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AI解雇CEO还有后续

OpenAI解雇CEO还有后续
2023年11月20日 13:35 新莓daybreak

撰文|史圣园

编辑|翟文婷

又一位硅谷创始人被驱逐出公司,这次是 OpenAI 的创始人兼 CEO 萨姆·奥特曼(Sam Altman),且当事人声称提前半小时接到了通知。Altman说,「有点像你还活着的时候读自己的悼词」。

戏剧性的是,仅仅24小时后,内斗发生反转。

多位OpenAI高管和投资者正努力让Altman恢复CEO的职务,但在董事会构成和角色问题陷入僵局。

北京时间今天凌晨5点,Altman在社交平台X发文,「这是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戴这个」,图片中是他身在公司旧金山总部,佩戴OpenAI的访客工牌。

迷雾尚未解开。

美国时间 11 月 17 号,OpenAI 突然宣布解雇 Altman,任命首席技术官米拉·穆拉蒂(Mira Murati)为临时首席执行官,并在寻找永久继任者。

董事会声称,原因是「他在与董事会的沟通中始终不坦诚,阻碍了董事会履行职责的能力」,这动摇了董事会的信心。

几个小时后,公司总裁兼联合创始人格雷格·布罗克曼(Greg Brockman),就在 Twitter 上公开辞职,并表示「Sam 和我对董事会今天的决定感到震惊和悲伤。」

The Information 称,三名高级研究人员也于当晚递交辞呈,包括研究总监 Jakub Pachocki、AI 风险评估团队负责人 Aleksander Madry,以及在此从事 7 年研究工作的 Szymon Sidor。

仅一天后,有些报道透露OpenAI正在与Altman 重新沟通,可能会邀请他重返公司;另一些报道则表示,Altman和 Brockman 正在筹备一家新的初创公司。

许多消息指向,此次事件大概率是首席科学家兼董事伊尔亚·苏茨克维(Ilya Sutskever)推动的。

Ilya Sutskever对Sam Altman等人日益激进的商业化进度表示强烈的不安,事件发生后,他反驳了解雇 Altman等于「敌意收购」的看法,并声称这是为了保护OpenAI使人工智能对人类有益的使命。

这场风波表明,人工智能行业「商业加速派」和「科技保守派」之间的分歧难以消弭,且日益加剧:前者认为人工智能应该更快地发展,并尽快商业化;后者认为,应该减速以防止潜在的灾难性危害。

但更多需要深思的是,一家致力于推动人类技术进步的明星公司,到底该由谁说了算?

不平静的周五

Brockman 的 Twitter 侧面证实,首席科学家 Sutskever 或许是幕后主使。Sutskever 在开发大模型中起到了关键作用,包括 GPT-2、GPT-3 和文生图 DALL-E。

Brockman 表示,前一天晚上,Sutskever 要求 Altman 在周五中午谈话,而自己则是在周五中午得知自己也被踢出董事会,但被保留了公司职务。大约同一时间,OpenAI 发布了公开声明。

震惊之余,Brockman 选择追随 Altman一起离开;首席科学家兼董事Ilya Sutskever成为唯一留在 OpenAI 的公司联合创始人。另一位联合创始人埃隆·马斯克(Elon Musk)于 2018 年退出,原因是 OpenAI 与特斯拉的野心存在利益冲突,也有一些报道猜测是由于权力斗争。

事件发生后,Musk 收购的 Twitter 官方账号看热闹似地发布了招聘信息:「求职链接在这此,以备有人需要工作。」

即使是给 OpenAI 投资超过 100 亿美元、持股49% 的微软,也显得措手不及。

据 Axios 报道,微软高层仅在消息公布前一分钟才得知 Altman 被开除。周五,微软CEO Satya Nadella表示,微软和 OpenAI 的战略合作不会改变。但由于Microsoft Copilot、New Bing 相当依赖 OpenAI 的能力,微软股价的应声下跌,当日收跌近2%。

多名硅谷意见领袖将此事件与苹果公司解雇 Steve Jobs 的事件进行比较。天使投资人 Ron Conway 称之为 1985 年苹果驱逐乔布斯后闻所未闻的「董事会内斗」,「这是令人震惊的,也是不负责任的」。

记者 Ashlee Vance 则称,这两次唯一的不同,在于「苹果是在 iPhone 成为历史上最畅销的电脑之后才这么做的。」暗指 OpenAI 还没实现盈利,就过早上演了狗血剧情。

周六,OpenAI 的 COO,布拉德·莱特卡普 (Brad Lightcap)告诉员工,「可以肯定的是,董事会这次决定跟公司的财务、业务、安全、隐私方面都没有关系」,「这是一次沟通失败」。

媒体引用匿名信源透露,周五事变的核心是人工智能的安全问题。在商业化方面,Sutskever 和董事会其他成员与 Altman 存在分歧。

此前,一向非常低调的 Sutskever 接受了媒体专访,并称自己最近关注的研究领域是,如何防止超级 AI 变得失控。Musk 曾表示,Sutskever 除了聪明之外,还是一个「好人」,拥有一颗「善良的心」。

临时继任者米拉也是保守派,非常重视人工智能的安全。她在 OpenAI 领导团队中工作了 5 年,此前曾担任特斯拉 Model X 的高级产品经理。在一次采访中,米拉表示,如果人工智能企业只顾着竞争,而忽视了风险,「那将成为一个巨大的问题」。

激进与保守之争

OpenAI 不同寻常的公司治理结构,是此次这次解雇能够发生的前提。

2015年,OpenAI 作为非营利组织成立,其目标是「构建安全、有益的通用人工智能,造福人类。」成立之初,他们的资金多来自于捐赠,而不是投资。

但前沿 AI 研究实在是太烧钱了。

2019 年,OpenAI 成立有限利润子公司,用于发行股票以筹集资金、聘请世界一流人才。为了「初心不改」,这家营利实体仍受非营利组织的指导。与大多数公司董事会不同,它的首要目标并不是商业价值最大化。

OpenAI 开创了一种新颖的治理模式:限制投资者的回报率,不能高过其初始投资的一定金额;董事会规模很小,仅有 6 人,且绝大多数保持独立身份;赋予非营利组织的董事会管理有限利润实体的权力,包括解雇首席执行官。

此外,董事会的独立董事不持有 OpenAI 股权,也就是说,他们与 OpenAI 的盈利情况几乎没有利益相关。就连 Altman 也不直接持有股份,他唯一的利益绑定,是通过 Y Combinator 投资基金间接产生的一小部分权益,该基金在他全职工作之前对 OpenAI 进行了小额投资。

因此,他们行使董事会权力,更多是出于个人价值观,而不是公司盈利的考量。

包括投资人、员工在内的多位知情人士称,此次解雇事件根源在于「商业加速派」和「科技保守派」的分歧。Altman 和董事会在开发速度、商业化策略、如何减少潜在危害等议题上看法不尽相同。

周五之前,OpenAI 董事会的 6 人。除了 Altman、Brockman、Sutskever外,还包括 3 名非 OpenAI 雇员,分别是Quora 的首席执行官 Adam D'Angelo,Fellow Robots 联合创始人Tasha McCauley、乔治城大学安全与新兴技术中心战略总监Helen Toner。

Tasha 和 Helen 不算是严格的业界人士;而她们所处的学术圈,对于 AI 的态度普遍趋于保守。

这两位都或多或少参与了「有效利他主义」运动(Effective Altruism)。该团体致力于人工智能的安全性研究,并担忧日益强大的人工智能可能导致人类灭绝。

媒体记者卡拉·斯威舍 (Kara Swisher) 称,消息人士告诉她,董事会认为 Altman 推出新版ChatGPT 时过于激进,没有进行严格的安全审查,这与 OpenAI 的愿景背道而驰。

美国版贴吧 Reddit 上也有人发帖爆料,称 OpenAI 内部认为,Altman 的注意力越来越集中在「名誉和财富」上,而不是坚持非营利组织的初心。当他提到 GPT 商店和收入分成时,追逐利益的行为明显「越界」了。

Altman 上周三曾在采访中表示,OpenAI 的 CEO 需要是一个懂得权衡的「中立派」,而自己恰恰是这样的人。他一方面认为,AI 是人类有史以来最重要、最有益的技术;同时,他也相信,「如果我们不谨慎对待,它可能会带来巨大的灾难,所以我们必须小心地引导。」

这并不是激进派和保守派的第一次交锋。

Musk 也同样担忧人工智能的安全性。他曾公开对 Altman 发起攻击,「OpenAI 是作为一家开源的非营利性公司创建的,这也是我将其命名为『Open』AI 的原因。现在它却成了一家封闭代码、追求利润最大化的公司。」

2021 年,同样是由于对 OpenAI 过度商业化的不满, 7位高职级员工选择另起炉灶,创办了 Anthropic AI,其推出的 Claude 能力与 GPT 不相上下。

只不过,这一次离开的是 Altman。

重返 OpenAI?

由于价值观不合,董事会赶走了 Altman。但与 OpenAI 共享商业利益的投资者们并不会袖手旁观,他们决定有所行动。

媒体引用四位人士的消息称,OpenAI 的投资人们正在策划一场施压活动,迫使公司重新任命 Altman。他们想让新的管理层承认,由于资深员工的大规模反抗、微软可能会扣留部分云计算积分、投资者的潜在诉讼,此刻需要 Altman 的回归。

一位与微软关系密切的消息人士透露,红杉资本(Sequoia)正与微软接触,鼓励微软进行干涉,恢复 Altman 和 Brockman 的职位。该消息人士补充说,无论 Altman 做出何种选择,红杉资本都将给予支持。

The Verge 援引知情人士消息称,OpenAI 董事会正在与 Altman 讨论让他重新担任 CEO 的事宜,但奥特曼对于回归感到「矛盾」,并称将对公司治理进行重大改变。

Altman 本人未公开表态,但周日发了一条略显暧昧的 Twitter:「我太爱 OpenAI 的团队了。」

与此同时,有报道称 Altman 和 Brockman 也在同时筹备新的人工智能公司。如果他们决定离开并创办一家新公司,势必会带走一些 OpenAI 的骨干员工。

知名科技投资者纷纷声援,并称将支持 Altman 的下一个创业项目。红杉资本投资人 Alfred Lin 在 Twitter 上发帖,他期待 Altman 和 Brockman 将建立的 「下一个改变世界的公司」。Google 前首席执行官 Eric Schmidt 也表示,「迫不及待地想知道他下一步会做什么。」

1985 年,乔布斯在与董事会发生权力斗争后,被苹果公司解雇。随后,他创办了 NeXT Computer,该公司后来被苹果收购。

彼时苹果的首席执行官的约翰·斯卡利(John Sculley)试图复制此前自己在百事可乐的营销经验,不再宣传产品的独特性,放弃乔布斯坚持的产品高地,与 IBM 展开无差别竞争。更离谱的是,为了增加营业额,苹果甚至还进入了服装、家居等零售领域,不再具有独一无二的气质和体验。

1997 年,乔布斯重新加入频临破产的苹果,并担任首席执行官,带领公司走向了新的巅峰。

与乔布斯故事的不同在于,Altman 是更拥抱商业化的那一方。经济学人曾采访过一位 OpenAI 的投资人,他认为 Altman 是 OpenAI 最不可取代的人,因为他是「仅次于 Musk 的资金筹措者」。

对于 OpenAI 来说,无论 Altman 回来还是离开,都难以回到过去。笃定选择 Transformer 架构的技术路线,这样轻巧而专注的小团队,让 ChatGPT 甩开 Google 的追赶,成为头号明星产品;而在商业化的问题上,他们已经没有了上下一心的坚定。

Altman 的离开,会让 OpenAI 失去「商业加速派」的声音,变得更加保守而缓慢 —— 但没有人能回答,这对我们来说是好事还是坏事。

在《人工智能的神话与悲歌》中,作者用我们熟悉的神话故事,来隐喻 AI 的安全问题:孙悟空反抗天庭,大闹天宫,被压在五指山下 500 年,但始终是个隐患。后来还是孙悟空西天取经,历经磨难,最终成佛,才摘下了头上的紧箍圈。

财经自媒体联盟更多自媒体作者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