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层智囊点明真相!这个领域,未来可能产生几十家万亿级企业

高层智囊点明真相!这个领域,未来可能产生几十家万亿级企业
2020年12月09日 22:00 智谷趋势

要知道,产业数字化到底能带来多大的经济增量,政策制定者们是心里有数、脑子里有蓝图的。

黄奇帆就算过一笔账:

我们就按5%来计算,100万亿的5%就是5万亿。

在中国“脱虚向实”的档口,一切都在围绕实体经济的活得更好在规划。如今,社会资源整合政策、金融、科技、企业等一切力量,为的就是保住百姓饭碗、撬动经济腾飞。

产业互联网是一片蓝海,产业数字化在成为一门显学。

我们正在经历新一轮技术革命,这也是历史上几次技术革命里,中国头一次不是局外人、追赶者,而是以领导者的姿态在发动世界经济引擎。

又被卡脖子!一场更隐秘的战事

To B or not To B,这曾是中国科技公司的一道谜语,如今更像一条生死线。

To B公司的核心任务只有一个,让客户使用你的产品后能真正提升效率。

放在中国,他们的客户就是从国企、龙头到中小微的所有公司。

中国靠数字经济渐渐抹平了和西方发达国家的技术鸿沟。据统计,从2011年到2019年我国数字经济增加值从9.5万亿增加到35.8万亿,占GDP比重从20.3%提升到36.2%。

未来中国的各行业领域、全国产业带集群、国家城市群、无数大中小企业,每块农田、每颗螺丝钉、每个城市网格,都要实现数字化转型。

如果说,之前五年是以“互联网+”反哺传统产业,如今就是建设产业互联网、工业互联网,以举国之力发展产业数字化的时候。

在这片蓝海之上,蕴含着产生几十家万亿级创新公司的大机遇。

问题是,几十万家中国企业的技术服务需求一直存在,但市面上的To B公司没有几把“汉阳造”,全是“洋枪洋炮”。

把美国的科技公司拉一个清单,头部是苹果、亚马逊谷歌Facebook奈飞5家巨头,现在还要加一个上天入地的特斯拉。对应在中国就是华为、阿里腾讯京东美团、字节跳动、滴滴、百度

但是,硅谷一半是消费互联网To C公司,还有一半是以甲骨文微软IBM思科Salesforce为代表的To B顶尖公司。

著名的IOE三家,IBM的小型机,甲骨文(Oracle)的数据库和EMC的高端储存,他们的产品服务在全球的银行、电信、证券、能源等行业的市场份额中占有绝对优势,是企业们绕不开的存在。

2019年中国关系型数据库软件市场厂商份额——传统部署模式

你的电力系统、金融业务要靠别国技术服务才能运转,这不是一个打脸问题,而是一个安全问题。

中国曾掀起了一场漫长的去IOE运动,也让国人惊醒:原来我们没有顶尖的To B公司。

过去半个世纪,欧美国家经历了两次To B企业的诞生潮,可惜中国都没搭上车。

·第一次是60-70年代,随着信息技术的商用化,IBM、微软、甲骨文、SAP几家公司先后崛起。先是提供硬件产品,然后发明了提供软件、操作系统、数据库等技术服务。

·第二次是2000年到2008年,基于云计算和SaaS模式的发展,诞生了AWS、Salesforce等市场霸主和百亿级独角兽。

经过20年迅猛发展,中国最成功的互联网公司都集中在消费端市场,毕竟13亿人口红利和国内超大规模市场,生活中衣、食、住、行、游、购、娱有无数的消费需求,在社交媒体、内容平台、电商经济和O2O的互联网产品都迅速孵化、催生出了超级公司。

而To B市场已经被国际巨头垄断,要自研自建争夺市场份额,是一件漫长的、烧钱的、短期回报率低的苦累活儿。没有投资人愿意碰,有这个技术实力的公司更愿意去消费大市场分一杯羹。

对企业来说,这是一个设备替换、市场争夺的问题;但对国家而言,他们意识到这是涉及关键领域的数据安全、科技研发独立性以及维护数字主权的重大问题。

还是有识之士预见了To B业务的重要性。

在2014年前后,中国To B企业迎来了一次井喷。现如今国内几个领先的To B企业,阿里云、京东数科、腾讯云等,都在那一阶段大举加码押入。

2013年,本来是京东集团的CFO的陈生强,在刘强东的极力劝说之下出任了京东数科的CEO。

那时陈生强的心头只有危机感。他用“上下限”来描述公司的未来:下限是“如果死,会死在哪儿”,上限是“如果死不了,继续往上冲,该往什么方向冲”。

2018年,在京东数科成立5周年的大会上,陈生强说,

“能够生存下来的物种,并不是那些最强壮的,也不是那些最聪明的,而是那些对变化作出快速反应的。”

产业互联网蓝海终至,这批早早入局、低调打磨技术的To B科技公司,就是丛林里成长最快的新物种。

改变命运,从雄安到田坎

在发展数字经济的档口,顶层设计的很多实验都选在了北京。

作为政治中心的首都以往是尽量和高等级的经济开放实验做隔离保护的,而如今不管是发展数字经济、北方经济,还是服务业转型、城市治理现代化等命题,都到了不得不用上北京的时候。

这是一场未来要复制全国、改变国运的智慧城市实验。

“千年大计”的雄安不仅肩负着首都政治、经济功能再规划的功能,更是国家精耕现代化治理、发展数字经济的一块试验田。

作为一个前所未有的智慧之城、数据之城,从2017年开始,国内的互联网和科技公司就大举布局雄安,他们带来了智慧城市、大数据云计算、物联网、区块链、无人驾驶……

这座越来越智慧的城市,首先想打破各个区域、部门和领域的“孤岛效应”。让来自政务、交通、安全、产业、医疗、交通等数据全部流动起来。

跨部门的数据汇集、扎根在同一个数据底座之后,智慧与创新才在大数据联动中诞生。

可想而知,雄安的数据底座是一个关键位置,合作者选择了京东数科,因为后者在国内智能城市操作系统的行业领先水平。

作为"系统的系统",智慧城市建设绝不是硬件的堆叠与软件的重复建设。业界智慧城市赛道的玩家大多是云计算模式、系统集成模式、单点AI技术模式,唯独缺乏基石层面的操作系统模式。

而京东数科提供的正是城市级的Windows,其“智能城市操作系统”包含了时空数据引擎、模块化时空AI算法、基于联邦学习的数字网关技术以及莫奈可视化平台等诸多前沿科技,可以让城市中海量数据高效、安全“对话”,AI算法模块化输出——从点线面结合做顶层设计,用大数据和人工智能提取数据的智能,解决城市的问题。

以“时空大数据引擎”为例,这一操作系统的处理速度相比传统数据平台要快10—100倍,并且还在不断迭代。以前一个20人团队做空气质量分析和预测AI模型开发,需要花费两年时间,而现在只需要一个人花两天时间,极大降低了人工智能开发成本。

“一核两翼”的智能城市操作系统

·在政府侧是治理现代化,打通部门模块,解决精细化管理难题,协助决策、执政和治理机制,提升管理水平;

·在经济侧是“AI+”,服务和助力产业数字化进程,提高企业生产效率,协同供应链、金融、人才、科研、经营等全方位发展;

·在生活侧是推动数字生活、数字社会的形成,从消费券发放,到衣食住行游购娱等全民生场景的服务和赋能,助力服务业数字化,赋能百姓日常生活,提升内需。

王府井是全国商业最繁荣的一条街,是反映中国消费力水平复苏情况的一面镜子。

6月6日,京东数科也助力将王府井打造成“线上线下融合的数字化商业街”,推出了国内第一个以步行街为主体的小程序。

这是一次智能商业街操作的实验,想象一下,原本地图导航、电商购物、移动支付、攻略点评、打折促销等多种场景和功能需要在手机上切换大大小小的app实现,现在“化繁为简”能够让我们在一个小程序上实现,方便程度大大提高。

从城市管理、商业优化,数字化的改造还触及了日常难以接触到的司法、法院系统。北京第三中级人民法院也已经与京东数科完成了“数字法院智能一体化解决方案”的打造。

比如,刚开门的高峰期,来法院庭审的公众容易拥挤在登记窗口,平均一个人登记时间就需要两分钟,排队等待时间可能高达二三十分钟,大家很容易不耐烦。而在律师层面,本地律师凭借律师证上的条形码可以直接扫码通行,外地律师每次还只能以繁琐的人工登记方式进入,体验感非常不好。

而如今,在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在新址搬迁的契机下,通过与京东数科的合作,引入智能自助登记分流闸机,将公众的登记时间从每人两分钟缩短至不到两秒,大幅度提升通行速度,节省办事时间;同时北京三中院还在北京市首家实现了与最高院律师服务平台的对接,让全国范围的律师均可更便捷地扫码自助进入,大大加强律师的职业尊严感;

法院日常工作中时长有大量卷宗需要运送,此前主要靠人力,琐粹的非审判性事务负担占用了办案人员较多的时间,而且一摞摞的卷宗在人力运送下也容易散落,涉密文件安全得不到保障。

所有诉讼业务的线上化、数字化,这是必要的一步。这使得群众办理诉讼的难度降低了许多,也帮大家省掉了很多去法院、去排队等候的时间,办事效率大幅提升。

在法院内部,还出现了不知疲倦运送卷宗的勤劳机器人,这样的繁琐非审判性事务依靠机器人“代劳”,让办案人员专心审判事务,同时所有调送数据记录在案,减少了文件泄密的风险……

这个卷宗机器人脱胎于京东数科自主研发的室内运送机器人,采用“激光雷达+机器视觉”的融合技术,拥有自主导航、障碍识别、行人避让等智慧功能,最大载重可支持300kg。

而在如何更便利服务于广大公众的诉讼服务体验上,京东数科合作开发的VR全景线上网上诉讼服务大厅中心,采用VR技术,对1800平米的诉服大厅进行3D建模,不仅实景还原了诉服大厅内部场景,还将线下功能搬到了线上,使得该院成为全国首家既线上还原场景、又能实现网上诉服功能的法院。

基于网上诉服中心,群众足不出户即可实现预约登记、网上阅卷、诉状生成、风险评估、网上立案、跨域立案、在线调解、网上开庭等十多项等功能的一站式办理。

成功的经验开始向全国复制,数字化应用在全国各领域落地。

在江苏南通,作为“全国市域社会治理现代化首批试点”,南通基于京东数科“智能城市操作系统”建成了全国首个市域治理现代化指挥中心。

每时每刻,来自75个部门、10个县市区的数十亿量级数据在该中心流通,南通市交通运行、公共安全、环境污染的情况都能在一张大屏幕上实时呈现,出现任何突发情况都能立刻执行。

在全国,京东数科合作了超过40家政府和城市公共服务机构,提供智能城市操作系统。

在四川广汉,地方诉求更多在产业经济端,更准确的说是农业。

农业无小事,每一个环节的效率提升,都与农户收入的提升直接挂钩。

全国首个农业智能操作系统在这里落地,由京东数科为广汉量身打造的“数字乡村运营中心”,打通了当地农业生产的链条,从农产品的生产、流通、交易、广告、定价,到整体的产业规划、消费预测、产品创新。

广汉特产的“缠丝兔”销量增长了46倍,当地102个商品的销售额大幅增长。

广汉现代农业发展中心一体化管理系统

京东数科搭建的线下物联网营销平台,覆盖全国超过300座城市以及6亿多人次。

在商户与企业服务领域,京东数科已为超100万家小微商户、超20万家中小企业、超700家大型商业中心等提供了包括业务和技术在内的数字化解决方案。

同样的故事在隐秘地发生,命运在悄悄改变,而形象在突破固有认知。

从数字中来,到实体中去

从电商整合中国3C市场,到大家不理解的自建物流,到选择数字科技做To B业务、赋能产业,京东似乎总能在一片不理解中,坚持做难但正确的事情。

市场对京东的回馈是丰厚的,而世界对京东充满了好奇。

每年《财富》发布世界500强时,人们总会惊讶。

在中国榜单上,在长长的能源、银行、交通、保险、电信等国企后,京东超过了阿里腾讯、恒大碧桂园等公司排名前列。

每年的JDD全球科技探索者大会,是京东规模最大、级别最高的行业会议,是京东展示战略变化的一个窗口。

2018年的JDD大会上,京东金融正式更名为京东数科,在行业里第一个提出数字科技定位,打造基于AI、智能城市的第二曲线;

2019年,京东在JDD大会上释放了零售、物流、数科“三驾马车”并驾齐驱的信号,以京东为中枢,电商、数科、物流、工业品、大健康、达达等独角兽的集团化布局越发明晰。

今年的会在11月25日召开,京东首席战略官廖建文表示,京东致力于打造面向未来十年的基础设施——京东数智化社会供应链,要“用数字智能化技术连接和优化社会生产、流通、服务的各个环节,降低社会成本、提高社会效率”。

这个战略信号指向了一个未来至少10年的布局,意味着京东更加B端化,或是说,更注重价值创造。

京东正从一个大众理解中的电商平台,变成一个供应链改造、基础设施建设、企业服务的赋能中枢。

要发力京东数科时,刘强东曾对陈生强说,

“最苦最难的活是最有长期价值的,要坚持做,京东物流就是一个例子。如果有100块钱,你赚70块钱就可以了,剩下30块钱留给别人去赚。”

2020年JDD全球科技探索者大会

数字科技的生命力在于,从数字中来,到实体中去,与产业共进。在这个建设产业数字化、实体经济振兴的当下,服务企业转型升级、降本增收,就是最有价值的事情。

7年以来,京东数科低调地在To B战线上打磨和迭代,做着行业里别人不想碰的苦活、累活。

京东数科历年研发投入数据

今年上半年,数科的研发投入占比近16%,已达国际互联网科技巨头水平。京东数科在岗的9989名员工中,研发及专业人员占比近70%。

中国的To B企业是跑步前进的,大步跨过了卖硬件、软件,技术系统供应商的阶段,直接来到了提供数字解决方案、作为服务者、作为企业的增长官的地步。

这是一个无人的领域,没有可以照搬的商业模式,一切都需要自己摸索。

任何一个走向伟大的科技公司,都需要一个理想主义的精神信仰。

京东数科有三条核心价值观,一是做对社会有长远价值的事情;二是构建自己的核心能力;三是和客户、合作伙伴分享价值,互惠共生。

为了降本增收,为了大众普惠,为了价值创造,京东数科到实体中去的道路,通向一个未知的战场。

在这场隐秘的战事,中国还需要更多的To B企业。

脱虚向实,道阻且长,数字化转型还在冲刺赛跑;提升效率、抹平鸿沟,是这场战事唯一的度量衡。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