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图软件发达的今天,我们如何证明一张照片没被P过?

修图软件发达的今天,我们如何证明一张照片没被P过?
2020年09月30日 08:57 上观新闻
随着互联网越来越普及,电子证据成为法庭上常见的一种证据形式。但是,一张截图或者一张照片,就能成为被法院认可的证据吗?答案显然是否定的。

昨天(29日)上午,2020年上海司法行政“媒体大v基层行”走进徐汇公证处,解放日报·上观新闻记者获悉,该公证处于今年1月正式推出“汇存”区块链电子数据存证平台,将公证机构的公证力与区块链的技术可信相结合,让电子证据成为被法院认可的有效证据。

区块链确保电子证据真实有效

“汇存”是现实需求催生出的一项技术创新。

早在2012年,法院就将电子证据确认为证据形式之一。2015年《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从法律角度阐释了电子数据含义。但是,电子证据易消亡、易篡改、技术依赖性强等特点,决定了法庭审查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的难度更大。

“如何证明电子证据的真实性,是我们律师在诉讼时非常头疼的问题。”华诚律师事务所律师曾臻说,她经常遇到这样的情况,当事人在路上或者网络上发现侵权行为后,拍张照或截张图,还特别用心地把时间也留在了照片、截图中,以为这在法庭上就可以作为证据。“但对方律师会反驳,不论是手机时间还是电脑时间都可以自行设置,怎么证明这张照片就是当时拍的,而不是PS过的。”

正如曾臻所说,如果没有其他证据辅助,单一电子证据很难获得法院认可。实践中,当事人往往会寻求公证员的帮助,借公证的权威中立来获得法院认可。然而,有些电子证据稍纵即逝,公证员又不可能随叫随到。

“汇存”的出现,或许可以破解两难局面。徐汇公证处知识产权部副部长、公证员龚安介绍,用户可自行登录“汇存”取证APP进行取证,取证方式包括拍照、摄像、录音、录屏以及上传本地文件。取证文件和取证时间、取证位置的经纬度等信息,会一起打包实时上传存储到平台云服务器,同时将打包文件生成的哈希值保存到区块链上。公证处可以应用户需要,核验后出具公证书。“这个哈希值就像三把相互关联的密码锁,在客户、技术公司、公证处均有唯一对应,任何一方篡改都会导致哈希值变化,就可以发现证据被动过手脚。”

现阶段“汇存”平台目前仅限于邀请制,企业和律师事务所需先申请,通过审核后方可使用。到今年9月21日,平台共有注册企业38家,存证数据2525条,存证数据量19.04G,出具存证证明1111件,受理公证223件。

把公证处“装进口袋里”

在多位企业家和律师看来,以“汇存”平台为代表的区块链存证技术,有着非常广泛的应用场景。

区块链存证技术早已得到司法实践认可。2018年6月28日,杭州互联网法院一审宣判了全国首例区块链存证案。杭州某公司发现深圳市某公司未经授权在网站上转载了其作品,侵害了其信息网络传播权,因此向互联网法院起诉。原告借助保全网平台对被告的侵权网页予以取证,通过区块链存储电子数据的方式证明数据完整性以及未被篡改。经互联网法院认定,保全网作为第三方电子存证平台具有中立性,对侵权网页进行取证的技术具有可信度,由此生成的电子数据具有真实性、完整性与不可篡改性。互联网法院基于保全网的取证,综合认定被告公司侵权。

“汇存”平台则让区块链存证操作变得更加简单,有时只需一部手机即可。曾臻代理一起竞业禁止案时,便使用“汇存”平台进行了拍摄取证。

“当事人收到消息,有一位签过竞业禁止协议的离职员工,到竞争对手单位工作。于是我们委派调查员跟随这名员工到他的新公司所在地,每天上班时间,都可以拍摄到员工开车进入办公楼停车场,下车;直到下班时间,他再出现在停车库,上车,开走。连着3个工作日都如此,再结合一些其他的证据,基本能够证明他在该公司上班。”曾臻说,这样的取证方式,公证员很难全程在场,因此他们用“汇存”APP的“摄像取证”功能,共拍摄了7段录像文件、17张照片。

这些拍摄取证的内容并不在本地保存,而是实时上传到公证处“汇存”服务器,并如实记录了取证的时间、经纬度。在审核哈希值无误后,龚安出具了具有法律效力的公证书。“这就像‘装在口袋里的公证处’,是我们解决诉讼案件取证之困的利器。” 曾臻说。

“‘汇存’平台在技术上、应用场景上还有进一步提升空间。比如,它一次摄像时长只有半小时,今后要进一步延长。”徐汇公证处主任潘浩说,未来随着5G技术接入,“汇存”的上传速度还将进一步提升。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