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开落户,城市抢人大战中,这4种创新街区最具人才吸引力!

放开落户,城市抢人大战中,这4种创新街区最具人才吸引力!
2022年07月08日 21:30 猫头鹰研究所

公共空间因为其公共、开放的属性,本身就拥有力量, 这种力量源于每一个人都有权利使用——人们共同参与、交流互动,从而改变我们在城市中的生活,改变我们对城市的体验。

2022-07-08

来源:TOP创新区研究院

作者:施道红

6月28日,上海颁布新政,在沪高校应届硕士毕业生不用评分直接落户。

6月27日,杭州公布最新落户政策,全日制普通高校本科及硕士研究生,毕业2年内可“先落户后就业”。

国内万亿GDP城市中,有21座城市对大专院校毕业生开放落户渠道……

可以说,城市之间,谁能吸引人才,谁就在带动就业和经济增长方面占据先机,谁也就能在未来的竞争中获胜。

理查德·佛罗里达(Richard Florida)教授把这些人称为创新阶层,那么,城市如何吸引这批人?

这一批创新人才喜欢聚集在什么样的地方?希望有什么城市体验?

在城市的应对策略中,近年来越来越明显的趋势是“创新街区”——在“高密度、多元化、包容性”且有宜人尺度的城市街区中,大规模地集聚创新创业企业以及创意人才。对于这些人才而言,他们宁愿为生活方式支付高价格,也不愿意搬到廉价而乏味的地区。

全球一些“创新街区”代表案例包括:伦敦硅环、波士顿肯德尔广场和西雅图南湖联盟等。

造就“创新街区”活力与魅力的重要途径就是——公共空间的场所营造 (placemaking)。

公共空间可分为休闲型、社交型与办公型三大类型。如果设计和运营得当,那么公共空间可以成为促进人才及机构连接的工具,帮助该区域更具活力、更具吸引力,在资产的投资回报上也比传统方式要高得多。

城市本质上是关于人,人们去向何处,人们在何处相遇,这些才是让一个城市成为一个城市的核心。 所以在城市中,比建筑更重要的是公共空间。

—— Amanda Burden,纽约市总规划师

今天我们就来总结一些通过公共空间催化创新的策略及思路。

01

多元用途,复合功能

公共场所研究机构PPS发现:

当人们可以找出10种或更多原因来到一个场所时,这个地方就会蓬勃发展,这就是the power of 10(的一部分)。

为什么会这样,从博弈论的角度也不难理解——

当一个场所的功能用途多元化时,它被使用/提及的频次就会越高,人们在想到去哪里见面时就自然会想到此处,久而久之这里就成为了一个focal point(聚焦点,或谢林点),成为承载活力的中心点,人与人的碰撞率增大,创新的想法就更有机会涌现。

假设你在纽约,要跟朋友会面,你们约定了时间但并没有约定地点,那么很可能最终你们会在中央车站见到彼此,因为这是纽约城的focal point。

当我们研究城市创新区时,其热点公共区域有非常明显的多元复合功能。

比如英国伦敦国王十字知识区内圣马丁学院前的广场——

这是一个亲水的绿地空间,由一个小广场与阶梯绿地组成;学生们可以在这里休憩,公众可以来此聚会用餐。建筑首层有酒吧、餐厅、轻食餐厅等,并且对大众开放;广场喷泉吸引了喜欢玩水的小孩。

有时候广场会有艺术装置展,各类展览和走秀表演也层出不穷,形成了一道靓丽的风景线和独特的文化创意体验。

街区因为有此类公共空间而被重新定义,与创意活力挂钩,生发出独特的调调,吸引到了Google、LV、Amazon、META、Universal、Havas等诸多公司。

谷歌伦敦总部效果图

如果办公社区位于人口并不密集的次中心或郊区,最好的方式是聚力打造一条多功能的主街——

Facebook在总部园Willow Campus的重点就是建了一个大约为1.2万平米的商业社区中心,将杂货店、药房、餐饮、零售店、健身房等生活休闲功能聚集于此,让员工生活更丰富,也能增强社区的交流与归属感。

Willow Campus效果图

Google在山景城的老总部也有一个中央主街道,所有共享资源位于这条主街上,这样才能把人从不同的建筑聚集在中间,生发出最频繁地“碰撞”。

在有“最智慧的1平方公里”之称的埃因霍温科技园,各办公楼里并未设置公共服务设施,而是将所有的功能都集中在一个400米长的建筑The Strip上,涵盖8个不同主题的餐厅、一个会议中心,一系列商店和服务,健身中心,目的就是创造更多人与人面对面的机会,促进联系、交流、知识分享与合作。

The Strip

02

易于访问,激发逗留

当我们在调研全国各地的高新园区时,发现很多高新区都有漂亮气派的绿地公园,但很多实际用户会表示,"我们园区的公园确实漂亮,但我工作10年了,一次都没有去过。"

花了大力气修建的公园却没有被高频次地光顾,不得不说是一大遗憾,其中一个原因就是“公园并不易于访问,与办公园区的衔接不顺畅”

一个破局方式是重视打造“口袋公园”。

“口袋公园”是指规模很小的城市开放空间,常呈斑块状散落或隐藏在城市结构中。创新街区中人口密度较高,工作强度较大,口袋公园选址灵活、邻近用户,同时面积小、成本低。

“一推开门就是公园”让其使用频次得到提升,提高了街区的颜值,也充当了休憩、释放压力与交流沟通的良好场所。

纽约Paley Park,图源:Flickr,摄影师:Roman Kruglov

值得牢记于心的是,我们不应仅仅提供空间,而是要创造体验场景。

体验的根基是“人”,开放地将用户用各种方式邀请到一个又一个的空间内,激发逗留的意愿,甚至创造“心流”的体验

设计大师Jan gehl提出了“柔软边缘”的概念,这一概念指的是:

“用设计将建筑底层区变得活泼、亲切、灵动,减少外部和内部空间的界限感,人们可以自然地坐下来面对人行道,从而创造出城市中最有活力的部分。”

如果你看到人们坐在消防栓上,靠在路灯柱、建筑和栏杆上,这无声却深刻地表明:这个街道不希望人们停下来逗留。但如果有可以或停或坐的地方,街区就变得“柔软”了,这里的时间会变慢,人们开始会放慢步伐,或进入到某个小店,买一束花,点一杯咖啡,写一行文字,碰到一个从来不认识的人。

现代社会中,很多人很害怕闲下来;但没有余闲,就只有效率,没有创新。

亚马逊西雅图总部

建筑与街道之间的界限被消解,公共空间提供了大量休闲座椅

建筑底层空间大约75%的面积将开放供公众使用,包括咖啡店、工作休息室和GE体验中心,人们可以在这里休憩、逗留、交谈等等,激发了想法,催化了创新。

GE总部园区还将包括一个公共户外空间,一个新的码头户外活动空间,1.5英亩的绿地,开放给所有市民,项目落成后,会增强海港步行体验。

03

舒适并干净,亲切且独特

成功的街区离不开运营:保持街区清洁、维护街区绿化,确保公共卫生设施干净有序等等非常重要,一旦这些运营的工作没有做到位,就极有可能产生“破窗效应”。

“破窗”指的是:

如果有人打破了某个建筑物的窗户玻璃,而这扇窗户又没有得到及时维修,别人就可能会受到某些暗示性的纵容去打烂更多的玻璃。久而久之,这些破窗户就会给人造成一种无序的感觉,形成恶性循环。

最能说明此效应的是纽约布兰特公园。1980年代,布兰特公园被称为“针头公园”,众多吸毒者与妓女聚集于此,一年发生的刑事案件就高达500件。↓

1991年,在比德曼团队的精心的设计改造后重新开放,公园彻底与“城市毒瘤”说了再见,有人说布莱恩特公园“太干净”了,但比德曼坚信,城市是有“破窗效应”的,布莱恩特公园因为“不干净”而成为毒瘤,因为干净而成为城市目的地。

布莱恩特公园内的HBO电影节

在布莱恩特公园举办的mercedes时装周

此外,一个地区,真正吸引人的不是“它有其他地方都有的东西”,而是“它有其他地方没有的东西”

就像硅谷创业教父paul graham所说的那样:

“许多书呆子口味与创意阶层差不多,例如,他们喜欢保存完好的旧街区,而不是千篇一律的郊区,他们喜欢当地拥有的商店和饭店,而不是全国连锁店。就像创意阶层里描述的,他们希望生活在有个性的地方。”

波特兰的街头,当地的特色调调

每一座城市都有独特的品格与灵魂。

遗憾的是,在当今大拆大建的城市发展中,地方的独特性消失不见,其吸引力也大大降低了。我们需要重新把一个地区“独特的魂”找回来,从长远利益的角度来看如何保留独特点,并让特点的价值发挥到最大,这样才能最大程度地激发当地人的自豪感与归属感。

德国最大的院落群哈克庭院由8个彼此相连的院子组成。庭院最初建于1906年,位于柏林市的中心区,占地9200平方米;在二战期间,庭院遭受了相当程度的损坏,直到90年代末才得以完全修缮。修缮后的庭院仍保持了其历史风貌,甚至还能在一些建筑上看到战争所留的弹痕。

哈克庭院独特的历史背景与文化氛围吸引了众多游客,成为柏林人最喜欢的汇聚地点之一,如今院落里有高档公寓、40多家公司,各类品牌专卖店、咖啡厅、酒吧、餐厅以及俱乐部等,独特的调调回应着“poor but sexy”的柏林气质,也重新唤醒了真正老柏林片区的生命。

04

社交属性

“社交纽带”将人和企业连接在一个特定的领域内,建立起一个能让信任、协作和信息共享更深层次的网络。

同时,具有社交性的公共空间内可以是发生正式社会交往的物理空间,也可以是人们在日常生活中一次又一次地意外地碰到彼此的空间,有利于建立“弱关系”(weak ties)。

 “弱关系”将人和公司更松散地连接在各个领域,是提供了在现有网络之外的新信息、新联系人和业务线索的通路。

比如,“第三空间”,像咖啡店和酒吧,可以为社会机遇注入丰富的活力,因为没有职场等级,更能连接人,文化和组织。

或者是办公型公共空间,比如共享办公空间、孵化器、加速器和公共创新中心等。

咖啡馆1.0阶段——便士大学, 制图@FTA
咖啡馆2.0阶段——星巴克,制图@FTA
咖啡馆3.0阶段——咖啡综合体,制图@FTA

波士顿海港广场的街区会客厅(District Hall)是一个有趣的案例:District Hall只有1100平米不到,是一个非盈利公共项目,目的就是为海港广场( Seaport Square)这个占地23英亩的城市创新区做支持。非盈利公共项目的好处之一就是能最大程度地开放与促进合作,任何人都可以使用 - 包括公司,学校,企业家和民间团体。

在疫情前,District Hall每年会举办超过1000场活动与见面会,接待近10万人次的参访者,成为连接创新区内人与人、机构与机构的热点公共区。此外,高颜值的设计、网红餐厅、灵活多元的空间、精心的运营等,也让District Hall成了一个创新的高地,也迅速成为波士顿创新区的核心。

Photograph @ Gustav Hoiland

社区型的公共空间需要重点运营,精心的运营将会编织一个自组织的网络,连接和连接社会资本,这对创新很有价值。

公共空间因为其公共、开放的属性,本身就拥有力量, 这种力量源于每一个人都有权利使用。

正是这种参与感让人们得以交流互动,并像主人翁一样去创新,去改变我们在城市中的生活,改变我们对城市的体验, 影响我们对城市的权衡选择。

财经自媒体联盟更多自媒体作者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