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个检疫标签、4张健康申报表、6次体温测试和17小时中转:海外留学生的“流浪地球”

3个检疫标签、4张健康申报表、6次体温测试和17小时中转:海外留学生的“流浪地球”
2020年04月06日 08:47 PingWest品玩

3个检疫标签,4张健康申报表,6次体温测试,17小时在非洲中转,飞行时间34小时,3月16日下午留学生小马终于抵达目的地中国上海,17日凌晨他被接回杭州所住街道社区进行为期14天的隔离。回想起这次“逃难旅途”,小马依然感到忐忑,但作为较早一波归国的留学生,他觉得自己已经非常幸运,被照顾的面面俱到的隔离生活让他内心既感激又有些惭愧。

湖北籍留学生Sierra担心航班取消,买了3张不同地方转机回国的机票。在经历了台北转机登机被拒,遭英国机场柜台工作人员无视后,Sierra在据理力争下终于登上在新加坡转机回国的航班。目前她正在武汉隔离,完成5月份的毕业论文。

在遭遇阿联酋封国阿布扎比无法转机、埃航取消航班后,小双决定赌一把当即又买了从柬埔寨金边转机回国的票。由于落地时间赶上中国29日开始实施的航线限制令,飞机中途调头返航,小双被迫在金边滞留了一整天。现在她正在程度隔离,计划14天隔离后返京。

来自留学生小马

在连续战斗近2个月国内疫情已逐步得到控制的同时,新冠肺炎开始在全球蔓延,在欧美等地区集中爆发并呈现迅猛增长的态势,随即引起一阵回国避难热潮。

但随着“隐瞒病情的黎女士一家”、“跑步女”、“豌豆公主病的日常”的个人事件在网络发酵,境外华人和留学生的回国问题成为焦点:要不要回国?回国怎么隔离?隔离、治疗费用怎么付?各种争议扑面而来。

面对外界各种声音,接受采访的留学生们告诉 PingWest 品玩,这确实让他们一时间陷入尴尬的两难处境。因为无论选择留下还是回国,他们都要面对安全、政策、金钱、物资、学业、等各方面的风险。

在这场疫情中不管做出什么样的选择,对于绝大部分留学生来说,他们无疑都抱着一个态度:对自己负责,对大家负责。

来自留学生Sierra

无力的政策,学业的压力

3月12日,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召开了代号为“眼镜蛇”的第三次紧急内阁会议,并正式宣布英国进入抗疫第二阶段——拖延阶段。会议公布了英国抗疫的最新措施:轻症不再检测,70岁以上的老年人近期不要出行。与此同时,英国官方承认有意让大多数英国人感染新冠肺炎,以此获得群体免疫。

随着国外抗疫政策不断出台,一些原本计划留守的留学生当即决定回国。

不少英国留学生提到,鲍里斯官宣的新冠预防策略让他们感觉很不靠谱,且英国政府仅强调洗手的重要性,关于口罩,只字未提,而这也是洗手液脱销的主要原因。如此情况下,谁都不想成为群体免疫里那千万分之一。

约翰逊举行第三次“眼镜蛇”紧急内阁会议

小双告诉PingWest 品玩,由于疫情恐慌,和她同校的一些留学生很早就买票回国了,而她则等到学校发了网课的通知才决定动身,因为考勤分数会记录到平时成绩,将会影响到学生的学业总评分。

决定回国的前一天小马和父亲通了1个小时的电话。除了疫情加重,父亲对他的学业问题也很纠结。随即他将学校上课、考试全部转为线上的通知发给父亲,父亲才放下顾虑,并和他一起分析了回国途中的各种感染风险,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小马告诉我,早他一周多回国的同学落地后不久就被通知其乘坐的航班有发热病人,需要实施医学隔离。“出发前对于能安全且不被感染的回国,说实话我心里的把握只有50%。”

疫情态势日益加重,学业问题如何完成,是绝大部分留学生在做出决定前首要考虑的问题。对于非毕业生,疫情的影响暂时看不到节点,未来的学业如何顺利完成需要做好规划。而对于应届毕业学生,虽然网课压力较小,但最可惜的是或许无法迎来自己期待的毕业典礼。

与此同时,关于留学的落户与学位认证也是让留学生们担心的事情,因为国内一些城市的人才落户申请条件对留学时长有相关要求。PingWest 品玩了解到,确实有留学生为了保证“出国留学满一年”达到城市落户要求,选择坚守在国外,而有一些学生无奈之下选择放弃回国避难。

留学生如何上网课 来自@惠子子酱VLOG

3月16日,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张文宏对“留学生要不要回国”的问题做出回应:“不管回不回,你要考虑两个问题,第一疫情要多长时间?回来是不是决定再也不回去了?如果疫情要延缓半年呢?你读书工作都不要了?第二如果不回来待在那里怎么办?”

随着报道中不断出现的回国途中遭感染、隔离的事件发生,一部分留学生慢慢意识到原地待命采取有效的防护措施,减少社交,或许是最安全的选择。

而仍有一部分学生因为计划之中的毕业回国工作、房屋到期、签证到期等原因,选择了波折与忐忑的回国之旅。

机票贵、转机难、变化快

航班供给急剧萎缩,僧多粥少的局面让回国一票难求,据留学生小王回忆英国回国机票从3月初就开始涨价。

小双告诉我她只是在买票的时候犹豫了一下,再点开时价格就涨了好几千,甚至有的飙升到3、4万。这让一些留学生望而却步,而且机票价格会返程时间越往后越贵。与此同时,行李快递寄送、打车等费用也在翻倍增长。

更有主打包机服务的航空公司,将伦敦回上海的机票开出了一个座位18万的天价,在留学生口中这真的是登上“诺亚方舟”的船票。

下手早以及买到票的留学生无疑已经是幸运的,然而这只是归国艰难旅途的开始。豆豆告诉我:“没到起飞,甚至是起飞后没落地,都有发生意外的可能。”

面对疫情的迅速扩散,回国的留学生们开始“抱团取暖”,各种回国、转机的微信群火速建立起来,大家在里面分享买票、转机、行李托运等各种回国的信息。

“我和朋友的第一张机票是在阿布扎比转机,我们就建了个群聊,也就两三天的功夫就几乎满员了。类似这样的群有很多,都是大家自发组织的。”留学生小双告诉PingWest 品玩。

在微信群里,留学生们都有一个“不成文”的纪律:先飞一步的同学都会经历流程总结分享进群里,供下一位同学参考。小马告诉我,他和几个同学是第一批在群里飞埃塞俄比亚转机回国的人,他们在途中会随时在群里汇报机场、转机国家的情况,这对还没有起飞的同学提供了很多的信息与帮助。

小马告诉我:“本来我在埃塞俄比亚要经历17个小时的转机等候,但落地后才得知航空公司给我们安排了酒店,单人住宿,包三餐,相对于在机场等候减少了不少风险。”

然而各国因疫情蔓延随时调整的措施,与航线的不确定性,为留学生归国增加了不少难度,像是刚才提及的埃塞俄比亚转机如今也因政策停航30个国家的国际航线。航班取消、转机国家封国,几乎是中后期返程的留学生无法逃过的命运,为此不少学生下血本买了多张机票以防万一,然而多一张机票也并非多了份“保险”。

“就在我们起飞前一天同班次航班的小伙伴还能在台北转机,转眼到我们就不行了,值机系统里明确注明大陆护照无法转机。”湖北籍留学生Sierra向我回忆道。

遭遇转机被拒的Sierra决定寄希望于新加坡航空,在经历了很长一段时间的争论中,Sierra向工作人员证明自己是湖北籍但已经很长时间未在湖北境内的情况后,新加坡航空同意她登机并为她安排好了联程的座位。

Sierra告诉PingWest 品玩,和她一样同为湖北籍的留学生很多都遭遇了拒绝登机的情况,但为此争取的人很少,而先前她也被明确告知湖北籍无法在新加坡转机。

“最后能顺利登机,我也是非常意外的,毕竟身边好多人为此退了机票直接放弃。湖北籍的留学生确实在归国途中多了很多阻碍,但是疫情下一个国家做出的措施我觉得都是可以理解的,这总比欧洲国家的麻木状态要让人放心。”Sierra表示。

来自留学生Caroline

心理战

防护镜、防护服、口罩、手套,踏上返程之旅的留学生没有一个不是全副武装的。但从美国回国的留学生Caroline表示,机场和飞机上除了中国留学生,当地乘客、安检人员基本是不戴口罩的,甚至从安检到登机的整个过程都与平时毫无区别,既不会测体温,也不会询问你是否有症状。

小马向我回忆道,他搭乘的航班在起飞前,空姐播报的声音明显是颤抖的,这种情况他第一次遇到。

“在飞机上,除了乘客,每个人都是高度紧张的,我觉得空姐是能看到所有乘客的信息以及健康表的情况的。据我所知这一班就有从米兰等疫情重灾区来的乘客,可以说身边的任何一个人都有可能面对这样的风险,而机组人员则需要接触每一位乘客。”

来自留学生小马

在留学生的各线航班沟通群里,大家互相提醒除了随身携带一些补充体力的食物外,尽量不在飞机上用餐饮水,甚至连上厕所的频率都最好有控制。

但长途旅行对于体力和精力的消耗非常大。小马的同学在飞机上晕机呕吐,落地后在转机机场快速吃了些东西补充体力,但由于时间紧急,登机前跑了一路导致出现咳嗽的状况,随即其身边的乘客便向工作人员反应了情况,该同学也如实填报自己有咳嗽的状况,落地后他直接被接走进行检测隔离。也有乘客因为抽烟喉咙疼痛申报被带走检测,机场的检疫可以说是相当严格。

“虽然这样的情况会给返程增加了不少麻烦,但是所有人都是抱着万无一失的心态回国,对于这种情况也能理解,不过确实是一场心理战,心态一定要调整好。”小马告诉我。

PingWest 品玩接触到的留学生告诉我,飞机落地国内机场的瞬间,他们心里的大石头并未完全落地。

国内航站楼的检疫工作流程耗时很长,但整体流程通畅,且全程有指引向导,对留学生下一步停留或飞行计划都有详细了解。以北京为例,其境外入境人员的隔离酒店有2-3个不同价位,可根据个人需求进行选择。

不过这隔离的14天内,仍然可能接到电话因同航班有确诊人员而需要医学观察的风险。“这一路太周折,各种交通工具基本都有接触,确实不能说完全排除感染的可能,所以这段时间我们也在观察自己的身体,随时和隔离点的工作人员汇报,”Sierra说。

小马告诉我,由于得知同机有确诊病例,虽然自己不在需要隔离的座位范围内,但直到隔离期间做完2次咽拭子检测结果正常后,才算松了一口气。

来自留学生小马-隔离餐

在杭州的小马,还遇到了一些小麻烦。他所在的酒店除了和他一样的境外归来的人员外,还有一大部分从武汉回杭州复工的人,他们已经在湖北隔离了两个多月,而此时又需要进行长达半个月的隔离,并且与境外人员在同一地点隔离让他们很担心。小马随即在隔离人员的群里说明了自己和同伴的健康状况与检测结果,街道社区也介入其中化解了矛盾,希望彼此能在这种时刻少一些抱怨,多一些配合与理解。

类似的矛盾与质疑其实从境外归国热开始后就实有发生,对于极个别人回国后不遵守隔离措施的行为,回国隔离与医疗费用如何收取等问题,境外留学生也一直在关注。

小马告诉我,能回国已是最大的幸运,在杭州隔离不仅免费还包三餐,工作人员总怕他吃不饱多送餐,这让他心里又感动又惭愧。在隔离的留学生豆豆也决定不点外卖,减少工作人员为自己服务的次数,不添加额外的工作负担。

来自微博留学生的北京入境检测纪实

Sierra告诉PingWest 品玩,这次回国的遭遇让她经历了绝望,好在有同伴和国内工作人员的支持与保护,能让她安全回家。不过在离开英国之前,她做兼职认识的当地华侨同事让她多了一份牵挂与担忧。

“在大家的意识里移民华侨的生活都很好,但其实并非如此。英国疫情发生以来,一些和我爸爸妈妈年纪相仿的华侨其实压力很大,他们没办法停工,也买不到口罩,好几次我听到他们打电话在哭。而且当地福利政策越来越不理想,其实他们也很无助。所以回国时我的湖北籍户口遭到各种限制的时候,我并没有觉得不公平,也没有生气,而是觉得面对这样的疫情,或许对彼此的负责和理解才是真理。”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