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股欢喜传媒 B站再跳版权“坑”

入股欢喜传媒 B站再跳版权“坑”
2020年09月29日 07:39 中国网

  来源:新金融 作者:王雅菡

加速破圈

  9月22日,欢喜传媒发布公告称,公司已经于 2020 年 9 月 21 日,根据认购协议之条款向B站按认购价每股 1.48 港元配发及发行 346,626,954 股认购股份,总价为5.13亿港元(约4.517亿人民币)。认购完成后,B站正式成为欢喜传媒第四大股东。

  根据官网信息,欢喜传媒是一家影视内容投资、制作及新媒体播放平台公司,由董平、宁浩、徐峥和项绍琨于2015年联合创办,并在香港联交所上市。

  截至目前,欢喜传媒股东团队中拥有7位华语电影圈重量级导演,包括宁浩、徐峥、张艺谋、王家卫、陈可辛、顾长卫、张一白等人,同时与贾樟柯、文隽、王小帅、刘心刚、李杨及陈大明等多位知名导演和制片人签约,阵容相当豪华。

  在电影行业的春天刚刚露头时,行业相关的众多企业都不好过,华谊兄弟光线传媒以及猫眼娱乐都公布了最为凄惨的半年报。

  自然,身处行业中的欢喜传媒同样也在苦熬着这场寒冬。而如今B站的投资,对于欢喜传媒来说,最直接的好处自然是资金。这次认购的金额约合人民币4.5亿元,这对于努力摆脱疫情寒冬的欢喜传媒而言,无疑是一次输血。

  2015年至2018年,欢喜传媒连年亏损,亏损额分别为9280万港元、12.54亿港元、9516万港元、4.45亿港元,直到2019年才实现盈利,净利润达到1.05亿港元。2020年上半年,公司实现营收4.92亿港元,较去年同期下滑54%,净利润为0.2亿港元,同比下滑了94%。因受疫情影响,欢喜传媒投资的多部电影需要延迟在院线上映,导致今年期内的电影院线上映收益大幅减少。

  在B站与欢喜传媒的合作声明中表示,双方达成合作后,B站将获得欢喜传媒旗下既有影视作品及新作的独家外部播放权。

  对此,B站公关负责人作出解释:合作达成后,欢喜传媒享有的所有独家新媒体版权的影视内容,未来将只能用于欢喜传媒集团旗下新媒体平台“欢喜首映”以及哔哩哔哩平台独家播放。

  此外,B站全资子公司还与欢喜传媒全资子公司签署了一份为期五年的业务合作协议。未来,双方将在电影、电视剧等领域寻求更多的合作机会,并围绕欢喜传媒旗下影视IP进行衍生开发。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初字节跳动就曾借《囧妈》牵手欢喜传媒。对于渴望内容版权且又不差钱的字节跳动来说,此举意味着未来五年内与欢喜传媒再无缘合作。

内容焦虑

  B站在三次元内容领域的内部布局早已开启,无论是此前推出的自制纪录片《人生一串》,还是年初举办的跨年晚会《二零一九最美的夜》,或是近日播出的自制综艺《说唱新世代》,无一不体现了其拓宽内容边界的决心。

  在此之前,B站其实就已经大规模购入日剧和童年回忆系列的许多真人影视剧集。如《百鸟朝凤》《斗牛》,《四百击》等法国新浪潮电影,以及日剧《深夜食堂》《孤独的美食家》,国产剧《大秦帝国之崛起》《大宋提刑官》,纪录片《我在故宫修文物》《水果传》等一批优质纪录片的版权。

  B站对于内容的焦虑,更深层的原因却来自B站的用户焦虑。

  近年来B站在内容方面的不断破圈,扩张内容版图,换来了B站用户在短时间内呈指数级增长。截至今年二季度,B站的月活用户已经达到了1.716亿,距离CEO陈睿关于B站今年达到两亿用户的目标越来越近。

  但是看似不错的用户表现,背后依旧存在问题。在B站破圈举动不断的二季度,用户却出现了环比0.5%的小幅下跌,平均月付费用户数量也出现了首次环比下跌,这种情况难免会让外部对B站花费大力气的破圈行为是否值得产生质疑。

  B站11周年,首页Slogan更换为“你感兴趣的视频都在B站”,从这一点就足以窥见B站对内容覆盖的变化。B站押注的是视频赛道,为构建更完善的竞争力,B站必然需要大量引入长视频版权、投入做自制。

  此次投资欢喜传媒的战略合作带动一系列长视频内容的加入,宣告B站正式进军综合视频领域,杀入“爱优腾”的腹地。

  与此同时,“爱优腾”等也都试图激励UGC内容,试图构建UGC中短视频生态。

  爱奇艺推出“随刻版”,强调短视频内容;6月,优酷对App进行重大改版,将短视频等内容,以双瀑布流的形式展现;腾讯视频也在今年6月明确“赋能创作者”的UGC战略。

版权“大坑”

  虽然B站深陷亏损的旋涡,但是“爱优腾”等头部企业的亏损程度远超B站,对于整个长视频行业,内容制作成本居高不下一直是个待解的难题。

  以爱奇艺为例,第二季度爱奇艺的内容成本高达51亿元,同比增加了2%,而整个二季度其营收为74亿元,内容成本占总营收将近7成,成为爱奇艺盈利的主要负担,该季度爱奇艺的亏损为14.38亿元。

  再看B站,虽然内容版权的支出可以加速其破圈,但如何补偿其在版权上的巨额支出仍然没有探索到出路。

  二季度B站净亏损为5.7亿,同比扩大81%,继续创下亏损新高。B站解释称主要由于B站APP和品牌相关的渠道和营销费用增加,以及移动端游戏的促销费用增长。而内容版权带来的直接收益业务——广告收入,在二季度仅占13%,约3.48亿元。B站不包括运营支出的收入成本就已经超过20亿元,而这项收入成本基本上是指版权采购、收购合作等。

  值得注意的是,天然排斥广告贴片的B站用户,使得B站的营收无法像爱奇艺一样聚焦在广告收入上,因此开发付费用户是B站为数不多的可以实现扭亏的重要一环。“无法想象B站有贴片广告会是怎样的场景,在能力范围内,我们这些老粉都会买会员支持,毕竟B站要‘恰饭’的。不过随着用户的增加,B站二次元的氛围已经不那么浓了,营销号也变多了。”一位2012年注册B站的老用户对新金融记者表示。

  以B站的调性,是否能与欢喜传媒产生更好的协同效应,还需要时间验证。

  B站所擅长的UGC内容正是低成本、高互动性的领域。切入高成本领域,可能会让B站的亏损更加严重。

  “后浪”B站还在奔涌,未来越出圈,面临的对手越多——斗鱼虎牙合并后的游戏直播、优爱腾的长视频,甚至与字节跳动的同场竞技。

(责任编辑:张倩蓉)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