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帮集团纽交所挂牌上市 业绩巨亏如何撑起千亿市值?

满帮集团纽交所挂牌上市 业绩巨亏如何撑起千亿市值?
2021年06月23日 18:34 财经新媒体

《财经》新媒体 舒志娟/文 潘西/编辑

在争议中,满帮集团踏上了前往资本市场的道路,未来迎接它的将是一场硬仗。622日晚间,满帮集团(YMM.US)正式登陆纽交所,发行价为19美元/ADS。首日开盘报22.5美元/股,截止收盘,报21.5美元/股,市值233.6亿美元(折合人民币约1515亿元)。

但是在千亿市值背后隐忧不断,满帮平台在定价机制、运营规则、主体责任等机制上的漏洞,引发了货运司机对满帮的服务体系以及监管能力的质疑。同时,2019年和2020年满帮集团面临巨额亏损,合计高达50亿元。

通过招股书发现,满帮集团的营收主要来源于货运匹配服务及增值服务,其中70%以上的营业收入来自货运匹配服务,该公司面临一定的业务结构单一性风险。而且,在新开拓的同城货运市场,满帮也面临着货拉拉以及滴滴货运等强劲对手的压力。业内普遍认为,此次上市能否帮助满帮借助资本市场的力量实现突围仍有待观察。

急速扩张存隐患 用户利益难保障

满帮的前身是运满满和货车帮。201711月,在天使投资人王刚的撮合之下,双方合并为满帮集团,并由王刚担任满帮集团董事长,直至202011月,王刚卸任,改由运满满的创始人张晖担任。

满帮在上市前经过17(包括运满满、货车帮)融资,融资规模达数十亿美元。截至2020年底,满帮业务已覆盖全国超300座城市,全年GTV(平台总交易额)1738亿元,快速扩张也给满帮带来新的困境。

我们把货运到了目的地,还要天天自己打电话催货款!张师傅是一名入行十多年的货车老司机,他在接受《财经》新媒体记者采访时表示,2020年底通过满帮旗下的运满满平台拉了一单货,从山东日照发往河南新乡,原本定好货到就能收到3000元运费,可是半年过去了,货主始终不付运费。

在他看来,平台的不作为,助长了一些货主拖欠运费的气焰。满帮的作用不仅仅是搭建一个平台,更需要通过技术手段提供更为安全,方便在线的平台担保交易服务,来进行强有力的监管。

类似张师傅这样运费纠纷还有很多。据另一位货运司机袁师傅介绍,面对老赖,即使运单在手,司机凭一己之力讨要运费也很艰难。联系运满满客服也没能解决问题,建议司机自己走司法途径解决。

产业互联网资深分析师、中欧国际工商学院案例中心研究员钱文颖告诉《财经》新媒体记者,当前车货匹配平台处在经营发展快于政策法规更新制定的阶段,随着业务规模的扩张,在业务管理上的弊端不断显现。满帮作为当前市场中规模最大的平台,如果行业模式中存在问题,带来的影响肯定也是首当其冲的。

值得注意的是,由于缺乏明确而统一的定价标准与价格底线,在黑猫投诉、聚投诉上,有多名货车司机投诉满帮集团,反映现有的定价机制有着变相压低运价的嫌疑,以及司机被双向扣费(服务费+年费)等。

就上述相关问题,《财经》新媒体记者向满帮集团发函询问,但截至发稿该公司仍未回复。

在艾媒咨询集团CEO张毅看来,平台问题频出的背后,反映出企业在高速发展的过程中,服务、监管等方面的缺失逐渐显露了出来。上市后的满帮能否提升自身平台的数字化水平,给予货运市场更多的智力支持,将直接影响其未来在二级市场的想象空间。

业务结构仍单一 增值业务遇瓶颈

满帮的核心商业逻辑在于,搭建一个数字化的公路货运平台,为货车司机和货主达成货运交易,赚取服务费。

根据招股书显示,满帮目前的营收主要来自于货运匹配的经纪收入、会员收入和附加的增值服务。其中,又以货运匹配的经济收入为核心业务。据招股书显示,2019年至2021年第一季度,货运配套服务的营收为17.7亿元、19.5亿元和8.67亿元,20192020的收入占总营收的71.6%75.5%。不难看出,满帮集团的营业收入主要依赖货运匹配服务,面临一定的业务结构单一性风险。

除了业务结构单一,期间费用也居高不下,满帮集团面临着巨额的经营亏损。招股书显示,2019年至2020年,满帮集团的净亏损分别为15.24亿元、34.7亿元,归属普通股东的净亏损分别为15.24亿元和35.91亿元,合计达51.15亿元。

为了摆脱业务结构单一、经营亏损的困境,增值服务被满帮寄予厚望,近年来逐渐加大了向外拓展新业务的力度,这部分业务主要是为托运人和卡车司机提供信贷解决方案、保险经纪、ETC服务、能源服务和卡车销售等服务。

在互联网产业观察者张书乐看来,各种互联网产品都在想通过金融增值服务来获得新的收益点,这个方向依托的是其平台的用户和数据,不过,能否可以确保风控成为发展关键。

可惜从目前成绩来看,增值业务的表现不如预期。招股书显示,2019年和2020年,增值服务为满帮贡献了7亿元和6.34亿元,同比下滑10%。不但没有增长,反而有所下滑。

对此,满帮集团在招股书中称,2020年增值服务的营收下滑主要是信贷解决方案收入同比减少2.5%4.73亿元,其他增值服务收入同比减少26.3%1.61亿元。

满帮将金融类的增值服务作为企业的新增长点,还有比较长的路要走。张毅认为,一方面,发展金融类的增值服务需要庞大的基数基础商,同时还需要挖掘现有的业务模式的痛点,才能够形成增值服务的规模化。对于目前的满帮而言,是个不小的挑战。另一方面,金融增值服务这个模式存在一定的风险,主要来自于竞争。很多企业加入到这个赛道,而在这个过程中,能否构成绝对的门槛,仍然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因素。因为随着行业竞争加剧,意味着利润会被摊薄,成本也会随之增加,这些都是构成风险的主要来源和支撑点。

扩充业务线至同城货运 竞对环伺或将遭遇激烈竞争

本次IPO,满帮共计发行8250万股美国存托股票(ADS)。按此计算,满帮本次融资约16亿美元。根据计划,募资将用于基础设施建设和技术创新、扩大服务范围,以及运营资金需求、潜在收购和投资等一般企业用途。

2020年,满帮集团就高调表示将全力进军同城货运市场,扩充自己的业务线。但是同城货运赛道早已对手如云。不仅盘踞着货拉拉、快狗打车等重要玩家,其中截至20213月,货拉拉月活司机58万,月活用户760万。此外,新玩家的实力同样不容小觑:作为2020年上半年杀入同城货运的新兵,滴滴开启同城货运业务短短半年后日订单量突破了10万单。

顺丰、通达系也先后战略投入建立同城事业部,同时加码即时配送,从快递和即配两个领域进行竞争挤压。京东在推出货运交易app“京驿货车后,也于去年正式上线,业务包括城际配送和同城配送。

张书乐指出,同城货运目前处于初级阶段,即简单的线上平台作为前台,吸纳长尾来推动货运需求的高频释放。这个赛道虽然有先入为主的优势,但整个赛道目前处于旷野上寻路阶段,并未划分出清晰的线路,此刻进入的企业将面临着机会和风险同样巨大的情况。

从客户群体而言,满帮面临着从TO B端向TO C端转变,背后则对平台的品牌认知度、用户粘性、经营模式、技术实力、服务能力等方面都提出了层层考验。

通常需要2-3年的培育期才能形成较高的用户忠诚度,作为后来者的满帮如何让客户相信、以及为客户提供相对满意的服务,这些都是满帮无法忽视的挑战。张毅表示,满帮集团一直在B端跨城市场深耕,在同城货运市场的认知度并不高,想要杀出重围需要付出更多的成本及努力。

为了获取更多的用户、快速扩大市场份额,即使满帮挑起价格战,此举不但影响了司机的利益,平台间的恶性竞争也就此加剧,反而会赔了夫人又折兵。此外,同城货运还存在复购率低、用户群体庞杂、市场分散等问题,业务逻辑和城际货运并不相通。可以预见的是,分身乏术的满帮,要想讲好同城货运的故事并不容易。

钱文颖认为,进入数字物流时代、智能化服务时代,满帮可以通过赋能货主和货车司机,在帮助货主降本增效的同时,帮助货车司机提高收入获取收益。目前满帮的规模已经产生了平台效应,如何借用技术更好地实现效率的增长,从而降低成本创造更大盈利空间才是未来取胜的关键。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