经常沦为摆设。

但口号多少可以唤醒意识。

本质上,以营利为目的的企业,也不愿受求职者的外表影响。许敏波说:“如果不贴照片,相貌普通的求职者进入面试环节的障碍就会减少。当面交流,其精神风貌更容易展示出来,部分抵消了相貌的影响。”

一位不愿具名的法学教授表示,执法有提升空间,立法也更应倾向弱势群体,但只要法律存在,就有价值导向作用

他强调,要落实法律,较真的人和法律缺一不可。2002年1月,四川大学法学院学生蒋韬将中国人民银行成都分行告上法庭,理由是该行招聘要求“男性身高168厘米,女性身高155厘米以上”。此案被称为“中国宪法平等权第一案”,蒋韬虽然败诉,“但身高要求已经很少出现在招聘广告中”。

这位教授还认为:“较真的人不能太多,太多了社会容易乱套。但在国内,整体上对他们还是不够友善,事不关己的时候,人们不太喜欢较真的人。所以当反歧视的人遇到阻力时,法律至少提供了一些依据和保护。”

当年困住蒋韬的身高限制,像极了当下公务员招考的年龄限制。有观点认为,每一种歧视的消除都很难,而放宽考编年龄限制,很可能是可行性较高的了。

更何况,政府表率的方向,既可以是反歧视的,也可以是歧视的。

感谢您的阅读。ESG从业者或对此有兴趣的研究者、投资者,欢迎扫描下面二维码,申请加入我们社群。

财经自媒体联盟更多自媒体作者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