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教育市场冰火两重天,今日头条为何依然选择带着锤子冲杀而至

在线教育市场冰火两重天,今日头条为何依然选择带着锤子冲杀而至
2019年10月19日 19:35 电科技网

距离被今日头条(字节跳动)收购足足十个月后,我们终于看到了“锤子科技”在新公司的定位——制作创新教育产品。近日,字节跳动宣布将于2020年初推出一款直接面向用户的K12教育硬件产品。

据悉,该产品将由musical.ly创始人阳陆育负责。阳陆育介绍,这款产品将是一个放在家中的24小时均可使用的AI教练。软件层面,该产品依托于字节跳动的AI团队,硬件层面,则交由吴德周率领的原锤子硬件团队负责。

虽然阳陆育并没有公布该产品的细节,但是根据目前的信息不难推测,字节跳动并没有走传统在线教育“1对1”的重运营模式,而是走了一条屡试不爽的“APP工厂”模式。这样做的前景虽然未得到验证,但好处是显而易见的,传统在线教育因为巨大的投入而造成的亏损困境可以完美躲避开来,不过这样做的弊端也很明显,学习从来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在没有一对一督促的情况下,学生的教育质量又该如何把控呢?

冰火两重天的在线教育市场

2014年,被誉为“在线教育元年”,在这一年内,哒哒英语、VIPKID等我们耳熟能详的在线教育机构相继成立,无一例外,这些在线教育机构均主打“1对1”模式。 由于1V1辅导是硬需求,将线下1V1搬到线上,省去了房租、交通、时间差等成本,似乎是一个极佳的商业模式。然而一旦推行起来,“1对1”在线教育机构却遇到了不可为之的阻力。

首先就是随着众多资本的入局,教师的价格水涨船高,而为了获得生源,学费的价格却一步步压低,这直接就影响到了公司的财报。

以51Talk为例,为了应对资本与巨头的入局,其在2016年喊出了“低价圈地”的口号,企图通过低价策略强占市场。与此同时,阿卡索网更是打出了“一节课不超过40元”口号,与51Talk血拼到底。

虽然凭借出色的营销运营,51Talk取得了一些可观的市场数据,但是回到资本最看重的财报上,51Talk却陷入了亏损的死循环——从2011年成立以来,51Talk从未盈利,纵观2016年51Talk上市以来至今的财报,亏损分别为5.15亿元、5.81亿元和4.1亿元,并没有明显减少的趋势。

事实上,不光51Talk,据《2018在线教育趋势报告》显示,2015年-2018年,仅有3%的在线教育企业实现盈利,而97%的多数在线教育企业不是亏损,就是正在处在亏损临界线上。

既然“1对1”模式太“重”,那么在线教育机构开始寻找更“轻”的运营模式——开大班授课以及做教育工具。

2018年,跟谁学抛弃了传统的“1对1”模式,开始进军“大班授课”模式,经过近一年的耕耘,终于在2019年实现了盈利。根据跟谁学于发布的今年Q2财报来看,其营收为3.537亿,同比增长413.4%,成本为1.012亿,同比去年的2657万元增长了280.8%,毛利润为2.525亿元,毛利率为71.4%。

从财报可以很明显的发现,虽然跟谁学也在一直增加老师方面的成本,但是得益于“1 V N”的大班模式,老师的成本始终可以分摊到众多的学生头上,也就使得其财报实现营收。

在另一条道路上,英语流利说则走了技术赋能内容的工具流路线,即不通过老师授课,而是通过一整套的“系统性英语学习解决方案”,帮助用户学习英文。也就是说,它会在前期投入比较大的成本建立技术壁垒,后期再通过销售成本可控的工具赚取营收。

虽然流利说目前仍然没有实现盈利,但是根据流利说今年Q2的财报,营收达到了2.76亿元,同比增长104%,净亏损8780万元,亏损占比已经从去年的66.3%下降到了31.8%。更重要的是,流利说的毛利润达到了2.116亿元,毛利率为76.49%——早在2016年,这数字是-123%。

从毛利率来看,以跟谁学的“大班授课”模式和以流利说为代表的“教育工具”模式,均超过了70%,这个成绩对比腾讯游戏53.4%的毛利率还要高出不少,因此,只要我们将时间拉的足够长,流利说和跟谁学也许可以实现可观的营收。

因此,今日头条的在线教育市场怎么走,其选择何种模式将会直接导致其营收亮眼与否。

字节跳动能玩转在线教育吗?

近几年,字节跳动接连不断进军短视频、社交、电商、游戏等风马牛不相及的领域,因此很多人都称呼其为“APP工厂”。有评论说它四处发力是领头人张一鸣的霸主诉求,其实背后却蕴含着其必然的选择。

首先从财报来看,2018年字节跳动旗下的抖音和今日头条营收分别为200亿和290亿元,两者营收占据了字节跳动98%的营收比重。

也就是说,虽然抖音和今日头条的吸金能力足够出色,但是资本的本性是逐利的,字节跳动在2019年的营收目标是“至少1000亿元”。然而要想实现100%的营收增速,现实却开始有些不允许了,增长放缓之后的抖音和今日头条已经无法再承担更多的重任。

2017年初,今日头条的MAU同比增速可以达到131.2%,但是到了2018年9月,这个数据仅为14.5%;抖音在2019年上半年仅实现61%的增速,反观竞品却均实现了超200%的增长。

想要实现持续增长的高营收,摆在字节跳动面前的就只有一个选择——积极拓展新赛道。

从宽泛的角度来看,字节跳动拓展的众多新赛道无非是反复行走在“APP工厂”的模式上。

在这个模式下,首先由领导层结合自家的优势调研、决定进军的新赛道,再结合字节跳动强悍的技术资源,实现“工业化”的内容产出。

以进军社交为例,字节跳动正是看到了社交可以有着十分可怕的“杀时间”高黏性,再结合自身抖音、今日头条所拥有的亿级活跃用户才做出的选择。但因为种种原因,它所推出飞聊等两款社交产品均处于“月抛”的尴尬状态。

回到开头,从阳陆育的介绍来看,字节跳动进军教育市场也符合“流水线”的模式,首先,字节跳动拥有前沿的AI技术,此外,字节跳动也拥有普通线上教育企业不具有的海量流量池。

正是由于没有硬件基础,字节跳动才选择收购锤子科技,以弥补硬件教育产品在“产出阶段”的不足。因为这是一款可以“放在家中的24小时均可使用的AI教练”,我们可以大胆地推测,字节跳动在教育领域会走类似流利说“教育工具”在线教育模式。

对比普通线上教育企业,字节跳动有三大优势,其一是有钱,其二是有流量,其三是有技术。

2018年底,字节跳动完成Pre-IPO融资,融资规模大约为40亿美元,投前字节跳动的估值达到了750亿美元。同年,字节跳动完成500亿人民币营收。

有了巨额的投出,就可以弥补字节跳动入局教育市场较晚的不足,较快的追平普通线上教育企业。

2019年1月15日,抖音总裁张楠公开表示,抖音的DAU超过了2.5亿。根据字节跳动公开数据,今日头条DAU也超过1.2亿。这个天然的流量池,可以让字节跳动以极低的价格获取教育硬件的新用户。

更重要的是,字节跳动有着极强的AI技术,早在2016年,字节跳动内部就成立了人工智能实验室(AI Lab),为各平台的建设输出AI技术能力。目前AI Lab团队的总人数已经达到了150人,技术人员覆盖了计算机视觉、自然语言、机器学习等方面。

2017年,字节跳动开发的自动写稿机器人,获得了吴文俊技术发明二等奖;2018年,字节跳动CV应用获得了中国计算机学会的科技进步卓越奖;同年,字节跳动开放的AI SDK还进入了科协双创周的颠覆性创新榜前十。

入局教育市场,字节跳动显然是有备而来,不仅有强大的现金流基础,也有海量的可供转化的活跃用户,还有坚实的技术储备,从账面数据看来,字节跳动在教育市场想不赚钱似乎都很难。不过,现在的问题是,即便万事俱备了,它会不会是下一个飞聊呢?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