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中国还有这么张牌?——王炸啊!

原来,中国还有这么张牌?——王炸啊!
2019年07月18日 17:51 智谷趋势

从来没有人能想到,美国居然成了当下全球贸易体系最大的不确定性来源。

就像30年前,很少有人会想到,曾经封闭的中国居然能变成货物进出口贸易第一大国。

2018年,特朗普上台以后,美国几乎与所有的贸易伙伴都发生了摩擦,与第二大经济体的贸易争端,更是让世界惴惴不安。

特朗普对此得意洋洋,就在两天前(7月15日),他还在发推特炫耀自己的“成绩”。

如果他说的是只用了一年就搞乱了人类自地理大发现四百年来努力建立起的国际分工和贸易体系,那的确可以说是一个成绩。

过去四百年中,所有新兴大国都依赖于这个体系——15、16世纪开辟新航路的葡萄牙、西班牙,17世纪被称作“海上马车夫”的荷兰,18世纪号称日不落的英国,19世纪末异军突起的美国,二战后迅速崛起的日本,还有一只脚已经踏上高收入门槛的中国。

最近七八十年,自由贸易是主流,它是由关贸总协定,以及后来的WTO等所代表的规则维系。然而,这套有形的体系正变得岌岌可危。

商业从不忌惮最坏的情况发生,人们忌惮的是不确定。中国需要一条新航线,绕过人为设置的障碍,而数字化出海就这么恰到好处地浮现在眼前。

01

成本下降是国际贸易重要推动力

正在享受全球最快捷电子商务的中国人,差不多人人都懂得性价比的概念。

当然,当代中国人以及更早期的人并不是一开始就认识到成本下降可以大大推动贸易的道理。

贸易,最初的时候有人“逐利”,有人看重交流。腓尼基人为盈利踏遍地中海沿岸国家,而古代中国朝贡体系下的国际贸易则更看重非经济因素。

即便国家出现的很晚,但是人们却早就知道了,出口可以赚钱,进口要花钱。15世纪的欧洲兴起重商主义,鼓励出口,限制进口。

这阻碍了英国的崛起之路。工业革命后,英国需要大量原材料,发展工业,因此尤为需要理论破除奖出限入、反对金银外流的思想,实行自由贸易和自由竞争。

1776年,亚当·斯密在《国富论》来的恰到好处。斯密猛烈抨击了重商主义,首次提出主张自由贸易的绝对优势理论。

国际贸易产生和发展的原因是基于绝对优势的国际分工。绝对优势源于各国地理、环境、土地、气候等自然资源条件的不同和技术发展等后天条件的差异,拥有其中一种优势就足以让其生产某种商品的效率高于其他国家,成本绝对低于别国,形成绝对优势。各国应根据最有利的条件进行分工,只生产本国最有利的产品,通过国际贸易交换别国的绝对优势产品,这样各国均能获利。

绝对优势理论为自由贸易提供了一种理论支持,但是低估了贸易的复杂性。1815年英国修订了《谷物法》,禁止谷物进口,导致国内粮价上升,还遭受报复,导致英国出口大幅减少,利益严重受损。

在英国经济界急需新理论来推翻《谷物法》,支持自由贸易的时候,大卫·李嘉图的比较优势理论应运而生。

该理论认为,在国际贸易中起决定性作用的不是产品的绝对成本而是比较成本,各国应按照“两优取其重,两劣取其轻”的原则进行生产交换,生产出口“比较成本低的产品”,进口“比较成本高的产品”,形成互惠互利的国际分工与贸易。

在新理论的支持下,当时的英国、荷兰、比利时等纷纷开放市场,实行自由贸易政策,并且都从自由贸易中获益。

二战之后,自由贸易成为主流。自1960年代以来,在GATT主导下的多轮贸易谈判,使工业品关税水平下降了11%,同期世界工业品出口额占GDP的比重上升了3.4倍。

1960年以来国际贸易总额增长趋势, 数据来自世界银行

美国学者Scott Baier和Jeffery Bergstrand 等研究认为,1958年-1988年间OECD国家间的贸易增长中大约2/5可以归因于关税和运输成本的下降,其中关税下降所带来的贸易效应大约是运输成本下降的两倍,即关税减让和运输成本下降可以解释OECD国家间26%和13%的贸易增长。

当然,国际贸易增长的原因还与国家间分工的深化有关。同一最终产品的零部件在不同国家间生产和组装,多次进出口导致进出口额大幅增加。

中国加入这个体系虽晚,但其成长就是自由贸易的最佳案例。

02

电子商务大爆发是中国对自由贸易的最好反馈

中国是自由贸易的受益者。改革开放尤其是入世之后,外贸推动中国进入黄金发展期,更让中国一举成为世界工厂。

2002年到2018年,中国货物贸易进出口总额从6200多亿美元增长到46200多亿美元,17年间增长了近6.5倍。

中国迅速成长为贸易强国,正是得益于全球化导致关税下降等成本降低。

早在冷战时代,中国就渴望突破壁垒。从1957年开始,中国每年在广州举办两次中国出口商品交易会(简称广交会,从2007年第101届开始改名为“中国进出口商品交易会”),尝试更深度的经济交流。

改革开放前,广交会是中国企业获得出口订单的最重要渠道,最高峰时,广交会年成交额占中国年度货物进出口总额的近30%,货物出口总额的55%。在中国加入世贸的第一年2002年,广交会成交额依然占中国当年货物出口总额的近11%。

无数中国出口企业在广交会上获取出口订单,国外客户要进口中国商品,第一选择也是参加广交会。每年春秋两季,广交会举行期间的广州各国商家云集,宾馆酒店一房难求。

广交会这种举办多年、规模庞大的线下交易会,商品种类齐全,对进出口商寻求订单很有帮助,国外客商几乎可以一站购齐所需要的商品,面对面的沟通交流也远比邮件传真等沟通方式高效。但是线下交易会也有不足,比如限定时间和地点,商家布展和参会的成本较高。

随着互联网技术的发展,网络成为中国企业获得出口订单的又一个重要渠道,很多外贸进出口企业都建立了自己的网站,展示自己的商品。

但信息量巨大顿时就成为了新的烦恼。

为了方便中国提供商和国外采购商之间的信息沟通,阿里巴巴于1999年建立了中国最早的外贸信息撮合平台alibaba.com,让交易会永不落幕,中国企业开始了网络出海的时代。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也成为中国对自由贸易的最大回馈。

网络出海早期,平台主要起到信息撮合作用。

在这个平台上聚集了海量的出口商品提供商,并通过有一定格式的方式对外展示自己的商品,国外采购商可以通过分类浏览、关键词搜索等方式查找自己需要的商品,并与出口商联系沟通。这是外贸B2B电子商务的第一个阶段。根据阿里巴巴的数据,截至2019年6月,有13万+中国供应商活跃在阿里巴巴国际站,在全球有超过2000万活跃买家。

03

中国以数字化出海应对贸易不确定性

数字化平台是一个需求催生自我成长的地方。它的学习进化速度惊人。

一开始,平台仅仅是初步撮合,慢慢地开始提供线下的外贸综合服务,比如报关、物流、甚至信用担保、贸易融资等,随着平台沉淀的数据增多,形成了闭环,平台的功能也越来越强大,在线上已经可以完成一笔外贸订单涉及的所有操作模块。

2018年12月27日,阿里发布数字化外贸操作系统,推出“数字化出海1.0”项目,为中小企业商家提供开源、节流。半年后,它就进化到了2.0时代。大数据使之具备了几个突出的特点:

1.精准的流量匹配。

让出口商能够主动挖掘到客户的需求,基于客户需求改进产品,并将产品精准推送给客户,提高达成订单的几率。

赵魏韩是成都一家皮革制品公司的合伙人,拥有天猫、淘宝等电商平台超过10年运营经验,也是一位资深数据运营专家。

大数据让他转战外贸平台阿里巴巴国际站更显得心应手。他说,“10年里,我习惯了基于用户在浏览、关注、搜索、购买时产生的行为标注属性标签,然后对这些标签进行大数据挖掘分析,建立用户模型,从而快速精准的知道自己核心用户是一群什么样的人,知道他们的需求、痛点在哪里。”

借力在淘宝、天猫累积的电商运营经验,赵魏韩对阿里巴巴国际站的数据运营模型进行了充分的测试后选择了女鞋出口,利用阿里巴巴国际站的精准投放功能,达成了年销售额5000万元的战绩。

2.权威实时的信用评价体系。

国内网购时,我们可以通过商品的订单量、用户评价等数据来分析商品及其卖家是否靠谱,一旦买到不合格的商品要退换,电商平台的担保为消费者提供了很大的便利。国际买家类似需求只会更强烈。

为此,阿里巴巴国际站上线了全球第一个跨境B2B第三方交易担保体系,卖家可以通过的“信用保障”体系积累信用,迅速获得买家信任。

常州市一家精细纺织品公司总经理陈舜赛说,为了积累信用,他的公司制定了订单尽可能走阿里信保体系的策略。现在他的公司年度累计走信用保障订单近700单,是华东大区信用保障订单量最多的商家。

而高信用等级,也让他的公司赢得了更多客户信赖,企业旺铺一年曝光和点击分别增长了3-4倍,产品询盘率增长近4倍,销售额从200万成长到8000万。

3.跨国交易,物流也是关键。

传统的跨国物流,不仅费用高昂,还存在中间环节长、信息更新慢、运输时间长、交期不确定等问题,遇到延期或者丢件,更是大麻烦。为了解决物流痛点,阿里线上物流提供了更为灵活的行业化解决方案,提速的同时、更具有稳定性和确定性,从中国到美国运输时效只要5-7个工作日。

运费价格也很有优势,相较以往的线下快递也更便宜,比如发往美国,首重0.5KG运费仅需 78元人民币,还有不时提供的优惠活动。比如今年3月的新贸节就推出了中美物流5折优惠,再加上北京保税仓的7.5折优惠,陈舜赛发往美国的一件快递运费仅需29元。“这对我们来说节约了大量成本投入,”陈舜赛说。

在贸易保护主义抬头、关税面临上升风险的不确定性环境中,提高国际贸易效率,降低贸易环节中的其他成本,成为国际贸易商面临的挑战。

在国际运输成本难以大幅度下降的情况下,对国际贸易流程进行数字化改造,用数字化提高国际贸易中信息流、资金流的效率,降低成本,成为一个最有潜力可以挖掘的空间。上个月刚刚发布的联合国数字经济报告也提及,数字化经济及数字合作,将让未来的经济全球化带来更多机遇。

在数字经济方面,中国企业走在了前面。从简单的信息撮合,到新外贸操作系统,数字化出海2.0把跨境贸易进行数字化重构,集成了外贸业务中几乎所有的业务环节,通过数字化赋能,提高交易效率,降低交易成本,为中小企业打造了一条通向世界的数字贸易高速公路,让中小企业的跨境贸易不再难做。

在国际贸易面临保护主义抬头的不确定性的贸易环境中,“数字化出海2.0”将成为阿里巴巴为中小外贸企业祭出的“王炸”,也为中国绕过新壁垒提供了新的可能。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