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届年轻人,除了打工,也沉迷“轻职业”

这届年轻人,除了打工,也沉迷“轻职业”
2021年09月28日 18:45 天下网商

天下网商朱之丛

这届年轻人好像越来越懒,又越来越“闲不住”了。

懒是流于表面的。他们张扬个性,热爱自由,是老一辈人眼中的“不务正业”。

“闲不住”则在隐秘的地方进行:养花种草的爱好,拼装机械的手艺,甚至对一个IP的深度解读,都能成为一项工作。在闲鱼App上,你随时能看到这样千奇百怪的头衔:宠物月嫂、声音鉴定师、节日提醒师、环球影城陪玩师……这个以闲置物品交易起家的二手市场,也承接了年轻人“闲置”的能力和才华。

调查显示,在闲鱼“同城帮帮忙”频道发布闲职的人群中,90后和00后超过七成。发源于爱好,积累于兴趣,那些小众又有趣的新职业,正在成为更多年轻人的职业选择。

闲鱼是他们的乐土,也是将爱好变现的“提款机”:投入兴趣与热爱,财富随之而来。

“声音鉴定师”:用声音赚钱,也给声音贴标签

“声音是一个人的名片。”小蒋说。

两三年前,这个音色温柔的女孩受朋友鼓励,踏入了配音行业。在系统学习了一阵子之后,她很快开始接到一些广告配音、有声读物的商单。

她是“声音变现”大潮的受益者,也希望为更多心怀迷茫的人引路。新冠疫情期间,小蒋在闲鱼上开通了“声音鉴定”业务,这个原本只用来出售闲置物品的平台,成为了她贩售兴趣技能的生意场。

在她的主页,能看到一份份精心撰写的声音鉴定报告。“青年音57%,气质学长音13%”“声线很优质,有男神感,建议压低几度、加重鼻息”“需要加强口腔、鼻腔、胸腔的共鸣,可以试试民族美声的练习方法”……

这些话语不像权威认定,倒像是有趣的标签。年轻人热衷以标签来标识自我,不在乎正确与否,只关注个人特色。

小蒋印象最深刻的顾客是一名女生,“声音偏中性,又有点像童声”。她反复说自己的声音“很难听”,言语间流露出胆怯和自卑。小蒋花了很多时间去劝导她,“希望她对自己的声音建立起正确的认知。”

她不仅鉴定声线,也按摩心灵。

和逐利的商业世界不同,闲鱼上的“生意人”都只是普通人,没有启动资金,没有股权激励,只有单纯的兴趣。兴趣转变成技能,技能在这里找到变现的机会。

这些交易有的是基于兴趣的同频共振,人与人之间通过网络传递乐趣、表达认可;有的则是同一座城市里的紧密联结,大量切身存在的需求得到释放,由闲职玩家捕获和解决。

“宠物月嫂”:一天30台手术,“闲职”收入超过主业

大白每天的行程排得很满,作息也和普通人不同。他每晚八九点到家,睡4个小时,在凌晨1点醒来,打开闲鱼“同城帮帮忙”频道。

铺天盖地的问询和求助会在后半夜向他涌来,“浦东有只流浪狗”“我家猫的腿摔断了”……闲鱼上的10人团队迅速开始运转,他们都是上海各地宠物医院的员工,在夜晚化身为专业的宠物救助小队。

这支队伍从去年开始成型,救治流浪猫狗,也接单上门服务。“同城帮帮忙”特有的地理位置优势确保了救助的时效性,让每一条生命能以更低的代价驱除病痛。

“不是真正喜欢动物的人,在这一行都干不久。”大白感叹。

他见过悲痛的生离死别,也目睹平凡世界里的人性光辉。两个月前,一名女大学生捡到了一只受虐待的流浪猫,后腿粉碎性骨折,手术费用远远超过学生的承受范围。最后,大白和她商定:先付一半费用,剩下的分期还款。

大白已经做好了尾款被拖欠的准备,幸运的是,这名学生如期还上了所有款项。类似这样的微小温暖,是大白团队坚持救助流浪动物的动力源头。

当然,误解和不愉快也时有发生。平均每十个顾客里,就有三四个向大白提出质疑:你们都做宠物救助了,为什么还要收费?甚至有人直言不讳地问:“上海市政府给你们发多少钱?”言下之意,自己这一份钱就不必收了。

救治流浪猫狗的单价很低,利润率远比不上宠物医院,但是闲鱼同城带来的巨大流量,还是让大白团队赚到了超过主业的收入。

最忙碌的时候,他一天要做30多台宠物手术,“回家的时候腿都打哆嗦。”同城帮帮忙汇集的是整座城市的需求,大白们分散在上海各个角落,随时准备好带着热爱和使命出发。

“轻职业”时代:兴趣技能驱动,探索职业新边界

有人说,这是一个“去职业化”的时代。关于职业的一切,都在飞速重构和变化。

在严肃的专业领域,人们仍然依赖专业人士;但在生活和文娱领域,一些“轻职业”玩家正在涌入赛场。他们把自己积累的兴趣技能转变为“闲职”——可以在闲暇时间完成的、带有悠闲感的职业。

这些新闲职往往是垂直细分的。比如“整理收纳师”,让杂乱的衣橱和鞋柜变得整齐。这一职业的受欢迎程度超乎外界想象:收纳师卞栎淳从业10年以来,最多进行过单次3万件衣物的收纳整理,单笔收费最高达到43万元。

有时候,新闲职则是对环境的洞察和脑洞碰撞的结果。当代年轻人普遍患有“拖延症”,于是催生出薛亚超这样的“学习监督师”:他专门为顾客提供唐僧式监督服务,“有些人在受到监督的时候,学习效率真的会突飞猛进。”

“整理收纳师”的工作成果

“闲职意识”的觉醒推动了兴趣技能的变现进程,闲鱼“同城帮帮忙”频道为这些无处安放的兴趣技能提供了新鲜、即时的落脚点。“新闲职”在拓宽职业广度的同时,也不断刷新人们的视野,新的需求由此诞生——例如,人们通常觉得“月嫂”“红娘”只能为人服务,而在闲鱼,“宠物月嫂”“宠物红娘”是相当红火的职业。

新闲职启发新需求,新需求又给新闲职提供更广阔的市场,这是一个双向互动的连锁反应。闲鱼对生活具有近乎无限的包容性,年轻人在这里用脑洞打破职业边界,固有的观念也在这里一再推陈出新。

从这个意义上来讲,二者是相互成就的:闲鱼激励年轻人探索新世界,年轻人也在闲鱼不断发掘新的职业、新的市场、新的潜能。

这里没有专业人士,没有条条框框,只有兴趣驱动的“轻职业”选手,和乐此不疲的玩家。

9月27日,闲鱼发布《2021闲鱼新闲职趋势报告》,一系列数字让我们看到“闲职”赛场的鲜活和庞大。

2021年,闲鱼同城帮帮忙在线服务数量整体增长53.7%。其中,最受欢迎的闲职Top3是宠物红娘、调色修图师、口语陪练员;最赚钱的闲职是口译笔译和文章写作,单笔成交额达到平均474元。年轻人最爱报的培训班是烘焙烹饪、投资理财,国庆假期最大的闲职缺口则是伴郎伴娘、旅游定制……

“闲职经济”火热的背后,时代的变迁正在展现其影响力:Z世代宽松的生长环境,无所不至的网络空间,各类小众爱好的“圈地自萌”,便捷的交易渠道……时代因素催生出千奇百怪的新闲职,也逐步构建起闲鱼上的小生态——闲鱼是土壤,兴趣技能是种子,千变万化的“新闲职”则是结出的果实。

在过去,“闲职”意味着一份轻松自在的主职工作;到今天,“闲职”则成为年轻人将兴趣技能变现的副业,它兼有工作和玩乐的二元性,既赚取财富,也成就自我。

越来越多“轻职业”选手带着热爱奔赴心里的乐土,只要用心耕耘,时代总能给以慷慨的回报。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