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蓝鲸视界|社区团购掀团长争夺战:低门槛及返佣是关键,平台与团长互相博弈

2020蓝鲸视界|社区团购掀团长争夺战:低门槛及返佣是关键,平台与团长互相博弈
2020年11月26日 16:00 蓝鲸TMT

蓝鲸TMT记者王晨光

近期,蓝鲸TMT记者与多位团长及业内人士进行了深入沟通,从中得以了解团长在社区团购中的真实情况。

2020年的风口必有社区团购的一席之地。除了赛道上原有的创业企业十荟团、兴盛优选,互联网巨头美团拼多多、滴滴等也在今年投入大量资源进入到社区团购大战之中。

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中,各个企业倾注大量物力财力试图守住自己的阵地,而团长作为关键的人力资源,自然也成了平台们重点争夺的对象。今年以来,几乎所有社区团购玩家都在用尽各种力量招募、培养团长,并通过提供具有吸引力的销售佣金、下单奖励等方式吸引更多团长。

那么,社区团购的团长当前所处的境遇和心态究竟如何?他们从事这份工作的日常到底是什么样的?近期,蓝鲸TMT记者与多位团长及业内人士进行了深入沟通,从中得以了解团长在社区团购中的真实情况。

团长多为个人店主,

低门槛及返佣收入是关键

目前,社区团购主要活跃分布在国内的一至四线城市,中部城市洛阳便是其中的代表。

王飞(化名)在洛阳某家从事社区团购的公司工作。根据他的介绍,目前洛阳存在十荟团、兴盛优选、美团优选、多多买菜等多个社区团购品牌。而滴滴旗下的橙心优选虽然尚未进入洛阳,但已经有业务人员开始招募团长。

在招募团长环节,王飞介绍称,业务人员多在微信群内推广,或者直接去社区的实体店邀请店主当团长,其中社区便利店、夫妻店和快递站点所占的比例最大。

据其透露,目前,从事社区团购团长的多为个人店主。一是地理位置较为便利,方便平台送货和用户取货;二是店内拥有足够的空间存放货物;三是店主会有较多的时间处理社区团购的事情。

亚楠(化名)是某平台的社区团购团长,他的另外一个身份是洛阳一家个人超市的店主。尽管成为团长只有大约两周时间,但他对社区团购已经有一定了解。

据亚楠介绍,近期小区内经常会出现社区团购公司的业务人员,邀请像他这样的店主来当团长。他表示,十荟团、兴盛优选、美团优选等公司的业务人员均与其联系过。

在业务人员的介绍和推广下,他很快就加入其中。他表示之所以加入团长行列,一是成为团长无需缴纳任何费用;二是可以为自己带来额外的收入;三是可以多了解新事物。

王飞也对记者表示,这些店主选择当社区团购平台的团长,最重要考虑的因素还是收入,“主要是有返佣,不用怎么宣传。”

至于平台对团长的培养,亚楠表示,平台会为团长进行相应的培训。业务人员也会去他店里进行培训,内容主要涉及拉新用户、推广商品的方式方法,让用户参与社区团购中。

王飞则对记者表示,平台会通过专门的培训场地、团长群、微信小程序上的视频等方式,对团长进行培训。此外,还有业务人员对团长面对面进行培训。

“培训内容就是建群、产品营销,说白了就是往群里发特价便宜商品,以及收货签收问题,还有就是佣金和提现问题。”王飞表示。

团长月入千元左右,

对社区团购未来发展持乐观态度

相比之下,在洛阳一家小区拥有烟酒超市的付燕(化名)成为某社区团购平台的团长已有一个多月时间。他认为,成为团长需要社交能力强、善于打交道、了解用户的需求。

在付燕看来,社区团购的出现方便了许多人的生活,用户只需要在平台上选好商品进行下单,平台次日4点前就把商品送到站点,然后团长通过微信通知用户前来取货。此外,平台上经常有促销活动,吸引大家使用社区团购。

亚楠则表示,使用社区团购的群体以年轻人居多,偶尔也有老年人。他们购买的商品主要有生活用品、蔬菜、瓜果,相比之下肉类较少。“平台上商品的种类要比线下店全,而且价格也相对较便宜。”

对于平台上商品的来源,王飞表示,大部分商品主要是供应商来供货,其主要来自于本地采购,“也有的是公司统一采购,然后统一配送过来的。”

谈到从事团长带来的收入时,亚楠表示,每天的收入大约30元到40元,算下来一个月的收入大约有1000元,这在中部城市洛阳可以算是一份可观的额外收入。

付燕也对记者表示,尽管从事团长为自己带来的额外收入每个月只有1000多元,但他对此已经颇为满意。

不过,1000元的额外收入所对应的额外劳动也不容忽视。亚楠表示,自己成为团长后除了要吸引新用户加入、推广商品、引导用户购买,当平台把货物送到站点后他还需要进行清点,当用户来取货时还需要进行核对,每天的劳动量增加了许多。

谈到对社区团购未来发展的看法时,亚楠和付燕在接受采访时均表达了乐观的心态,认为社区团购是大势所趋,未来自己的收入将会随着销售额的增加而增加。亚楠还对记者表示,如果未来发展好的话,考虑再雇佣一个人为自己帮忙。

平台与团长互相博弈

目前,社区团购大战正如火如荼地进行着,团长作为各个平台争夺的重点对象,与平台之间的博弈其实也一直存在。

王飞介绍称,目前许多平台对团长没有过多限制,也没有和团长签署独家协议,因而存在“多选一”的情况。在记者的实际调查中,一个店主在多个平台担任团长也较为常见;毕竟,对店主而言,团长所做的工作大同小异,多加入一个平台便意味着多一份返佣收入。

“一般我们找人当团长都是在其他平台已经登记过的,这样好开发一下。”王飞说。

王飞表示,社区团购是当今的行业风口,这些店主平常对此就有较多了解。因此,当业务人员去给他们讲解一下基本的知识后,他们当中很多人就来当团长了。

另一方面,社区团购平台为了开疆拓土,开始降低团长的标准以抢夺更多团长,并借此不断扩张站点数量。

王飞称,以前店主想要成为团长必须要有线下站点,这样可以方便平台发货和用户取货,而现在有的平台只需要团长提供姓名、店名和手机号便可注册。据他透露,目前美团对业务人员的要求是每天至少拉50人成为团长,否则当天的工作价值为0。相对而言,其他平台的要求可能会低一点。

而与之相伴的,便是多数平台急于扩张,对于站点基本没有要求,两个站点间甚至只相距十几米远。对于已经注册的团长来说,如此高密度的竞争势必将带来团购订单量的减少。

王飞认为,在市场稳定之后,一方面不同的团长相邻仅有十几米势必引起彼此的不满;另一方面,平台出于“优化”团长的考虑,也会把用户及订单较少的团长“优化”掉。

他表示,平台具体的“优化”标准是根据成交量和市场表现来确定,以此控制一个小区附近的团长数量。

不过,王飞对记者表示,由于现阶段各个平台还在抢夺市场,因此目前很少发生“优化”团长的情况,“公司具体还没有去主动优化,目前团长数量相对来说也是越多越好。”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