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均月薪1.5万,中国5G行业待遇反超金融!却还面临一个应用难题

平均月薪1.5万,中国5G行业待遇反超金融!却还面临一个应用难题
2019年10月21日 18:09 金十数据

在前几代的网络发展上,美国和欧洲的电信企业一直处于领跑位置,但有迹象显示,在经过多年的精心布局之后,华为等中国公司目前在5G发展领域已掌握较大话语权。截至目前,华为已和全球领先运营商签定了60多个5G商用合同,40多万个5G Massive MIMO AAU也已发往世界各地。不过,在技术获得快速发展的同时,中国5G建设也面临着一个难题。

据10月19日报道,中国5G用户预约已逾千万,5G商用进入倒计时,但上万亿元(人民币)的5G网络建设成本已成为不得不面对的一个挑战。报道援引中国工程院院士邬贺铨指出,中国4G网络建设投资约7000至8000亿元,而5G的投入成本将比4G时代大为增加,如果每年投资强度保持不变,中国5G网络的建设成本将达到1万多亿元

至于成本究竟高在何处,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副院长王志勤指出,电费是5G运营中成本最大的一块,其他还有基站数量的增加、大规模天线技术的应用等带来的成本增加问题,同时由于5G网络的室内分布系统多是在2G、3G、4G存量场景改建,但合适的安装位置和机房都存在不足,因此还存在入场成本高、入场难的问题。

实际上,5G建设成本高已经成了全球各国普遍面临的难题。就拿“抢跑”5G商用的韩国来说,仅仅是官方宣布的投资额,就已经达到了30万亿韩元(约合1800亿元人民币),且要知道,从国土面积上来看,韩国只相当于中国一个省,部署新技术的成本本身就比较低。

不仅仅是韩国,一直不看好华为的澳大利亚如今也正为成本问题感到烦恼。墨尔本皇家理工大学网络工程副教授表示,由于选择诺基亚和爱立信等的设备,澳大利亚在5G服务推出方面落后18个月;此外,澳大利亚的5G基站建设成本也会随之增加20%至30%。

此前,在澳大利亚坚决拒绝华为之后,该国10大因特网服务提供商之一的TPG就公开谴责官方,称该公司本该成为5G前沿移动运营商,但却被禁令破坏了,这不仅让其损失了近2.3亿澳元——其中最大的损失是未使用的频谱牌照价值减少了9200万澳元,同时这家公司还不得不终止了其移动网络的推出。

值得一提的是,成本增加的“重担”最终却还是由澳大利亚消费者来买单。目前,澳大利亚运营商公布的5G套餐费用为每月70美元(约合人民币500元),流量不限,比澳大利亚的4G套餐贵了30至40美元。

话又说回来,尽管当前我国5G建设面临着巨大成本的问题,但随着5G时代的到来,5G在物联网领域的广泛应用也给行业带来新的增长点。比如说,互联网产业的人才需求在经过6个季度的下降之后,终于在今年第三季度出现了正增长。

业内报告指出,在5G商用加紧布局的当下,激烈的竞争使得企业对于相关人才的需求更为迫切,今年前五个月5G相关岗位平均月薪已超过1.5万元,高于长居薪酬榜首位的基金、证券等金融行业。

5G的发展有市场需求、有国家扶持,这双重利好也均证明着发展5G的重要性,至于如何破解高成本的问题,北京邮电大学教授舒华英就建议,开放楼宇、公共用地等公共资源,保障5G网络建设;此外,建议成立5G投资建设基金,通过金融手段,以低息方式来推动5G基础设施建设。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