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心当买卖,扫楼式筹款:水滴筹,也要上市?

爱心当买卖,扫楼式筹款:水滴筹,也要上市?
2021年04月20日 00:42 包不同的观点

公益,还是生意?

1

一年营收30亿,腾讯持股22%

上周,一个重磅消息从大洋彼岸传来:

根据中国基金报的消息,4月17日,水滴公司正式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递交招股书,拟在纽交所挂牌上市,暂定筹资额为1亿美元,股票代码为“WDH”。

很多人对水滴公司的印象,应该还停留在朋友圈看到的水滴筹。看到朋友的家人患病,请求支援,在友情和爱心的感召下,我们打开本就不富裕的钱包,献上自己的绵薄之力。无数个5块、10块、20块,汇聚成大海,也挽救了很多个家庭。

公开资料显示,作为中国最大的社交筹款平台,水滴筹通过线上个人募捐的方式,将筹款的资金打给患者,全程没有手续费,也没有服务费。

也正因此,在很多人看来,水滴筹类似公益组织。这样一来,人们就感到疑惑了,这样一个搞公益的平台,为啥却要上市了?

答案藏在招股书里。

招股书显示,2020年,水滴公司实现营收30.28亿元人民币,较2019年15.11亿元同比增长100.4%;净亏损为6.64亿元。

30多亿营收从哪来的?

答案是保险。招股书显示,保险佣金收入是水滴公司的主要收入来源,占到89.1%。

截至2020年12月31日,水滴累计服务的保险用户数量约为7940万人,累计付费保单数达到3070万张。这让水滴在2020年的保费直接超过了:

从这个角度来说,水滴更像是一家互联网保险经纪公司。按招股书里的说法,水滴是一家致力于保险和医疗服务的技术平台,同时也是中国最大的独立第三方保险平台。

原来,坐拥数亿用户的水滴公司,搞的是卖保险的行当卖保险有多赚钱,不用多说了吧。

除此之外,招股书里还透露了一个有意思的信息:

根据此前路透社旗下IFR的报道预测,水滴上市后估值将超百亿美金。毫无疑问,水滴上市之后,以腾讯为代表的大股东们将是不折不扣的大赢家。

2

“公益平台”变身“赚钱机器”?

2016年,美团第10号员工沈鹏创立了水滴筹。

创立之初,水滴筹就提出了一个看起来非常“公益”的原则:

搭建一个平台,帮助那些患重病但又缺钱的人,而且承诺不收取任何的费用,应该说,水滴筹的初衷还是很好的。

也正因此,短短几年时间内,水滴筹就聚集了巨大的流量,并迅速席卷朋友圈。

从官网数据来看,目前其爱心人士数量已超过3.5亿,累计为大病患者筹得370亿救助款,这个规模远远超过轻松筹等同行。

巨大的用户规模和猛烈的发展势头,让水滴筹赢得了资本的青睐。公开数据显示,2016年4月至今,水滴公司已完成7轮超40亿元融资,投资方包括腾讯、美团、IDG、真格等知名机构。

资本可不是公益机构,是要看利润的;要上市,也需要有盈利模式。

那么,不收手续费的水滴筹,要如何赚钱呢?事实证明,从美团出来的沈鹏,是非常有互联网思维的。时至今日,水滴公司旗下有三大业务:

在这其中,水滴筹不仅不赚钱还得往里补贴烧钱,但它却是水滴盈利不可或缺的环节。因为它负责吸引流量,是水滴整套商业模式的基础。

当源源不断数以亿计的用户涌入水滴筹平台的时候,水滴互助和水滴保就能够引流用户,进而变现。

水滴互助主打的是大病互助,和支付宝的相互宝差不多,通过收取一定管理费变现。而水滴保险,才是真正的营收来源。

数据显示,2019年水滴保累计保费收入超60亿元。截至2020年9月,累计保费超182亿元,累计保障用户数近1.4亿,76%的用户来自三线及以下城市。

除此之外,如今的水滴系还有水滴健康和水滴好药付等业务,除了销售健康险外,还向用户提供在线问诊、体检预约、体检报告查询等服务。

也就是说,水滴公司已经把旗下的产品做成了一个完整的商业闭环。

更重要的是,通过这种方式,水滴公司的流量成本大大降低。淘股吧曾做过梳理,据2018年的数据,淘宝想要获得一个新用户,需要花费至少78元;京东是104元;拼多多比较厉害,只要54.71元;而水滴筹的平均获客成本只要:

这其实也不奇怪,得过大病的人,购买保险的意愿是非常强烈的。因此,水滴筹上的用户,极容易被引导到水滴的保险业务上。

这就是水滴筹的生意经。

3

“扫楼式”筹款,爱心变成买卖?

作为一家商业公司,水滴在为人们提供便捷的同时,通过商业化模式实现盈利,这无可厚非,毕竟不能强求人家做慈善。

但问题是,如果在商业化过程中触碰了某些底线,就将让人对水滴产生巨大的不信任感。

2019年11月,梨视频的一个报道惊起千层浪。视频拍客卧底发现,水滴筹线下服务人员被指在医院扫楼寻找求助者,随意填写金额,不审核甚至隐瞒求助者财产状况。

为了增加成功率,水滴筹工作人员甚至还为每个用户准备了一套催人泪下的文案模版,求助文俨然成了“故事会合集”。

“扫楼式”筹款的背后,是水滴筹变异的激励模式:

高薪+绩效考核、每单最高提成150元、末位淘汰……

如此一来,为了多拿佣金,地推员只好先把“客户”拉过来,弄到平台上,消费社会广大群众的爱心;同时再利用对方来推销保险,“双杀收割”流量进行变现。

地推本身没有问题,地推员的深入宣传能让那些文化水平不高的穷苦患者得到众筹平台的关注。但水滴筹错在捆绑“绩效考核”,当爱心变成利益指标后,就开始变味了。

水滴筹甚至拥有一支“地推铁军”。水滴筹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3月,其线下基层工作人员已扩大至三百多个片区经理,1.6万多个志愿者,覆盖了中国400—500个城市。

除此之外,近年来水滴筹还出现了大量的诈捐、造假事件。

例如,家里有车有房的德云社相声演员吴鹤臣在水滴筹发起了百万筹款;杭州“富豪女”在水滴筹发起筹款给父亲看病。

更夸张的是,由于大家都发现水滴筹漏洞百出,一条关于筹款的黑色产业链悄然而生:

就连《人民日报》也在2019年12月发文严厉批评:

4

尾声

山雨欲来风满楼。

上市前夕,水滴公司面临多方面的压力。

3月26日,水滴公司旗下水滴互助宣布,互助计划将于2021年3月31日18时正式终止。

尽管是三驾马车之一,但为了成功上市,水滴互助依然被水滴公司无奈关停。随着百度灯火互助、美团互助、水滴互助、轻松互助的相继关停,千亿级的互助市场,已经是难逃噩梦,一地鸡毛。

失去重要流量入口之外,根据《北京商报》独家报道,水滴筹入股安心财险的方案在工商完成备案后,遭到监管问询,目前也接近流产。

监管部门的叫停,至少说明了两点:

从这一点来说,水滴至少要得到一个教训:

当然,作为一个互助平台,更重要的是重塑信任。这点红十字会已经给出了答案——

信任缺失的平台,是没有人愿意去捐款的。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