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管理大学朱飞达:数字经济仍处于早期 | 数字经济100人谈

新加坡管理大学朱飞达:数字经济仍处于早期 | 数字经济100人谈
2021年01月22日 14:05 亿欧

【编者按】立于百年机遇变革潮头,数字经济已成中国经济高质量跃迁新引擎。加速数字产业化、产业数字化,是当下发展数字经济及数字化转型的重要命题。到底什么是数字经济?数字经济现处何种阶段?数字经济的发展方向在哪里?如何实现数字化转型?……

亿欧EqualOcean作为一家专注科技、产业、投资的信息平台和智库,现推出“数字经济/数字化转型百人谈”专辑(同期,亿欧EqualOcean数字产业创始人俱乐部也已成立),将通过深度访谈100位各行业数字经济/数字化转型洞察者、推动者与实践者,在认知层探索解决方案与方法论。

本文系“亿欧EqualOcean数字经济/数字化转型百人谈”专辑文章之一,我们访谈了新加坡管理大学信息系统学院终身教授朱飞达,就数字经济问题进行了深入交流。

新加坡管理大学计算与信息系统学院长聘副教授朱飞达,于美国UIUC获得计算机博士学位,主要研究方向包括数据挖掘和人工智能,基于区块链和可信计算的数据资产与治理,数据驱动的商业智能和创新研究。至今已在国际期刊和会议上发表学术论文100余篇,并获得多项最佳论文奖。长期担任相关国际学术会议的资深程序委员会委员和多个国际会议的大会主席,包括IEEE ICDM’18和ACM SIGKDD’21。他是SYMPHONY项目的发起人和首席科学家。

朱飞达向亿欧EqualOcean表示,目前,数字经济已进入Data Driven(数据驱动)阶段。各行各业的驱动点、创新点都来自于数据,而数据本身正是数字经济与各个实体产业之间最关键的连接点:数据可以驱动各个实体产业之间相互运行,打通各个环节并形成闭环。

不过,目前数字经济还处于非常早期的发展阶段,因为最重要的数字经济生态建设仍未完成,其中的核心问题没有被解决,比如数据的来源问题、数据使用的法律问题,数据的定价和治理问题等。此外,对于数据的意识深入、人才培养问题,也是企业在尝试数字化转型的过程中遇到的困难。

谈及数字经济未来发展,朱飞达认为,数据的价值、确权、控制,是今后数字经济确定的三大发展方向。他透露,在数字化转型过程中,在非接触经济、虚拟经济领域,会涌现很多机会。

最后,朱飞达告诉亿欧EqualOcean,他非常看好数字经济带来的产业变革,特别是在中国市场的变革。但他也指出,公众对于数字经济里非技术方面的关注度还有待提高。

以下为朱飞达的访谈实录:

Q:谈谈您对当下数字经济的理解?

其实,“数字经济”概念在很久前就被提出。2012年开始,我在演讲或者上课时,就在讲数字经济,这个概念不是很新。很久以前,我们就开始做大数据。我刚去美国读博士的时候,我们研究的数据对象的数据量就很大,但是那些数据大多是工业数据,生物数据和环境数据。

随着手机等智能硬件的发展,以及社交媒体平台的普及,越来越多数据是关于人的,关于我们本身的。这类数据大量产生之后,数据离人就很近了,因而对商业产生了巨大的吸引力。商业活动的本质就是对人的各种理解。

所以,人的数据大量产生后,大家对数据或者大数据价值的认识突然间提高了。同时,这些事物的发展使得大家的生活方式,包括获取信息的方式,逐年不同。

以前,大家都是通过门店等线下方式获取服务,现在,通过智能设备的方式占绝大多数,去年疫情更加促成了这一转变。过去消费者前往线下门店只是一个商业活动,但现在通过这些设备,越来越多数据痕迹留存下来。关于人的数据越来越多,各行各业工业生产中的数据也越来越多。

当下,产业/资产数字化、数据本身的资产化,是数字经济领域最火热,也是最有价值的两个方向。

Q:您能否具体谈谈产业/资产数字化、数据资产化?

把传统工业和商业中的资产和过程进行数字化的过程叫“产业/资产数字化”,我们平时讲的大数据或者数字经济,很多时候都是指这一过程。

然而,“数据资产化”同样重要。

早年,大家主要解决怎么计算好数据,以此更好地了解客户。但对于数据应用中非技术性的方面并没有认真研究:比如数据是不是可以随意获取?数据有没有成本?数据使用后的权益应该怎么分配?这些都不完全是技术方面的问题,而是会牵涉到商业经济、甚至法律、政治因素。

解决方法就是要把数据当做一种新兴的资产,确立它们的地位。把数据变成一种生产要素,确立其资产性质,这样一来,数据的来源问题才能被解决,数据才能很好地流通。这就是我们为什么要“数据资产化”。

Q:您觉得当下处于数字经济哪一阶段?

现在,数字经济转型的基础设备以及基础设施已经有一定程度的建设了。

不管是资产/产业数字化,还是数据资产化,首先要解决数据来源问题。大数据本身,有点像做菜的原料,不可或缺。随着硬件、软件、计算技术发展,数据现在能够被比较全面、及时、完整、准确地收集、保存以及传输。得益于4G、5G这类技术的普及,目前基础设施已经相对成熟,但是后面还有很多其他的挑战。

总体来讲,数字经济还处在一个非常早期的阶段。

大家现在刚刚意识到这些数据确实是有价值的,而且数字化是一条正确的道路。但是具体怎么去做、整个生态系统里面最缺乏的东西,现在还没解决。数字经济最重要的是生态建设,不光是做好里面某一项技术,整个生态系统里面需要很多不同的要素。

Q:您认为数字经济与各个实体产业之间的连接点是什么?

数据本身就是最关键的连接点。

在第一阶段,各个实体产业就做自己的事情,在这个过程当中,数据是副产品,被自然地留存下来。

在第二阶段,本身就跟数据打交道的行业,例如科技行业,逐渐意识到可以通过数据赚钱。谷歌在内的一些大型科技企业,对于数据的使用是垄断性的,其他行业、企业并不能够被分享。

现在已经到第三阶段,就是我们俗话讲的Data Driven(数据驱动)阶段。Data Driven不光有Data,还有驱动。无论什么行业,餐饮、电商、甚至金融保险业,他们的驱动点、创新点都来自于数据。

实体产业跟数字经济之间最重要的一个连接点,还是在数据:数据如何打通各个环节,构成闭环,驱动各个实体产业之间相互运行。

Q:除了数字技术之外,您认为数字经济与非数字经济之间还存在哪些差异点?为什么?

过去几百年的大部分时间,人类的创新发明都是使物理资源的流动更方便。因此,在钢铁、石油煤炭领域,诞生了很多富豪,例如像卡内基家族、梅隆家族、洛克菲勒家族,他们霸占了全球富豪榜一两百年。

从2000年开始,人们最大的创新点不是在于物理东西的挪移,而是使信息的流动更为方便。FacebookGoogleAmazon开始占据全球市值最高公司排行榜。

现在,我们慢慢进入到下一阶段,不光是信息互联,而是直接价值互联阶段。当下更新兴的技术,例如可信计算技术、区块链技术,它们可以把价值直接互联。未来,我们可能会见证更加快速的发展,新的公司形态可能会出现。

Q:您认为目前推动企业数字化转型的核心动力是什么?

核心动力就是:企业发展到一定阶段后遇到的瓶颈。

早期,很多企业可能并不需要特别高精尖的数字技术,它们可能通过其他手段就可以占领市场,因此并不能认识到数字化的价值。在2015年之前,当我们跟中国房地产企业沟通时,他们可能也会听一听我们说的大数据。但是,他们的房子怎么样都能卖出去,所以并不是特别关注这些技术。

如今,野蛮扩张的时代已经过去,企业需要精细化经营。同时,很多新的模式出现,例如非接触经济必须跟数字化连接。再者,智能终端上的应用,能够直接打通最终用户跟最初生产端之间的渠道,在很大程度上改变了原本的生产方式。

这些都是促成很多企业慢慢认识到要进行数字化转型的动力。

Q:您认为目前企业在尝试数字化转型的过程中将遇到哪些困难?您认为优化思路是?

第一,意识问题。

早些年,大家在意识层面并没有真正产生动力。大家可能听过一些比较热的名词,比如大数据,但可能只是想用它们装点门面,没有迫切感觉到需要推进这些技术。

经过这两年各方面的教育,大家对数字化转型的意识慢慢树立起来了。但目前树立的意识只是关于数字化转型的必要性的,还有一些其他问题。例如数据生态的构建、数据价值的评估、数据使用的法律问题、用户隐私保护问题,这些方面的意识还没有建立完成。

第二,人才问题。

一些企业老板经常对我说:“你说数据很重要,我们企业需要Chief Data Officer(首席数据官),我们都很认同,但就是招不到合适的人。”

数字经济转型的各个环节都需要大量人才。比如,数据技术需要对接Domain Knowledge(领域知识),即把技术上的东西跟领域/产业知识结合起来。

但是这些人才是我们现有的教育体系很少培养的。就容易造成计算机专业的学生只懂计算机不懂行业,行业里的人可能不懂信息技术。因此,近些年国家开始建立一些新的学科,例如数据科学。

第三,生态问题。

数字经济生态中的一些核心环节没有被打通,比如数据的来源问题。

2012年开始,中国平安集团转型,提出要“科技引领金融”,建设大数据。我们跟平安一同建立了大数据联合实验室,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开始发现,最关键的是数据从哪里来。

最早,我们从公共开放平台获取数据,后来这些平台渐渐变得越来越封闭化,并且大家对于个人数据的保护意识也慢慢增强了。例如,新加坡很早就有个人数据保护法(PDPA),严格规范了数据使用的很多方面。这样就造成了一个Gap,如何获取数据成为非常大的问题。

95%的中小企业,都没有像阿里腾讯这样的长数据链条来获取用户数据。但这些企业也都想了解用户,想知道Target Customer(目标客户)在哪里。如果没有好方法,这些企业要么无法获取到数据,要么就只能通过灰色或者黑色方式获取,因此就会引起很多问题。

随着中国在这方面的法律意识、政策法规不断完善,如何获取数据会变得越来越重要。所以,数字经济还处于一个相对早期的阶段,还有一些很重要的问题需要被解决。

Q:您认为此后数字经济确定性的发展方向可能是?

数字经济今后有三大发展方向:

第一,数据价值的提升。通过资产数字化、数据资产化,不断挖掘数据的价值,让数字化、数据化真正给各行各业带来价值。人工智能等技术的发展,将使更多价值从数据中提取,例如商业价值、社会治理价值等。

第二,数据的确权。目前数据相关的很多问题还有待商议,比如数据的拥有权、获益权。当下法律对于很多相关的细分领域,还没有研究得很彻底。

第三,数据的控制。数据资产化以后,会产生对于数据资产的控制(包括分享、交易、抵押数据)的问题。目前我们正在研究利用诸如联邦计算,基于区块链和分布式共识的可信计算等技术来完善对于数据的控制。

数据的价值、确权、控制,是数字经济今后一定要解决的三方面,其中的两个核心问题是“信任”和“激励”。

Q:您认为数字经济/数字化转型过程中将催生哪些新机会(包括但不限于投资机会等)?

在两大领域中将会催生新机会。

第一,非接触经济。

通过这次疫情可以看出,在非接触、远程领域有所突破的行业会有很大发展,包括各种远程工具,它们把传统的商业行为,用数字化的方式突破物理空间的界限。从前,大家都在线下完成服务、交易、商品购买。数字化后,大家能够通过各种各样的智能设备完成这些行为。

并且,这种随时随地获取服务与商品的方式,是可持续发展的。即使是疫情之后,很多行业都意识到不可能完全回到原来的模式,现在已经到了一个新的发展阶段。比如,很多公司可能发现并不需要租很大的办公室,有些事情远程就可以完成。

对我来说,往年举办或参加学术界的会议,都是四五千人在一起开会。去年开始,很多会议被迫挪到线上。一年时间里,原本一些非常粗糙的线上会议系统,已快速迭代、进化,现在有很多非常不错的在线会议系统,能够很大程度上模拟线下真实开会体验。

第二,虚拟经济。

过去,我们知道很多虚拟的东西是有价值的,比如数据、人的影响力,但并没有一个技术手段固化它们的价值。

现在,有很多技术比如区块链,可以真正资产化、价值化虚拟的经济。虚拟经济是比实体经济更庞大的新经济。

Q:对于数字经济带来的产业变革,您有什么预期和担忧点?

说到预期,我还是非常看好的。

现在中国提出的新基建,能够给未来五年、十年打下基础。就像之前公路、港口、机场建设一样,很多事物都需要Infrastructure(基础建设)。所以我个人非常看好数字经济带来的产业变革,特别是它在中国的发展,因为中国有快速的基础设施建设,以及庞大的市场。

担忧是,大家对于数字经济里非技术方面的关注度不够高。

现在,大家一般还是都在关注人工智能技术、量子计算等,关注怎样算得更快、更准。然而,把数据里面的价值提炼出来当然很重要,但非技术的方面也很重要,比如法律、社会伦理道德方面。

有很多人正在提算法经济,但当算法越来越多地被引入,人很多时候相当于是算法的一个参数。如此一来,若是在算法设计层面就没有足够地考虑公平性、伦理道德,就会出现很多问题,例如大数据杀熟、隐私侵犯问题。这些问题不容易被大家看见,可能只有当一些重大的事件暴露后,才会引起足够多的重视。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