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业互联网”大潮中的第三方支付:得“SaaS”者得天下?

“产业互联网”大潮中的第三方支付:得“SaaS”者得天下?
2019年08月21日 09:04 《财经》新媒体

图/图虫创意

《财经》新媒体徐徜徉/蒋诗舟/编辑

去年下半年开始,包括阿里巴巴、腾讯等在内的互联网巨头先后宣布组织架构调整,进军产业互联网领域。

马化腾更在腾讯全球合作伙伴大会上表示:“移动互联网的上半场已接近尾声,下半场的序幕正在拉开。移动互联网的主战场正在从上半场的消费互联网,向下半场的产业互联网方向发展。”

在“互联网下半场论”持续升温的背景下,第三方支付机构们也开始“蠢蠢欲动”。随着“断直联”、“客户备付金100%交至央行”等措施的相继推行,进入“后备付金时代”的第三方支付企业们,一边与强监管继续“共舞”,一边开始在产业互联的新赛道上展开竞速。

市场快速增长期结束

支付企业半年报喜忧参半

2019年,“流量枯竭”成为笼罩整个互联网圈的不小阴影。QuestMobile数据显示,今年一季度中国移动互联网月活跃用户规模为11.38亿,同比增速首次跌至4%以下。

根据央行数据,作为互联网商业基础设施的第三方支付行业,也结束了“躺赢”时代:2019年第一季度非银行支付机构处理的交易笔数为1485.32亿笔,同比增长34.8%,环比下降5.91%。处理的交易金额为58万亿元,同比增长13.44%,环比增长2.42%。

易观数据也显示,虽然今年我国移动支付交易规模总体呈上涨趋势,但受季节性调整影响,2019年Q1移动支付行业交易规模为476986.3亿人民币,环比增速减缓为仅0.96%。

要知道,易观于去年(2018年)Q1公布的移动支付市场交易规模环比增速是6.99%。两相对比显示出:第三方支付市场的快速增长期已经结束。

在市场份额方面,两大巨头支付宝和财付通依然强势。据艾瑞咨询数据,2019Q1支付宝和财付通一共分走了93.7%的市场份额,其中支付宝分占53.8%、财付通分占39.9%。

不过,伴随着线下支付场景的一步步拓展,“双寡”尽管疯狂跑马圈地也不能完全覆盖所有细分市场,第二梯队的支付企业正抓住时机在各自领域集中发力。近段时间,不少上市第三方支付企业相继公布2019年半年报,业绩表现各具千秋。

拉卡拉支付(300773.SZ)于8月15日晚间公布了上市后首份半年报2019年上半年,拉卡拉支付实现营业收入24.96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3.66亿元,同比增长25.31%,其中支付业务收入为22.94亿元,占总营收比例为92%。

根据半年报,截至2019年6月30日,拉卡拉支付的商户规模超过2100万家,相较于2018年底增加200万;2019年上半年交易笔数达36.7亿笔,同比增长67%;实现交易金额1.7万亿元,同比减少11%。对于交易金额同比减少的原因,拉卡拉方面向《财经》新媒体解释称系“因经营策略调整进一步推动商户群体结构变化,高频小额交易大幅增加,大额交易有所减少。”

稍早间,苏宁金融也披露了2019年半年度经营数据。苏宁业绩快报显示,2019上半年,其消费金融业务投放额同比增长超过100%,支付用户交易笔数同比增长31%,线下移动支付业务发展迅猛,同比增长231%。

有喜就有忧。在香港上市的第三方支付机构中国支付通(08325.HK)日前发布公告称,截至2019年6月30日止3个月第一季度,公司收益7502.5万港元,同比下降43.4%;权益持有人应占亏损2212.2万港元,同比收窄61.7%。

同样登陆港股的中国有赞(08083.HK)也于近日发布了2019年半年报,虽然其营收达到约5.9亿港元,同比增加147%;毛利约2.52亿港元,同比增加229%,但第三方支付服务收益下降,较2018年同期下降25%。且财报显示,有赞上市至今仍未能实现盈利。

B端争夺战:得“SaaS”者得天下?

易观研究院认为,在存量竞争加剧、增速放缓的大环境下,未来支付行业的竞争重点将转向对B端客户的争夺。

半年报发布会上,拉卡拉创始人、董事长孙陶然也表示,对于所谓的“互联网下半场”,有人把它叫做“产业互联网”,有人把它叫做“SaaS(Software as a Service,意为软件即服务)”,无论名称如何,其本质都是利用互联网及一系列新技术为线下传统企业赋能,让中小微企业借助互联网来优化生意。“在这一趋势下,包括支付企业在内的所有企业,都要从经营产品转向经营用户。”

作为一种以互联网为基础提供软件服务的模式,SaaS因其简化管理、快速迭代、灵活付费和持续服务等优势,获得了B端越来越多的青睐,也被业内广泛认为是未来第三方支付竞逐的新赛道。IDC报告显示,2021年中国SaaS市场规模有望突破323亿元。2018-2021年,其年复合增长率预期将超过30%。

在这缓缓铺开的新赛道上,先行者早已悄然展开布局。

腾讯集团微信事业群副总裁耿志军曾表示:“微信团队已经研究了138个行业,现在我们找到了36个比较适合的行业,涵盖零售、餐饮、政务等方面,来让微信支付深度切入,提供数字化的协助。”

拉卡拉支付于近日发布的《第二届董事会第十四次会议决议公告》则显示,公司将以2亿元人民币收购、认缴江苏千米网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千米公司”)32.79%的股份。

成立于2013年的千米公司,专注于为零售、快消等行业的中小企业提供分销云、门店电商云、新零售云等SaaS服务。拉卡拉创始人、董事长孙陶然表示:投资千米公司,是拉卡拉进军产业互联网的第一步。

另一家上市第三方支付机构汇付天下(01806.HK)也于今年6月宣布,与微盟达成战略合作,推出“微盟慧付”解决方案。汇付天下深耕的B端市场,是医美和教育领域。它推出的SaaS一站式解决方案——智汇管家,将账户体系与聚合支付相结合,以中台服务的形式与行业SaaS实现了共享。在汇付天下总裁穆海洁看来,支付公司与行业SaaS建立紧密合作将是未来发展的必然趋势。

与强监管共舞

支付平台成隐私泄露重灾区

在第三方支付市场由粗放式规模增长阶段转向精细化运营阶段的过程中,监管的角色从未缺位。

据中国支付网数据,2019年上半年央行对第三方支付机构开出罚单54张,其中包含苏宁支付、网银在线等较为知名的第三方支付机构。今年上半年央行对第三方支付的罚单情况呈现出“数量多、金额大,同一家机构反复被处罚”的特点。

7月12日,一则央行上海分行公示的行政处罚信息引发市场热议。因“违反支付业务规定”,环迅支付被央行上海分行没收违法所得合计约968万元,并处罚款5939万元。值得注意的是,这张罚单金额超过了三年前易宝支付遭遇的5295万元罚款,刷新了第三方支付企业的罚单纪录。

7月16日,由中国消费者协会等成立的App专项治理工作组发布《关于督促40款存在收集使用个人信息问题的App运营者尽快整改的通知》(以下简称为《通知》)。《通知》称,App专项治理工作组在评估后发现,有40款App在个人信息收集使用方面存在问题,其中包括拉卡拉、小赢卡贷等。

随后拉卡拉官方微博回应称,本次监管抽检的App涉及的拉卡拉金融App而非拉卡拉支付App。受检的版本为2019年3月发布的8.5.0版本,而在5月份,拉卡拉金融公司已按相关要求上线新的版本8.6.0,并在要求的整改日期之前完成自查整改。

但随后,还有支付企业陆续被曝出存在“用户信息取用不当”的问题。8月14日,嘉联支付有限公司旗下的“立刷APP”遭广东省公安厅点名“涉嫌读取用户联系人数据”。成立于2009年的嘉联支付,是上市公司新国都(300130.SZ)全资持有的第三方支付公司。据嘉联支付官网,“立刷APP”是随身刷卡POS机,可刷卡收款,也可用于云闪付、储蓄卡收单、结算卡查询余额、收单流水账单等。

而广东省公安厅官网公示信息显示,立刷APP所属嘉联支付有限公司涉嫌读取用户联系人数据,允许应用发送短信/彩信导致意外收费,且允许应用程序录制音频,无隐私政策。

早在今年“两会”期间,央行副行长范一飞就曾表示,针对第三方支付机构的严监管会常态化。近期其再度重申:“支付监管要持续从严,目前国内银行、支付机构数量较多,业务水平参差不齐,要进一步加强监管服务,优化机构服务能力。”

中国支付网创始人、主编刘刚向《财经》新媒体分析称,“强监管”态势料将在近几年内“有增无减”,支付行业已经告别了野蛮生长的时代,马太效应或将显现。“未来,业务量将越来越向成熟机构集中,而一批不合规的中、小机构会出现业务萎缩甚至最终退场。”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