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业厮杀愈演愈烈,南北格局走向几何?

产业厮杀愈演愈烈,南北格局走向几何?
2021年03月13日 10:23 智谷趋势

“创新”在今年两会的政府工作报告中出现了40多次,可见高层的重视程度。报告还提及,今年“中央本级支出安排负增长”,但“中央本级基础研究支出增长10.6%”。宁可压缩三公支出,也要让产业上高度,真是拼了。

当下国家之间的竞争,越来越成为高端产业的竞争,亦是承载产业的城市竞争。说城市与产业决定国运,毫不为过。

中国近代以来的历史,本身就是一部产业化、城市化的进程。

民族工业最初的曙光,照亮了长江口的泥泞,上海登上历史舞台;共和国对黑土地的厚望,沈阳建成东方鲁尔;三线建设未雨绸缪,西安成为大国重器的心脏;改革开放的春风,吹拂东南之弧,苏锡常、宁波、厦门、深莞在全球产业链上群星璀璨。

新时代来临,国内外形势已发生剧变,挑战更胜以往。中国该如何作答城市与产业的考题,关乎未来。

产业的血脉、城市的骨架在大地上伸展,深刻改变了国家的面貌与我们的生活。这个我们在中学历史课本上学过。

晚清民国时期,中国以河流为轴,开始了最初工业化与城市化的探索。

清朝寄望洋务运动挽救自己。面对这个农业以外的、需要大进大出的陌生产业,选择了熟悉的沿河流布置。

上海江南造船厂、南京金陵制造局等,莫不遵循这一思路。以上海为代表的长江沿岸城市,成为了第一次产业与城市崛起的弄潮儿。

共和国建立初期,中国以铁路为轴,开始了第二次工业化与城市化的平衡。

此时中国通过发展,摆脱了古代对河运的依赖,有能力将产业布局到内陆深处。

以沈阳为代表的东北城市,凭借密集的铁路网,成为共和国长子,东方鲁尔一时风头无两。

此后国际局势变化,国家未雨绸缪谋划三线建设,很多重要产业顺着陇海-兰新、宝成-成昆等铁路疏散。

以西安、重庆为代表的内陆城市,承接了大量产业,成为大国重器的心脏。

改革开放后,中国以海岸为轴,开始了第三次工业化与城市化的超越。

5个经济特区,14个沿海开放城市率先出列,承接产业转移的“雁阵”,积极融入全球产业链,为中国成为“世界工厂”立下汗马功劳。

不同历史阶段,中国都完成了历史答卷。前三个阶段为中国带来了现代文明,塑造了区域版图,却也留下了一个bug。

三个阶段此消彼长,都是新一代城市崛起,上一代工业中心随之落寂。

长三角和大湾区叠加了沿河、沿铁路、沿海3大优势,才能长期不衰。即使这样,东南沿海已经开始面临成长的烦恼。

它们早期属于依靠廉价的土地和劳动力优势野蛮生长,但技术含量不高,产业同质化严重,缺乏协同协作,发展难以持续,这些都制约了当地生产效率与产业升级。

已经是中国经济的头部地区如何更上一层楼,实现对发达国家的弯道超车,为中国奠定大国博弈的胜局之基?而功名赫赫的北方与内陆诸城也面临着产业破局之问。

眼下国际局势波诡云谲,中国以“双循环”加以应对。这更需要中国拉伸战略纵深,整合国内市场,这就要求南方、北方和内陆全数列席、全局发展,才能满园春色。

未来5-10年,中国面临艰巨的挑战,也迎来了产业发展的黄金窗口期。城市产业集群发展离不开创新加持,而企业创新的动力根源则需要云技术底座、产业生态与运营服务的综合土壤。

三省吾身。在全新一轮和自己赛跑的全球比拼中,中国会赢吗?

风云际会之中,第四次机遇已然降临。

以云计算、人工智能、5G为代表的领先数字技术重塑了新一轮的城市基建骨架,并成为产业集群整体全面驶入数字化快车道的无形之手。

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车联网、虚拟现实和增强现实、区块链等数字技术越来越成为科技创新的核心承载产业形态,同时也激发了传统产业转型、升级、迭代,加速产数融合、以硬核技术为产城融合的深化布局注入强心剂。

国家意识到风口中的机会。深入实施数字经济战略,培育新经济发展,构建现代化产业体系以实现经济高质量发展成为十四五的重点。

各地纷纷加快以人工智能、云计算、大数据等为核心的新兴产业发展,并积极引导原有传统产业转型升级,构建以创新为本质、产业与数字化高度融合的新型城市产业集群。

产数融合,也将助力传统城市华丽转身为智慧城市,为更好治理、更好发展、更好生活注入底层驱动力。

近年,华为云与地方政府积极合作,发挥双方优势,共同以产业云创新中心模式为本地企业打造覆盖其成长全生命周期的城市产业赋能平台。于是,我们已经深深感受到了一些肉眼可见的变化。

宏观方面,一个更全面、更协调的区域发展版图成为可能。产业云创新中心遍布中国各个区域:东北的沈阳、西北的西安、西南的重庆及东南沿海的厦门,长三角和大湾区更是星罗棋布。

看似没有任何规律,恰恰打破了前三次产业与城市浪潮此消彼长的天花板,用全国性的技术、经验与生态资源让区域协调发展、百花齐放。

中观方面,对重点区域依旧侧重,密集中有参差。

从客观规律的角度,绝对均衡是不可能的。加之不同区域发展阶段与产业基因不同,各地创新中心也呈现出极强的本地属性——长三角和大湾区是国内产业基础最好、门类最齐全的区域,也是城市化发展水平最高的区域。

区域一体化下强化产城融合的宏观布局,也可以通过产业云创新中心的分布得到论证——上海、南京、苏州、常州彼此很近,东莞与深圳甚至处于手拉手的状态,而这些城市圈战略城市及其节点城市均分布着各有侧重的产业云创新中心。

相近的空间,定位却根据各地本身优势产业参差而行。在上海侧重5G、XR、区块链,在苏州兼顾了生物医药,在常州主攻工业互联网,在南京主打软件。

这样密集又参差的业态赋能,能让整个区域实现协同,产业链运转更顺畅。

微观方面,解决方案充分考虑到了不同地域的特点。

在沈阳,产业云根据当地瞄准的VR产业,让曾经的老工业基地再度焕发新生。

西安深居内陆,不具备沿海优势,优势产业航空航天还是得益于计划经济时代的布局。产业云注入新动能后,当地迅速找到了差异化的突破口。

厦门中小企业多,当地企业普遍存在技术底子薄、数字化基础弱以及专业人才匮乏等问题。而它们外向型特质,让企业不仅要面对国内的市场竞争,还要应对国际市场的压力。

针对这一痛点,厦门与华为联合成立华为云厦门创新中心,搭建“制造云”和“软开云”,依托平台的开发能力以及产业生态伙伴,支撑广大中小企业上云。

中小企业无需搭建数据中心,不需IT运维人员,不需要花大笔钱购买昂贵的工业软件。更重要的是,云平台的灵活接入和弹性伸缩能力,不仅能极大地降低使用成本,还能极大地满足中小企业快速发展的业务拓展需求。不仅要与地方产业合作,也要联合领先的生态伙伴,一起打造适应地方产业发展的创新解决方案,推动产业数字化和智能化升级。

产业云象征着在数字经济时代,华为云使能产业链及产业集群全面新发展的信念与使命,也承载了华为数十年来耕耘制造业、求索数字化的理念与实践。

从显著地降低IT运维成本到显著降低生产和管理成本、提高产品和服务质量,进而大幅提高企业效益和竞争力。对企业而言,云带来的好处已经显而易见。

但对产业本身,还期待着更大的想象力。

马克思揭示了社会化分工协作生产体系是贯穿于现代社会的基本规律。其实也为产业发展指明了方向——分工是为了更好的协作,本质是希冀提高效率。而产业集聚正是提高生产效率最重要的手段与形态。

产业集聚是指同一产业在某个地理区域内高度集中,资本与生产等要素在空间范围内不断汇聚的一个过程。

从美国的硅谷、德国Adlershof高科技产业园,到新加坡裕廊工业区。无论在发达经济体,还是新兴经济体,均通过产业集聚来促进发展。用中国话说,就是物以类聚。

国内产业集聚由于形成条件的限制,多聚焦于传统加工领域,以小作坊的形式,缺乏创新。目前传统产业集群面临劳工成本的增加、社会成本提升、人才短缺等挑战,依靠简单复制进行规模扩张,摊大饼的形式已遭遇瓶颈。

中国曾经也建过一些工业园、产业园,可惜其中不少流于形式与空间捆绑,并没有发挥出应有的集聚效应。

早在2009年,工信部就提出“产业集聚发展有利于经济要素的集约和优化配置,有利于企业、行业间的相互协作、融合和提高,有利于资源的共享和循环利用,是推进信息化与工业化融合、实现工业结构调整和合理布局、转变经济发展方式的有效途径。”

也指出“部分地区在产业集聚过程中也存在着园区数量和种类过多、规划滞后、主业不突出、服务不规范、企业关联度弱、资源集约性差等弊端和问题,失去了产业集聚的优势,制约了工业园区科学、健康发展。”

令人振奋的是,中国正逐渐走出困局。

330个产业集群连成的大湾区,是世界上最具活力的区域之一,也是中国改革开放和经济转型升级的样本。

东莞之前依靠家具、衣帽服装加工、电子产品代工等传统制造业坐上“世界工厂”的宝座。不过随着经济发展,困局越来越大。传统的集聚方式,不能实现可持续发展,再往前一步,就可能被时代淘汰。

事实上,东莞当地的自动化程度相对较高、制造基础雄厚,非常适合工业互联网的落地。有土壤、有基因、有技术,于是东莞“电子信息”“机器人与智能装备”两大产业集群携手华为云开启“云上”数字化、智能化探索。

华为云联合多家生态伙伴提供丰富的数字化和智能化解决方案,涉及工业仿真、电子行业制造执行系统(MES)、供应链管理(SRM)、工业IoT、ERP、计算机辅助设计(CAD)等领域,通过与行业标杆性企业或重要的工业装备集成服务商进行合作,形成共性程度较高的行业解决方案后,再到行业进行复制推广,最终助力产业上下游数字化转型升级。

东莞类似的制造企业转型升级场景还有很多。而华为云在东莞松山湖的探索,只是撬动大湾区产业集群的一个支点。

华为过去30年在电子信息制造领域积蓄了丰富的经验,不管是从供应链研发、市场销售、服务,还是在行业沉淀的技术和营销的能力上。

不同于产业互联网侧重联接企业的各种数据和生产资料,从而为企业提供转型升级的动能。产业云除了联接功能外,还向企业提供产业赋能和丰富的线下服务,包含了行业的最佳经验,同时结合了多种先进的技术手段。

华为云应数字经济大趋势所需,基于时下产业集群的特点与需求,沉淀自身做产业、做数字化的基因与心得,提出“产业云”的概念——基于云基础设施,整合产业生态资源以提供技术、解决方案、产业实践服务的城市产业赋能平台,为推动城市产数融合、产业创新升级、重塑产业新格局提供核心驱动力。

截至目前,华为云产业云已在全国落地120余个创新中心、产业集群攻关基地,通过联合300多家伙伴,为超过1.7万家制造企业开展数字化转型。

协同产业集约化发展,华为带来的云底座驱动了太多加速智变。

华为云自喻自勉成为智能世界的“黑土地”——肥沃、孕育无限的希望。

随着产业集群真正发挥出洪荒之力,城市也随之被注入了经济与社会发展的内生力。

在这一过程中,东南沿海城市不断向着全球产业链高端爬升,而内陆与西部城市也找到了自己独一无二的位置。

这是无数企业与城市的梦想,更是中国的蓝图。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