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房东”模式频频失灵 共享厨房熊猫星厨也逃不出“共享”厄运

“二房东”模式频频失灵 共享厨房熊猫星厨也逃不出“共享”厄运
2020年04月29日 18:06 电商头条

即便像Uber、滴滴、摩拜这类共享经济的佼佼者,至今也没有通过某个具体业务实现扭亏为盈,而那些缺少企业核心竞争力和行业壁垒的品牌,一旦失去资本“供血”,前期巨大的投入就打了水漂。

在中国互联网的洪流中,共享经济经历了潮涨潮落。资本的介入让行业快速崛起,到遍地开花,资本撤退后却只留下断壁残垣。

有人成功上岸、有人还在挣扎。但更多的,还是因为没有找到盈利途径消失在了共享经济的滚滚红尘中。

2020年的黑天鹅,则让整个共享经济迎来了一个真正意义上至暗时刻。

疫情阴霾下的熊猫星厨

作为共享厨房的明星共享项目——熊猫星厨,在这次黑天鹅事件中因“退租”和“押金”等问题被推到舆论风口。

微博的用户“兔撕鸡大老爷”发文称:

“疫情期间,北京共享厨房头部企业熊猫星厨先是爆出没有履行对外宣传的“疫情期间免租7天”,后又曝在有的场地方已免租的情况下,未向承租商户返还对应的租金。

运营人员还让返回北京的外地商户瞒报行踪,说自己早已经回京隔离好了14天,如果不愿意这么做,就要面临一个月无法开门且租金照付的损失,艰难的环境让不少商户忍无可忍… …。”

也有商户留言,称自己租了熊猫星厨共享厨房一处档口经营外卖业务,合同期一年,押三付一(即入场时缴纳3月租金数为押金,同时缴纳入场当月租金)并交了1万元食品安全保证金。但疫情一直停业2个半月,直到3月31日员工返京并解除隔离后才恢复营业,营业额骤降让他无法承受,便欲与熊猫星厨商议提前解约。熊猫星厨称签合同时交的1万保障金可抵扣房租,3个月房租押金概不退还。同时,商户在网上留言称熊猫星厨乱收物业费,2月只开业5天,收3千多物业费,账单里的公摊费及杂项费不仅奇高且不合理,一些没有发生的费用也要商户承担。

(图来自领导留言板截图)

北京商户事件爆发之后,或是迫于舆论压力,熊猫星厨通过官方微博发布了一条免租声明,承认在疫情期间和众多餐饮企业一样遭遇了极大的经营损失,也面临着短期经营上的困难,但还是把商家的利益放在第一位,将在原有七天免租的基础上积极与业主沟通,为商家争取更多扶持政策。熊猫星厨先是否认了“两头吃“的情况,称只是退还的租金尚未到账。之后又发布了一份声明,开始正面回应各个负面新闻,称正在积极开展商户扶持政策,目前公司经营一切正常,年度目标也超额完成。

熊猫星厨方面在媒体采访报道中的表示是,并非所有甲方都愿意减免租金,有的大型企业或商场给减免了,但小企业或个人房东不愿意承担租金损失。另外,即使减免了,甲方退还租金的政策又不一样,有的租金会拖很长时间,平台也要保证现金流,要不然公司都活不下去。

(图来自3月熊猫星厨官方截图,其官方微博2月发布的“免租7日“海报已经删除)

声明之下,有人支持,有人质疑。青渝蓝之麻辣香锅创始人吴楠发朋友圈,认为平台不免租正常,人家也是私企,银行没给他任何贷款减免,大家都是做生意的,给免租是人家帮我们,我们感谢。

(图来自网络报道中微信朋友圈截图)

而质疑的人认为平台还是不够诚意,缺乏诚信,有时间去将免租的消息喊的天下皆知,却没时间付诸于行动,兑现自己的承诺。

面对疫情,最难承受的就是中小的餐饮商户,客源断档的情况下,大家都不好过。

诚然,作为一家以营利为目的的企业,熊猫没有义务或者必须为他的商户们减免费用,但熊猫星厨既然已经贴出改公告,却又出尔反尔,未免让伤了商户的心。

二房东模式可行吗

虽然同为共享经济,但与共享单车这类企业不同,共享厨房的商业模式与地产关联更加紧密。

无论是CBD还是商圈,共享厨房都是以整租圈地、分拆租赁的方式去运营。这本质上与共享办公室的模式颇为类似。更加直白的说,目前的共享厨房通过与物业和业主以“低价”整租场地,再把它们分租给需要的客户,赚取价格差。

这其实与共享办公在盈利模式上更加类似。所谓高科技或者共享,都只是一个资本的噱头,本质上就是二房东。但二房东模式是否可以延续,这就成为了一个令人玩味的话题。

我们可以类比一下二房东模式的其他企业------比如最著名的共享办公鼻祖 “WeWork”。

在这家曾估值几百亿美金的“共享”企业,在经历经济下滑的变迁后,瞬间缩水至100亿美金以下。从高调IPO夭折、联合创始人兼CEO辞职,再到大规模裁员,估值直接蒸发为了最初的零头。

(图片来自市界)

共享厨房发展似乎和其如出一辙,从诞生开始就持续受到资本关注。仅2019年,先是熊猫星厨获得5000万美元C轮融资,由老虎基金领投,后是黄小递获得了 Pre-A 轮融资,望湘园是它的股东之一。年底业内人士传,吉刻联盟已获新一轮融资。

(图片来自猎云网)

在外界看来,这或许是一门不错的生意,解决了传统餐饮下,高房租、高物料的问题。而经过标准化改造后的场地,可以避免多余空间的浪费;统一工程装修;统一办证等等,不一而足。但无论如何包装,共享厨房都是脱离不了二房东模式,即赚取租金差。

而时间进入2018年伊始。全球经济已经明显处于疲态,高房租、高溢价、高消费的三高创业时代已悄然改变,商业环境的变更,让二房东不再拥有价格优势。无论共享厨房或是共享办公们如何做出花样,都无法挽回二房东模式的颓势。

但不幸的是,国内的共享厨房品牌仍在二房东的模式上一路狂奔。

对于国内这些共享厨房品牌来说,他们大部分还在走在共享办公“二房东”的老路,仅仅是从房屋业主手中转租,然后再改造装饰,将共享生意变成了一个做装饰赚差价的生意。没有什么技术上的门槛,整体盈利除了改造租金和入场费、押金以外,还有一半都来自对商户的品牌管理、店铺设计、线上运营和咨询服务等,虽说降低了用户的某些成本,企业自身成本却有增无减,高度依赖资本。

(图片来自:疯狂BP。图为范本案例,不做具体数据参考)

共享厨房闭环之困

作为一个TO B的商业模式,共享厨房虽然掌握着上游的场地,但并没有深耕到后服务市场,无论是集中的农贸采购还是下游的订单获客均鲜有涉足,这让共享厨房的最初的愿景相差甚远。

所以,国内的共享厨房出了一个尴尬的局面:

不论你入驻哪儿,商户的订单来源依然十分依赖各大外卖点餐平台。从点餐到配送,共享厨房均无法涉足其中,这对商户的控制无疑大大减弱。

试想某一天,阿里的饿了么或者是美团突然也想收编外卖商家而推出同样的共享厨房场地,将会给现有的格局造成怎样的毁灭打击。

共享厨房的运营之困

如果说以上都是共享厨房无法提供的增值服务,最多只是影响共享厨房的盈利模式和控制力,但更让人头痛的是,很多共享厨房由于各种原因,连最基础的政企关系都没有做到位。

导致后续经营中产生证照、食安、环评等问题依然存在,不想被迫关门就得不停升级改造,这些费用很多都得平摊到商户身上,不仅成本没有降低,反而增加了二次改造的成本。

(图片来自猎云网:2017年6月北京食药监对熊猫星厨的处罚)

另外,由于纯外卖商家收入过于单一,抗风险能力差,一旦有个什么风吹草动会加速流失,反过来给共享厨房经营者带来了营收不稳定的风险。也掣肘着这个行业的良性发展。这种模式下,想要大规模的扩张和复制对运营团队的实力和其团队的融资能力都是一个个重大考验。

本次疫情的影响下,餐饮业和外卖已经是如履薄冰,很多人为了活下来努力缩减成本,熊猫退租事件不断发酵正是餐饮业目前所面临的困境之一。作为地产与餐饮两大重资产项目的结合,要增加营收,就得不断地扩张,不断地招募外卖商户,入住率骤降、商户物业两头纠纷不停,或者出现退租挤兑,资金链的问题都会立即暴露。

(图片来自网络)

知乎上有用户算过一笔账:

如果只是单纯外卖,厨师工资6500元+水电费1500元+打包辅助人员(3500元)+宿舍1800元+共享房租12000元=25300元。餐饮毛利(含餐盒)正常68%—70% (控制好的),平台流水倒扣18%。满减估计去掉18%-20%。毛利只有40%最高。假设活动后均价20元。

假如每月3000单,营业额为6万,毛利为2万4千(赔钱)。假如每月4000单(少数),营业额8万块,毛利则3万2千元,除去费用(含餐盒)净利为8千元。如果再有其他灭蟑螂,餐盒或排名竞价费。还有多少?假如做不够4千单,又如何?

这段话引起了很多商家共鸣,确实,做外卖不就是先给平台打工、再给房东打工,还要为人工费用打工,最后剩下的才是自己的?套路再怎么变,本质没有变,能做好的人有,很少,想做好,很难。

熊猫星厨CEO李海鹏曾公开表示:我们是把入驻的店当做自己的店来管理,希望越来越多的商户和熊猫星厨是绑定关系、战略合作关系,熊猫星厨走到哪里,他们就跟着开到哪里。就像很多餐饮和服装品牌,与购物中心也有合作关系一样。现在看来,想达成这个目标,吸引更多合作伙伴,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盈利的困兽之斗

共享经济诞生已经很多年了,作为一种基于资源共享,将一件物品发挥出最大价值的商业运作模式,其本身是并没有任何问题的。但是为何在经历不到一年的时间迅速从创业神坛跌落?因为大多数公司只是空有共享的名头,偏离了优化资源配置,节约用户成本时间的初衷,继而造成资金回笼困难,融资失败而死亡。共享单车就是最典型的一个案例。

(图片来自铅笔道)

如果说共享厨房还算是为数不多活下来的成员,业态则很像外卖版的的美食城。唯一不同的是共享厨房可以外卖为主,可外卖堂食兼备,极大地提高了坪效和人效。可这个领域,大多数玩家至今都还是依靠烧投资人的钱维持运营。

根据相关信息,纯外卖的共享厨房新开一家的成本大概在百万以上,如果外加堂食,费用更高。想要实现盈利,必须靠规模扩张之后的成本摊平。资本面对经济下行,都放缓了豪赌,也让很多共享厨房赛道的选手不得不提前离席。就在前一阵,融资1300万美元的共享厨房Pilotworks宣布倒闭。

(图片来自新闻截图)

共享厨房的商户之困

外卖这个领域,最难受的恐怕就是商户。美团和饿了么这两座大山压在他们每个人头上,过高的抽佣让外卖商家无法赚取充足的利润,共享厨房在此无法帮助他们任何。相反的,此次疫情之下,熊猫的做法以及美团的压迫。不得不让这些外卖商家们好好反思,未来,到底还要不要夹在中间被两头欺负。

因此,未来如何选择入驻方,选择哪一个入驻企业,用什么样的方式进入,将成为他们重新考虑的问题;而对密切关注这条赛道的投资人来说,谁能做到在运营层面精细化、规范化;在商户层面,客源不断,且留得住大客户;在资本成本,实力雄厚,且品牌溢价出现,在谁就拿到了最先破局的钥匙。并不是所有的共享经济模式下的产品都终将衰亡,市场最终还是属于那些可以良性运作的共享品牌。

试想一下,如果前期大量烧钱获得的领先规模并不能形成长期的垄断地位,也不能凭借垄断地位获得高额利润,漂亮的数据下面是平台长期亏损,谁又能耗得起?

(图片来自网络)

裁员之下的反思与未来

随着疫情的发展,共享厨房这碗饭变得越来越不好吃,其暴露的问题恰恰预示着行业需要往更规范化的方向发展。不久前,总部位于班加罗尔的Swiggy也开始计划裁员,虽没有公布具体的裁员人数,但据一位消息人士透露,此次裁员大部分来自其云厨房业务部门,还会重新协商租金。

Swiggy于2019年底曾决定投入7.5亿卢比(7千万人民币左右)拓展云厨房业务,当时他们希望通过Swiggy Access为餐厅提供厨房空间,供他们准备外卖食品,并打算将该项目覆盖到印度本土14个城市,总占地面积超过100万平方英尺。在过去两年中,已经花费了超过17.5亿卢比用于建立和运营这些云厨房,原计划在2020年3月之前再拓展12个新城市,现在因为疫情的影响,一切都发生了变化。

(图片来自网络)

这也从侧面反映出这条赛道还不够成熟,还有很多痛点没有被解决,仅仅依靠一轮一轮融资持续造血和做供应链服务,成功的概率微乎其微。退一万步讲,即便像Uber、滴滴、摩拜、OFO这类共享经济的佼佼者,至今也没有通过某个具体业务实现盈利。

不过,互联网最不缺的就是入场者。

中国人,民以食为天,吃是永恒的生意,而共享厨房的行业门槛本身就不高,相信未来还会涌入大批新晋者,希望后生们可以吸取前人的教训,真正的为中国的后餐厨市场淌出一片可发展的盈利之路。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