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垄断,手起刀落!

反垄断,手起刀落!
2020年12月15日 13:19 直面传媒

马云的外滩演讲,或将成为里程碑。

有人说,马云飘了,有人断言马云听闻到风声,决心一博。

无论如何,结果显而易见:蚂蚁金服的梦碎A股,只是一个开始。

昨天,监管层手起刀落。据官方公报:市场监管总局对是阿里巴巴腾讯以及快递大佬顺丰的三起未依法申报违法实施经营者集中案进行了调查,并最终作出总计150万元的处罚。

监管层态度明确:互联网行业不是反垄断法外之地,所有企业都应当严格遵守反垄断法律法规。

越来越多的人相信,这只是开始,也越来越多的人转而支持对互联网资本的反垄断之战。

千不该万不该,不该惦记老百姓手里的“那颗白菜”。

应该说,一切罪源始于资本的贪婪。

事实上,关于互联网巨头的垄断,争议不绝于耳,一直到现在。

中国互联网科技的高速发展改变了中国人的生活。至少说,开始的时候,人民群众是喜闻乐见的。无论网约车,网购,支付还有网贷。

他们确实方便了民众的衣食住行。所谓的“风口”下,资本快速侵入并渗透到各个领域,一个又一个行业被颠覆。

客观地说,有些产业被击溃不能责怪资本,因为确实存在被颠覆的必要。历史告诉我们,科技在发展,社会在进步,落后就要被淘汰。

只是,越来越多的人发现,淘汰完旧的体制后,新建立的机制开始亮出自己的獠牙。

特别是社区团购领域的杀声震天,让已感到不爽的民众,意识到前所未有的危机。不少人开始呼吁,电商搞垮了实体;外卖主导着餐饮;网约车控制出行;携程、飞猪决定机票与酒店,难道还要他们垄断老百姓的饭碗?

这种忧虑是存在的。

毕竟资本是逐利的,且名正言顺地最大化。

电商也好,网约车与外卖也罢,开始都是打着方便民众生活的旗号,但到最后一旦形成垄断,再也没有任何人与之抗衡。

坊间传言:深圳南山与杭州余杭,消费者永远打不赢与两家巨头的诉讼。

这就是资本之恶的显著特点。如果不是当初的富有争议的阻击,网约车将彻底干倒出租车行业,形成难以扭转的高度垄断!

打车是方便了,但资本之恶开始一天天展露出来,例如越来越多的人发现,网约车价格已超过了出租车。

面对这样的情况,你还没办法。因此,社区团购的雏形与未来的趋势显而易见。

尽管最近几大公司纷纷表态不会撤出社区团购领域,但也别自欺欺人了,如无意外,社区团购或将成为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因为中央的意图很明确:不要把资本的触角到处乱伸。

今天,媒体曝出,南京要求社区团购平台不得低价倾销,阿里美团等已签字。如果换做以前,南京方面肯定备受抨击,但这次,无论舆论或网友反对声几乎没有了。

不能任其渗透到各个领域——如今,监管层与不少经济学乃至越来越的民众,很难得地达成高度一致。

反垄断喊了很多年,反垄断法也出台了很久,但事实上基本是摆设,道理很简单,资本的游说能力太强大,强大到还没开始就偃旗息鼓了。

但这次显然不同。如同反腐,几年前,任谁也不会想到,今天反腐力度竟如此之大。

这次反垄断或许也是一样。

对三桶油,三大运营商可能投鼠忌器,难道对互联网资本也无计可施?

不少人对此颇有微词。难道水电盐等不垄断?难道三桶油,三大运营商不垄断?答案也是肯定的。

只不过,如今这些“垄断”企业也已不是绝对的垄断。至少在国家层面认为:两者存在的价值与作用截然不同。

在监管层来看,这些国企,每年还要缴纳很大比例的利润给国家财政;毕竟这些企业都是国有资产;毕竟这些国企在特殊时期,一定会服从国家利益。

或者说,它们可以垄断,并不意味着你也可以。

作为一个消费者,没有人喜欢三桶油,两大电网与三大运营商,原因很简单,服务差,态度横,但一个细节值得一提,国家曾提出让每一户家庭都用上电,西部山区为实现这一宏伟目标,哪怕山沟里仅仅有两户人家,地方电网公司也得投入巨资铺设电网,实现通电。

实际上这两户人家用的电,远比不上损耗。

我想,这就是两者存在的不同价值与意义。民众厌恶的,并不是形成某种垄断的国企,而垄断本身。

事实上,在支付与金融领域,腐朽不堪的金融巨头们早已被骂的体无完肤,这也为阿里等巨头的商业拓展带来了机遇。

落后,死板,不思进取,是马云的外滩讲话怒怼金融业的主要内容。但问题是,你把银行蛋糕切走了一大块,反过来再抨击他们没有上进心,这就有点欺负人了。

叔可忍,婶不可忍。用一句俗话讲,便宜你都占了,还反过来恶心别人。

但这不是马云的性格。外滩讲话时,马云台上眉飞色舞,吐沫横飞,台下的一众帝国的金融大佬恨的牙根痒痒。

换句话说,马老师或在几久前就得到了风声:这次反垄断的对象就是包括他在内的几个资本大佬。

用一位媒体人的话说:这次外滩讲话,或只是他的最后一博。

只是他低估了监管层的决心!

无论愿不愿接受:一个属于马云们的时代,可能真的要结束了!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