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盒马到数字农业,阿里巴巴赛道再升级

从盒马到数字农业,阿里巴巴赛道再升级
2020年06月30日 22:19 科技边角料

6月30日,阿里巴巴宣布位于广西、云南的数字农业集运加工中心全面运转,今年之内还将在四川、陕西、山东建设三个产地仓,形成全国农产品五大集运枢纽,并在多个省会城市打造20余个销地仓,揭开了阿里巴巴打造“产地仓+销地仓”模式意图,阿里巴巴数字化农产品流通网络将初步成形,一年可支撑100万吨生鲜农产品送往全国餐桌。

眼下普遍存在的小散乱农业格局,与新零售要求的规模化经营,仍然长期存在不可调节的矛盾,这也让不少涉足农产品电商企业无能为力,需要从源头实现种植数字化和销售可视化就成为入局者所寻求的解决之道。公开数据显示,2019年我国农产品总产量19.80亿吨,其中生鲜农产品产量超11亿吨。而对生鲜农产品而言,保鲜是一大难题,无法及时销售的生鲜农产品损失可达20%-30%,急需破局。

农业数字化提质增效降本显而易见,尤其是在当下增加农民收入,脱贫减困有着非常重大的意义。盒马总裁侯毅日前首次以数字农业事业部总裁身份亮相,他表示阿里的社区团购、新零售等均是为数字农业提供更好的销售渠道,阿里体系内和盒马、大润发、饿了么、淘宝、阿里云、菜鸟等均会形成联动,也避免重复资源重复搭建。通过数字农业、借由数字化,能够快速缩减供应链的链路,降低销售成本,提高零售效率,进而提升提高生鲜商品的品质。换句话说,农产品损耗问题也可以因此得到缓解。

数字化是广西、云南等产地仓最大的特色。数字化中控室可同步了解两省农产品数据和入库情况;水果被送上分选设备后如同做CT,光电分选机能够测出每一颗水果的酸甜度、果面光洁度,是否有霉斑、划痕等。而水果果径也可以精确到毫米,重量精确到0.5克。而从农产品转变成商品,涉及分选、品控、装箱、打单等诸多流程,在数字化和自动化的产地仓,完成这一系列流程只需两分钟。

阿里巴巴数字农业事业部成立于去年10月,侯毅当时认为数字农业事业部是阿里经济体助农的组织升级,将进一步聚合阿里经济体13个业务生态的力量,专注于中国农业的基础设施建设。近日农业农村部农村合作经济指导司与阿里巴巴集团达成战略合作,共同推进乡村治理、农民合作社和农业社会化服务组织的数字化。

身兼阿里数字农业与盒马二职,侯毅自认盒马对整个数字农业来说,是一个很好的提升品牌和品质的渠道,通过盒马可以感知到消费者的需求;盒马的客户群体也有助于农产品品牌的建立,不久的将来,数字农业会诞生一批农产品品牌能通过盒马销售。

此外,盒马承担了为农产品背书的工作,如果出现销售不畅或季节变化带来积压,盒马有利于销售的快速进行。两者是上下游关系,但工作的侧重点和目标又截然不同。侯毅认为作为阿里巴巴数字农业部总裁,怀着农业的梦想,有盒马在底气更足一点,盒马不足以改变中国农业的现状,但是阿里巴巴数字农业能够改变。数字农业代表的产业互联网和盒马代表的消费互联网,如果能合二为一,想象空间巨大。

当前电商在县域农村地区的布局来看,农村电商市场尚处于起步阶段。受限于农产品自身的特点,农产品冷链物流环节多、成本高、保鲜不容易、标准普遍缺失,以及电商在农业领域渗透率低等因素影响,数字化农业之路的确任重道远。

阿里巴巴将数字农业的定义为全链路数字化以后,尝试实现优质农产品卖出好价钱、让消费者能吃到好东西。而围绕数字农业,阿里巴巴分为三个阶段推进。

第一阶段实现农产品从产品到商品的过程,从商品到品牌的过程,就像产地仓,它不仅是一个商品的中转、包装中心,更重要的是实现对农产品消毒和保鲜,并进行分级别处理,以及建立物流体系,在此基础上的销售能力由阿里巴巴整个体系承担,包括大润发、盒马、淘宝、天猫、考拉、支付宝、饿了么,阿里系线上所有渠道都会进入。

第二阶段实现农业的金融服务,匹配包括农业供应链金融,农业保险等服务。

第三阶段筹备农业种植过程数字化和科技化,目前在盒马村进行部分试点。

站在数字经济角度来看,农业的整个生产链、供应链、销售端能不能发生一次大的重构充满了未知,侯毅认为下一代电商不仅是消费互联网的电商,一定是产业互联网和消费互联网合在一起真正提升零售效率、提升农业效率,这样一种电商模式,才是中国未来零售业电商发展的未来趋势,这对盒马乃至阿里巴巴数字农业来说算是进入全新的赛道,成败都在书写中国数千年的农业发展史。(完)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