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创业者的大时代

乾隆三十三年(公元1768年),有一位名叫黄景仁的年轻诗人数次科举不中,他对月长叹,怀着五味杂陈的心情写下了一首诗。

这首诗的文学价值并不高,也没有入选教科书,但其中有一句流传甚广,几乎写尽了古代读书人的心声:

        “十有九人堪白眼,百无一用是书生。”

一生不得志的黄景仁自幼穷困,十五岁起就开始为生计奔波,惊世的才华并没有给他带去任何经济上的帮助,也没能让他获得自由创作的机会,最终只活了34岁就郁郁而终。

与黄景仁相似的书生还有很多:比如总被吐槽‘很忙’的杜甫,他也和黄景仁一样一生穷困,官场不得志,晚年时受困于财,生活难以为继,漂泊数年后,一代诗圣因无钱治病,病故于湘江的一只小船中。

试想当时的环境,有才华的读书人几乎只有“学而优则仕”这一条,寒窗苦读数十年后名落孙山,不难明白为何会有‘百无一用’的慨叹。

01 个人品牌之春

十年前,移动互联网横空出世,前一波显著流量红利在短短的几年内被瓜分殆尽,营销效率随着媒介的纷杂而逐渐下降,很多人感叹“流量见顶”“红利没了”。

事实上,市场从不缺流量。

        2012年,微信公众号正式上线,截止到现在,微信及WeChat合并月活跃用户数已达11.51亿,公众号数量超过2000万,小程序日活跃用户突破3亿。

这些人把观点、洞察、生活中的点点滴滴整理成内容,通过公众号或者小程序等形式分享给与自己志同道合的陌生人。

这7年多的时间里,出现了大批才华横溢的文章作者,漫画家,游戏制作人等内容创作者。

他们以前可能只是迷茫的普通上班族。微信的诞生,让他们找到了向上生长的驱动力,为整个内容市场贡献了大量精彩的内容,也为广告主们提供了丰富多样的展示平台。

广告的存在,让创作者们得以拥有了另一重身份,与负责投放的广告主概念相对应,这些掌握着大量精准广告受众的创作者们也开始被称为流量主。

创作的价值,品牌的建设,都有了另外一种体现方式。

又或者说:以一种更体面,更简单,更友善的方式出现。

02 从拒绝到接受

既因为观念的变化,也因为广告形式的转变。

在传统意义上,内容变现这件事是很暧昧的。

一直到今天,仍然有很多居心叵测的人认为创作者必须清贫孤独,把自己创作的心血无偿贡献给受众,并且以一种很低的姿态去恳求读者或观众的认同。

这也大大影响了内容的发展,因为物质和现实的束缚,很多创作者并没有机会全情投入,创作之路早早夭折。

尤其早些年广告市场还很复杂,所谓@的“吃相”也非常粗暴。

大大小小的牛皮癣广告互相叠加,无法关闭的恶意弹窗广告屡禁不止,内容与广告处于水火不容,你死我活的环境中。

而到了今天,广告的形式已经越发精致,从具体推荐内容到设计版式都趋于友善,甚至我有很多朋友在听到“微信广告生态”这个概念的时候会露出一脸茫然。

我只好把具体的广告内容截图发给他,他才恍然大悟——微信广告正是靠着“软”植入的方式,打开了一扇新大门。

已经存在了六年的微信广告战绩斐然,但在为流量主带来了丰厚收益的同时,却也能保持C端用户的好感,甚至已经成为了内容生态的一部分,与内容紧密结合,为内容创作者和内容受众找到了一个平衡。

于是越来越多的创作者不再以变现为耻,不再用爱发电,开始为自己的创作寻找合理的报酬。

        截止2019年第三季度,微信广告的月活跃流量主数量已经达到了65万,有900家以上流量主月广告收入可以达到10万元以上,同时正在有越来越多的,来自各个不同行业和领域的新流量主加入到流量生态当中。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