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享家:用技术力量,弥补新中产的投资信息差

理享家:用技术力量,弥补新中产的投资信息差
2020年10月27日 10:34 智谷趋势

惊涛汹涌的2020年,为观察中国商业提供了多元的窗口,我们可以围观巨兽的死亡,可以见证异军的突起,亦能窥探现在商业的复杂经纬,以及过往潜藏在深海内的隐形冠军。

这其中,理享家便是一个特殊观察样本。这家创立7年,连接着2000余家财富管理机构和20余万独立理财师的金融科技平台,此前沉默少言,然而在疫情肆虐之下,经济震荡之中,其持续稳健表现,正不断吸引着各方关注。

理享家创始人受访时称,今年是公司创立以来发展最好的一年,世界虽然剧变,但同样在提供重新洗牌和重新参与的机会。理享家从不担忧环境的快速变化,因为其最核心的竞争力便是信息认知。

从信息认知这个基点出发,6年来,理享家正快速成长为金融行业的一家特殊的技术公司。它连接着资产管理方和财富管理端,解决两端的信息差、专业技能差和体量差,服务金融高净值人群和正快速增长的中国新中产群体。

事实上,理享家的发展路径暗合了阿里巴巴的成长轨迹,通过服务B端、赋能B端,进而影响市场规则,如今这也是各个互联网大厂的必经之路。

从资金端到资产端,从搭建平台到构筑生态,理享家所沉积的技术与数据,将长远改变新中产的投资生活,也将更深刻地理解中国。

公元前1250年,摩西在红海边举起法杖,海水中分,现出通道。

而在未来动荡的今日,理享家同样握紧法杖,迷雾正在消散。那把法杖,是降维服务的策略,解决三差的能力,与赋能整个行业的商业模型。

让全球的好资产,步入国人视野

21世纪前20年,是国人建立全球资产配置认知的20年。

2010年之前,国人的全球资产配置主要为留学移民而购置房产。近10年间,投资偏好仍以房产为主,但动机更倾向于长期投资,产品化的理财平台应运而生。对更多人而言,全球优质资产投资只是国内资产多元化配置的选择之一。

2018年后,从保险、留学到房地产,再到上市公司股票,投资潮流从单一产品引领,变为多元产品并起。一时间,全球资产配置成为时代热词。

而理享家CEO朱超却发现,全球资产配置平民化的热潮,掩盖了一个巨大问题。

“在越来越国际化的时候,中国人遇到巨大的信息差。在投资上,他们难以判断哪个是好标的。”朱超说道。

随着投资环境复杂化、标的多元化,手持资产的中国人却陷入盲目投资的怪圈,资产投资并非是理想中的造富通道,彼时投资环境复杂。

这一背景下,理享家应运而生。朱超的初心,即是解决国人全球投资的信息差。他说,“我想解决中国人全球资产配置过程当中的知识盲点,想解决财富管理投资者在过程当中的技能差,想解决全球优质资产难以进入中国人视野的困境。这一初心,造就了理享家的商业模式”

于是,理享家组建了一支国际化的、具有投行背景的高管团队。朱超本人,曾就职于伦敦摩根大通和香港苏格兰皇家银行投资部。联合创始人黄海,曾任职纽约德意志银行与香港摩根士丹利的衍生品交易部,高管团队中还有前花旗银行董事总经理Daniel McNamara和出身华鑫证券研究所、摩根士丹利华鑫证券投行部的谢恺,现在已是二级市场知名投资人。

他们带领的团队,将以国际一流的资产获取能力、分析能力和交易能力,提供全线优质产品咨询服务,重新制定行业标准。

在投资领域,人是最核心竞争力。而理享家的高管团队能力,几乎媲美一家香港一线对冲基金的核心部,成为弥补国人信息差的基础保障。

“我们之前服务大机构,但发现大机构格局已定,我们感觉年轻投资人技巧不输、格局不差,可以运用互联网手段弯道超车。”朱超说道。

与传统行业相比,互联网最大区别是拥抱变化,持续创新。

2018年,小米在港交所上市,被看作“港股下一个腾讯”。而小米的名字,也出现在理享家平台展示的港美股独角兽IPO战略配售基金的标的名单中。除小米外,这份名单里还有映客腾讯音乐海底捞美团

对理享家而言,这无异于一次创新尝试。自2013年成立以来,理享家从产品、服务到模式,一直未停止进化。

他们的进化路径,是与那些寻觅投资出口的新中产阶层同路而行。理享家就像一个链接的纽带,将新中产与中国新经济企业连接在一起,共同分享中国新经济成长的红利。

服务新中产,让中国人的投资更有尊严

如果为中国的新中产阶层圈定范围,朱超认为是一线城市的一二线人群,和二三线城市的超一线人群,粗算下来,大致有两三千万。

这两三千万新中产,是理享家希望通过理财机构、理财师而触达的对象。相比传统行业,这次“触达”堪称是一次“降维打击”。

在此之前,资产端的门槛一直局限在“超级富有”人群,而理享家将服务门槛一降再降,降到“以前被看不起、聚不拢、投不出”的层级。

通过测算,他们将这一空间设定在资产15万美元到1500万美元之间的中间层。这一层,正是中国广大的中产和中高产家庭,如今被统称为新中产。

“以前是所有好资产都给有钱人。富者恒富,富者更富,我们是用互联网的力量,聚集之前没有这种投资机会的人,让中国人的投资更有尊严。”

朱超用了“尊严”二字。因为在他看来,时至今日,这些人仍没有被“服务好”。

一直以来,中国新中产与“超富”人群中间,有一道鸿沟,能望见对面,却无法逾越。朱超将鸿沟出现的原因,概括为三差:信息差,专业技能差和体量差。

首先是信息差,这是金融行业的核心赢利点。真正通往财富的机会,往往在小圈子中流转。

在旧有规则下,信息是制约新中产的最大阻碍。

其次是专业技能差。哪怕新中产有机会接触到优质标的,但不一定能抓住投资机会。如同某些价值昂贵的文玩,在外行眼中,与普通摆件别无二致。

新中产不仅需要看到好资产,更要懂得好在哪,亮点为何。因缺乏专业技能,新中产投资时就像陷入财富黑箱:只知道投进去资金、收获利润,却不知道箱子中的内在逻辑。

最后是体量差。新中产往往学习能力更强、眼界更为开阔,可以看到财富通道入口,但往往通道门槛过高,将这部分投资者阻拦在外。

过去,三差是阻碍更多新中产阶层跃迁的鸿沟。而随着新中产阶层扩大,投资需求暴涨,三差也成为限制行业发展的桎梏。

“让销售更有价值,让全球资产配置更加轻松。”这是理享家解决三差的出发点,是创业初衷,也是为行业带来的长期价值。

财经作家吴晓波曾说,当这个国家的中产阶层成为全国的消费、文化和政治生活的主流力量时,整个社会结构就会发生巨大变化。

2019年底,胡润研究院发布的《2019胡润财富报告》显示,中国大陆中产家庭数量已达3320万户,其中新中产1000万户以上。不可否认,中国已进入中产时代。

无论物质消费或精神追求,新中产都能找到所需,但在财富管理上,他们却仍困于鸿沟之外。这意味着,海量财富无处安放,理财管理仍是巨大的增量市场。

这或许也是中产时代的最强脉动。

赋能财富管理从业者,助力中国经济的新速度

改变世界的最快方法,是改变一小撮人,让他们去告知更多人。为辐射数千万中高产人群,理享家选择赋能行业B端。

“我们用互联网这个放大镜,将我们的专业能力复制到更多人面前,享受具有行业领先地位的知识和服务。我们不做产品,而是告诉他怎么选择产品。”朱超说道。

而这个选择,与阿里中供系统的思路相似。

中供全称为“中国供应商”,最开始是阿里巴巴英文站的会员产品,目的是解决中小企业的信息差,进而带动更多订单与消费,最终实现“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

阿里中供销售铁军的总教头李立恒曾说,“销售卖的其实就是四个字,解决方案。手机、房子、软件、股票卖的是品质阶层的解决方案。”

理享家为财富管理从业者提供的线上化工具,同时也是解决方案。

以技术为航线,理享家连接着2000余家财富管理机构和20余万独立理财师,以工具平台的身份,帮助他们触及全球数百资产提供方和千余款产品,通过理享家实现了投资标的选择的专业化、精细化。

理享家还打造出航海家APP,综合高效平台模式,最优线上渠道拓展能力,及全面的产品服务网络,用科技赋能从业者。

此外,他们为B端客户提供SaaS系统和专业培训,可辅助挖掘客户需求、定制产品化推荐和订单追踪,为新中产投资者提供更优服务。

理享家不只是连接客户端与资产端的航线,他们还造出一艘方舟,将信息传递给更多需要信息的人。

朱超表示,“(财富管理行业)有1200万销售,我们提供更低成本的知识和信息,全方位提供支持他们,赋能整个行业,可以撬动8亿有投资需求的人群。”

帮助资产端,帮助从业者,最终帮助中国投资人,这便是理享家S2B2C的商业链条。而这一链条的终点,是推动中高产人群的消费升级,“以前消费升级的标准是有钱花,如今的标准是有钱投。”

在朱超看来,无论基金投资、保险还是其他细分层面的资产,都不是投资,而应该是消费,“要让大家觉得,我想让我的生活变得更好”。

理享家通过赋能行业而改变的终端投资者,正是这场新消费升级的主体,同时也是中国经济发展的地基。

他们正在改变市场更迭的风向,激发供给革新的动力,成为新财富形态的实践者,更是经济增长主要的驱动力量。理解他们,或许就能探望到新周期的起伏曲线。

未来,朱超希望将理享家,打造为中国财富管理的行业基础设施服务提供商。

通过基础设施的演化,他们可以精准把握财富的走向,从而更好地赋能行业,为中国经济讲出新故事。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