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学凌发迹史:IT记者出身,20年创业史见证中国互联网版图变迁

李学凌发迹史:IT记者出身,20年创业史见证中国互联网版图变迁
2020年11月18日 16:28 直面传媒

互联网巨头百度17日宣布,与欢聚集团签署最终约束性协议,以总交易金额36亿美元的价格,全资收购欢聚集团国内直播业务YY直播,交易预期在2021年上半年完成。大约一个月前的10月12日,欢聚集团旗下的游戏直播平台虎牙腾讯的推动下,与斗鱼签署合并协议,归拢在腾讯旗下。连续将虎牙和YY分别卖给了腾讯和百度,意味着欢聚集团国内业务消失殆尽。

难怪业内评价,欢聚时代创始人李学凌“败走国内直播圈”。

要知道,在YY直播最火的时候,李学凌曾扬言“腾讯的敌人都是我们的朋友”,他以前担任IT记者时曾因批评报道赢得了雷军的赏识,还曾公开怼张朝阳搜狐不做搜索业务失了优势,在创业后,又从直播平台的洗牌浪潮中坚挺生存下来。10余年的创业轨迹,勾勒了一个草根IT记者的财富变迁。

01、记者白手创业:靠视觉中国赚得第一桶金

李学凌算是最早转型的媒体人。1997年,李学凌从人民大学哲学系毕业,在人大的四年里,这个哲学系的学生没有泡在图书馆里,而是天天出入学校机房,用汇编语言编写程序。毕业后,李学凌选择了一个跟哲学并没有太多关联的工作平台,他加入了《中国青年报》担任IT记者。学哲学的去当记者,主要原因是,他看透了事物的本质——国内互联网热潮萌发,这个行业有光明的前景。

在中青报期间,李学凌采访了大量中国IT行业的创业者,张朝阳、马云、雷军、周鸿祎等等,这些人如今都已经成为了中国一个时代的标志。在中青报实习期间,李学凌将批评报道的矛头指向了雷军执掌的金山,尽管是一篇对金山负面的报道,但雷军却对李学凌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几年后两人成为朋友,雷军曾公开接受采访时说,李学凌批评我们的东西讲到了点子上,很有深度。2000年的时候,李学凌采访了当时正在做Chinaren的陈一舟。李学凌不认同Chinaren的烧钱模式,认为是“越烧死的越快”,但他受到了陈一舟的启发,开始互联网创业,他用不烧钱的方式打造了CFP.CN图片网站,也就是后来的视觉中国。3年后,李学凌卖掉了视觉中国10%的股份,得到了10万美元,赚到了人生第一桶金。是的,就是那个2019年因“黑洞”照片而陷入争议漩涡的视觉中国。

不过,李学凌的“不务正业”让中青报的领导头疼,领导直言:你翅膀硬了,还在这待着干嘛?

于是,2003年李学凌离开了中青报,凭借着自己号称“京城IT四大名记”的称号,他开始名正言顺的涉足互联网,担任搜狐IT主编。但李学凌看不上搜狐“软弱”的作风。半年后他冒着被“非典”传染的风险,乘坐着只有他一个乘客的飞机,从北京到了广州面见丁磊。会面结束后,丁磊送李学凌去机场,路上提出邀请,让他来做网易的总编辑。彼时的李学凌31岁。李学凌担任网易总编辑两年后,确实将网易的流量提升了好几倍,拉到了能与新浪和搜狐可以同台竞技的地位。于是,他琢磨把房产、游戏、汽车和科技频道独立出来运营,做成龙头频道带动网易内容的整体发展。可是,正当他在谋划的时候,网易将房产卖给了搜房网,知道交易尘埃落定,他才被告知。李学凌自然吃不了这个瘪。他决定离开网易,开始自己创业。创业的第一桶金是来自雷军的100万美元。从雷军多次的投资额度来看,雷军对李学凌的这次投资算得上是相当重视。2005年,李学凌带着10个网易旧部,在广州天河租了一间民居,买了个服务器就开始做起了狗狗网和多玩网。在网易搬家后,李学凌干脆带着他的团队进驻了网易原来在广州的总部,坐在了丁磊以前坐过的位置上。或许还是出身于媒体人的心结,李学凌希望把狗狗网做成一款博客订阅产品,但上线了才半年就无奈“自宫”。面对市场的抉择,他专心的去做游戏资讯垂直网站多玩网。

02、YY语音的崛起:10年前洞穿的下沉市场机会

2006年前后,正是中国游戏产业爆发的年代,《魔兽世界》是其中的代表作,可以说这款游戏影响了一代人。游戏玩家数量上的增长,让从游戏而来的社交需求增加。李学凌发现,在提供游戏资讯的多玩网上,体现的更多的是玩家对于社交和数据的需求。于是,围绕着《魔兽世界》多玩创立了著名的公会系统,通过会长的组织,玩家可以组成各个公会,这样玩家会有归属感,也能促进网站的流量和消费。到2008年,多玩网已经成为游戏资讯第一的网站。刚刚上市的巨人网络提出全资收购多玩,作价5000万美元。但李学凌拒绝了,他承认自己很心动,但感觉多玩并没有达到自己的目标。当时李学凌拒绝报价的原因还有一个,他有自己的一个新的想法还没有实现。李学凌的构想是,希望能够解决玩家在游戏时的线上沟通问题,而非是在游戏结束后发发帖子,泡泡论坛,或是在游戏时用打字方式来交流,这些都太累了。当时的市场上已经有ISpeak和新浪UC等语音聊天系统,但玩家用起来体验不好,延迟、卡顿、掉线严重。

于是,李学凌提出了他的口号:不卡不掉不延迟。围绕着这个口号,他开始尝试做YY语音。

正当YY语音在为上线做测试的时候,李学凌从网易跟随而来的老战友、多玩游戏网总经理张云帆带着10名技术骨干员工集体辞职。李学凌曾把技术团队的集体出走总结为“理想打不过馒头”。但投资人雷军认为,这是李学凌性格上的缺陷造成的。“他以前带着子弟兵一起创业,给了人家很高的预期,但是从内心深处,他认为人家还是打工的,等小弟长大了,不想再做小弟的时候,还把人家当小弟。这和利益无关,和感受有关。”雷军在一次接受采访时点评此事说。团队的出走让李学凌异常郁闷。他只能通过通宵打游戏来缓解痛苦,但在游戏过程中,语音掉线、延迟的问题,更激发了他要研发一款不掉线的语音工具的决心。终于,在李学凌的坚持下,一款“不卡不掉不延迟”的语音社交软件YY面试了,并且很快就占领了游戏市场。借助YY语音的发展,魔兽公会里的玩家的社交活动发生了变化。很多用户在不玩游戏的时候也会挂机进行游戏交流,还有的会K歌、讲故事,尤其是一些女主播的频道人气更火。一些公会则干脆聘用女主播组织活动,游戏工会逐渐扩大成为了娱乐交友平台。那个时候,网络直播还没有兴起,YY上已经有了聊吧、酱油团、K歌等公会。为了那些火爆的游戏主播,尤其是女主播,玩家们表现出了极强的消费能力为他们喜欢的主播买积分。以前网站的盈利方式主要是通过流量来吸引广告,这还是媒体的一种运营思路,而YY的出现则是直接从网民的兜里掏钱,很显然这样受众的基础更广大。李学凌认为,中国三四线和农村的草根阶层,生活是空虚和无聊的,他们除了打麻将、KTV就是混迹网吧,这就是巨大的商机。学哲学出身的李学凌用贪嗔痴的方式赚钱。他说:互联网给你提供最核心的服务是免费的,但是如果你在上面有非分之想就得要交钱。

03、直播风口的竞争与妥协:卖掉虎牙与YY直播

2010年有人想要以1.5亿美元的价格收购多玩,然后将近一半的股份还给李学凌,这相当于让他的股票涨了一倍。有人猜测,这个出资方就是马化腾的腾讯,只是至今没有证实。但李学凌拒绝了这样的收购。他考虑了整整12天,最后召集了十几位公司高管在广州白云山开会,全票否决交易。投票结束后,李学凌哭了。股东之一的雷军也反对这笔交易。当时雷军已经感受到,多玩的未来市场规模更加广阔。在与腾讯的对抗中,李学凌公开声称:腾讯的敌人就是我的朋友。他意识到YY语音的终极目标不是做社交工具发家的腾讯,“如果你天天盯着他们,一辈子就只能跟他们混在一起。”这是他从丁磊身上学到的思维方式。李学凌曾说,“不要老盯着热点来做,就像丁磊不喜欢和别人在泥潭里搏斗。当大家抢门户的时候,丁磊已经开始做邮箱;等大家还在抢广告的时候,丁磊在做游戏了;大家都去抢SP的时候,他却是第一个宣布说我们永远不做SP的;大家还在互联网打的时候,丁磊去养猪了。”2012年,更名为欢聚时代的YY在纳斯达克上市。外媒评价YY是一个前所未有的商业模式。那一年,李学凌从YY内部抽调了20人的联合项目组启动YY游戏直播业务,也就是后来的虎牙直播。这个时候,在互联网上出现了一个新的群体——主播.很多草根拿着一个麦克风在一个十平米的小房间里,开始成为了人生的赢家,哪怕他们并没有学历文凭,也没有特殊技能,光凭这嗲声嗲气或者声嘶力竭,就能够打破阶层的结界。在网友们为主播刷礼物,造就了一个又一个顶级MC的时候,YY和虎牙也从这里分走了一大杯羹。有媒体报道,游客刷的礼物,50%被官方平台抽走,剩下的一半才由工会和主播2、8分账。2016年,网络直播一夜之间进入了主流视线,成为最大的风口。YY语音注册用户一举突破10亿,仅次于腾讯。投资李学凌的雷军曾经说过,“站在风口上,猪也能飞起来”。于是,千万人都挤向这个风口,有的去当主播,有的创办直播平台。但随后,各个直播平台进入了混战,战争进行的很惨烈,诸多直播平台都败下阵来,但YY及其孵化出的虎牙,从千播大战中杀出一条血路,在4G时代到5G的变化过程中站稳了脚跟。但最终打垮直播平台的不是“千播大战”而是“快抖”的短视频。直播的风口停了,短视频的风口后来居上,“快抖”抢占了网民的时间和资金,“快抖”的直播也迅速抢占了欢聚时代的增长空间。在这个过程中李学凌的YY也曾经尝试过转型短视频,但收效甚微。尽管YY对外宣称月活还在保持增长,但根据财报显示,其收入一直都在下降,付费用户流失严重,很多主播也纷纷离开,或是转战的短视频,或是加入淘宝电商。在这种情况下,一向“刺头”的李学凌选择了妥协。2018年3月,虎牙直播宣布获得腾讯约4.616亿美元的B轮投资。据招股书披露,腾讯用4.6亿美元换来了34.6%的股权。此外,腾讯还获得了一项权利,即在投资完成的第二年和第三年间,可以逐步通过市场公开价格购买虎牙直播剩余股份,最多达到50.1%的控股权。今年4月,腾讯行使了这项权利。作价2.626亿美元收购了虎牙1652.38万股B类普通股,成为虎牙第一大股东,持有36.9%股权,拥有50.1%投票权。相当于,李学凌将虎牙卖给了自己当年最痛恨的腾讯。但这个时候,他已经想通了。

李学凌

说:“游戏直播迟早是腾讯的主场,自己并不排斥出售虎牙的控股权。”李学凌也是身不由己。虎牙主做游戏直播,这就必然要依托于游戏,需要游戏公司的配合还有游戏赛事的支持,可国内的游戏市场几乎被腾讯垄断,虎牙没有主动权。在这种情况下,李学凌根本无力反抗。在传出百度将收购YY的消息后,李学凌在朋友圈发出感慨:“以前专注于战斗,总想着赢。今后要专注于给别人提供价值,把看似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做成!”失去虎牙后,李学凌如今又失去了主阵地YY,现在的欢聚时代国内业务基本消失,媒体将李学凌评价为“退出国内直播圈”。

04、布局海外市场:国内直播再无李学凌

但李学凌并不是从今以后就一无所有,相反,他还有一张大牌,这就是海外的BIGOLive。这张牌是李学凌在国内直播市场红火的时候就摸到的,业内称之为“出海”。BIGO是欢聚运营海外业务的子公司,整合了直播产品Bigo Live、短视频产品Likee、游戏平台Hago、即时通讯产品imo等,这些产品的市场都在海外。BIGO最早的产品是Bigo Live,团队前身是欢聚的移动通话应用项目“微会”。这款产品因为太过于烧钱而被剥离欢聚,而后转型做了全球化直播。从2016年开始,Bigo Live在红利巨大的海外意外成长了起来,如今已是海外最大的娱乐直播平台。所里,李学凌曾经说“直播领域,欢聚在全球没有对手。”如今,BIGOLive的IOS版本已经登录98个国家(地区)的社交应用下载榜单前十位。财报显示,2020年第二季度,欢聚的营业收入海外占比过半。但是在海外市场,BIGO也面临着短视频带来的挑战,其中最主要的对手就是TikTok。就目前的发展状态来看,TikTok还是更胜一筹。而欲迎头赶上的还有同样出海的快手和海外的Facebook。在这场海外的短视频和直播战争中,李学凌也在调整自己的策略,他打算把海外市场加入电商,以便让自己有更多的盈利渠道。但这场战争中,最有效的武器还是“烧钱”。李学凌正在用他当年最反感的方式,做着他最后的努力。卖掉YY,显然对于李学凌的海外市场来说,更有底气。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