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节跳动商业化团队迎撤城裁员“寒潮”

字节跳动商业化团队迎撤城裁员“寒潮”
2021年10月19日 13:47 猎云网

字节跳动最新回应:10月19日消息,澎湃新闻报道称,字节跳动HR相关负责人表示,裁员信息属实,系公司正常业务调整。

作者丨陈杨园  编辑 | 王珊

字节跳动商业化团队正在进行撤城裁员。国庆节前后,河南洛阳直营中心已先行撤裁,10月12日,温州本地直营中心火线撤城。去年年底,字节跳动对商业化团队进行了一系列组织架构、业务范围调整,裁员的背后是大厂对投入产出比愈发看重——性价比不高的业务被放弃得更迅速了,人效的考量变得更残酷。

过去是跑马圈地要规模,现在是“去肥增瘦、降本提效”。

互联网公司纷纷调整求变,战略变化背后公司的组织框架、人员结构也随之调整。

日前,有字节员工在职场APP平台爆料,公司商业化团队正在调整中,“温州都裁完了”,有字节员工称“各大直营中心和呼叫都要裁30%-70%”。

据《豹变》了解,字节跳动商业化团队的确正在撤城裁员。国庆节前后,河南洛阳直营中心已先行撤裁。10月12日,温州本地直营中心火线撤城,成为浙江第一个撤城的区域,除了十来人的本地生活业务团队被保留负责善后外,其余100多人被限令2天内办理完离职手续。预计到10月底,字节金华商业团队也将完成撤裁。

本地直营中心是字节跳动过去几年在经济较为发达省市设置的商业化机构,主要负责当地抖音、头条等热门字节系APP的广告销售业务,面向当地的中小企业。此番撤裁前,字节在全国华北、华东、华南区域有20多个直营中心。除广告销售,直营中心同时也承担一些字节商业化创新业务先行先试的职能。

去年年底开始,字节对商业化团队进行了一系列的组织架构、业务范围调整。据《豹变》了解,温州本地直营中心最赚钱的电商业务被拿掉,交给了大众消费业务线,导致本地直营中心的业绩颓势,最终率先撤城裁员。

火速撤城裁员

有员工在被通知撤裁的前一晚发现了不寻常。

10月10日晚,字节跳动温州城市总经理在公司群里通知11日早上开全员大会,并且不准请假。以往,此类通知一般由负责组织会议的员工发布,城市一把手亲自发布会议通知的情况并不多见。

10月11日,圆心一到公司,就看到了很多陌生面孔,在会议室进进出出。后来她才知道,他们是字节商业化浙江一把手、HR负责人,以及从外地抽调来支援温州撤城的HR们。

简单铺垫后,会议就进入了正式议题——字节浙江区HR负责人宣布温州本地直营中心撤城的方案:10月22日之前完成撤城,员工按N+1赔偿,法定年假按双倍工资结算。

夏宇回忆方案公布后的会场,员工们显得相当平静,“今年已经有100来人陆陆续续离职了,差不多每天都有人走,可能大家都有心理预期。”

今年1月,字节跳动将商业化销售体系中原本的KA(全国大客户)、LA(本地大客户)和 SMB(中小客户)三条业务线进行合并,按照字节广告客户所在的具体行业,划分出了7条新业务线,分别为:大众消费业务、垂直业务、内容消费业务、投资消费业务、本地直营业务、渠道销售管理和呼叫中心自助产品。

在调整中,本地直营中心最赚钱的电商业务被拿掉,交给了大众消费业务线。本地直营业务线难以支撑起过往的业绩。在此之后,很多直营中心的业务量严重萎缩,有的不及过去的十分之一。

撤裁会议结束后,HR们就分成几个会议室,流水线办理员工离职手续。夏宇透露,过去可能要一两天才能办完,现在一两个小时就搞定了。实际上大部分人都只拿到N+1的补偿,比此前教育条线裁员N+2的补偿方案少。因为公司默认员工请假时先使用法定年假,很多员工剩下的多天假期都是福利假,不能折现。

会上宣布的最后撤城时限是10月22日,但在HR的强力催促下,绝大部分人在10月12日办完离职手续。

夏宇笑称,不愧是互联网大厂,连裁员都这么高效。巧合的是,就在这前后,字节跳动校友会宣布成立,定位类似字节离职员工的联谊会。夏宇的同事表示,“离职了还想运营我们”。

持续动荡,小城市的业绩不好做了

在坚信拥抱变化的字节体系内,“变化”被认为是很寻常的,不过此轮调整,或许反映出字节商业化的深层变动。

此前,抖音、今日头条上很多商品都是通过广告投放方式,不需要跳转直接进入详情页,以货到付款形式售卖,这种叫做“鲁班”的模式一开始就是由这些直营中心探索出来的。

温州以皮鞋、服装、皮具出名,依靠鲁班业务,2020年温州直营中心一个月能有四、五千万的广告收入,可以支撑200多人的团队。

字节员工徐然透露,依靠“鲁班”,电商业务对温州本地商业化团队来说比较赚钱,但是它在全国直营中心大盘子中占比不高,大部分还是那种头部客户贡献的。

在温州本地的客户中,“鲁班”业务虽然数量大,每单收入不高,它导致的客诉很多,投入产出比并不高。这成为一些员工猜测公司将电商业务转交给大众消费业务线运营的主要原因。

如今,大众消费业务线的模式变成了主要与代理商合作,员工只负责销售开户,剩下的运营工作都交给代理商,人力成本上减少了很多。徐然透露,年初分割后,承接了业务大头的大众消费业务线有30多位员工,但随后,大众消费线的员工也陆续离开,减到了10余人。

为了挽回本地直营中心失去电商业务后的颓势,字节商业化又做出了一些改变,但收效甚微。

随着顶层事业群的调整,地方上也迎来了人事的大变动。

据上述职场APP爆料,此前,温州直营中心的管理层一直被诟病狼性不足,在这轮变动中,温州原来的业务中层管理人员,基本都被“干掉了”,集体换装杭州空降的管理层,希望能用杭州铁军点燃温州的战斗力。但是事与愿违,此举不仅未能改变颓势,还造成更大范围的内卷,不少中层、骨干眼看晋升无望,要么转岗、要么离职,导致城市业绩的进一步下滑。

以至于在撤城前夕,温州直营中心在全国的业绩排名垫底,也就在全国率先撤城。

本地生活业务半途折戟

本地生活业务,原本被视为挽救字节商业化本地直营中心的最后一根稻草。不过这根稻草,很可能也靠不住了。

所谓的本地生活业务,就是主打吃喝玩乐,对标美团的业务线。基于抖音的兴趣推荐机制,这类内容很容易在抖音上成为爆款,对应的门店就会被更多消费者打卡,因此也被视为字节商业化的下一个征途。

从去年年底开始,字节全国20多个直营中心All in本地生活,所有资源向本地生活倾斜,并大量从同业公司挖人,很快组建了本地生活团队,并投入大量流量、人力物力免费帮愿意第一个吃螃蟹的商家做推广。

“很忙,愿意在抖音做推广的商家很多,但都是免费帮商家做的,公司并不赚钱。”员工小洪说。

也因此,本地生活的创新探索,在今年二季度暂停了,仅保留上海、成都、北京等五座城市作为试点,希望等模式成熟后再在全国推广。

暂停键按下后,本地直营中心有过短暂的迷茫期,不过没多久,本地生活业务又重启。重启后要求客户在获得推广扶持的同时,也投入一部分广告推广预算,以缓解本地直营中心的经营压力。另外,还同步培育本地服务商,希望能借助他们的主播、设备、场地等资源,减轻本地直营中心的人力压力。

“之前很多本地商家开直播卖团购券,是直营中心的员工亲自播的,很累,有的员工为了冲业绩也会刷单、挂机直播。但是换成服务商,有的效果可能还不如我们。”小洪说。“现在要商家配合投放流量,还要给套餐优惠价、服务商抽佣,有的商家比较抵触,也不愿意做。”

小洪透露,之前其他城市不重视本地生活,温州的业绩有几个月还排名全国前列。但后来别的城市发力,温州这块业务的排名,也就下滑得厉害。本来还想着本地生活团队能多留一些人,毕竟是未来的方向,谁曾想刚来几个月,就被裁了。

据悉,直营中心的本地生活业务同步被裁,或许与字节顶层的调整有关。原先字节本地生活业务开拓由商业化条线来负责,但是现在可能由产品侧来统筹,毕竟抖音一众高管,之前都是产品侧出身。思路变了,后续的玩法也要变,会更侧重于做优质内容,商业化变现的事,则交给服务商。

互联网人口红利消失,外部监管环境趋严,或许,互联网的气候真的变了。潮起潮落,在降本增效、去肥增瘦的浪潮下,人效的考量变得更加残酷,而一批互联网员工或将淹没其中。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均为化名)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