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E store强制法”?韩国修订案要求开发者上架全部应用市场

“ONE store强制法”?韩国修订案要求开发者上架全部应用市场
2020年10月20日 23:04 游戏陀螺

在国内大厂因不满55分成,拒上头部运渠道,甚至加快了“渠道为王”到“产品为王”进程的时候,韩国厂商却还在为了拥有主动选择权而抗争。

韩国议员提交修订案,开发者需无差别向应用市场提供内容

今年9月16日,韩国共同民主党议员韩俊镐等27名议员提交了《电子通信事业法部分修订法律案》(下称修订案)。相关修订案以“打破目前应用市场被垄断化的现状,营造公平的竞争环境”为名分,向开发者提出了强制性要求。

修订案指出,谷歌苹果作为跨国企业,垄断着韩国国内应用市场,妨碍应用市场公平竞争,并且以这种市场占有率为基础征收高额分成,增加开发者的费用负担,因此主张应当降低垄断性应用市场带来的弊端。

另外,虽然要营造让多个应用市场公平竞争的环境,但部分大型游戏公司只将游戏上架在市场覆盖率高的应用市场,没有将代表游戏提供给其他应用市场,因此没有形成公平竞争。

为了将这些弊端最小化,此次修订案新增了如下内容:登记及销售移动信息的开发者向Google Play、App store等应用市场提供内容时,也要向ONE store、Galaxy store等其他应用市场提供内容,以保证公平竞争。另外,修订案第50-9条也制定新的法律,以防止应用市场强迫开发者独家发行。

值得一提的是,修订案第50-9条“防止应用市场强迫开发者独家发行”中,将NCsoft作为案例,指出其被迫向Google Play独家发行,签订了不公平合约。对此,NCsoft表示:“没有不公平的合同。”

如果按照此次修订案,在韩国国内提供游戏等移动内容服务的企业,如果只向Google Play和App store推出内容,而不向ONE store或Galaxy store等应用市场推出内容,就违反了法律。这种情况下,开发商可能会收到政府下达的纠正命令等制裁措施。

维护及管理成本增加,修订案实际是“ONE store强制法”?

可以预料的是,韩俊镐等议员提议的《电子通信事业法部分修订法律案》遭到了游戏业界的强烈反对。

业内人士指出,该修订案的初衷可以理解,但强制厂商入驻ONE store等应用市场,是不顾目前业界和市场情况的草率决定。该修订案让移动内容开发商承担了过多的成本,无法根据企业战略自由选择应用商场。

同时,登陆其他应用市场的话,必然要根据不同应用市场的规则进行调整和开发,增加了开发者上架和维护成本,特别是在人力和资本等方面均面临困难的中小游戏厂商,后续更新等日程管理上也会遇到困难。

韩国某休闲游戏公司负责人表示:“我了解目的,但并不适合游戏厂商的实际情况。休闲游戏很难通过在韩国的应用内付款增加流水,为每个应用市场分配单独的SDK操作起来也并不容易,而且人工和维护成本很高。”他补充说:“游戏公司要根据流量和销售可能性来进行判断(上架哪个应用市场),法案强制要求上架全部应用市场是没有道理的,该修正案将给开发人员带来更多的痛苦。”

作为参考,蓝飞互娱COO周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曾提到过和安卓渠道合作的不便之处:“不仅要接入多种渠道SDK,还要找人专门维护SDK;如果周更版本,要有一天多的时间耗费在SDK上,效率低下,而且还要等审核,很难快速迭代......”

某韩国游戏公司相关人员表示:“每个应用市场的用户数量、市场范围,市场运营政策和收费政策都不相同,如果游戏公司不能拒绝与不必要的应用市场签约——特别是修订案提到的‘无差别提供内容’,对开发者来说其实是在限制其自由经营活动。”他将修订案定义为“ONE store强制法”。

韩国游戏业界有声音认为,如果该修订案被通过,只有一家应用市场的利益有所增加,那便是ONE store。

ONE store是韩国本土应用商店,为了让游戏开发者们优先选择ONE store,成为韩国国内第一应用市场,曾在2018年主动调整抽成政策:由30%的抽成减少至20%,若APP开发公司使用自己的付费系统,则再减免25%,只收5%的抽成。

但是,即使主动降低分成,由于用户量小、竞争对手多等原因,也还没能达到与Google Play和App store相制衡的效果。

修订案引起争议的另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它将给中国游戏公司带来可观的反向利益。

某相关人士提到,“根据修订案,国内游戏公司由于增加了巨大的开发成本,营业活动将受到限制,预计拥有资本的外国游戏公司,特别是中国游戏公司将得到更多利益。”同时,“由于额外的成本负担,预计我们与中国游戏公司的竞争将继续处于落后地位。”

这种担心不无道理。但可以预见的是,如果该修订案被通过,不管是对韩国游戏界,还是中国中小出海厂商,都会带来一定的冲击。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