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再割“二两肉”

腾讯再割“二两肉”
2022年08月16日 14:40 AI财经社

8月15日24时,腾讯看点正式关服。据《财经天下》周刊了解,看点团队的研发与技术人员此前已调至QQ小世界,在汇报线上已归属姚晓光(Colin)。和看点团队一同遭遇动荡的还有腾讯新闻,约两个月前,腾讯新闻首次迎来了一位技术出身的负责人何毅进,他到来后提出的第一个要求就是,让腾讯新闻自负盈亏。

撰文/《财经天下》周刊作者 赵子坤 何畅

编辑董雨晴

运营了快8年的腾讯看点,还是停运了。

8月15日,一度拥有2.8亿月活用户的看点App,服务器下架,产品停止运营。一个月前,看点快报(前身是天天快报)也停止了运营。据《财经天下》周刊了解,看点团队的大部分运营人员已经被优化,部分研发、技术转岗到QQ旗下产品小世界,向姚晓光(Colin)汇报。

“小世界是全村的希望,希望他们成功啊。”多位PCG(腾讯内容与平台事业群)内部人士透露,内部比较看好小世界的发展,一是顺应了视频化趋势,能拉动QQ的活跃度,二是信赖该业务线负责人姚晓光,此人是IEG(腾讯互动娱乐事业群)天美工作室群总裁,曾带出《王者荣耀》等多款成功游戏产品。

今年二季度,短视频“小世界”还被提到了QQ一级界面,视频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3月以来,PCG多次传出人员优化风声,腾讯新闻降权、负责人调任、项目缩减。8月16日,腾讯看点与腾讯幻核双双停运…这是腾讯数字内容的一次缩减转型,还是短视频大势压力下的节节败退?

始终难舍的视频化

起初,腾讯看点立足于腾讯的社交生态,以腾讯QQ·看点、QQ浏览器·看点和看点快报App三端为核心,形成“社交×资讯”的产品矩阵,涵盖了娱乐、新闻和时评等内容。“QQ看点的数据其实一直不错。”一位PCG内部人士如是评价。

业内人士也将腾讯看点看作是对抗头条的最前线阵营。2021年,腾讯完成对搜狗的收购,其中搜狗的核心成员包括搜狗输入法、搜狗搜索等团队,也被正式并入了腾讯看点。当时,腾讯看点即更名为“信息平台与服务线”,更名后,核心业务聚焦搜索引擎,已经预示了资讯业务的撤退。

看点的消亡也是大势所趋。作为同类型产品,头条的数据也并不乐观。早在2019年,张yi鸣就直言,作为资讯App,头条即将触及用户“天花板”,如果没新增量,增长空间可能只剩小几千万DAU。两年后,头条并入了“后起者”抖音集团,也是试图融入抖音的短视频生态,来突破自身流量瓶颈。

图/视觉中国

据《财经天下》周刊了解,此前,看点团队归属于信息流汇报线,和QQ关系并不紧密,而看点团队进入小世界,成为QQ内部的视频组件,向QQ汇报后,“数据也还不错”。

不过看点的离开,还是在老用户群体间引起了不小的关注。

早在去年,“如何取消小世界”的教学流程、“谁要用QQ刷短视频啊”的质疑声就出现在各大社交平台上,有的用户甚至为了能够顺利评论,专门下载了看点App。但这些声音并未阻挡腾讯变革的决心。

“感觉一直在慢慢削弱看点,先是把搜索功能删掉,系统变卡,用户体验感下降,有时进看点还会自动跳出小视频,后来看点也没法评论了,就是想把我们都赶去小世界!”一位用户吐槽道。

QQ的用户群中,占比最大的是00后和90后。对于90后用户来说,QQ承载的是青春记忆,是同好聚集地,而年纪更小的用户则从即时通讯工具出发,探索更多样的社交方式,也让“扩列”(指00后广交友,扩充好友列表)一词火遍全网。

“我都习惯去看点找表情包,换壁纸,看同人文了。”跟着QQ生态一起被用户接纳、习惯的看点,消失在今年夏季,也是互联网世界图文平台的又一次落败。多位用户认为,市面上短视频平台足够多,自己并没有在QQ上刷小视频的习惯,而且到目前为止,小世界的视频内容还没有显著的差异化。

但对腾讯来说,视频化是不可逆的时代趋势。腾讯首席运营官任宇昕(Mark)早在2019年的一次采访中提到,短视频是内容消费的重要趋势,“所有内容产品基本上都要在这个方向上引入短视频内容。”

“视频化,就是某种意义上互联网产品的政治正确,谁也说不出来它不对。”一位互联网从业人士评价。

然而,一度坐拥互联网最大流量收割机称号的腾讯,在短视频领域却跌过不少跟头。

最开始承载短视频希望的是诞生于2013年的微视,当时曾得到腾讯内部大量的人力、资源和流量倾斜。但即便是鼎峰时期,最高日活也就达到了4500万。2015年微视被降级,两年后迎来了首度停运。

2018年春节,抖音日活用户数猛增3000万,当年3月,日活就超过了新浪微博。抖音以疯狂的速度在吞噬人们的时间和流量,2019年7月,其日活用户数就达到了3.2亿。

重压之下,腾讯决定加码短视频业务,除了重启停运一年多的微视外,内部多个团队连续推出了十几款独立短视频App。2019年年底腾讯员工大会上,任宇昕透露了微视的新目标:2020年达到5000万日活用户。

显然,这时重启的微视,和彼时增速惊人的抖音相比,已是姗姗来迟。

而在PCG内部,各个板块的“视频化”都逐渐在加码。“之前可能是倾尽全部资源倒给微视,但后面就变成几乎所有板块都在视频化。”一位PCG员工回忆。

其中,就包括以精品内容起家的资讯平台,腾讯新闻。2021年4月,产品出身的王诗沐接棒媒体出身的陈菊红,担任腾讯新闻负责人,开启了“向B站学定位,向头条学推荐”的改革之路。

一位腾讯新闻员工回忆,王诗沐曾要求“全员All in短视频”。但没有相应的资金弹药,大家引不进来外面的号,就只能自己开视频号,来填充内容。

视频变革,殃及池鱼

在这场视频化的运动中,腾讯新闻成了某种意义上的牺牲品。

在上一任负责人王诗沐卸任前,腾讯新闻走“算法驱动”路线已久。这也是过去两年间,内部争议声较大的做法。

多位腾讯新闻员工向《财经天下》周刊提到,“没有认同感”。其中,很大一部分不认同感来自对负责人风格的不适应,以及整体方向调整的不认可。

一派声音认为产品出身的王诗沐不懂内容,盲目崇拜算法。大方向上,他要把一个新闻资讯平台对标视频社区B站就是有效力证。

据多位PCG内部员工表述,入职后不久,王诗沐就提出,“腾讯新闻将对标B站”。彼时,和坐拥“Z世代”年轻用户的后者相比,包括腾讯新闻在内的一众传统资讯平台在用户年龄结构上,更趋近于中年。为了吸引并迎合新的目标用户,就必须对自己动刀。

兴趣推荐开始变得愈发重要,“tag”和“thing”出现在多位前员工的工作中,并逐渐占据了他们越来越多的精力。一位前员工回忆:“‘tag’类似B站的各个分区,等于将原本各频道下的子栏目拆分得更细、更碎;‘thing’即事件,其实长得和专题一样,运营就会感到疑惑,但王诗沐觉得,用户想了解一个过去发生的事件时,往往要找很久,这算是一个痛点,应该解决。”

图/视觉中国

然而,原则上一篇文章只允许进入一个“tag”,一个“thing”则至少需要覆盖七个不同角度、存在增量的内容。这造成的直接结果是,员工被奇怪的聚合逻辑和骤然增加的数量考核折腾得疲于奔命,而为了凑数,他们唯有将精华报道打散,再从一些过往观点分析中摘取填充,内容质量被迫稀释。

尽管如此,效果却并不十分理想。该前员工认为,B站是一个天然具有强兴趣导向的平台,不少用户在这里主动搜索和摄取内容,但作为一个资讯平台,腾讯新闻才是主动将内容提供给用户的一方。“平台功能和用户目的都不一样,还非要学B站,甚至给出了很多指标,比如‘年轻用户内容消费占比’这一条,这主要取决于具体的内容类型,放在一起比不是很合理。”

原本,王诗沐要求给每篇内容打上更垂类的标签,如果在一个算法基建良好的平台,这一要求实属合理,是为了便于算法识别和分发。

但在腾讯新闻内部,“算法基建差”的问题迟迟没能解决。

“很多代码从规划之初应该就没好好设计,多年人事变动,更造成基建差的现状。”一位员工举例,很长一段时间里,腾讯新闻App的私信功能形同虚设,发出去后收不到,也不知道对方没收到,造成了端内涉及到给用户抽奖、拉群之类的活动做不起来。

“解决后也是bug频出。因为是老代码,没法改了,要么就重构,但重构成本高,就在现有基础上缝缝补补。”甚至有负责运营的员工,因为跟技术难以沟通,被迫自学编程。

一位腾讯新闻资深员工回忆,内部员工也时常私下吐槽,改为算法推荐后,刷到的经常是同质化的内容。比如点开新国风一栏,刷上几屏幕反复在推《陈情令》,“我们自己都不爱看了。”

曾有多位员工向王诗沐反应“基建差”的问题,但得到的回复是:不要再提基建不行,我要的是你运营本身还能做什么。

也有员工认为,王诗沐并不是算法导向,而是产品导向,因此一切决策的出发点在于提升产品。

“他可能是一个优秀的产品经理,但也只是一个优秀的产品经理。他没有做过一个App的总经理那种职级,产品总监可能会很适合他。他确实成功地做好了网易云音乐,但也只做好了网易云。”上述员工评价。

“这么一通瞎改后,DAU反而降了30%-40%。”上述资深员工向《财经天下》周刊透露。

一并下滑的还有收入。2021年,腾讯媒体广告收入133亿元,同比下降7%,其中第四季度同比大幅下滑25%。2022年一季度,腾讯媒体广告收入23亿元,同比大幅下降30%,环比下降27%。

但王诗沐的改革也不全然失效,在“打压低质,提升优质”上确有成效。一些员工认为他离去有些“壮志未酬”。当下时间节点,不再是公司能给予大量时间、资金、人员配比去“试错”的环境了。

图/视觉中国

另外,王诗沐的管理风格也存在争议,有人认为他讲话不留情面,也让讲究体面、自认有知识分子风骨的内容员工难以容忍。

而在对外合作上,员工们普遍的一个感受是:越来越闭塞。此前,腾讯内部产出的优质内容可以分发到各个平台,但慢慢的,限制越来越严格,甚至跟同处同一事业群、不同业务线的QQ都“联系变少了”。

这跟腾讯内部的业务线交叉也有关, 在跟头条的竞争过程中,腾讯内部开始实行赛马,一些中层热衷划山头,抢人、分线。“你只有分了更多线,才会有更多的中干岗,这些人才有地方去。”一位员工解释。

“以前赛马,可能只有两匹,这几年是三四匹一起上。”一位工龄6年的腾讯新闻前员工回忆,组织架构变动过于频繁,两个组业务交叉、重合的程度极高。甚至有时,赛马A组的中层领导被平行调动到B组,还要去问前下属要资源。

PCG的调整仍在继续

今年5月底,继新闻人(陈菊红)、产品人(王诗沐)后,腾讯新闻首次迎来了一位技术出身的负责人,何毅进。

“他来了后就跟我们讲了八个字:降本增效,自负盈亏。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人员优化。”一位PCG内部人士透露。新上任的负责人何毅进,是腾讯视频会员业务部总经理,在一些员工眼中,他性格儒雅、作风务实,是一位很好的老板。“他去新闻那边是兼任,很希望他能扛下来。”

在调任邮件中,官方宣布,调整后的腾讯新闻将坚持精品新闻资讯的定位和发展战略,加大力度升级内容和产品,“打破算法驱动、竞争用户时长的行业惯性”。可以说,“精品化”策略是“复古”了陈菊红时代的策略。

尽管内容风格开始向上一个时代回溯,但内部的状态却再难回到当初。

曾经的腾讯一度因为人员流动性较低、福利出众而被调侃为“互联网养老基地”,其发布的2021年度《腾讯可持续社会价值报告》也提到,2020年和2021年的员工总流失率分别为12%和12.37%。

然而,今年以来,业务调整、人员优化始终与腾讯的步伐相伴。其中,人员和业务线最为冗余的PCG成为重灾区。一位腾讯员工告诉《财经天下》周刊,当下,PCG的调整还在进行。

今年5月,王诗沐被调任至PCG“社交平台与应用线”,负责幻核等创新业务。该业务上线于2021年8月,是腾讯旗下独立的数字藏品平台。今年7月,有消息称,腾讯计划将幻核业务进行停运,当时官方并未回应此事。

8月16日,腾讯幻核正式发布公告称,即日起幻核将停止数字藏品发行,正式宣告了这一结果。同时所有通过其平台购买过数字藏品的用户可自行选择继续持有或发起退款申请。另据腾讯内部人士透露,本次幻核调整不涉及团队人员裁撤。

此外,隶属于PCG旗下在线视频事业部的腾讯体育,也在今年5月迎来组织架构调整,包括篮球运营组、足球运营组、综合大项目运营组、市场营销中心、产品中心/增值产品组、平台研发中心/推荐平台组&平台研发中心/画像与算法组在内的六大业务组遭遇裁撤。

除了架构方面的调整,也有PCG员工反馈,薪酬方面也在发生变化。此前,腾讯发布全员邮件,宣布年度薪酬回顾推迟至7月,职级晋升与薪酬调整不再直接挂钩,将结合业绩贡献、能力提升、薪酬竞争力等因素综合评估,要求员工用“武功”换“战功”。

不少PCG员工认为,这等于变相取消晋升调薪机会,能否调薪将完全取决于绩效,而薪酬回顾延后则给持续进行的优化提供了时间窗口。

腾讯此次薪酬调整宣布后,社交平台上一度挤满了吐槽的员工——他们中的一些人不得不接受零涨薪的现实,这在从前是不曾发生过的。一位PCG员工感慨,涨薪的人是非常少的一部分,“只有个别人能够涨薪,听说有的中心只有几个名额”。

但基调已然明确,如腾讯总裁刘炽平所说,在短期逆风的环境下,会持续控制成本。“整体成本优化的目标是面向长远的,腾讯也有清晰的优化重点。”

而调整的风仍旧在吹。前述腾讯员工提到,目前PCG的调整还在继续,一些部门随着业务的战略转向而整体撤销,时间所限,员工很难寻求内部活水的机会。

“感觉PCG的调整一直都在进行,就没有停下来过,下半年还有一批人合同会到期,但估计很多人不会续签,而是直接离开。”

财经自媒体联盟更多自媒体作者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