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大V石扉客怒轰滴滴:我会慢慢跟你们磕,走着瞧

知名大V石扉客怒轰滴滴:我会慢慢跟你们磕,走着瞧
2019年08月21日 21:59 直面传媒

让人不省心的滴滴又惹事了。

自8也15日开始,知名媒体人石扉客连发数条长篇微博炮轰滴滴不靠谱。

至今还在置顶的,发于8月15日的微博说:昨晚两位朋友贵州飞上海,航班到达时间是零点左右,我有应酬酒局,没法自己去接机,就提前两天预订了滴滴的礼橙专车接机服务,留的乘客电话,希望把他们稳稳当当地从浦东机场送到酒店。

今早起来,发现手机上没有派车和扣款记录等任何信息,顿觉奇怪,稍晚再问那两位朋友才知道,他们飞机落地后接到95066电话,说原来的车子没了要重新安排,几分钟后又来电说没车,你们自己解决吧。这两位朋友只好自己想办法折腾了半宿才从机场赶到酒店。

石扉客觉得很对不起两位朋友,害得两位年过半百的朋友半夜三更在浦东机场没头苍蝇似的找车,我完全没尽到朋友之责和地主之谊,还没法弥补。

石扉客说:两位朋友本来要自己订神州或者首汽,还是我跟他们说滴滴靠谱,主动来帮他们订的滴滴专车,因为我自己是滴滴特别是礼橙专车的重度用户,每年都在一两万费用以上。结果出这样的破事儿就算了,我自己还完全不知情(当时告诉我的话,我还能马上安排补救措施接机)。滴滴不但连一条短信一个电话都不给我打,95066还告诉朋友没车是因为航班晚点了,其实航班是准点到达的!

我现在打开滴滴应用后台,这条订单也无影无踪,要不是滴滴系统此前给我朋友发过用车确认信息,我简直要怀疑我从来没在滴滴订过车。

一天后即8月16日,石扉客再度发文痛批滴滴客服不专业:昨晚快八点,终于接到 @滴滴出行 95066电话,工号65343,啰嗦一大串不得要领,完全没有实质性内容,我无奈之下把电话挂了。

石扉客提出了三个要求:认真核查以下问题,搞清楚原因;诚恳向两位乘车人和我道歉;及时作出善后方案。

石扉客称:实话说,作为一个长期支持网约车的重度用户,我无意与滴滴为敌,也完全不是财大气粗的巨无霸级互联网公司的对手,我只想看看 @滴滴出行 有无起码的诚意对待自己的用户。

很遗憾,到现在为止,距离我下单预订这个滴滴礼橙专车的接机服务已快三天了,滴滴仍然没有对以上四个问题的真相有最起码的解释,滴滴的客服至今连一个了解情况的电话都没给我那两位半夜被仍在浦东机场的朋友打过,更别说哪怕是装模做样的致歉了。

《1号时务局》注意到,石扉客@柳青-滴滴 如何看待自己公司的效率问题。并表示:真不希望 @滴滴出行 最终沦为一家没有价值观的公司。

一周后的8月21日,即是今天,石扉客再次祭文怒批滴滴,表达了自己的愤怒和失望。

文章说:实话讲,这事不算大,但很让我生气,更让我生气的是事发整整一周了,从头到尾,滴滴除了用95066给我来过一次电话问情况之外,再无任何动作,既没有对我提出的四个问题有过任何解释和说明,更谈不上道歉和善后。只有两条短信以及 @滴滴出行客服 的两条私信。这些短信和私信都是系统自动发送,看不到人的影子,看不到人味儿,更看不到任何实质性内容,只有各种程序性的推诿——可能他们觉得这事儿就完了哈。

石扉客再次@柳青-滴滴 说:柳总啊,我知道这是滴滴惯常做法,拖字诀嘛,一拖两拖事儿就拖没了。我也知道你滴滴公司财大气粗,小用户耗不起时间和精力跟你斗。

不过,我不着急,咱们慢慢磕。走着瞧吧。

石扉客个人资料显示:资深媒体人,1973年生于湖南,1996年毕业于中国政法大学。2001年起从事职业新闻工作,历任南方日报报业传媒集团《21世纪环球报道》记者、央视新闻评论部《社会记录》编委、《南都周刊》编委、《博客天下》杂志社主编、新浪网副总编。

2009年获IJP传媒项目奖学金赴德交流,2012年任香港大学新闻及传媒研究中心(JMSC)访问学者。

先后兼任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研究生业界导师、华东政法大学法制新闻研究中心研究员、中山大学全媒体研究院中国新闻业评议会特约观察员、西安外国语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MJC)业界导师。

新闻代表作包括黄静案、佘祥林案 系列报道;《拆墙20年》柏林墙系列报道 ;《新闻联播三十年》;《华西村的秘密》(策划);《起底王立军》(策划)等。

小编注意到,对于石扉客的投诉至今没有结果,网民表示很惊讶。

知名人物打滴滴遇到问题都无解,何况普通民众?于是,不少网友表示力挺石扉客。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