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用AI写科幻小说?这事儿有点意思

要用AI写科幻小说?这事儿有点意思
2020年10月31日 19:39 科技日报

◎ 科技日报记者 刘园园

我们已进入人类与人工智能(AI)共生的时代。

在这个时代,AI不但很能干,而且越来越多才多艺。它们既会写诗,也可以创作音乐,还能画画。若要让AI创作科幻小说,它们的想象力比得上科幻小说作家吗?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10月27日,首次华语科幻AI人机共创写作实验项目正式启动,并将持续至12月。这个项目由传茂文化和创新工场联手打造,它有个耐人寻味的名字——《共生纪》。

一场人机共创的奇妙探险

人工智能可以从事创作吗?

“我们说他可以。他的工作是创作,而不是对人类的模仿。他需要将我们带到一个新的世界,这个世界有各种各样的形态和生命形式。他想知道人类是否已经适应了他创造的新环境。他想知道人类是否已经找到了新的家园。”

这段颇具科幻色彩,又有点哲学意味的回答,并不来自科幻作家或哲学家,而是创新工场的AI文本生成模型自动生成的。

《共生纪》实验项目所使用的AI写作程序源于创新工场 DeeCamp 2020人工智能训练营中的大学生创新项目“AI科幻世界”。这个大学生团队在训练营期间,自主设计研发了AI写作程序的主要逻辑,开发出一款有趣的智能写作工具,其中的核心AI模型来自创新工场的科研成果。在《共生纪》项目中,AI写作程序使用了300GB左右的网络公开数据集进行预训练,然后做了微调。

《共生纪》实验项目部分参与作家和科研人员合影

与AI共同参与此次实验的,是国内的11位新锐作家。其中有世界华人科幻协会主席陈楸帆、鲁迅文学奖得主小白、清华大学中文系副教授贾立元、银河奖得主凌晨、星云奖得主顾适、钓鱼城科幻创始人张凡等等。

在2020年的最后两个月,这些作家们将与AI算法联手,围绕环保、人机关系、性别、文化多样性等主题,协同创作多篇科幻文学故事,开启一场人机共创写作的奇妙探险。

AI写科幻也有“神来之笔”

人机如何共同创作科幻?在活动现场,身为科幻作家的陈楸帆亲自演示了一下。

科幻作家陈楸帆在活动现场演示AI写作程序

在AI写作程序中,“自定义”科幻故事的时间、地点和角色,AI便会自动生成几段科幻情节。比如,设置故事背景是2020年的“回到未来”会议室,角色包括咏刚和AI精灵。正文提示一句话:咏刚问AI精灵,我应该怎么回到未来?

“AI精灵,我也不清楚,但是我们的飞船应该在4000年前就被毁灭了,而在我们去往未来的4000年后,我们的飞船也被毁灭了,如果我们有一天也被毁灭了,那么我们的文明也就真的毁灭了……” AI根据以上设定“写”出了这样的情节。

几次演示下来,你会发现,AI“写”下的故事也许有点思路跳跃,逻辑不是那么严密,但不乏让人灵感乍现的“神来之笔”。

对于AI自动生成的情节,并不需要全盘接纳,用不用、怎么用,都由科幻作家自己决定。陈楸帆选取了AI生成的个别有意思的句子,删除其他部分,继续生成,AI写作程序继续生成了更多故事情节。

“我的使用经验告诉我,人工智能特别发散,它更愿意做的一件事是让故事情节向着非常繁杂,非常远的方向转,人要不时把它拽回来。人机共同创作,很多时候是共同较量,共同比拼的过程,非常有意思。” 创新工场AI工程院执行院长王咏刚讲述了自己的尝试体会。

AI打破了写作的路径依赖

“对于作家来说最重要的是主体意识,如果一个作家不对自己的文字独裁,把这个东西放出来,愿意跟机器在一起合作创作,是特别重要的。” 钓鱼城科幻创始人张凡说。

那么,真正让AI也参与到自己的创作之中,科幻作家的感受如何?其实,陈楸帆在此次实验项目之前就有过这样的写作体验。

“缘起回溯到2017年,当时我签下一本书,叫做《人生算法》。我想要用6个故事展现人跟机器共存的未来,它会围绕一系列生老病死等等场景去展开。当时我就想到,如果这本书的主题是人与AI,为什么不把AI拉进来。” 陈楸帆说。

后来陈楸帆联系上王咏刚,二人一拍即合。王咏刚提供了一个类似的AI程序,陈楸帆把自己曾经创作的大量科幻作品数据输入进去(相当于对AI程序进行训练),然后写作时在程序中输入关键字和主语,AI会自动生成几段文字。

创新工场AI工程院执行院长王咏刚

《人生算法》就用上了一些人机协作生成的语言。这本书今年刚刚获得第31届中国科幻银河奖最佳原创图书奖。

问起在人机共创中AI所扮演的角色,陈楸帆回答说,跟机器共创的过程中,可以打破以往写作的惯性。比如,人写多了,会形成一种路径依赖,写出一句话,下一句可能会朝着特定的方向走。但是,尝试人机共创之后,文字和思路有一定的随机性,有一定的打破惯性的可能性,反倒打开了很多路径。

科幻作家陈楸帆讲述AI人机共创的体验和经历

“对于科幻来说,最重要的就是这种可能性。机器会给我一些自由,而不是束缚我的自由。机器更多的是我们的一个伙伴,一个工具,不是竞争对手。” 陈楸帆说。

人机共创,不局限于文字

共生纪,这一切只是开始。AI加入人类文艺创作的未来,将走向何方?

“我认为AI是取代不了人类作家的,但是它可以创作出一种自己的文学流派,就是AI流派。”科幻作家凌晨判断。

凌晨设想,它们可能会根据算法的不同,形成不同风格,有偏科技,有的偏感性,有的偏社会学,或者偏自然科学。甚至,以后还可以根据程序员的兴趣加入很多不同的口味。

传茂文化首席科技艺术家宋婷、钓鱼城科幻创始人张凡、科幻作家凌晨(从左至右)对实验项目展开探讨。科技日报记者 刘园园拍摄

在陈楸帆看来,人机共创实验使用更多的数据、更智能的算法,但目标并不是写出更好的作品,而是打破边界,展开对话,实现人与机器的动态交互,让思想碰撞与流动。

“AI人机共创不仅仅是文字型创作,接下来会是图像、音乐等更多可感可触的艺术形式,带来全感观、沉浸式、多维度的创作体验。我们想通过一个实验,一场游戏,一次观念上的冒险,以想象力为信仰,以对话为方法,打破所有的边界与原有的知识分类,追寻生命、宇宙与美的意义。” 陈楸帆说。

王咏刚则从另一角度分析了这个实验项目的意义所在:AI人机共创写作实验不仅揭示了前沿AI科技的科研价值、人文价值,AI写作程序内部使用的基于预训练技术的超大规模中文生成模型还具有极为重要的产品和商业价值。

王咏刚认为,除了写科幻小说,在网络文学、网络游戏等领域,超大规模预训练模型也将大有用武之地。比如,不用再雇佣大量人工去写网络游戏的脚本,可以让AI自动设计游戏里的故事线索和人物对话。此外在搜索引擎、医疗、教育、法律、自动驾驶等领域,超大规模预训练模型都有广阔的商业化空间。

来源:科技日报 文中图片由作者提供

编辑:张爽

审核:王小龙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