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午餐”行将终结,大举烧钱的独角兽或无奈提价保盈利

“免费午餐”行将终结,大举烧钱的独角兽或无奈提价保盈利
2020年01月09日 21:01 猎云网

骑着自行车,带着鲜橙色挎包的信使,在拥挤的街道上穿行。他们的挎包里充斥着零食、DVD和尿布。这些信使来自一家名为Kozmo.com的初创公司,该公司承诺在一个小时内交货上门。如此熟悉的场景,似乎很难想像这发生在2000年。在当时,这一切似乎看起来很有魔力。

不过,人们很快发现,真正的魔力是Kozmo在亏本运营的情况下,仍然能够融资超过2.5亿美元。但是,随着2000年下半年互联网泡沫的破灭,该公司计划中的IPO活动被取消。Kozmo最终于2001年4月被清算,只留下身为投资者的亚马逊和软银在风中凌乱。

然而,二十年后,类似Kozmo的企业正在筹集巨额资金,并试图让消费者满意。用户只需按一下按钮,新电影就可以直接投屏到电视,出租车服务就可以立即出现在面前,外卖和网购就可以瞬间完成。而像亚马逊和软银这样的公司仍在投资着这一领域。

每一项新服务都会削弱现有公司的地位。Uber和Lyft比城市出租车更为便宜,Netflix的月费价格比一张电影票还要便宜,亚马逊让每一天都变成黑色星期五。

但是现在,我们正处于另一种类似Kozmo曾经经历过的“悬崖时刻”。WeWork的IPO失利,迫使风险投资抑制其旺盛的胃口,并将重点重新放到盈利上。投资者已经开始感受到这一歧视性市场所带来的痛苦。

而消费者可能是下一个。随着技术和慷慨的私人资本取消支持,现有的免费午餐即将结束,消费者可能会亲眼目睹这些行业的变化。

亿万富翁投资者、NBA达拉斯小牛队的老板Mark Cuban表示,许多公司将很难适应新的现实。对于习惯了强大技术和低廉价格的消费者而言,痛苦也是无法避免的。

Cuban在一封电子邮件中表示:“在经历了公司长期的成本补贴之后,要想维持IPO投资者期望的增长率是很难的,要想让客户重新适应更高且有利可图的定价会更加艰难。”

这些创企服务的客户对此也表示同意。“实际上用户的心理预期会存在一个转折点,”Ruby Media Group总裁兼创始人Kristen Ruby说道,他每周花费30到40美元在外卖上。“如果费用继续上涨,消费者将处于放弃服务的边缘。”

拉比Andy Bachman是纽约市一家名为犹太社区项目中心组织的执行主任,他说他每月会用Seamless或Grubhub订购多次。他说:“对于城市中许多可支配收入较高的人,交付价格小幅上涨不会有问题。但是像我们这样的普通家庭,则会停止使用它。”

在过去十年的大部分时间里,投资者向初创企业投入了数十亿美元,并选择按规模来判断成功。投资者似乎认定盈利总有一天会实现,然而现在,他们开始担心这一天可能永远不会到来。

首先是独角兽的IPO表现不佳。备受期待的新股如Uber和Pinterest的股价,已从夏季高点下跌了30%以上。Slack的直接上市也被证明是令人失望的。

转折点是共享办公创企WeWork的IPO失败。在鼎盛时期,该公司在私人市场的估值达到了470亿美元。它的IPO申请书向世人展示了巨大的损失和令人困惑的管理决策,从而激醒了投资者,让他们突然想起了互联网泡沫的教训。WeWork被迫搁置IPO计划,最终在软银的纾困下才勉强保持偿付能力。

对冲基金Marathon Partners Equity Management的经理Mario Cibelli说:“WeWork的IPO流程为市场注入了一段时间以来缺失的纪律性。从夏天到秋天,市场环境发生了显著的变化。许多私营公司的退出机会基本上已经消失了。公开市场也在要求另一种风险状况和行为。”

曾经成功预测安然破产的知名卖空者Jim Chanos,指责软银及其1000亿美元的愿景基金助长了许多不可持续的战略。这家日本公司是WeWork的最大投资者。

Kynikos Associates的创始人兼执行合伙人Chanos说:“很明显,软银席卷而来,并在此方面处于领先地位,也许也没有花时间研究过商业模式。从一开始,整个WeWork事情就很愚蠢。”

软银拒绝评论对其WeWork商业模式分析提出的批评。但是,在11月的一次投资者演讲会中,软银表示,它现在正在告诉投资组合公司专注于产生自由现金流(衡量盈利能力),并且它们的目标应该是“自筹资金”。它还为其投资组合公司推出了一项新的“无营救方案”政策。

“事实上,软银到现在才推出这样的政策有点晚了,”Chanos说。“因为这些公司本就应该拥有一条盈利之路。”

情绪的转变也打击了私人市场。根据道琼斯VentureSource的数据,在第三季度,初创企业获得了275亿美元的新风险投资,比上一季度下降了17%,达到了近两年来的最低水平。

一些初创企业无法在新环境中生存,而老牌企业则被迫提高消费者价格。

互联网电视就是这样的一个领域。虚拟多通道视频节目发行商大约在三年前就进入了市场,承诺能够以很少的电缆成本提供最佳的直播电视节目。YouTube TV、Hulu Live TV、Sony PlayStation Vue和DirecTV Now(现在称为AT&T TV Now)都提供通过互联网流式传输的直播电视套餐,每月仅需30至40美元。

然而,这样的低价并没能持续下去。MoffettNathanson的电信分析师Craig Moffett说,这些虚拟发行商错误地认为,这一业务将具有类似于谷歌和Facebook赢家通吃的经济优势。但是,内容业务的成本结构无法像本地网络业务那样规模庞大。

“数字没有任何意义,”Moffett说。“仅这些套餐的编程成本就超过了30美元。扣除客户服务和客户获取成本后,根本没有任何盈利点。”

面对不断增加的损失,Moffett指出,互联网电视服务被迫复制同样的价格上涨,从而迫使人们放弃这一服务。随着价格的上涨,订阅用户的增长急剧下降。去年十月,索尼宣布它将在一月关闭其Vue服务。与此同时,AT&T TV Now将价格提高到非常高的水平(从最初的35美元提高到每月65美元),以至于客户开始逃离这一平台。根据MoffettNathanson的数据,在过去四个季度中,该服务的净订阅用户亏损量总计近70万。现在,无论是成本还是订阅用户趋势,互联网电视与有线电视已经没有什么差别了。

Moffett说:“每个人最初都希望他们能够抢占市场份额,并建立一个能够给他们更多谈判杠杆并最终在提高价格中获利的地位。现在回想起来,似乎这些假设都不成立。”

Moffett认为互联网电视的故事可能会在其他市场重演。

那么,在不久的将来,网约车、外卖和流媒体视频订阅市场会发生什么呢?

网约车

近几个月来,随着美国主要的网约车服务提供商Uber和Lyft的股票遭受重创,消费者应该会在来年看到价格上涨的浪潮。

华尔街的数据表明,网约车平台可以通过更高的价格逃脱亏损的路线。Canaccord Genuity表示,其最新的价格追踪器显示,自5月份以来,Lyft和Uber的票价平均上涨了6%。上个月,巴克莱发布了对纽约市乘车数据的分析,表明对该服务的需求缺乏弹性。该公司发现,由于交通拥堵附加费,单次行程的定价上涨23%时,交易量仅下降了10%。

有强烈的信号表明巨变已经开始。在Lyft的最后一次财报电话会议上,该公司的首席财务官表示,市场存在“越来越高的合理性”,并指出,根据行程类型进行调整后,平均行程价格同比上涨。此外,该公司9月季度调整后的未计利息、税项、折旧和摊销前收入的利润率(Ebitda)比去年同期提高了32个百分点,至负13%。Lyft表示,预计到2021年下半年将实现盈利。

Heller House对冲基金经理Marcelo Lima看到了美国网约车领域的双头垄断现象。由于Lyft更多的将重心放在北美地区,所以他更看好Lyft。“我喜欢Lyft拥有重点,他们的故事非常清楚,他们很有可能很快达到很好的经济效益。”

同时,Uber的其他亏损部门,例如自动驾驶和送餐服务,都受到了阻碍。

消费者在短期内可以预期什么样的实际价格变化?曾在Relational Investors担任了八年分析师的私人投资者Mike Puangmalai说:“原本25美元的行程,明年很有可能涨到30美元。请不要感到惊讶,因为价格的确会上涨。”

外卖

Uber亏损的前景使新生的外卖业务陷入混乱。四个资金雄厚的参与者——DoorDash、UberEats、Grubhub和Postmates——一直试图通过更广泛的网络和更好的折扣来超越对方,结果带来的是惊人的损失和对客户来说更为优惠的价格。

UberEats在九月结束的季度亏损了超过3亿美元,亏损同比增长近70%。Grubhub的股价在10月底暴跌43%,当时该公司提供的利润指数远低于华尔街的预期。行业分析师普遍认为,鉴于最近的趋势,DoorDash和Postmates可能正在亏本,并且很难公开上市。

DoorDash和Postmates没有回复评论请求。

Chanos认为外卖公司正面临餐馆要求降低佣金率的压力。他还预计,消费者会从外卖公司那里看到更少的优惠券和促销,而且更高的价格可能会导致订单量大大减少。

Grubhub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它“已经证明自己是美国唯一具有盈利、透明和可持续商业模式的外卖业务”。

Grubhub说:“虽然我们的几个同行已达到全国规模,但我们是唯一一个没有不可持续捷径增长的公司,毕竟这些捷径会招致巨额经营亏损。”

拥有Grubhub股份的Cibelli预测,所有这些公司都将不得不通过削减最初用来吸引客户的补贴来修复自己的业务。他说:“UberEats、Postmates和DoorDash都必须达到收支平衡,并停止消耗现金。因此,合并的可能性很高,最后大概只有两家公司会生存下来。”

该对冲基金经理认为,随着参与者的减少,随着诸如营销和行政支出等运营支出的重叠被消除,整个行业的整体盈利能力将会提高。他预测,合并之后,生存下来的公司将能够提价,并推升Grubhub的股价。

无论是做空还是做多的投资者,都同意当前的竞争格局是不可持续的。Cibelli说,那些利用巨额融资来追求低利润率销售的私营公司将面临最大的障碍。

11月,摩根士丹利的消费者调查显示,有58%的食客表示促销和优惠在外卖决定中发挥了作用。此外,只有36%的消费者表示他们只专注于一个平台。

就盈利能力而言,快餐订单尤其成问题。摩根士丹利估计,三分之二的快餐订单都在7美元以下。该公司表示,在一个典型的10美元快餐订单中,一家外卖公司将损失3.80美元,因为每次配送的费用为5美元。

相比提高的打车车费,消费者不太可能轻易接受更高的外卖价格。

“如果像免运费这样的促销活动减少,我可能就不会怎么吃外卖了,”现年37岁的Puangmalai说道。

流媒体视频

尽管网约车和外卖行业的高速发展可能宣告终结,但流媒体视频的促销活动可能会保持更长的时间。由于科技巨头和媒体的实力雄厚,流媒体视频的“免费午餐”可能会持续一段时间。

这些公司已经告诉他们的投资者,在建立流媒体库时,他们会目睹持续多年的亏损。例如,AT&T预计,其HBO Max在2025年实现盈利之前,亏损将超过40亿美元。

WeWork的失败并未对流媒体业务造成重大影响,因为视频流媒体公司还有其他可盈利的业务,例如主题公园、电影、无线服务和智能手机。

去年11月,迪士尼以每月7美元的价格推出了Disney+流媒体服务,比Netflix低约45%。迪士尼计划在成立的第一年建立一个拥有7500部电视剧集和500部电影的流媒体库,其中包括该公司的皮克斯、《星球大战》和漫威电影。迪士尼已告诉投资者,直到2024年,Disney+才会盈利。

在流媒体战争中,迪士尼并不唯一一家放长线的公司。去年10月,华纳媒体公布了将于今年5月开始的HBO Max流媒体服务的详细信息。华纳表示,该服务将拥有1万小时的内容,这些内容来自HBO、华纳兄弟、DC娱乐、CNN、TNT、卡通网络、成人游泳和其他华纳媒体产权。到2021年,它将推出50部原创作品。尽管内容增加了一倍,但HBO Max的每月费用为14.99美元,与标准HBO的当前费用相同。

考虑到花费在内容上以支持服务的成本,流媒体的低成本尤为突出。Cowen估计,Netflix和亚马逊在2019年的内容支出分别为150亿美元和80亿美元。该公司认为,刚刚以每月4.99美元的价格推出其Apple TV+服务的苹果,将在两年内每年支出60亿美元。

Cowen分析师John Blackledge说:“由于竞争加剧,定价环境肯定会比过去五年更加平静。”

确实,Netflix可能希望降低某些市场的入门价格。它已经在印度尝试低价移动端专用计划,这表明廉价计划可能是其国际扩张的关键。

Netflix的问题在于,运行流媒体服务的成本将会变得更加昂贵。在上次财报电话会议上,Netflix的管理层承认,有多个竞标者的最热门电视节目的内容成本在过去一年中上涨了30%。投资者看涨Netflix股票一直是其随着时间提高订阅价格的潜在动力。但是全新流媒体服务的出现肯定会限制Netflix的定价能力。

在过去的一年中,这样的事实对这家流媒体巨头的投资者来说是一种过山车的体验。Netflix的股价在2019年初表现强劲,截至7月上涨40%,但在该公司发布令人失望的第二季度财报后的短短两个月内,便失去了所有这些涨幅。虽然Netflix的股价自此一直处于反弹,并于年终收盘时上涨了21%,但仍然落后于主要指数。股东应预期未来几年会出现更大的波动性和相对低迷的回报。

长期市场宠儿的不确定性说明了华尔街的新动态,显然,高兴的消费者不再与快乐的投资者保持一致。随着独角兽的成长,它们看起来更像是有线电视公司,而不像非营利组织。

Moffett说:“毕竟,天上掉馅饼这事还是很虚无的。”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