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媒体人反诉阿里公关天团!李晓晔:不是飞蛾扑火而是星星之火

自媒体人反诉阿里公关天团!李晓晔:不是飞蛾扑火而是星星之火
2020年12月02日 13:53 直面传媒

日前,野马财经创始人李晓晔反诉阿里巴巴“公关天团”的案件将在北京互联网法院开庭,李晓晔本人及代理律师出庭,以侵犯名誉权起诉阿里巴巴集团市场公关总经理、阿里巴巴集团董事会主席助理颜乔。

据了解,被告代理律师认为,颜乔发布在朋友圈的不当言论针对的是李晓晔的公司,而并非针对其本人,李晓晔作为公众人物,需要对批评和质疑有一定的容忍度。

对此,李晓晔觉得有些可笑。她质疑说:比自己知名度大得多的阿里巴巴集团,对来自媒体的批评和质疑,有容忍度了吗?

01、遭质疑 阿里公关高管被指满屏脏话

李晓晔反诉阿里巴巴“公关天团”不仅仅是颜乔一人,还包括公关总监顾建兵、菜鸟网络公关总监牛智敬、阿里巴巴1688公关负责人胡辰。

以上被告中,颜乔、顾建兵和牛智敬都是李晓晔在财经媒体工作时的同事。

这些过去的同事或媒体同行,在朋友圈和微信群里对李晓晔的评价是:“脸都不要了”、“垃圾玩意儿”、“滚你妈”、“当了一夜的兽医”……

上述图片来自北京媒体人公号(侵删)

李晓晔觉得,无论自己是不是公众人物,都容忍不了这样的侮辱,而且这样的言辞显然不是针对她的公司。

李晓晔与阿里“公关天团”的案子之所以是“反诉”,其原因是阿里“公关天团”先起诉了李晓晔。

李晓晔很气愤:骂完自己后,还把自己的公司告了。

事件原委发生在2017年8月。当时,锤子科技宣布完成10亿元融资,锤子科技早期投资人、紫辉创投创始合伙人郑刚在朋友圈里说“差点被阿里巴巴害死!明知道创业公司拖不起,前前后后弄了半年,最后说不!要是不是紫辉的坚持,你怎么在陌陌上赚了10亿美元!!”

看到郑刚的这条消息,李晓晔创办的野马财经旗下微信公众号“金融界侦探”于2017年8月9日发表推文《阿里式投资:锤子侥幸生还,无界难逃一死,还有多少创业公司入了这个坑?》。

“当时这个事情很多财经媒体和自媒体都在做,我们查了锤子科技的股权,发现锤子科技把股权质押给阿里巴巴,这算是一个与众不同的新闻点,因此文章内容主要围绕此展开。”李晓晔说,由于锤子科技将股权质押给阿里巴巴,所以不能再与其他机构进行融资,可阿里巴巴不信守商业承诺,一直在拖延。

此外,该文章还挖掘出阿里巴巴曾宣称要投资的媒体项目无界传媒和封面新闻,但最终投资款却没有到位。

该篇文章发出后,上述被告中的阿里公关高管们,便在各自的朋友圈和微信群中,对该文章和公号及李晓晔进行了辱骂,这些拿着巨额年薪的高管们被指辱骂时口出污言秽语,可谓是“满屏的脏字”。

骂完了人,阿里巴巴旗下淘宝公关总监曹筠武(微信昵称“虫哥”)在朋友圈发布了一条“法院见”,声称要起诉“金融界侦探”并索赔100万。

02、半年后,才发现自己被“缺席审判”

一开始,李晓晔并没有太当回事。

她坚信文章的核心事实是真实可靠的,她只是气愤这些老同事的污言秽语。而后,她也没有收到来自阿里巴巴的律师函和法院传票,她一度以为这件事情阿里公关们骂一骂就过去了。

谁知道,大约半年后的2018年3月,投资机构在对野马财经进行投资尽调的时候发现,阿里巴巴起诉“金融界侦探”运营主体公司的官司已经在2018年1月10日的杭州市滨江区法院开庭,被告方即野马财经缺席审判,该案已经进入等待判决程序。

李晓晔随后联系了滨江区法院。

法院称,因原告阿里巴巴称野马财经下落不明,未提供被告联系人及电话,所以采取了公告送达的方式,即将起诉状、应诉通知、举证通知、开庭传票等公文以公告形式发布,60日后即视为送达,答辩和举证分别为公告送达期满后的15日和30日内,法院定于2018年1月10日14时30分在第一法庭公开开庭审理,逾期将依法缺席审判。

查看到法院的这条公告后,李晓晔哭笑不得,自认为事实确凿的一篇文章,不仅仅让自己遭受了辱骂,而且还在不知不觉间被告上法庭,甚至连庭审情况都不知道就只能等待判决。

“我们的内容每天都在发送,我们的公司也在那里,法院却说我们下落不明?”李晓晔觉得自己被阿里公关们“套路”了,她急急忙忙的找了律师,按照阿里提出的100万索赔要求的比例缴纳了律师费。

在与法院不断的沟通并通过律师提出异议后,法院同意在2018年3月27日重新开庭审理。

重新审理的时候,李晓晔手中的证据又出了问题。

这篇文章引起阿里公关团队的骂战后,她便和同事将文章中的采访录音及有关资料进行了保存,从手机上转移到电脑硬盘上。

但当时她并没有想到,这会产生不小的影响。到了法庭上,由于以上录音和资料有移动的痕迹,原告阿里巴巴对上述证据的真实性有异议,相关受访者又无法出庭作证,所以法院对以上证据并未采纳。

该案判决书中将引发骂战的文章《阿里式投资:锤子侥幸生还,无界难逃一死,还有多少创业公司入了这个坑?》摘录了其中的一部分。

法院认为,在没有阿里巴巴诈投的事实依据,文章中使用“听说过慈善诈捐的,原来投资也可以诈投”等带有结论性、诽谤性语言,应认定侵犯阿里巴巴名誉权,故对阿里巴巴提出的删除该篇文章的诉讼请求予以支持。

但法院还认为,该文章中也有“都把阿里神话了?人家不投你就是他的不对了?谁规定阿里一定要投你?”等评论,可见该文章对阿里巴巴并未造成严重不利影响,因此对阿里巴巴提出的要求公开致歉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

同时,阿里巴巴未举证证明其因为被告侵权所遭受经济损失,故要求被告赔偿100万元的诉讼请求依据不足。

阿里巴巴委托律师调查诉讼及对侵权文章进行公证等事实,阿里巴巴主张合理开支50000元偏高,法院酌定其损失为20000元。

最终法院判决被告删稿、赔偿阿里巴巴2万元。

随后,野马财经向杭州中院提起上诉。

二审时,野马财经补充了新的证据,并提供证人出庭作证,但法院以阿里巴巴对证据真实性有异议为由,不予采纳。二审维持原判。

目前,该案野马财经以一审送达传票的程序问题,拖了七个月后才知道被起诉,部分证据未及时存证,录音证据移动到了电脑上,微信采访证据未做公证,导致法院对这些证据不予采纳等为理由,向杭州市人民检察院提出抗诉。

该案目前仍在审理中。

03、大公司司法套路:三步走拖死你

在这个案件发生至今的三年来,李晓晔深深的感受到一种无助,她觉得自己的自媒体公司面对阿里巴巴时就好像是一叶扁舟遇到了艨艟巨舰。

李晓晔总结这场官司认为,阿里巴巴有实力雄厚的公关资源和法务团队,面对自媒体提出的批评和质疑,为什么不能主动沟通、自省自查。

这三年来,为了这个官司,李晓晔请律师、去法院,跑来跑去赔上了大量的时间和经济成本。她把自己的委屈和自媒体圈的同僚分享,居然发现自己的遭遇并非个案。

自媒体“金角财经”、“观点”等曾发表文章批评蚂蚁旗下“互助宝”的诸多弊端,随后也被起诉。

起诉的过程、理由和诉讼请求让李晓晔觉得,大公司面对自媒体的批评、质疑和监督后,有自己应对的“套路”。

在自媒体圈里将这总结为:抢占审判主场、提出巨额赔偿、拖延审结时间的“三步走”。

2019年中,影视巨鳄华某兄弟与直面传媒开打名誉权案。

尽管华某兄弟与直面传媒公司都在北京,但华某兄弟方面却跑到几千里外的深圳起诉。“现在看来,其起诉目的就是为了折腾我们。”直面传媒创始人说:最初华某兄弟将腾讯列为第一被告,把直面传媒列为第二被告,这样就可以在深圳法院立案。

法院受理后也就是开庭前,华某兄弟突然不起诉腾讯了,而单单起诉直面传媒。

这种“套路”操作,实现了华,某兄弟的目的。“就是为了让我们跑到深圳去应诉”。

为了这场官司,北京知名律师张新年多次奔赴深圳开庭。

周折之苦,难以言表。但最终,张新年律师通过自己专业的法律知识,为直面传媒打赢了这场官司。

月收入几千、几万的自媒体人,跟大公司打官司:公司打不赢你,也能拖垮你。

网络大V“包不同”、自媒体“观点”创始人是郑益鸣,据其介绍,他公司曾撰文质疑蚂蚁集团旗下互助宝是P2P,结果遭遇诉讼,起诉的原告方分别是北京和杭州的两个公司。

“一个是北京的公司蚂蚁会员,一个是杭州的公司蚂蚁金服,我们都没搞懂互助宝和蚂蚁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后来问了律师,律师分析他们找两个公司起诉,目的就是要申请法院管辖权,他们不想在广州(观点自媒体注册地)打官司,而是想去杭州‘主场’。”

有业内人士称,大公司跟自媒体打官司要“抢占主场”的目的也是为了给被告制造麻烦,让被告遭受“客场”的颠沛之苦,每次开庭或递交证据材料,都要做飞机或者动车,一方面劳其筋骨,另一方面也是笔开销。

据郑益鸣介绍,他们在文章中质疑相互宝是P2P并非无中生有,其中很多案例和评论都是网友的遭遇和声音。“但阿里方面觉得互助宝不是P2P,觉得我们这么说是贬低了他们的产品。就算是你觉得文章说的不对,起码应该跟我们沟通一下,提出自己的证据和诉求,如果有错误的地方,也有很多方式去处理,但什么都没有,直接就走法律程序。”

郑益鸣说,其实走法律程序也并不可怕,但烦人的是企业会提出一个巨额的赔偿金额。“起诉我们一篇稿就要赔200万,我要找律师就得按赔偿标的的金额来计算律师费,没有个几十万律师都不会接,等于官司还没打,几十万就没有了。”

“观点”的这篇质疑互助宝的文章发布于3月份,其于5月份被蚂蚁方面起诉,但案件一直拖到今天也没有开庭审理,原因是原告方经常以补充材料。

郑益鸣认为这是在拖延审判时间。“搞得我很疲惫,都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开始,什么时候会结束。”

前几天,“观点”又写了一篇关于互助宝的稿子,下面有人留言说,其也因为互助宝的文章被蚂蚁方面告上法庭,郑益鸣联系上留言的“金角财经”创始人卢桦才知道其也有类似遭遇。

有媒体为质疑某大公司对自媒体施压的以上惯用手段,特意在裁判文书网上搜索发现,以该公司为例,裁判文书网上公布的该公司为原告的纠纷案件共14起,其中5起胜诉,8起撤诉。

郑益鸣认为,大公司之所以在跟自媒体打官司时要想方设法抢占主场优势,也是因为在公司所在地开庭,他们几乎就没有输过。

李晓晔认为:“阿里频繁起诉自媒体又撤诉,其实就是通过司法给自媒体施压,自媒体根本就耗不起。”

李晓晔坚信司法审判的公正性,“但这个过程太熬人”。

不过,在经历了多次案件庭审后,李晓晔对法律了解了更多。她不想让这件事情不了了之下去,于是她抓住阿里公关团队当初在朋友圈对其口出污言秽语的事情进行反诉。

李晓晔说,她只想让阿里知道,自媒体也是舆论监督的一部分,体量虽然小,但并不是任人宰割。

有人劝李晓晔,说她是“飞蛾扑火”,李晓晔觉得,自己不是飞蛾,而是火,星星之火的火。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