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遗憾,无共识”背后,腾讯要说什么

“很遗憾,无共识”背后,腾讯要说什么
2020年09月19日 21:22 智谷趋势

“不至于连微信也不能用吧”

“不能想象完全不用微信的生活”

即便是在2020年9月17日,许多在美华人还是无法相信特朗普真的会封禁微信。“反正他说话不算话也不是一两次了”,一位华人如是说。

一天后,他们就在电视直播中看到,美国商务部发表声明称,将禁止以下交易:

该禁令发布后几个小时,腾讯回应称,作为一款服务于海外各地用户的应用,WeChat一直遵守当地法律法规,其数据政策与程序符合全球最严格的隐私标准。为了保障美国用户的基本通信权益不受影响,这段时间与美国政府进行了多轮沟通,寻求妥善的解决方案。

但很遗憾,双方尚未达成共识。会继续与美国政府沟通,以争取长期解决方案。

相比于美国禁令的锋芒毕露,腾讯的回应很平静,不卑不亢。一方已经图穷匕见,另一方却只是淡淡地接过了匕首。

距离8月7日特朗普第一次宣布封杀微信和TikTok的禁令,已经过去了42天。

这42天并不平静。时代洪流裹挟着大部分人前进,但也总有人想跟暗涌与险滩较量一番。

朱可亮是一个戴着半框眼镜的中年男人,从农村一路披荆斩棘考入中国青年政治学院,又在97年考到美国的知名法学院,到今年,他已经在美国作为执业律师超过20年。

朱可亮三分之二的客户是中文用户,微信是大家联络彼此的重要工具。禁令发布后,朱可亮和另外四位律师决定通过诉诸法律的方式,抵御禁令对华人生活的影响。他们发起了非盈利机构美国微信用户联合会(美微联会),并于8月21日在北加州联邦地区法院正式起诉美国总统川普和商务部长罗斯。

“有一点我们必须清醒的认识到,这份总统令针对的对象就是在美华人,因为微信主要是在美华人在使用。鉴于微信对于几百万在美华人的重要性和不可替代性,总统令的歧视性影响是毫无疑问的。在这个国家,所有的族裔都应该被平等对待,但该总统令却完全忽视了这一点”,朱可亮如是说。

律师团整理的资料显示,全美的微信下载次数超过1900万。张琳和就是这1900万分之一。

在美国读博的第四年,张琳遇到很多麻烦,论文仍然是最紧迫的,而疫情和特朗普政府朝令夕改引发的多米诺效应也开始显现。

留学生被限制,学生数量减少,大学的职位也相应缩减,博士生们面临更严峻的就业环境。签证政策不确定性高,一旦离美可能面临无法顺利回去的情况。张琳打算拿到学位前暂不回国。

微信是张琳跟国内亲友联系的重要渠道,暂时无法回国的日子,时常在微信报个平安是和家人的重要纽带。

对张琳和其他很多在美华人来说,微信不仅是通讯工具,也是重要的社交媒体。

张琳和同领域的华人研究者在微信群里沟通研究的最新进展,通过微信公众号和朋友圈了解国内的情况。

“总不能国内还有办法用FB,美国却没办法用微信吧”,张琳想着就算特朗普要彻底封禁微信,华人们总能想到办法绕过这个禁令,未来使用微信可能麻烦点,但总归还能用。

对付特朗普的幺蛾子,年轻人总能找到解法。对于大洋两岸需要经常跨国沟通的老年人们来说,这却是个大问题。如果解决方法复杂,对他们来说,仍然面临不小的挑战

李敏前些年随丈夫来美国生活,丈夫家有很多亲戚已经旅美多年。特朗普禁令刚刚公布时,很多老人陷入了恐慌,用惯了微信,很多人已经不知道国内亲人的电话号码。“抓紧时间问国内的手机号或者座机号”成了那段时间这些老人们最重要的日常。

“断了联系是一方面,公众号啊朋友圈也都没了,可能会对国内的了解越来越少”,李敏说。

这是在美华人们最不希望看到的结果。虽然远离故土,但他们心里总是记挂着祖国、家乡和亲友。在通讯不便时代,“岭外音书断,经冬复历春”是常态。如今,有了互联网,家乡远在天涯,却也近在指边,在一条条的朋友圈里。

可替代的通讯工具很多,大不了再回到电话时代。但对于许多华人来说,微信的角色,远不止是一个联络工具,而是一条和故土的纽带

在悲观主义者眼中,特朗普的禁令就像是全球化的墓志铭。但是,站在商业的维度,全球化早已不可能被一棍子打死。

微信是诸多美国跨国公司的重要商业伙伴,不止一家借助公众号、小程序等商业工具在中国开展业务。特朗普的禁令颁布后,包括苹果福特汽车沃尔玛迪士尼宝洁等在内的十多家公司曾联合和白宫沟通,对美国总统特朗普针对微信所发布禁令可能产生的影响和范围表示担忧,认为其可能会削弱公司的市场竞争力。

假如有一天苹果手机不能安装微信,中国用户恐怕会选择放弃前者。

(图示:微博投票图)

与此同时,对微信来说,美国却并非营收的重要来源。

腾讯2020年Q2财报分析师会议上,首席战略官、集团高级执行副总裁James Mitchell表示,来自美国的营收占总营收的比重低于2%,其中,美国广告收入占总广告收入的比重低于1%。

特朗普和白宫显然也意识到了这一点。

James Mitchell表示,如果仔细看禁令,特朗普的禁令明确指向的是美国地区,因此不认为会对公司在腾讯中国的平台上做广告产生影响。

特朗普选择无视华人的需求,因为后者显然不是重要的选举票仓。

这也是美国商务部9月18日的图穷匕见能被轻轻接住的根本原因所在,仅从商业的角度来看,双方的筹码并不对等。

特朗普近乎野蛮粗暴的禁令,让字节跳动和腾讯两家公司都遭遇了艰难时刻。

对字节跳动来说,TikTok的主导权属和盈利能力,对公司的国际化战略有至关重要的影响,印度市场已经出了问题,如果再丢了美国市场,其他市场一旦效仿,后果和损失难以估量。

腾讯和微信面临的则是另一种挑战,如何在复杂的局势中坚持履行身为互联网基础设施的社会责任,或者,换一种更温情的说法,如何让华人们的乡情也能在剧烈的权力角逐中平稳落地。

每天有1900万在美华人使用微信,而在手机另一端,或许有上亿人跟这1900万人保持着联络。

如果我们回到2000年,从中国给美国打电话,如果使用固定电话或者手机直拨,是8元1分钟。买各类充值卡或者使用Skype,价格会低很多,但是操作非常繁琐。

20年后的今天,互联网的发展提供了更便宜、更便捷的联系方式。魔幻的2020年让“全球化”饱受质疑,甚至有人开始反思,互联网是不是人类历史上的一段弯路。

这个问题恐怕无法当即得到解答。但至少有一点是肯定的,那些不能被选票化的价值,那些被强权者忽视的情感,仍然被在意并守护着。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