阻击名创优品?阿里巴巴开出淘宝一元店

阻击名创优品?阿里巴巴开出淘宝一元店
2020年10月10日 12:24 直面传媒

上市盛宴还未成行,名创优品却陷入了产品质量问题的窘境。

9月23日,打着国产名牌旗号的名创优品,正式向美交所提交上市招股书。

同一天,上海市药品监管局发布公告显示,名创优品一款指甲油被检出致癌物三氯甲烷超标,引发舆论热议。

对于入局新零售的企业而言,产品质量问题无疑是企业经营效益的生命线。

虽然此次被检出致癌物超标并未伤及名创优品的根基,然而随着阿里巴巴的强势入局,名创优品将面临着电商巨头的正面竞争,二者之间的产品力差异,或将重塑行业格局。

1

阿里一元店抢摊消费分级

10月9日,阿里第一家“一元体验店”在上海开业。

据介绍,该店将精选来自120万产业带商家的货品以全场1元的价格出售。“一元店”是阿里联合产业带商家共同打造的“厂货橱窗计划”的一部分。

不仅如此,有消息称,阿里计划3年内在全国开业至少1000家“1元店”。

公众对于“1元店”的形式其实并不陌生,至少名创优品不会。2013年,名创优品以对标日本大创等“百元店”的业态出现,根据汇率换算,该业态在国内被称为“十元店”,名创优品抛出的“优品低价”概念成为其核心卖点,并成为其规模扩张的推动力。

名创优品攻城掠地之际,淘宝1元店的出现适逢其时。消费升级和消费降级的同时出现,孕育了多层次的消费市场,在1元店布局之后,阿里巴巴将在新零售领域形成闭环:上有银泰百货,下有“1元店”,覆盖所有消费人群。

10月9日,阿里巴巴集团B2B事业群副总裁戴珊在上海亦表示,1元店更近一步,在巨大内需的背后,撬动中国数以百万计的大中小型厂家。

36氪报道,阿里上海推出首家“1元店”,其实是工厂商品的线下快闪店,并非实体开店营业。其为阿里联合产业带商家,共同打造“厂货橱窗计划”的一部分。

这也意味着,随着阿里巴巴的入局,名创优品面临的竞争环境将发生极大转变:从产品价格向产品力的跨越。

产品力,意味着产业链的整合能力。这一点,电商起步的阿里无人能及。电商经济的普及,使得一大批产业待转而借助电商渠道,加紧占领国内消费市场。

凭借着天生的电商基因,和大量产业带的融合需求,阿里巴巴在传统企业的数字化升级改造中持续发力,大量中小型企业企业融入从“原料到成品销售”的数字化体系,在未来的智慧零售探索中占得先机。

带动产业带纵深发展形成的竞争壁垒,显然不是传统的加盟零售店可企及。名创优品招股书显示,其全球范围超4200家门店中,直营店的占比仅有3.06%。而聚焦到国内,在2533家门店中,直营店仅有7家,占比0.28%;加盟店有2536家,占比99.72%。

对于加盟商的管理,历来是连锁企业经营管理的难题之一,也是产品质量问题层出不穷的痛点所在。阿里巴巴通过数字化赋能供应链,将消费者下单、工厂接单、设计、采购、生产、发货等环节进行一体化处理,加以1元购的极低门槛,这就是阿里巴巴强势入局的底气。

2

电商巨头的降维策略

叶国富的名字,公众可能并不熟悉,而马云则可谓无人不晓。

过去的数年间,作为名创优品创始人的叶国富,曾多次将自己和马云捆绑在一起,公开宣称马云理解错了新零售。叶国富认为,“线上+线下”并不是新零售的本质,新零售并不是简单的“线上+线下”,而是以产品为重心,以产品来取胜。

凭借和马云对着干的观点,叶国富博得了公众眼球,不过却显而易见地错失了向阿里学习的机会。

随着阿里对高鑫零售和银泰的改造成功,马云“线上和线下”相结合的战略,催生了新零售蓝海的第一波红利,后来者众。事实上,就连叶国富本人也未能免俗。

疫情阻滞线下经济正常运转的2020年,叶国富本人在6月空降某明星直播间,此后名创优品多次联合网红进行线上直播,意图通过直播带货效应,扳回错失的“线上”一城。

名创优品的线上销售能否扳回一局尚待时间验证,阿里巴巴“线上和线下”融合的威势却滚滚而来。

2020年9月,阿里内贸批发平台1688宣布产业带升级计划,针对全国670万制造企业推出内循环三大通路,融合加工定制、批发分销和零售三大数字化平台,帮助产业带工厂跨赛道发展。

从线下走到线上,众多的产业带迎来跨赛道发展的机会,阿里1元店既是工厂“上线”的一次大考,更是竞争对手的一次压力极限测试,降维打击传统零售企业赖以生存的加盟商模式。

在产业链优势面前,画饼的企业,没有未来。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