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赫退股!“被忽悠”的加盟商:豪掷300万元,回本无期

陈赫退股!“被忽悠”的加盟商:豪掷300万元,回本无期
2022年05月19日 23:22 天下网商

天下网商 王乐 叶晨

编辑 李丹超

5月19日,演员陈赫又上了微博热搜。

同一个话题、同样的剧情,在短短几天内连续发酵:“福建省贤合庄餐饮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改名为“福建省贤合庄餐饮有限公司”,陈赫持股公司正式退出股东行列。

5月16日起,“陈赫”和“贤合庄”两个关键词,已连续多次登上微博热搜。前者是具备较高知名度的公众人士,后者是曾拥有800多家门店的火锅连锁品牌,此次事件之前,二者深度捆绑,利益密切相关。

更早之前的5月初,一段贤合庄的维权视频刷屏社交平台:在成都太古里贤合庄火锅直营店的门口,十几位加盟商身穿印有“坑”等字样的红色上衣,要求贤合庄管理方出面解释品牌膨胀式扩张、加盟商经营困难等问题。

加盟商的控诉、明星合伙人的退场,过去半个月在贤合庄身上发生的故事,击碎了很多人对于明星餐饮品牌的美好想象。此前歌手叶一茜、主持人朱桢业已退股,如今陈赫撤资,让这家最初由三个明星合伙投资成立的火锅品牌彻底褪去了名人光环。

一位贤合庄加盟商告诉《天下网商》,其从门店生意爆红到遇冷不过半年光景,当下他不得不寻求“自我改革”。这位加盟商的经历,也让人窥见明星餐饮这条“致富赛道”的B面,看似剧情失控,实则早就藏着层层隐忧。

“刚投入300多万,怎么就开始关店潮了?”

90后余苏是贤合庄的加盟商,他的店开在杭州主城区一条商业街上。

2020年,余苏开始不断在社交平台刷到“贤合庄”的相关推荐。在视频中,各路网红争相打卡贤合庄,与创始人陈赫合作吃播;在福州、成都直营店的门口,动辄排着长达数十米的食客队伍……

余苏心动了。他专门去当时已营业一段时间的贤合庄武林路店进行了市场调研。确认顾客排队的情况后,余苏认为,“这类四川火锅似乎是一个风口”。

短视频平台上,陈赫为贤合庄站台

于是,他开始拉人合作,并通过渠道找到对方的招商代理团队,先交了近50万的加盟费。余苏从招商代理团队处得知,除了加盟费,店面的装修需要由总部统一出设计图,火锅底料、锅碗瓢盆、餐具、前厅的桌椅板凳也从总部采购。他特别提到贤合庄招牌式的陈赫雕像,“记得报价差不多要7500元,而且不含物流费用。”

让这位年轻人兴奋的是,当时招商经理保证,“一年左右差不多回本,有的加盟商五六个月就回本了。”

加上店面租金,余苏和合伙人前后共投入了300多万元,开了家占地面积大约400平方米的餐饮店。

然而就在他的门店开业前后,贤合庄们在各地涌现。据公开信息,2019至2020年,贤合庄一年左右时间开出700多家,全国门店数量一度超800家。大众点评搜索可以发现,仅在杭州一城,目前营业的贤合庄就有9家,这还不算现已暂停营业的几家。

更“神奇”的一幕还在后头。

面对同质化的加盟店越来越多以及疫情对餐饮行业的冲击,还没等余苏拉着合作人紧急制定出“竞争中取胜”的方案,贤合庄的关店潮来了,速度同样快得惊人。

最新的工商数据显示,截至2022年,国内贤合庄仅剩500多家,超过270家门店关闭,关店比例超过了三分之一。

“半年从爆红到遇冷,说好的1年回本呢?”

最初,余苏对店铺的未来信心满满。

2020年开店之初,靠着陈赫在部分平台上的“发声吆喝”,余苏的火锅店的确快速迎来了一波顾客。看着食客们排起长队,他不由地为自己的创业选择感到沾沾自喜。“门店每月的毛利润大概接近20万元。”

但余苏很快发现,餐厅的翻台率在下降。过了半年,哪怕是饭点时段,400平方米的门店也坐不满了,但每天人工、食材等支出却是实打实的。

“咬着牙开了两年,我们现在大概回本70%,总体还是赔的。”余苏告诉《天下网商》。

当看到近期成都加盟商集体要求维权,余苏心中五味杂陈。

他能理解,退还加盟费和保证金,是这次去成都维权的很多加盟商的诉求。

在余苏认识的加盟商中,由于前期投入过大,有些加盟商进行了贷款,但后期,每个月的营业额甚至已经无法覆盖贷款了,部分店铺仅开了半年就闭店。

面对加盟商要求维权的声音,贤合庄官方于近日在社交平台上发表声明做出回复“疫情之下,绝大多数加盟商依然和品牌齐心协力”,并声明此次事件是“部分加盟商到我司干扰正常经营秩序” 。

《天下网商》尝试联系贤合庄品牌运营管理方的官方客服,截至发稿,对方尚无回复。

“要么允许我转型,要么看着我倒闭”

今年4月,面对负责监管贤合庄门店运营的品牌督导,余苏冷冷抛出问题:“要么允许我转型,要么看着我倒闭,你选吧。”。

长期以来,贤合庄规定加盟店只能围绕着火锅类等核心食品售卖,且需要接受总部定期检查。随着贤合庄口碑急转直下、流量红利有限,余苏不得已寻求新的“出路”,在店里售卖小龙虾、烤鱼、酒类等食品。

然而,这一行为立刻遭到了贤合庄总部品牌督导的反对。

“刨除人工、食材、租金各类成本后,每个月的利润只剩1万多块,你让我怎么做?”看到余苏的坚硬态度,督导最终“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默许了他的“生意改革”。

事实上,面对明星效益的流失、贤合庄品牌吸引力的退热,不少加盟商开始止损。

以杭州为例,位于武林路的贤合庄门店,在应对客流减退和社区消防改造的情况中,选择关门闭店;杭州未来科技城的一家门店,开业仅数月,直接转型为自助火锅……

有意思的是,当《天下网商》向贤合庄城市招商经理提出加盟意向时,对方热情表示,此前贤合庄加盟的要求条件较为繁琐,开店人必须有餐饮相关经验,对门店大小、位置也有一定的要求。“现在是个好时机,加盟条件放宽了。”

而对此,一位正在筹备转型的加盟商劝阻了我们的“加盟行为”,他直接回了三个字——“别傻了”。

明星店究竟养肥了谁?

根据公开信息,2015年5月,陈赫联手朱桢、叶一茜在福州开了第一家“贤合庄”火锅店,随后又连开多家直营店,三人虽频频为门店站台,亲自参与操作运营,但品牌经营一度处于亏损状态。而在2019年,状况发生改变,一个重要的角色,是其背后多了一个推手——四川至膳品牌管理有限公司。

企查查资料显示,至膳的主要负责人周扬,同时也是网红店谭鸭血的创始人,在业内,周扬的餐饮营销模式一直备受关注。

2019年下半年,陈赫和至膳联合成立了成都贤合庄公司,开启代运营模式的合作。双方约定,陈赫利用明星效应在台前负责宣传推广,至膳负责开店和加盟。

在这种操作下,明星店成为近年来国内餐饮行业一种可大规模复制和推广的模式。仅至膳方面,就参与打造了黄晓明的“烧江南”、关晓彤的“天然呆”、孙艺洲的“灶门坎”烧烤、尹正的“黄鱼先生”等多家明星餐饮品牌。至膳也因此被称为明星餐饮品牌MCN。

陈赫创立的贤合庄,只是其中一家,却是布局最快的一家。

《天下网商》以余苏透露的各类门店加盟费作为参考,最多时800多家的加盟商,仅加盟费一项,就能为贤合庄创造约3亿元的营收。

不管双方如何分成,在这场“致富游戏”中,站台的明星和运营方的推手都是直接的受益者。

如果说此前贤合庄出现“门店食品安全”“门店天花板掉落”等事件,影响的还只是部分加盟商,那么这次“明星光环被彻底脱去”,留下的是仅剩加盟商的“一地鸡毛”,甚至店里那个7500块的“陈赫”雕像处理,也成了难题。

目前,贤合庄方面的最新回复是,针对加盟店经营当中出现的问题,总部在积极协调帮助解决,希望双方可以互相理解、支持。如何有效善后、让加盟商持久经营,都有待贤合庄去解题。

家住杭州武林路皇后公园附近的马先生表示,过去一年,他目睹了网红明星店的“由盛转衰”。2021年,黄晓明的“烧江南”在街区开业,从傍晚5点起,人行道上便挤满了取号等位的顾客,马先生还专门为慕名来打卡的朋友“代排”;到了年尾,饭点门口排队的顾客渐渐少了,也没有人专程带着相机、自拍杆来打卡了。

或许,对于马先生等大多消费者而言,从明星店到其他餐厅,真的只是换个地方吃饭而已。

财经自媒体联盟更多自媒体作者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