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货运版滴滴”在美上市,市值超千亿,创始人是阿里校友

“货运版滴滴”在美上市,市值超千亿,创始人是阿里校友
2021年06月23日 23:44 天下网商

天下网商记者 黄天然

6月22日晚间,满帮集团在纽交所挂牌上市,上市首日收盘价21.5美元,较发行价上涨13.16%,总市值达到230多亿美元(约1500多亿元人民币),成为超级独角兽。

23日,满帮未能延续首日辉煌,开盘价20.1美元。

被称为“货运版滴滴”的满帮,与滴滴有着极大的相似性。通过自建平台的方式,满帮将卡车司机与货主联系起来,运用互联网、大数据等技术让双方快速匹配、达成交易。

据招股书显示,2020年,已有280万位卡车司机在满帮平台获得了订单,约占全国1370万重型和中型卡车司机的20%。

截至2020年12月底,其平台总交易额达到1738亿元,完成订单量为7170万单,占中国数字货运平台市场的64%,已是“全球最大的数字货运平台”。

“只有时代的企业,没有企业的时代。”满帮董事长兼CEO张晖在上市时感言,从成立的第一天开始,满帮就是在无人区探索不曾有人探索过的土壤。未来,公司要把创新的基因延续下去,不忘“让物流更美好”的使命,给行业带来温度,对行业群体充满善意。

8年奋战市值超越1500亿元

满帮被称为“货运版滴滴”,而它的诞生更像是滴滴的兄弟平台。

满帮CEO张晖曾是阿里巴巴“中供铁军”的一员,在阿里期间,他结识了时任支付宝B2C事业部副总经理程维和阿里副总裁王刚,而后三人相继离职创业。

2012年程维创业滴滴,王刚作为天使投资人投资70万元,滴滴随后也迅速获得了市场的热捧。受程维的启发,张晖萌生了“货运版滴滴”的想法。

张晖

2013年9月,在王刚80万元的天使投资支持下,张晖带着几位阿里老同事在南京新街口附近的华荣大厦租了三间办公室,主打数字货运的“运满满”就此诞生了。

王刚

与此同时,运满满的对手“货车帮”也在成都起家。2013年货车帮APP正式推出,创始人为前雷士照明营销总监的戴文建,创业之初就得到了西南最大物流公司金桥物流董事长刘显付的1000万元资金加持,并开始迅速成长。

时至2017年,运满满和货车帮都成为了估值超过10亿美元的“独角兽”,日成交运单均增长到数十万单的体量。经过几年激烈的市场大战后,在投资人的“撮合”下,运满满和货车帮联姻,共同成立新公司——满帮集团。

对合并起到关键作用的王刚,担任了满帮集团的第一任董事长兼CEO,张晖与前货车帮总裁罗鹏任联席总裁。2019年11月,王刚将接力棒交到张晖手中,由其出任满帮董事长兼CEO一职,戴文建则逐渐退居幕后。

强强联合后,满帮保持了高速发展的势头。

根据招股书披露,截至2020年底,满帮业务已经覆盖全国超过300座城市,线路覆盖超过10万条,全年平台总交易额达到1738亿元,占全国货运总量的64%。

2020年,满帮的总净收入为25.80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4.4%;其中货运匹配服务带来的营收从2019年的17.7亿元进一步增长至19.5亿元,同比提升10%。

2021年一季度,满帮货主平均月活跃用户数为122万,同比增长67%;成交订单数2210万单,同比增长170%。

全球货运迈向数字时代

满帮的背后集结了一个豪华投资军团,包括软银愿景基金、红杉中国、全明星投资、光速、高瓴以及天使投资人王刚、云锋基金、GGV 纪源资本等,其中红衫中国从2015年初投资运满满起,连续7轮加注;高瓴自2015年3月投资货车帮起,迄今共投资五轮。

之所以备受资本青睐,在于满帮正代表着未来货运物流的趋势。

如今在全世界范围内,类似满帮的“货运版滴滴”正在多个国家崛起,形成了数字化改造传统卡车物流、提升运输效率的一波浪潮。

2015年诞生于美国西雅图的Convoy,与满帮模式如出一辙:通过自建平台,将卡车司机与货主联系起来,通过货运更高效的匹配,以减少卡车货运的空载率,为卡车司机增加收入,节约货主的运输成本,从而实现更低碳的货运体系。

Convoy由亚马逊的前高管创立,同样获得豪华的投资者阵容,包括微软联合创始人比尔·盖茨、亚马逊创始人杰夫·贝索斯、前星巴克总裁霍华德·比哈尔等,如今已成为“准独角兽”,估值达到27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75亿元)。

在北美拥有最大市场占有率的优步(Uber),同样不愿放弃这一块大蛋糕。优步在2016年收购4Front Logistics公司,建立了专注卡车货运业务分支“优步货运(Uber Fregiht)”,同样主打货运匹配,并正在经历飞速增长。

在德国、澳大利亚本土,如Forto、Loadsmart等集中化的货运数字平台也开始纷纷涌现。而满帮的发展速度走在了全球数字货运的前列,依托于中国的道路运输市场,未来发展前景更加可期。

根据中投公司的报告,按物流支出计算,中国拥有全球最大的公路货运市场,2020年达6.2万亿元;到2025年,预计将增加到8.2万亿元,年复合增长率5.7%。

据满帮的一位投资者表示,即使未来每辆卡车收取2%的交易费用,也会产生约100亿美元的收入。

目前数字货运平台的渗透率仍旧是冰山一角。2020年数字货运平台仅占整个公路运输市场的4%,预计2025年将增长至18%,整个市场的数字化机会巨大。

满帮的考验

值得注意的是,营收高速增长、资本看好的满帮,依然面临着经营亏损。

一位业内人士曾表示,满帮属于撮合型平台,通过竞价的方式达成交易,价格波动较大,当客户货源稳定时,需要一个稳定的价格来控制成本,而价格波动则容易导致这些稳定的业务流失,引发市场对其盈利能力的担忧。

招股书显示,2021年第一季度满帮集团净亏损为1.97亿元,比去年同期的6360万元扩大了211.2%;2019年和2020年,满帮净亏损分别为15.24亿元和34.7亿元,归属普通股东的净亏损分别为15.24亿元和35.91亿元,合计高达51.15亿元。

今年5月,满帮等10家交通运输新平台公司被交通运输部等8部门联合约谈。

约谈指出,满帮集团等货运平台,存在着定价机制不合理、运营规则不公平、生产经营不规范、主体责任不落实等突出问题,平台部分经营行为涉嫌侵害货车司机合法权益,并要求其进行整改。

数字货运平台的确能减少信息差,并最大程度地减少卡车的空驶率,但在降低成本的同时,也导致了货运市场的“内部竞争”,卡车司机可能会面临被压价的问题,导致其对平台有怨言。

满帮的优势在于临时运力和零散资源的高效匹配,但当它日益成长为一家独大的货运平台之后,卡车司机在这一运输链条的议价空间可能会因此受到压缩,如何平衡好卡车司机的获得感和平台利润、实现稳定客流和规模化运力市场,是当下满帮要面临的棘手难题。

此外,在招股书的风险提示中,满帮也提及了卡车司机、货主在应用平台时的安全问题。

为了降低风险以及扩张业务版图,满帮也在持续进行多元化的业务探索:比如在金融服务、二手车交易、物流基建等领域展开经营;再比如去年8月,满帮收购同城货运领域的省省回头车,进军同城货运业务。

成功在纽交所上市之后,满帮的试炼之路,也许才刚刚开始。

希望如张晖在敲钟现场所言,上市后的满帮能恪守初心,通过技术和科技的力量去改善整个行业,做一家有责任、有担当的公司。

编辑 李丹超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